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潰敗
              <div>重生之魔教教主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潰敗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對于進攻東域的這一戰,其實不論是戰武神宗的牧神霄還是大千門的陶潛明,他們的信心都很足。

              有著天下劍宗牽頭,再聯手他們以及數位古尊強者,難不成還拿不下一個實力衰敗的東域嗎?

              但當楚休真的出現在了這里,身邊還跟著方白渡和許天涯,牧神霄的信心終于被擊潰了。

              他怎么都無法理解,葉唯空竟然輸了,這兩個人竟然會叛變。

              此時迎著牧神霄和陶潛明的目光,其實方白渡和許天涯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他們兩個都是古尊一脈,平日里清高的很,但此時卻是當了叛徒,好說不好聽。

              牧神霄指著他們兩個人,怒聲道“方白渡!許天涯!

              你們兩個怎么說也是古尊,也是武仙境界的強者,你們就這么降了楚休?

              他楚休可是殺了你們兩個的親傳弟子,差點就斷絕了你們這兩脈的傳承!

              這種深仇大恨你們竟然也能夠忍下來,愿意給楚休當狗,你們還要不要臉了?”

              牧神霄的話讓方白渡和許天涯都是面色陰沉,許天涯直接大罵道“老子不要臉,你們就要臉了?

              這一次我跟方兄可是沒準備來的,都是被你們給逼著來的!”

              楚休淡淡道“牧神霄,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什么叫給我楚休當狗?

              古月和鎮龍一脈這兩位古尊,我可是敬仰的很,現在人家棄暗投明,不是很正常嗎?

              你南域武林不安分,不是自己的東西卻非要來搶,還逼著人家一起來搶,也不怪人家反水。

              正好,你們這次來了,也就都別走了!”

              隨著楚休的話音落下,他手中的破陣子直接橫斬而出,一刀吞天,威勢無邊!

              對待方白渡和許天涯,楚休可以招降。

              因為他們雙方之間最深的矛盾就是因為楚休殺了他們的弟子。

              但隨著楚休把龍靈兒和洛飛鴻送過去,這個最深的矛盾已經解決了,所以雙方還有聯手的可能。

              但戰武神宗的人楚休也沒少殺,而且戰武神宗也是野心勃勃之輩,雙方是根本就不可能和解聯手的。

              廢話太多也是無用,直接操刀子動拳頭就是了。

              牧神霄一聲怒喝,周身泛起了一陣淡金色的光芒,無數詭秘的符文籠罩在他的周身,附著在他那身青銅戰甲之上,一拳一腳,力量的極致宛若可以碎裂天地一般。

              吞天之威可以撕裂虛空,但牧神霄卻是憑借最為極致的肉身之力,撕裂了吞天所斬出來的那巨大的黑洞。

              下一刻,楚休手中破陣子連斬而出,數道飄渺斬落下,那無形無質的刀芒出現在了牧神霄的周身,但卻讓他根本就找不到那刀芒究竟在那里,只有那無邊的鋒銳將他籠罩。

              厲喝一聲,牧神霄周身光芒大盛,一尊生有八臂的魔神法相浮現在他身后,只有上半身,但卻將他整個人都給籠罩在其中。

              刀芒從虛空當中隱現爆發,斬在那魔神之軀上頓時發出了一聲聲的爆響來,但卻被對方給擋住了。

              下一刻,牧神霄身后那八臂卻是同時捏出一個印決來,半空當中,天地風雷、水火山澤八種力量同時凝聚。

              種秋水在后方連忙大喊道“小心!這是戰武神宗的秘傳神通,神武八極印!”

              八臂魔神掌控八種天地之力,隨著牧神霄一聲厲喝,八印齊齊向著楚休砸落!

              但下一刻,橫在整個天地之間的六道輪回卻是已經升起。

              六道輪轉著,天人道神威浩然,修羅道煞氣沖霄,人間道的力量磨滅一切……

              以六道對八極,以武技硬撼神通,但楚休的六道娑婆眾妙華輪卻是絲毫都不落下風。

              牧神霄的眼中頓時露出了一抹驚駭之色。

              他是第一次跟楚休見面,也是第一次跟楚休交手,但楚休的名字他卻已經不是聽過第一次了,甚至是如雷貫耳。

              他們戰武神宗在楚休的手中便已經吃虧過許多次了,而在南域楚休也是大名鼎鼎。

              極樂魔宮滅在了他的手中,梵教的毗濕奴殿也是在滅在了他的手中。

              這么一個之前籍籍無名的家伙忽然在大羅天冒頭,給牧神霄一種極其不真實的感覺。

              等到今天跟楚休真正交手牧神霄才知道,楚休在大羅天的名聲,可并不是吹噓出來的。

              下一刻,牧神霄直接碎裂了那神武八極印,頓時一股劇烈的罡氣波動震散全場。

              牧神霄身后的八臂魔神法相開始突兀的收縮,最后直接收縮進入了他的體內,在他身后浮現出了八只手臂來,宛若一個大蜘蛛一般,顯得很邪異。

              不過此時牧神霄周身的氣勢卻是直沖天際,猶如那荒古蒼涼中所誕生的太古魔神一樣。

              種秋水又在后面喊著“小心!那是戰武神宗的神通斗戰神體……”

              不過還沒等種秋水喊完,楚休周身卻是已經套上了金色的佛光跟漆黑的魔氣。

              圣魔不滅身被楚休施展到了極致,直奔牧神霄而來。

              陳青帝站在種秋水身旁,淡淡道“淡定點吧,你讓誰小心呢?牧神霄嗎?”

              種秋水張了張嘴,他忽然發現,自己的提醒有些多余了。

              此時場中楚休跟牧神霄已經開始激烈的交手了。

              戰武神宗最為擅長的便是近戰殺伐的秘法。

              斗戰神體更是將力量規則給演化到了極致,宛若太古時期那些將肉身都給演化成最適合戰斗的魔神一般。

              而楚休的圣魔不滅身則是大道至簡,融合了不滅金身跟九霄煉魔金身,將力量和防御都給發揮到了極致。

              雖然在變化方面沒有牧神霄的斗戰神體來得多,但以力量破萬法,直接將對方打的沒脾氣。

              八只手臂未必就敵得過兩只手,雙方拳腳相加,純粹的力量爆發甚至將周圍的空間都被撕裂,規則都被打爛。

              牧神霄畢竟是武仙六重天的存在,雖然他奈何不得楚休,但光是對拼近戰搏殺,楚休一時之間也無法將他擊潰。

              不過就在這時,司空伽羅那邊卻是已經撐不住了。

              他對這牧神霄大喊道“宗主,撤吧,擋不住了!”

              他剛剛大喊著,轉瞬間便已經被許天涯一個神龍擺尾轟的口吐鮮血了。

              之前牧神霄說他們為楚休當狗,這讓許天涯憤怒到了極致。

              牧神霄他不是對手,戰武神宗的其他人他還不是對手嗎?

              所以他直接盯上了司空伽羅,一番搏殺之下,直接將對方重創。

              別看許天涯在楚休的手中總是吃癟,好像很弱的模樣。

              但實際上人家可是正八經兒的四重天古尊,一身鎮龍神將一脈的煉體秘法不比戰武神宗的秘法要弱。

              牧神霄方才跟楚休激戰,因為楚休的實力太強,導致他根本就沒有分心去關注下面的戰況。

              結果此時一看,他的眼睛頓時就紅了。

              就在他跟楚休交手的這短短幾招內,他們戰武神宗的人竟然已經被昆侖魔教的人給屠戮了大半!

              眼下昆侖魔教的武者實力之強,根本就不是牧神霄能夠想象的。

              單以手下弟子的實力來計算,能跟昆侖魔教的武者比平均素質的也就只有天羅寶剎的化生閣還有梵教的濕婆殿了。

              戰武神宗雖然不弱,但其的素質跟那兩者相比,卻是相差太遠了。

              牧神霄一咬牙,厲喝道“陶潛明!布陣掩護,撤……”

              他剛剛喊出半句話,另外半句卻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甚至憋的他面色通紅。

              因為直到此時他才發現,貌似自從楚休出現到現在,陶潛明一聲都沒有吭過。

              他方才一看,陶潛明還有那些隸屬于大千門的陣法師,此時竟然早就已經無影無蹤了。

              陶潛明此人可以說是油滑到了極致,在南域倒是誰也不得罪。

              但方才看到楚休前來,方白渡和許天涯都站在楚休的身邊后陶潛明便知道了,這一次他們敗了,甚至可以說是敗的很慘。

              都已經到這種程度了,不趕緊逃還打什么?

              雖然他不想得罪戰武神宗,但到了這種生死攸關的地步,也是不得不得罪了。

              所以在牧神霄跟楚休交手的一瞬間,他便利用大千門的陣法直接逃離。

              “陶潛明!陶老兒你該死!”

              牧神霄怒罵了一聲,只得讓其他戰武神宗的人撤離,他來斷后。

              楚休冷笑道“現在才想起來走嗎?晚了!”

              在牧神霄剛準備撤走,戰意已經開始消退的瞬間,楚休的法天象地直接施展而出,千百丈高的巨人身軀直接按著牧神霄往死里砸。

              就算牧神霄有著斗戰神體在,仍舊被轟的口吐鮮血,但他偏偏還不能撤走。

              怒吼一聲,牧神霄周身氣血爆發,巨大的八臂魔神法相浮現在他的身后,開始跟楚休的法天象地角力。

              但法天象地這式神通可以說是力量規則演化到極致的一種表現,就算是牧神霄燃燒氣血,也是逐漸被壓制下來。

              眼看著戰武神宗的弟子已經走了一些,牧神霄也不打算再強撐了。

              他身后八臂魔神法相轟然爆碎,無邊的血霧將楚休籠罩,同時他對這下方的司空伽羅大喊道“撤!撤走!”

              司空伽羅這邊剛剛掙脫跟許天涯的纏斗,但下一刻,方白渡卻是忽然手捏印決,一道月芒籠罩在司空伽羅的身上,分割空間,將他禁錮在了當場!

              重生之魔教教主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