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我在殺戮中誕生 > 523.我只是在渴望一場殺戮
              <div>我在殺戮中誕生523.我只是在渴望一場殺戮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時代發展,必定會遇到頸。

              人類在末世中太弱小了,心臟破裂你會死,異種鋒銳的爪子把你撕碎也會死,甚至對于那些普通人而言,傷風感冒或者染上了什么病毒,都會隨時死掉。

              缸中大腦卻不會。

              他們是幕后的黑手,操控著那一臺臺被打造成“風暴戰士”的工具人。

              即便是死了,也只是損失一些資源,大不了再換一個軀殼,就像是玩電腦游戲一樣,死了就換一個人重生,如此簡單隨意。

              “我們更符合在末世中生存下去的條件。”

              “缸中大腦,無懼軀殼的死亡,遠程操控著一切,并在這里享受著安全……”

              缸中大腦展示著自己的優勢,科學發展到這個程度已經顯得有些畸形,整個軀體都變成了機械零件,即便是那些風暴戰士的大腦也是個信息的“中轉站”接收器罷了。

              古凡聽了一會,抬手立刻打斷了缸中之腦啰嗦的自嗨,說道:“停,人類未來的道路究竟如何,我并不關心。”

              “但我看得出來,你們要脫離無信者教派。”

              一句話,缸中大腦全都啞口無言沉默了起來。

              古凡話語直中要害,脫離無信者教派這種事一直隱藏在缸中大腦心底最深處,卻沒想到被他一語擊穿。

              “外來的貴客,您為什么這么肯定?”

              缸中之腦在營養槽里蠕動著,那些茹毛像是小觸手浮游著,預示著它們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

              古凡眼神略帶笑意。

              “我雖然來到這里不久,但對無信者教派還是很了解的。”

              “無信者教派雖然是整個南方戰區中不可撼動權威,但是派系卻眾多繁雜。”

              古凡對無信者教派很熟悉,開始一一細數起來:“有提倡將人種進行優劣劃分的上等選民,也有提倡不斷突變將自身血肉改造成極限的進化派,還有著與你們類似將身體改造成機械的科技派……”

              無信者教派,什么都不相信,但卻什么也都相信,看似矛盾實際上卻融合了各種可能,只要能夠變強便什么都敢嘗試。

              “我的人調查過了。”

              “鋼鐵機械城,算是科技教派的分支,但比較起來你們更加極端,甚至放棄了人類的身份,成為了生存在營養槽里的寄生蟲。”

              古凡說話毫不客氣,但其實他根本沒有調查過,只不過按照前世對機械城的來了解說出了事實,繼續說道:“而且,你們極力促使科技派脫離……成就自己的教派,似乎叫什么機械神教對吧?”

              缸中大腦萬萬沒想到,古凡這個外來者居然知道那么多東西。

              這都可是機密中的機密,有一些內容甚至只是計劃而已,還沒有做出任何實際的行動,但卻都被古凡猜了出來。

              “你到底是誰?”

              “無信者教派的某個未知存在,派來鏟除我們的么??”

              缸中之腦真的很懷疑古凡的身份,一個外來者能知道那么多秘密,就不光是神通廣大那么簡單了。

              古凡聳了聳肩。

              “不。”

              “我與無信者教派,沒有任何關系。”

              古凡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無信者教派在我眼里還不算什么。”

              無信者不算什么?

              這回答太過于自大了吧!!

              不過,缸中之腦卻松了口氣,如果是別人口中說出這話,那必然是傲慢自大,但見識了古凡的力量之后,卻覺得他即便掃平整個無信者教派也不算什么。

              他們彼此之間內部交流了一下信息,真摯的向古凡問道:“那么,來自遠方尊貴的客人,您需要我做些什么?”

              慌了。

              這些在缸中蠕動的大腦,雖然表面上看來很是鎮定,但實際上已經驚慌失措。

              古凡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它們的情緒,雖然隔著營養槽,而這些純粹的大腦也沒有屬于自己的“聽力”“視力”“觸覺”等一系列感知,但憑借著強大無匹的意識仍能捕捉那脆弱的腦電波。

              “其實,我還挺看重你們的。”

              “缸中之腦,其實我最近需要一批清道夫,人選都已經找的差不多了。”

              古凡殘忍一笑,突然間手掌卻覆蓋到了缸中之腦的營養槽外側,十幾個蠕動的大腦更加驚慌,但下一秒他們卻全都僵直不動了。

              苦幻回廊。

              神金級的幻術,意識的入侵直接傳入大腦。

              缸中之腦全都陷入到了古凡的意識深淵中,在那里它們看到了許許多多可怕的場景,比如說……千萬級的大尸潮!!

              “這是真的么??”

              “這種級別的尸潮,真的存在么!!”

              無窮無盡,隱天蔽日,尸山血海,異種的頭顱地連天,覆蓋整片大地,那種場景只有經歷了千萬級尸潮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到。

              缸中之腦在苦幻回廊中久違的有了自己的肉身。

              他們聞著空氣中腐臭的味道紛紛嘔吐,細菌在皮膚上爬的感覺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而那種排山倒海般的恐懼更是深入骨髓。

              “很快,很快,很快。”

              “無信者教派所控制的區域,很快也會被千萬級的尸潮所籠罩。”

              “赤龍基地,鋼鐵機械城,天水一線……各個基地都會被踏平,你們將會無家可歸,成為難民。”

              古凡不斷演化著種種畫面,直至南方戰區完全成為一片廢墟,只剩下殘壁斷垣,隨處都是尸骸骨渣,慘叫聲連綿不絕。

              “你……為什么……要讓我們看到這些。”

              十多個缸中之腦心中震撼久久不能平息,不只是驚訝于古凡無比神奇的異能,更為看到的畫面所感到驚恐。

              畫面突然如潮水般退去。

              缸中之腦立刻陷入一陣沒有感知的黑暗,足足過了半分鐘才將自己的精神元與機械設備相連接,重新掌控了地下基地。

              “我需要點人手,對付千萬級的尸潮。”

              古凡毫不忌諱的說道,那些缸中之腦則再次陷入了沉默。

              明明見識了如此毀天滅地的腐尸大潮,卻還想要與之對抗,難道眼前的男人是傳說中的救世主么??

              “你是來,救我們的?”

              真是可笑,末世之中會有救世主,而且就出現在他們面前?

              缸中之腦語氣顫抖,但除了救世主三個字之外,想不出其他的詞匯可以形容古凡現在的行為。

              “不。”

              “我只是在渴望一場,酣暢淋漓的殺戮罷了。”

              ……

              ……

              :。:

              我在殺戮中誕生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