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第一侯 > 第二十二章 轟轟隆隆一聲散
              <div>第一侯第二十二章 轟轟隆隆一聲散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夜色消失在大地上,晨光讓密林里亮起來,照在一群官兵身上。

              他們正在忙碌,熄滅火把,將身上手中的旗幟扔在地上,鎧甲也脫了下來。

              “快點,快點。”

              “換衣服!”

              “鎧甲扔嗎?”

              “傻啊,鎧甲不要扔,留著能防身呢。”

              “快去跟老太爺他們匯合。”

              說話聲嘈雜,人馬亂走,踩著地上散落的旗幟,其上太原府河東道等字漸漸模糊。

              .....

              ......

              在密林的另一頭,一隊車馬從夜色中走向晨光里。

              車有十幾輛,跟車走路的騎馬的人有幾百個,裹著披風遮蓋著頭臉,車上插著太原府道旗,油布下露出米糧袋子,為首的七八人還穿著差服或者兵服。

              看到密林上空騰起的幾只煙火,差役兵士們發出高興的喊聲,再回頭對眾人招手。

              “停下停下。”

              “咱們家的護衛到了。”

              聽到這句話行進的隊伍停下來,也發出喊聲,大家解開了披風掀起了帽子,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蓋著油布的車上米糧袋子也被推開,里面竟然也鉆出人來,多數是女子老人和小孩子。

              很多人解下披風外衣,露出身上滿滿的珠寶首飾,似乎把全部家當都帶在身上,有人喊娘有人喊奶媽有人喊爹“安全了嗎?”“我餓了要吃烤鴿子。”亂成一片。

              解下官袍兵服差服的幾個人奔到一輛車前,對趕車的車夫喊著爺爺。

              車夫年紀很大,頭發胡子花白,當然這并不是他被喊爺爺的原因。

              密林里馬蹄急響一隊隊人馬沖來,他們沒有了旗幟,有的穿鎧甲有的穿便服的,鎧甲兵器都駝在馬背上,氣勢洶洶,恍若山賊兇匪,但這邊人看到了沒有半點害怕,高興的招手。

              “老太爺。”為首的幾個護衛下馬上前施禮,“我們已經探過路了,這邊沒有叛軍,穿過兩道山就出了河東道了。”

              老太爺點點頭。

              一個年輕人伸手點著人數,道:“怎么少了幾十人?”

              為首的護衛道:“為了避免被懷疑,我們分了一隊一百人去方鳴谷那邊探路,結果遇到了叛軍,就折損了.....”

              年輕人扼腕頓足:“爺爺,既然我們要走,就不該把護衛送給官府去聽候調遣.....”

              老太爺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啊,我們不帶頭,怎么哄別人都去守城?大家都不守城,我們能走的這么方便利索嗎?我們能借著護送糧草帶著合族跑出來嗎?”

              幾個長輩呵斥這個年輕人“要不是大家都爭先恐后表示守城與太原府共存亡,官府和那兩個小姐早就關閉城門,誰都別想跑。”“你們幾個年輕人也不可能去官府幫忙,行事也不會這么便利。”云云。

              年輕人表示受教,但還是擔心:“現在外邊這么亂,我們人手少了很多,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到京城。”

              護衛首領挺直了胸膛高聲道:“公子放心,這幾道山只有山賊馬匪,我們是殺過叛軍的,對付山賊馬匪不在話下。”

              “公子,就算是遇到叛軍,只要不是人數太多的,我們也可以一戰。”其他的護衛們紛紛喊道,“不死不退。”

              就算沒有穿鎧甲也氣勢如虹,老太爺哈哈笑:“不用擔心了,他們是經過東南道和劍南道兵馬訓出來的,也是勇猛的戰士啦。”

              勇猛的戰士當然要保護自己的家人,有了這些勇猛的戰士,他們合族老小就可以從危險中逃生去更平安的地方。

              說道更平安的地方.....

              “爺爺,我們真要去京城嗎?”年輕人們又有另外的擔心,“安康山不會再打京城嗎?”

              老太爺一笑:“那要看武鴉兒和安康山誰先死,殺不了武鴉兒,安康山肯定打不了京城了。”

              武鴉兒和安康山一樣兇猛,那看來短時間內誰都死不了。

              但還是有人不安:“那個楚國夫人據說貪婪又暴虐,曾經屠殺了光州府黃氏一族一百多人....我們去了,會不會被她欺凌搶奪。”

              老太爺顯然早就想過這個,笑道:“京城可不是淮南道,京城是天子之地,她收復了京城,陛下馬上就回來了,楚國夫人可做不了京城的主人。”

              陛下是個仁慈又善良的人,九五之尊心懷天下,怎會欺凌他們這些可憐的子民。

              諸人醒悟,亂世太久了,都忘了還有皇帝了。

              有皇帝在,那京城就輪不到楚國夫人這個兇人稱王稱霸了。

              最后一絲疑慮消除,年輕人們恢復了輕松,還開始互相打趣“那楚國夫人貪財暴虐還好色呢,你怎么不說這個?”“你長的這么好看,不怕被楚國夫人搶走嗎?”嬉笑歡悅。

              老太爺不去理會年輕人們的擔憂,相比于家族的生存,如果那楚國夫人真看上家里的少年們,他親自給她送去。

              “家里的糧食金銀都藏好了嗎?”他問幾個子侄再次確認,“帶著金銀糧食夠用嗎?”

              家業不能都帶走,但也不能丟棄,當然更不能送給那些民眾糟踐了,將來太平了他們還是要回故土的。

              子侄們紛紛點頭“家里別院山里都藏好了。”“這段路途短,糧草不用帶太多。”

              前途后路都安排妥當,家族無憂,老太爺撫了撫花白的胡須回頭看太原府所在的方向,眼中泛起淚花:“我一把年紀了,故土難離......”

              子侄們忙含淚相勸“魏氏離不開老太爺啊”“沒了老太爺,我們寸步難行”等等。

              正哀傷著,有護衛疾馳而來。

              “不好了,方鳴谷被叛軍占據了。”他喊道,以及更可怕的消息,“安康山進入谷關了!是皇旗,是安康山的皇旗!”

              安康山真的來打太原府了!

              老太爺眼淚頓消,轉身上車:“速走!速走!”

              人喊馬嘶鳴,車馬粼粼向前疾馳而去。

              ......

              ......

              太原府城人仰馬翻,到處都是奔跑的人,哭的喊的,守城兵馬和差役試圖阻止大家,但在烏泱泱的人群中如泥牛入海徒勞無功。

              “怎么會這樣?”知府站在街上的粥棚,失魂落魄看著腳下踩著的一堆堆沙土,再看散落的麻袋,“捐的米糧怎么變成了土?”

              “大人,原先給的都是米糧。”

              “什么時候給換成土的我們也不知道啊。”

              “我們,我們也沒想到他們會這樣做啊。”

              “捐米糧是善行,沒人想要檢查是不是真的啊。”

              “這些人,這些人怎么這么壞啊!”

              “大人,這是怎么回事啊?”

              “大人,我們還有沒有吃的啊?”

              “大人,安康山打來了?他們都跑了嗎?”

              官吏們你推我我推你喊冤咒罵,擠在四周的民眾也喊著詢問著。

              知府看著腳下的紛亂,想要轉身說幾句什么,但張張口覺得什么也說不出來,有將官擠過來,抓住他。

              “大人。”他低聲耳語聲音嘶啞,“沒有任何家族的護衛去支援方鳴谷,臺山,烏城也沒有糧草送到,還有,那些說巡查四周的護衛也都不見了,還有,城里好些世家大族合族的人都不見了.....”

              知府一開始聽得到,后來就聽不清這將官說什么了,他看著四周,哭的喊的說的罵的,人人神情動作精彩紛呈,但他身心一片安靜,就像看一場無聲的鬧劇,看一場繁花似錦的畫,還挺好看的.....

              知府忍不住笑了。

              他反手抓住將官,問:“安康山來了嗎?”

              ......

              ......

              李奉景一腳踹開李明琪的院門。

              “你要是不走,沒關系。”他冷笑說道,手里舉著一把鎖子,“我把你鎖在我門上的鎖子卸下來了,給你用,我把門給你鎖上,你就在這里跟太原府同歸于盡吧。”

              他說著果然去鎖門,念兒尖叫著撲過來阻擋。

              李明琪翻個白眼,越過他徑直出了門,看著門外站立的不知所措的婢女仆從,還有聞訊趕來的項家的諸人。

              “我已經給明玉寫了信,調最近的劍南道兵馬來路途上接我們。”

              “男人們騎馬,女人們坐車。”

              “金銀糧食珍藏全部不帶,立刻出發。”

              “天黑之后,沒有騎馬坐上車的,一概不等。”

              李明琪一聲令下,項家頓時忙亂,她神情平靜看著奔走的人。

              “你倒是能屈能伸。”李奉景嘲諷。

              李明琪看他一眼:“四叔,這叫審時度勢,隨機應變,大小姐該有的氣度。”

              說罷不理會李奉景,系上披風,在兵士們的擁簇下向外走去。

              不管是留還是走,她都是主導!

              只是還是跟以前不一樣了。

              行駛在街上的馬車不再是民眾們熟悉的華麗云車,為了避免被認出來,李明琪坐著很普通的小馬車,馬車簡陋,外邊傳來的嘈雜紛亂幾乎隨時要把車沖垮。

              念兒緊緊的抓著李明琪的衣袖,感覺到李明琪的衣袖一動,伸手掀起一角簾子。

              念兒嚇的差點叫出聲,又怕被外邊的人聽到忙死死按住嘴。

              李明琪神情平靜看著窗外,但眼里滿是懊惱和困惑,牙將嘴唇咬出了血,為什么呢?

              明明安排的好好的,凝聚的人心,筑起的堅固的城墻,怎么一下子就亂了就塌了?

              到底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

              ......

              齊阿城沒有再進城,被官兵們勸著拉著上馬。

              “大小姐,快走,安康山來了。”

              “大小姐,不能耽擱了,太原府守不住了。”

              他們喊著,不再顧忌大小姐的身份,將她抱著推上馬。

              齊阿城握著韁繩,呼哧噴氣的馬兒轉了幾圈,視線看向太原府城所在,憤怒又困惑。

              她喊道:“我們還沒有打!還沒打!”

              “小姐,不能打了。”將官說道,翻身上馬,揚起馬鞭,“那知府帶著官將去迎接安康山了!”

              民心,軍心,官心,都散了!

              還沒打,就敗了!

              馬鞭抽在齊阿城的馬上,馬嘶鳴帶著齊阿城向前奔去,齊阿城握緊韁繩仰天一聲大叫。

              飛舞的頭發遮住了她的臉,擋不住她臉上的憤怒,眼里的淚水。

              明明做的好好的,明明安排的那么好,明明!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

              ......

              谷關,兵馬結成一大片營地,安靜肅立,人馬恪守秩序,守護大陣中金光閃閃的車駕。

              車駕穩穩的安放,上面垂著幔帳,四周侍立的兵將像石頭人一樣屏氣噤聲。

              有人急匆匆奔來,在車駕外跪下柔聲細氣道:“陛下。”

              幔帳里毫無反應。

              此人也不敢高聲,用輕柔的聲音一聲一聲喚,直到幔帳被掀開一角,露出金榻上躺著的金山。

              金山沒有睜開眼,發出被打擾睡覺而不悅的一聲嗯?

              那人俯身趴在地上,高聲道:“陛下,太原府知府趙晉率文武官將,以及三萬衛軍,前來迎接陛下入城。陛下,見還是不見?”

              太原府啊,安康山睜開眼,看向前方。

              “已經到太原府了嗎?”他說道,懶懶的換個姿勢躺著,“既然他們如此有誠意,那朕就去太原府吧。”

              第一侯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