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男神掀桌:女人,別拔草 > 第419章 天無絕人之路
              沒有朝著司徒老先生那邊走去,反而走向別的地方。

              她不想再呆在這里做無聊的事了,就算沒有歐云晨,她也會想辦法把原本屬于自己的一切給找回來的!

              天無絕人之路,絕對!

              “風清語——”

              她任性的走在前頭,也不管身后的人到底是怎么樣的壓低著自己的聲音叫著她的名字。

              歐云晨的臉色更加陰沉,“就算沒有我,也許你將來還可以再計算別人當你的未婚夫,替你把原本屬于你的東西討還回來,可是,你以為按照你的姿色,脾氣還有現在的身世背景,到底有誰會幫你?”

              一句話,把風清語說的站穩了腳步。

              沒有回頭,只是緊握著自己的拳頭。

              “什么意思?”

              “你找誰?找蕭澈?他會幫你嗎?你以為你現在還有什么資格能夠讓一個男人像我一樣幫助你?不管是蕭澈還是誰,能幫你的,也就只有我一個!”

              走了過去,風清語乖乖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他瞇著一雙眼,靜靜的看著她,重新把她擁在懷抱里。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神!”

              他雄壯的胸膛就在她的面前,發出了他是她的神的誓言。

              神?現在是經濟發達的時代,就算是穿越類型的小說遍地都是,卻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曾經穿越過,又何來神的出現。

              風清語低著頭,就那樣的被歐云晨攬著自己的腰間朝著司徒老先生走去。

              她在想歐云晨所說的話,自己的天生的善心那的確是自己最大的弱點。

              人么,就要學的奸詐,尤其是對于她來說。

              見到了司徒老先生還有剛才有一面之緣的司徒宇,風清語綻放了屬于她最漂亮的笑容。

              “司徒老先生,司徒少爺,你們好,我是風清語,歐云晨的未婚妻。”

              伸出手,向他們介紹自己,端莊大方的讓人看不出半點不殆。

              幾個人相互的點了點頭,司徒老先生地位尊高,并沒有直接討論生意的問題,而是很有興趣的打起了高爾夫。

              風清語也非常‘榮幸’的跟在歐云晨的身邊,幾個人走到發球的起點。

              司徒老先生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高爾夫球桿,順勢擺弄了幾下。

              笑瞇瞇的看了看站在歐云晨身邊很是起眼的風清語,“風小姐,可知道高爾夫的制度?”

              風清語應聲道,“雖然我對這種球類運動不感興趣,不過父親生前也是比較喜歡這類的球類運動,所以我也知道些許。”

              “哦?”

              “高爾夫,又俗稱小白球,是一種室外體育運動,個人或團體球員以不同的高爾夫球桿將一顆小球打進果嶺的棟誒,大部分的比賽有18洞,桿數越少的就獲勝。”

              “哈哈——”司徒老先生開懷大笑道,“現在的年輕人啊,都比較喜歡劇烈的運動,足球,籃球什么的,我家的小丫頭,每天也都只會在談論足球,對高爾夫完全沒興趣,你們倆個差不多一般大,卻了解這么多,也算是讓我覺得振奮了。”

              知道司徒老先生說的是客套話,風清語同樣笑然道,“其實也不能這么說,每項運動都有他的獨特魅力,就像是一個人一樣,他可以沒錢沒相貌,但是他一定有一點是可圈可點之處,這就要看到底有沒有伯樂賞識,還有他自己有沒有對發掘自己特長的能力。”

              “風小姐說的對。”司徒老先生立刻笑著點著頭,對于風清語所說的話感到十分滿意。

              風清語與歐云晨也同時的松了一口氣,讓風清語覺得,只不過是談個生意而已,卻像是上了戰場一樣,到是讓人覺得有幾分嚇人。

              生怕由于自己的一句話,而把場面搞的難看,不過一看司徒老先生的臉色,看樣子自己說的話到是讓他覺得很滿意。

              風清語不喜歡玩這種慢吞吞的運動。

              任何東西都不是人民幣,做不到人人都喜歡,對于高爾夫這種也算是高雅運動的一種——。

              風清語自認為自己是個粗俗的人,實在是讓她感不了興趣。

              接下來司徒老先生也沒有再問她什么話,反而跟蕭澈還有歐云晨聊的火熱。

              四個人一起一個接著一個人的揮桿,走路,司徒宇也寂靜的很,只是微笑,卻不多說半句話,只是偶爾望著風清語的眼神讓她覺得有些奇怪。

              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超級大美女,司徒宇盯著自己看,肯定不是為了自己的相貌,大概還是在想在更衣室,自己與風語琳在一起對罵,甚至出手的時候吧?

              蕭澈是個知道什么場面該說什么話,該做什么事的人,從風清語與歐云晨親密的走在一起的時候,刻意的與她保持的距離,除了偶爾的短暫的眼神還有微笑交流并無其他。

              在司徒宇一次又一次的揮桿失意中,風清語終于盼來了屬于她的中場休息。

              天知道,頭頂上頂著那么大的太陽,陪著別人玩著自己特沒興趣的運動,對于她來說有多么的無聊!

              到了球場出口處的會館,幾個人圍在一起坐在靠窗位置餐桌上,遠遠望去還能看到球場上美麗的綠色風景。

              風清語想,如果這里不是球館的話,在這里野炊到也不錯。

              城市本來就擁擠,為什么還要開發這么大的地方,讓他當球場呢?

              她覺得應該可以考慮考慮在這高爾夫球場搞個屬于平民來的地方。

              想想都有愛,一邊看著帥哥,美女打球,一邊盡情的野炊,這才是真正的享受。

              明明是過來休息的,可是商人就是商人,休息的時候也不忘圍在一起商談生意方面的事情。

              聽的風清語是一個頭倆個大,喝了一口雙皮奶,風清語也以要上洗手間為名離開了那里。

              相比之下,馬桶里的味道可是比這里好聞多了!

              當然,a市最豪華的高爾夫球場里的洗手間怎么可能會有臭臭的味道。

              在洗手間里洗了下手,若是要了化妝包的話,風清語到也想把臉也給洗洗,可是她不能,她現在的身份是要在外人的面前盡可能的給歐云晨面子。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風清語深深呼出一口氣,該來的始終是要面對的,自己要學會一些應付商場上的人的事,將來重新接受屬于自己財產的時候,才能把父親的公司發揚光大。

              “風清語,加油吧!”

              對著鏡子為自己打了一口氣,這才準備走出洗手間。

              拉開門的時候,卻意外的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雖然是才聽到不久,不過她知道那個人是——司徒宇。

              “我在蘇格蘭留學的時候,可是那里的高爾夫比賽少年組的冠軍,之所以在剛才露出很菜鳥的技術只不過是迷惑一下蕭澈而已。”

              蕭澈?為什么要迷惑?

              風清語把頭貼在門口,司徒宇好像是在打電話,至于是跟誰——。

              “云晨,我們當朋友那么長時間了,這單大生意,父親當然是準備教給你的啊,可是你知道,蕭澈還有風語琳也在,不搞一點小小的花樣,讓別人知道了,這對外頭也不好交代,而且你不是一直想讓蕭澈輸給你么?等一下,我會幫你讓他在你的面前難堪就是——”

              聽到這里,風清語稍微的有些皺眉,她好像已經明白了些什么。

              “恩恩——好,到時候就這樣做,我出來的時間也夠長了,未免讓蕭澈疑心,我還是先掛了,恩,好,等會一切就看我的吧。”

              司徒宇掛了電話,風清語只聽到門口飄來他的一點點小小的聲音,“蕭澈?是個好人又怎么樣,歐云晨要你死,你還不是要乖乖的去死、?”

              司徒宇的腳步聲已經走的很遠,看來他是真的走了。

              風清語用身子貼著門口,似乎一下子所有的事情都明白了。

              既然已經預定了歐云晨接受這單生意,為什么還要花費那么多的精力拐彎抹角的?

              風清語只覺得蕭澈異常的可憐,明明只是談個生意而已,卻別人利用。

              撇了撇嘴,這事跟她沒關系,她不應該管,也不應該搭理才對。

              重新拉起洗手間的門,明白了,她說呢,歐云晨自己談生意,而且是來高爾夫球場,讓誰去不成,為什么偏偏要叫自己去?

              明明知道風語琳也在,她來的話,倆個人肯定會吵架,然后,然后——。

              “歐云晨,我終于明白那四個字的含義,無奸不商!”

              歐云晨等了好久,連后來去洗手間的司徒宇都回來了,風清語還慢吞吞的沒有出現。

              女人就是麻煩!

              暗中的皺了皺眉頭,又跟司徒老先生有說有笑,雖然蕭澈坐在那里刺眼的很,卻頻頻的警告自己要保持好的心情,不能在司徒老先生面前露出一點不滿的情緒。

              風清語是千呼萬喚始出來。

              休息都休息完了,她才重新出現。

              簡單的朝著各位笑了笑,說了聲抱歉,又乖乖的坐在歐云晨的身邊。

              歐云晨壓低聲音,在風清語的耳邊輕聲低喃,“你干什么去了?怎么那么長時間才回來?”

              風清語咬了咬牙,腦海里想到司徒宇在洗手間門口打的電話,雙手又不自覺的握起拳頭來,“你管不著!”

              去了下洗手間,立刻又像變了個人似的。

              竟然敢在他面前這么沖的跟自己說話?!

              歐云晨平淡的離開風清語的耳根,又跟司徒老先生有說有笑。

              這種聚會真的讓風清語無法消受!

              看著這些人虛假的嘴臉,她就覺得生氣!

              可憐的蕭澈,她要不要告訴蕭澈她在洗手間外頭聽到的話?

              可是就算說了又怎么樣?

              一對三……

              蕭澈怎么的來說都是這場游戲中的弱者。

              偶爾風清語也會抬起頭,看著蕭澈的那張俊臉,只覺得自己的心里猶如翻江倒海,憋的難受。

              知道風清語有看這自己,蕭澈時不時的也與她眼光交匯。

              眼里竟是不解,更讓風清語覺得自己罪惡深重。

              休息完了,大家準備繼續打球,知道風清語有心思,蕭澈故意走在最后,趁著前面的人不太發現自己與風清語靠的太近,這才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怎么了?我覺得你上了躺洗手間以后,神情也些不對,總是盯著我看,是不是我的臉上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風清語使勁的搖了搖頭,把自己的頭垂的更低。

              “蕭澈,如果這次生意你失敗了,對你有沒有影響?”

              蕭澈的眼睛彎的微微,“影響是有,畢竟司徒老先生這份生意那么大,不過就算失去了,我那千辛萬苦才爬上去的首席執行官地位也不會丟掉就是。怎么了?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

              “呃——”風清語點了點頭道,“是!”

              “這有什么好擔心的,你放心,雖然我只是個為top集團打工的,但是我還是相信我們集團的實力,就算對手是歐云晨又怎么樣?憑借實力我們還是可能會贏。”

              可憐的蕭澈——。

              風清語更覺得蕭澈可憐的很,被歐云晨還有司徒老先生算計了還被蒙在谷里。

              “可是,如果輸掉了呢?”

              “呃——如果?”蕭澈只覺得風清語對如果這個詞匯好像很熱衷的模樣。

              蕭澈聳了聳自己的肩膀,“反正我是盡了最大的努力了,如果失敗了,那么就直接承認失敗就好了,反正,總會贏的。”

              風清語暗自的嘆了一口氣,只覺得蕭澈這個人實在是太樂觀了,有點不知道到底要說他什么好。

              “好啦!”蕭澈拍了拍風清語的肩膀,好像是在安撫她的心一樣。

              “我知道你是在關心我,我很感激,真的,謝謝你!我從來都沒有朋友,而你卻是第一個,第一個真正關心我的朋友。”

              他的聲音暖暖的,就像冬日里的陽光一樣,就連笑容都是如此的溫暖,貼著人心。

              “朋友應該做的么……呵呵——”風清語只能沖著蕭澈笑,雖然笑起來的樣子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好了,我們走吧,要不然等會他們好起疑心了。”

              “恩——”

              蕭澈走在風清語的前面,他的身影,高大異常,可是看起來卻覺得那么的孤獨。

              她是不了解蕭澈以前到底經歷了什么,可是剛才聽到他的話她才知道,原來蕭澈一直都沒有朋友……

              而他是真的把自己當成朋友的,可是身為朋友的她,卻不能幫他做任何一件事。

              只覺得自己好沒用,做什么什么都不行!

              跟上午不一樣,風清語沒精打采的立刻引起了歐云晨的注意,滿腦袋都在想風清語到底怎么了,卻怎么的也想不出來到底她能怎么了。

              暗自搖了搖頭,什么時候風清語的所有事情跟他有關了?

              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拿到這張單子,還有把蕭澈徹底的打敗!

              又一輪的高爾夫球賽正式開始。

              歐云晨與蕭澈像是在對決,每次揮桿的時候都用盡全力,甚至要考慮幾秒鐘才肯揮桿。

              倆個人都是商人,一向不和,不管是在什么情況下,這倆個人好像是非要一決勝負一樣。

              陽光下,兩抹巨大的身影站在一起,比賽也到了最后的時刻,最后一洞了,倆個人的勝負,大概也就在一桿之間。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