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一級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 > 第822章 大灰狼
              呵,不管他是誰,我沒興趣知道,也懶得出去看一眼,現在外面很亂,你最好乖乖呆在我身邊,別出聲!

              接下來可能會有危險,我先放你下來,但無論發生什么事,你都要緊跟著我,無論我做什么,你都要順從,別反抗,別讓我分心,知道嗎?”

              說著,他已經將她從懷里放了下來,但他的手依然捂著她的嘴,迅速帶著她閃進了后院一條更灰暗的狹小空間里,那是一條用來排水的像渠道一樣的小角落。

              聽著越來越近的眾多腳步聲,再看了看被他捂住的嘴,她除了點頭還能做什么?

              昏暗的光線遮擋住他們的臉,只要不亂動,不發出聲響,是比較安全的。

              看不見他的臉,彼此又離得很近,安如雪覺得很有壓迫感!況且,聽見安天影一聲高過一聲的呼喊,她心里很不安,畢竟,這樣的喊叫會直接引來敵人對他的注意和射擊!

              她現在已經徹底對她家二哥改觀了,一點也不想他有事。

              這時,天有些不遂人愿,突然有一只黑貓竄了出來!嚇得正在凝神聽周圍動靜的安如雪本能的想尖叫!

              灰暗的光線之中,安如雪只看見一雙微微泛著冷光的深色瞳眸,此時的夜千絕轉頭專注的關注著外面巷子里的動靜,那眼神深處的嚴謹與殺氣讓人不寒而栗。

              此刻潛伏在陰暗角落里的夜千絕依然具備很強的威震力!

              安如雪的口鼻被捂住,讓她呼吸有點困難,說不了話,只能用眼睛看著他。

              安如雪隨著他的目光看了看,這才大吃一驚,她都忘了自己穿著睡衣了!這幾天她一直在打針吃藥,把睡衣當成病號服來穿著,床頭放著好幾套睡衣。衣服被毀,又因為擔心樓下的孩子,匆忙趕下去的時候只套了另一件及膝的睡裙!

              難怪之前她去找鬼婆婆的時候某些恐怖份子看到她會笑得那樣不規矩,有些人甚至不直接開*朝她逼過來,原來是因為她穿著裙子!

              安如雪的臉有點紅了,實在難以想像之前她居然就穿成這樣拿著*滿別墅亂跑。

              夜千絕卻不知道她內心此刻的復雜想法,他像受到誘惑一般,略微低下頭,靠在了她的肩上……

              他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她的身體好柔軟,好舒服,如果換個時間,換個地點,他會毫不猶豫……算了,現在時機不對,而他一向是最有耐心的獵人。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有腳步聲傳來,很顯然之前那幫人已經朝這邊開始搜尋了!

              聽到有人說:“哎呀,tmd,奇怪,剛才明明聽到有聲音,怎么現在連個鬼影也沒有?”

              安如雪也不確定夜千絕到底能不能看見她擔憂的眼神,但是面對大量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她真的心慌了,對方一定有很多人,在這樣的死角,偏僻狹窄的地方反而對他們很不利!

              安如雪完全沒料到夜千絕會這樣!

              有沒搞錯?前有追兵,后面還不知道有沒有退路

              安如雪驚訝的瞪圓了雙眼

              緊接著,她聽到碎亂的腳步聲竟然轉了一個方向,壓根不知道這里有一個偏僻的小閣間,走了,又去其他地方搜索了。

              安天影的聲音倒是漸漸往這邊傳來,這是他的別墅,雖然才買了一天,但他應該知道這里每一處可以藏人的地方。可惜,他那樣高喊著她的名字,果然招惹了很多麻煩,還沒等他走過來,已經又跟一幫人纏斗上了……

              “唔——”安如雪無措地發出一聲細小的嚶嚀,這讓夜千絕黑亮的眸光更加暗沉幽深。

              這個惡魔就不能出去幫她二哥安天影一把么?外面斗得那么激烈,他卻在這里……

              不過,被他這么一鬧,剛才非常緊張的心情反倒消失了,只剩下羞惱。

              可是,當安如雪稍微松懈下來一點點的時候立刻發現另外一件令她臉色更紅、更想撞墻尖叫的事情!

              什么叫破壞氣氛?現在有什么氣氛可言?不過是血腥的戰場罷了,他倒是很淡定,很有這份閑心情!

              大灰狼?

              “你本來就是!”安如雪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現在好一點了吧?沒那么緊張了?任何時候都不要慌張,不能自亂陣腳,否則,只會更加吸引敵人的注意。

              當你以為已經被發現,甚至已經絕望的時候,其實,如果只要你不自露馬腳,對方也許根本就沒有可趁之機,你依然會有一絲生機來保全自己。”夜大boss難得有心情地為她講解著黑道的生存之道,像在教導一個什么也不懂的小學生。

              至于外面那些人打得如何熱火朝天,完全不關他的事,他一根小指頭都懶得動,懶得管。他夜千絕黑道生存手冊第二條:任何時候都要盡可能的保存自己的實力。

              他算了算時間,又聽了一下外面略微變小的動靜,俊眉一挑說道:“可能我們現在必須要出去了,再晚一點,那些恐怖份子的頭兒估計就要來清點戰場了,現在離開,正是最恰當的時候。

              只是,現在出去可能仍然要對付一小部分人,別怕,有我在呢。只要走出去,估計洛離的車也該到了,我會帶著你順利離開。

              必須警告你的是,出去之后無論看到誰與那些人在打斗,都不要多管閑事,否則……”

              說到這里他突然停住了,沒有再說下去,而是在昏暗的光線里冷笑了一下,否則他又會控制不住脾氣,很生氣吧。

              可是,等他帶著她一路沖出去的時候,沒有見到開車前來接應的洛離,卻見到了一身肅殺之氣的神秘面具男子!

              安如雪不由一驚,神秘面具男子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正在她愣神之際,對方已朝夜千絕直接攻擊過來,拳腳搏斗之間沙啞著嗓音說道:“夜千絕,將那塊玉交出來!”

              “哦?這么肯定那塊玉就在我手里?有本事你再派臥底潛進夜家搜啊,你若搜到了,那便算是你的。”夜千絕顧及安如雪會受傷,一路護著她躲閃著,伸手有些施展不開。

              他眉頭皺了起來,目前的形勢對他有些不利,如果沒有安如雪,他完全可以全身而退,但現在……

              安如雪想開*,但還是忍住了,夜千絕應該也跟她想的一樣。目前他們只有兩個人兩把*,面具男子卻帶來了很多人,她如果開*,對方一定會先一步將他們打成馬蜂窩。

              就在這時,簡心姑娘也來湊了熱鬧,清脆的聲音大聲喊道:“少主,你先帶著如雪姐姐走,這里我來斷后。”

              夜千絕笑了,簡心丫頭來的正是時候。

              趁安如雪呆楞之際,夜千絕再次攔腰將她抱了起來,任何時候,無論多么危險,他并沒有忘記眼前的女子腳受傷了。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你快放我下來,你這樣抱著我,根本無法躲過身后那些人的偷襲!他們會開*的,這是在玩命!”安如雪摟著夜千絕的頸項,一邊乖乖地沒有掙扎,不想給他添麻煩,一邊擔憂的開口希望他能放自己下來。她想,她的腳應該脫了鞋子應該還能堅持跑沒問題。

              “你放心,不到萬不得已,他們絕對不會對我開*。”夜千絕健步如飛,卻依然說得風淡云輕,從容不迫,很有王者風范。

              安如雪只能任由夜千絕這樣抱著她繼續奔跑,七拐八拐竟然繞到了那幫追兵的身后!

              “喂,難道你知道面具男子是誰?為什么他們要……追你?可是,又不敢對你開*?”見夜千絕可能沒有生命危險,安如雪也就不太擔心了,為了緩和現在你追我趕的緊張氣氛,她隨口問道。

              寒風吹過來,拂動她的發絲,清幽的香氣沁人心扉,讓夜千絕內心一蕩,眉目之間更加舒坦。

              “他搜遍整個夜家沒找到,勢必以為我會將東西隨身攜帶,可是對方也不完全確定他要的東西是否在我身上,我如果死了,也許他要的東西就再也找不到下落了。現在狀況這么混亂,盲目之下,他怎么敢讓人亂開*,自然是想抓活的了。而且,那小子對他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可惜他沒料到簡心也會來。”夜千絕一邊簡單的解釋著,一邊帶著她繼續奔跑。

              他猜的沒錯,這幫人果然有開車來,直接打劫一輛就可以了。

              于是,認準目標,他凌空一個飛躍,竟然直接抱著安如雪跳進了一輛越野車的駕駛座里!

              連忙顫聲說道:“我……我……我馬上去副駕駛位置上坐好,不打擾你開車!”

              說完,她就想爬到隔壁的座位上去。如此一來,她就有了一個側身的動作以及雙手推拒他胸膛的舉動。

              安如雪聽他這么警告,哪里還敢亂動一下!

              她乖乖窩在他的懷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

              天,這樣的姿勢也實在太親密,太曖昧了,安如雪僵直著后背,連呼吸都變得清淺,小心翼翼。

              就在這時,只聽有人膽大地怒斥道:“*法準的人快點開*!只要不打死就行,活捉了他們重重有賞,開*的后果由我來負責承擔!”

              這人是誰?竟然敢私自違抗面具男子的命令開*?!

              話音未落,*聲、子彈聲全部破空而來,擊碎了擋風玻璃,有些子彈竟然直逼安如雪的眉心!

              這不是要他們的命是要干什么?!

              夜千絕正在踩油門,雙手環著安如雪的腰,將她圈在懷里握著方向盤,雖然沒有看到子彈,但是長期的殘酷訓練,讓他學會聽風辨位,幾乎來不及多想,他快速將安如雪的身體壓低,然后自己反撲了過去……

              車子終于緩慢開動了,子彈因此略微移位,打中了夜千絕的右肩。

              沒有因為疼痛而尖叫,他仍然猛踩油門提速,不再給對方再開第二*的機會,但是安如雪并不傻,她聞到了血腥的味道。

              無法形容她內心的此刻的感受,這男人居然為了救她而受傷!就算不敢相信他會這么做,但眼前的事實容不得她置疑!

              這個惡魔一樣的人究竟在想什么?她突然發現自己也許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他。

              現在,面對一個替她擋了一*的男人,她心里很亂,也很慌,她只聞到了血腥味,卻不知道這一*究竟傷到了他哪里。

              “你……你傷到哪里了?快給我看看!這里?還是這里?疼嗎?你之前一個人對打那么多敵人,你能把那些人全打趴下,這說明你的身體很好,你不會這么容易就死了吧?夜千絕,你……你可別這樣死了,誰讓你為我擋*的啊!”她不要對他以后都懷有內疚,不要欠他什么,所以,她不要他死……

              夜千絕一邊困難地開車甩掉后面的追兵,一邊看著她擔憂的表情,一直冰冷的內心突然一暖,頓時感覺身體的疼痛也減輕了不少,他依然裝出跟平常一樣面無表情的樣子,很是壓抑地說道:

              他的話總是能夠輕易的讓一向淡定的安如雪一驚一乍,不敢亂動,乖乖聽話。

              安如雪睜大眼睛,忍住想進一步查看他傷口的沖動,焦急的說:“那我不動,你快點開車去附近的醫院,否則你真的會流血過多而死亡的!”

              “不去。”醫院那種地方是黑道中人的禁地,很容易暴露身份,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夜千絕思考了一下,輕聲說道:“女人,你會開車嗎?我累了,想睡一會兒。記住,如果不想我早點死的話最好別送去醫院,送我去最近的一家酒店開個房間給我取出子彈并包扎傷口就好了,等回到夜家,自然會有專門的醫生幫我處理的。”

              其實,如果換成是平時,安如雪倒真心不想管他,對他真無一點好感,可是,現在他為她受的可是*傷,那一擊那么危險,誰都不能保證會打到哪里,他卻直接幫她給擋住了,這樣的他,她實在丟不下。無論是她的道德觀還是心里本能的想法,她都不能像把他丟下。

              眼看著夜千絕就要陷入昏迷,眼看著車就要撞到道路兩旁的樹木了,安如雪嚇得不輕,趕緊從他手里接過方向盤,急轉了個彎才幸勉于難,沒有出車禍。

              現在情況演變成這樣子:兩個人同時坐在一個駕駛位置上,安如雪被迫坐在夜千絕的腿上,而夜千絕似乎一旦開始流血就會變得特別虛弱,整個人呈現半昏迷狀態靠在安如雪纖細單薄的后背上。

              兩個人擠一個座位讓空間變得很狹小,加上要認真看路,安如雪整個人的身體向前傾,這讓她的腿很自然的向后退,用來用力支撐她的身體保持平衡,如此一來,她受傷的腳裸更加疼痛。

              可是,她仍然強打起精神來對身后的夜千絕說話:

              “喂喂喂,夜大惡魔你可別睡啊!準確點說,你睡可以,但是千萬別死啊!好歹你不能因為給我擋*而死,你……你……你真的不去醫院嗎?你流了好多血,比普通人流的速度快多了……”

              夜大惡魔?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