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特種教師 > 正文 第3711章 閃電鳥
              正文

              幾乎是這紫色極光直射而來的同時,前面那巨大的鯤鵬一般的飛禽仿佛受到了巨大的驚嚇一般,一聲驚慌失措的鳴叫然后撲閃著巨大的雙翅快速的向前逃遁過去。

              然而那紫色極光的速度卻是遠遠比這大鳥不知道要快上多少倍。

              葉皇只看到那紫色極光倏然一下便沒入到了這大鳥背上而后一個跳躍直接彈射而起直入那大鳥巨大的頭顱,仿佛是一道閃光沒入一般,直接消失不見。

              幾秒鐘之后,這巨大的赤紅色的大鳥一聲悲鳴傳出,巨大的身軀盡是開始往下方的熔巖墜落下去。

              轟然下落的陣勢壓迫著下方的氣流四散而去。

              葉皇整個人貼在這尖利的石壁之上都差點被這罡風直接掀飛起來。

              “靠的,這他媽到底什么鬼地方。”

              一聲怒罵,葉皇運轉真元,手上覆上一層瑩潤的護體罡氣噗呲一聲,將雙手插入到了這山體之中這才穩住了身形。

              而幾乎是同一時間,這巨大的大鳥也已經墜落下來。

              這大鳥在天上還沒感覺出氣體型有多么的巨大,等到起墜落下來,葉皇整個眼睛都直了起來。

              這下墜的大鳥活脫脫的將葉皇眼前所能看到的視野范圍全部給沾滿了,巨大的身軀宛若金剛一般直接蹦碎了眼前的一切。

              熔巖和那尖利的山峰在這巨大的身軀面前宛若小孩過家家的泥巴一般不堪一擊,盡數的被碾壓化作了齏粉。

              又是等待了片刻,葉皇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神識掃過了他周身,而后又迅速的收回。

              下一秒,那巨大的鳥身噗呲一聲一道血線噴射而出,那大鳥頭顱正上方被鉆出了一個血窟窿,那紫色極光再次浮現而出。

              而這個時候才看清楚這紫色極光壓根就不是什么光,根本就是活脫脫的一只只有拳頭大小的小鳥。

              然而那磅礴厚重的神識就是由這紫色小鳥發出的。

              只見這紫色小鳥通體流轉著一層致密無比的閃電,整個身軀仿佛包裹在其中一半,鳥喙之上叼著一顆赤紅色的妖丹,只不過這妖丹似乎已經被其吸收的差不多了。

              葉皇看到之時便只剩下了最小的一縷被其盡數的吸入了體內。

              “人類,此地乃是我妖族統轄之地,你怎會出現在我妖族統轄之地,不想活了不成”

              就在葉皇愣神之際,這紫色的閃電鳥竟然是口吐人言起來。

              這一幕直接把葉皇給驚了一跳。

              他不是沒跟妖族打過交道。

              尋常的情況下,妖族都是希望自己化形為人形的。

              而且也唯有能夠化形為人形妖族才能夠口吐人言,眼前這紫色閃電鳥他怎么看都跟這種可以化形的妖族聯系不起來。

              可偏偏這么一個小家伙竟然口吐人言,而且還將那偌大如遮天鋪蓋一般的大鳥給直接滅了,簡直是讓他大感詫異。

              “你你能口吐人言”

              “我為何不能口吐人言”

              “你能化形”

              “不能”

              對方回答的很果斷。

              “不能化形怎么能吐人言”

              “你是鄉巴佬不成,誰告訴你必須化形才能口吐人言,在我亂妖域不能化形能口吐人言的海了去了。你小子還當真是孤陋寡聞。”

              “喂,小子這么低的修為怎么敢進入我亂妖域的,不怕死在此地嗎”

              “亂妖域,亂妖域很兇險嗎”

              葉皇一臉不解的樣子。

              “哼你果然是個傻子,亂妖域乃是我妖族統轄之地,我妖族向來和你人族不怎么對付,你說對于人族是不是兇險”

              閃電鳥又道。

              “不過你既然能踏入我亂妖域腹地說明你也有一些本事,臣服于我,我保你一條性命,如何”

              “臣服臣服一只鳥”

              葉皇眼珠子瞪大,傻了。

              自己真要臣服這么一只鳥,那以后還要不要出去見人了。

              “怎么,不愿意本座乃是閃電鳥,將來可是進化成為紫電鳳凰的存在,你臣服于我并不會吃虧,說不定到時候我送你一場造化,興許能讓你踏入天外天的境界,如何”

              這小鳥懸停在空中,看向葉皇頗有一副威嚴的模樣。

              “聽上去倒是不錯,可是我這個人還從來沒有向誰臣服的習慣,更別提一只鳥了,要不這樣,你臣服于我怎么樣。我將來可是要踏入神界稱為天尊的存在,你臣服于我,將來我立教稱為一方尊者的時候,可讓你稱為護教神鳥,如何”

              “大膽,小子敢拿本座開涮,看樣子你是不想活了。連這熾火鵬本座照殺不誤,何況你一個小小的人族,既然不識好歹,那便去死吧。”

              話音未落,這紫色閃電鳥倏然間便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葉皇早就有所防備,丹田之內一縷混沌之力流淌而出和體內的星辰之力交融在一起隱沒其中,在其周身凝聚成一道致密無比的護體罡氣。

              神識完全內斂只在其周身一仗左右的距離。

              此刻的葉皇神魂感知體外一切,周遭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這閃電鳥的速度雖然的確很是驚人,但是還沒到讓自己臣服的地步。

              這一方亂妖域一下來的確將其嚇的不輕,可自己終究也不是吃素的。

              若是施展鬼影步,以自己剛剛突破九重天劫跨入天外天境界的實力應當不難追上對方才是。

              更何況自己一混沌之法可以吸取這天地間的任何力量,管他是赤色的火之力還是大地之力亦或者天空的風之力,只要是力量自己可盡數納入體內以混沌之法轉化,歸于己身使用。

              反觀這閃電鳥雖然速度奇怪,看上去修為也不算弱,但是在此處任何的一份消耗都是消耗其體內原有的雷電之力。

              可這一片乃是火域,想要汲取雷電之力可是不容易。

              “砰”

              一聲劇烈的撞擊聲,葉皇腦后勺之處,是閃電鳥狠狠的撞擊了上去。

              “怎么會”

              一聲驚叫傳出,這閃電鳥沒想到自己這突襲竟然沒起到任何作用,后者早有準備。

              一擊不中,這閃電鳥便要遠遁。

              葉皇凝實護體罡氣,伸手欲抓,對方在已經遠遁而去。

              “倒是跑的挺快。”

              葉皇輕笑一聲,卻也不怎么在意。

              “難怪敢一人獨創亂妖域,倒是有些本事,不過既然惹了本座,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絕對逃脫不了。”

              這閃電鳥有些賭氣一味的喊了一句,身形在這空中化作一條紫色閃電在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又是幾秒鐘過去,閃電鳥似乎瞅準了機會再次沖了過來。

              “你當我是那不開化的畜生呢,想要從同一處位置襲擊,你怕是想多了吧”

              葉皇一聲冷笑,倏然出手。

              “翻天印”

              一聲輕喝,葉皇騰出一只手掌在空中翻飛出一道訣印而后這一道訣印快速的凝實,直接在其后腦勺方圓數丈的距離凝實出一個巨大的囚籠出來。

              好似一切都是算好的一般,在葉皇凝實出這囚籠的瞬間,那閃電鳥也出現在了這囚籠之內。

              等到葉皇囚籠凝實完畢,這閃電鳥已經在其中了。

              “終究還是一只畜生,雖會口吐人語,卻還是差了點道行。”

              葉皇是誰,從地球在泱泱人世錘煉出來的人精,而后又在修煉界歷練這么多年,什么樣的陰謀詭計沒見過。

              與人斗葉皇尚且有余力,更何況一只畜生。

              “你你放開我,不然我殺了你。”

              似乎是因為被困的緣故,這閃電鳥的聲音都跟著變了,在這丈許方圓的天地間上下閃動著翅膀,對葉皇吼道。

              “喲,弄了半天還是一直雌鳥,喂,你既然是妖族,總是有名字吧”

              “說來聽聽,好聽的話,我放了你,不好聽,那你就只能成為我的家寵了。”

              “什么你你敢。”

              “我怎么不敢,你都敢讓我臣服,我為何不能收了你呢”

              “怎么,你是不是要來一出士可殺不可辱的橋段,那樣也沒啥,你真想一頭撞死,也沒什么,正好這里是熔巖之地,大不了拔了毛烤了吃了,我想肯定很大補的,雖說少了點肉。”

              “你你簡直就是惡魔,你快放了我,不然讓我父親母親知道一定饒不了你,我父母乃是三重天的大妖,你敢對我如何,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

              閃電鳥繼續恐嚇道。

              “是嗎那就更不能放了你了,若是讓你父母知道我拘謹了你,以后我肯定沒好日子過,不得已我只能殺人滅口了,嘿嘿。”

              葉皇露出一抹冷笑,神念一轉,那翻天印凝結的囚籠開始慢慢往中間縮小起來。

              而看到這一幕的閃電鳥卻是驚慌失措。

              “啊救命啊,你放了我,我不告訴我父母就是,快放了我呀,我我沒什么肉的,不好吃。”

              “好不好吃,吃了才知道呀。”

              “你我跟你拼了。”

              眼見葉皇完全不為所動,閃電鳥急了。

              只見這閃電鳥眉心處驟然一縷紫光閃爍,而后便的光芒萬丈,不過還未等它將這光芒徹底散發開,葉皇手臂輕輕的一覆,直接將其鎮壓了下來。

              “逗你玩呢,好歹也是你父母留給你保命的手段,沒必要隨隨便便就用了。”

              說完話,葉皇扯開了囚籠。

              而閃電鳥則是懸浮在空中完全傻了。

              這還是剛才要剝皮烤了自己的家伙嗎

              特種教師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