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超級醫仙 > 第一千零四十章 自己的選擇(1更)
              這些刺耳的嘲諷聲,蘇塵完全無視之,只有臉色越來越凝重。

              很快,帝穹也隱隱感受到了坑洞深處的恐怖氣息,她那美麗的臉蛋上多了一抹震驚和躍躍欲試:“公子,能讓我先試試嗎?”

              蘇塵先是沉默,繼而,點頭。

              從氣息上估測,這頭上古遺種的實力,絕對達到了本源主宰境九層乃至達到了永生主宰境一層、二層的層次。

              換句話說,這只上古遺種的實力很可能和帝穹在伯仲之間,交給帝穹來戰,對她而言,是有好處的,尤其是他在一旁掠陣,可以保證她的安全。

              正因此,蘇塵點頭了,能夠用來提升帝穹的實力,蘇塵自然是愿意的,好歹,帝穹是他的坐騎,不是嗎?

              得到蘇塵的首肯,帝穹越發的激動、興奮了。

              又是幾個呼吸過去。

              嗡嗡嗡嗡……

              那幽深、黑暗的坑洞中,終于有了一些比較清晰的聲音波動,極其壓抑的聲音。

              頓時,周圍那足足上萬的充滿了貪婪和渴望的修武者們,一個個不自主的收斂神色,也收起了對蘇塵的嘲諷,轉而是一副驚疑不定的神色。

              坑洞內的神秘的聲音,給予他們一種很難形容的壓迫感,像是有一只恐怖的手,捏住了心臟一般,讓他們呼吸困難,且,聲音似乎在越來越靠近。

              難道?難道坑洞里真的有什么恐怖的存在?

              很快。

              嗡嗡嗡嗡……

              坑洞內的聲音越來越大了,已經有些刺耳甚至共鳴了,坑洞上方的空氣都開始波動了,仿佛要被震散。

              更為駭人的是,從坑洞內不斷的有一股股氣息在涌動著,就像是深山老林里的霧瘴一樣,這股氣息刺鼻、厚重、血腥,令人作嘔。

              “該死!!!”不知道是誰驚恐的低罵了一句。

              頓時。

              蹭蹭蹭蹭……

              那足足上萬的圍在周圍的修武者中,開始有人害怕了、忐忑了,有人退后了,警惕無比。

              但,更多的人依舊在堅持著,萬一這聲音、這氣息不是危險的恐怖怪物釋放的,而是有什么寶物呢?不能錯過,絕對不能錯過。

              “來了。”同一秒,蘇塵對帝穹低語。

              也就是這一刻。

              突然。

              “轟!”

              爆裂聲瘋狂掀起。

              就像是大地坍塌了一般,聲音一下子從那巨型的坑洞中蕩漾開來,好似是平靜的山谷中點爆了核~~~彈。

              地面在顫抖,空氣在悲鳴,空間在哆嗦。

              能看得見的一切都好似要支離破碎了,整個焚天宗后山,仿佛都要被掀開了。

              從那坑洞的邊緣處,四面八方都有了裂縫,彌漫駭人的巨型裂縫。

              一片世界末日的景象。

              何止焚天宗的后山,就算是距離后山還有不少距離的焚天宗,在此刻,都有了清晰的直覺,不少焚天宗的弟子還以為地震了。

              現場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修武者都驚呆了,臉上毫無血色,只有一雙雙駭然至極、幾乎要飛出來的眸子。

              充分詮釋了一種名為震怖的情緒。

              轟轟轟……

              聲音更加的灼裂了,僅僅是聲音,就讓不少修武者的耳膜都破了,而空出血。

              伴隨灰塵、霧瘴、石屑。

              萬眾矚目下,一道巨型的身影,從那坑洞中出來了!!!

              青灰色、高五百米左右、堪比小山,渾身肋骨之上布滿灰白色鮮血,狼頭兇殘、眼眶凹陷,巨大的眼珠呈現赤紅色。

              他的上肢足足十六條胳膊,每一條胳膊都有數百米長,每一條胳膊的最前段都是尖銳的難以形容的手抓,那一根根散發著棗紅色神韻的指甲,猶如一把把神兵利器一般,森寒而又晃眼。

              正是上古遺種,來自上古時代遺留下來的域外天種一族的超強者。

              更為恐怖的是,仔細看這只上古遺種的身上,他的身上有著成千上萬個小洞,這些小洞密密麻麻的堆積,宛若是一個個槍口,攢動釋放毒液。

              灰白色的毒液,宛若噴泉,朝著四面八方射去。

              嘶嘶嘶嘶……

              或許是因為在地心處隱藏了足足億萬年,以至于毒液積攢的太多。

              一時間,這頭上古遺種的毒液不要錢,一股腦的全都朝著周圍飄灑而去,像是下了毒液雨,均勻的、急速的分布,籠罩后山所有的空間。

              “啊啊啊……”有些修武者運氣不好、逃竄的不及時,幾乎沒有時間間隔,直接被毒液沾染,沾染后直接就是身體冒煙的灼燒,刺鼻的味道擴散。

              毒液太毒,堪比化尸水。

              而那些沒有被毒液噴中的修武者,則是臉色至極凝重,眼神驚悚,嚇壞了,一個個渾身哆嗦,下意識的撐起玄氣罡罩,妄圖用玄氣罡罩來抵擋。

              可惜,注定是妄想。

              這只上古遺種的毒液攻擊比想象中要恐怖、兇殘太多。

              大部分的修武者就算是撐起玄氣罡罩,依舊抵擋不住毒液的侵蝕。

              正因此,那些逃竄之間,不斷有修武者的玄氣罡罩被侵蝕開,被毒液接觸,然后倒地、被灼燒成為廢人。

              啊啊啊……

              嗚嗚嗚……

              嘶嘶嘶……

              慘叫聲不絕于耳,人間地獄一般。

              逃都逃不了!

              上古遺種的攻擊太可怕了,這種能夠一大片毒液侵襲的手段,實在是群戰時候的利器。

              蘇塵倒是還好,依仗著恐怖的速度,宛若長了天眼,清晰無比的躲過那些毒液。

              至于周圍那上萬修武者的慘狀,蘇塵一點都不同情和關心。

              之前,他已經好心好意的說了。

              可惜,沒幾個人愿意聽。

              事實上,現在,生死時刻,多少修武者瀕臨死亡的時候,心底是極致的后悔啊!

              甚至,還有修武者絕望的嘶喊著:

              “蘇……蘇塵,救我!”

              “蘇……蘇……蘇公子,我們錯了,您救我啊!”

              “蘇公子,您……您大人不計小人過,救我們。”

              …………

              現在想到了蘇塵,想要蘇塵救人。

              然而。

              蘇塵不為所動。

              他又不是這些人的親人、朋友,沒有這個義務,幫是人情,不幫是本分,這些人之前可是沒有少嘲諷自己。

              更何況,他此刻,也無能為力!

              這頭上古遺種的毒液雨覆蓋范圍太大,足足達到方圓數十千米。

              就算他是蘇塵,能夠在單人沖刺的情況下,準確的躲避毒氣雨,可也到了極致,還救人?呵呵……那是送死。

              當然,他可以選擇現在擊殺這頭上古遺種,但,又有何用?毒氣雨已經飄灑,饒是此刻上古遺種被擊殺,還是阻擋不了毒氣雨的擴散的事實。

              事實上,這些修武者的唯一機會,還真的就是之前蘇塵提醒他們的時候,趕緊離開。

              如果他們當時都如同玄風皇朝的那些供奉一般果斷的離開,應該是可以撿起一條命的。

              可惜,貪婪害人。

              此刻,在距離巨型坑洞數十千米外,那十來個玄風皇朝的供奉們,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之前,蘇塵讓他們離開,不要摻和的時候,說心底一絲絲的怨言都沒有,也不可能。

              但,終究是考慮到蘇塵的強橫、玄風皇朝和焚天宗關系等等,他們硬生生的強忍住渴望和沖動,離開。

              沒想到……

              撿了一條命啊!

              生生撿了一條命啊!

              聽聲音,此刻,那接連不斷的凄慘的生死叫聲,此起彼伏。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