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重生于火紅年代 > 第757章 年底
              孫祖杰雖然不明白章同知什么時候改變了主意,但并不妨礙他十分歡迎他的改變,所以他立刻就同意由章同知來主持這兩件事。

              送走了章同知之后,孫祖杰心情很好,他揮了揮手,笑著對秘書說道,“新堅,今天正好有點空,咱們聊一聊。”

              等黃新堅小心翼翼的用半個屁股坐了下來,孫祖杰笑著搖搖頭,“你剛來,估計對我不太了解,私底下我不喜歡這么拘束,要坐就坐得舒服一點。”

              黃新堅并沒有改變坐姿,而是笑了笑,“府尹,盛執事當府尹時,對我們要求很嚴格,說平時不注意,到了外面也不會注意,所以我早就習慣了!”

              孫祖杰點點頭,“老盛說得既對,也不對。我們工作時確實應該這樣,但是我們都是平等的,私下交流時完全可以當朋友。你坐成這樣,我話可不好說!”

              孫祖杰這么一說,黃新堅沒辦法了,只好重新坐了下來,孫祖杰點點頭,然后就開始了正題,“這一次把你調過來,估計你有些意外。有人說我是隱形的招降納叛,我明明白白的告訴你,不是這么回事。

              我這個人不喜歡搞小圈子,我和你,和京師的任何一位同志,都是工作關系,可能因為接觸和眼緣的原因,有些親疏,但是我盡量對所有的同志都一視同仁。

              對你也一樣,你以前做過老盛的秘書,應該對于辦公廳的工作比較了解,調你過來,用熟不用生,省了不少事情,這是一;

              這第二點嘛,就是你那邊的匯報說得不錯,說明你對高新園區是下了一番功夫的,這一點符合我的需要,

              最重要的是第三點,老盛出事之后,我相信你也被監委審查過,但是審查的結果表明你清清白白,說明你是一個經得住考驗的好同志。基于以上三點,我把你調到身邊,我希望你能夠做好我的助手。”

              孫祖杰說得相當坦誠,黃新堅有些激動,“府尹,您這么說,我心里就踏實多了,我一定會努力學習,做好您的助手。”

              “解釋完了,我也給你布置一下任務。我現在主要有三塊工作,第一塊就是京師的工作,你給老盛當過秘書,我相信這一塊我不用教你;

              第二塊是科教小組的工作,涉及到不少項目的審批。這一塊有時候需要尋找一些資料,你要幫著找好,我想這一點秦皓臨走前,應該有所交代。

              你有高新區的工作經驗,我想給你加一加擔子,對于申請孵化基金的項目,你要給我寫一寫摘要,字數不用太多,簡明扼要說清楚就好。

              如果你要忙不過來,你也可以在辦公廳,或者從外面調幾個同志到一處,協助你做好這件事情。”

              說到這里,黃新堅的眼睛猛地放大了,孫祖杰竟然給了他這么大的權力,真是不可思議。

              別看只是簡單的謝謝摘要,大明朝的內閣事實上干得就是這個活,要是孫祖杰不注意,他在里面摻雜一些個人私貨,是很有可能的。

              孫祖杰察言觀色,當然也看得出來,不過他也是沒有辦法。隨著京師的互聯網熱,孵化基金的互聯網創業項目一下子就多了起來,就算有高新中心的初審,但是交到他手里的項目還是多了不少。

              而且說實話,高新中心對互聯網項目的初審并不一定有用,因為這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大家都要學習。高新中心初審被淘汰的項目,也需要有人去過濾,所以這工作量就太大了。

              孫祖杰必須找人分擔他的工作壓力,這也是他選中黃新堅很重要的原因。黃新堅在高新區與這類型企業有過不少的接觸,他來幫著打理比較合適。

              最關鍵的是,黃新堅紅過,也悲催過,現在又一次崛起,孫祖杰相信他一定會小心翼翼,不敢亂來。

              “我的第三塊工作是華投光大和港島的天翼集團呈報過來的各種請示,你收到之后,必須立刻向我報告,絕不能有任何延誤和遺漏。

              這三家單位傳真或者通過其他方式傳遞過來的各種資料,你要做好整理和匯總工作。記住一定要注意保密,中辦保密局的同志應該很快就要對你進行必要的培訓,你一定要認真學習。”

              孫祖杰說完之后,笑著說道,“至于第四點嘛,我夫人楊希估計跟你說得很清楚,你要聽,但是也不能全聽,記住了嗷!”

              孫祖杰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黃新堅笑著回道,“府尹,那可不行,楊主任說得很清楚,一定要把你看好,監督你休息,還有絕不能讓你喝酒!”

              孫祖杰晃晃腦袋,“唉,我現在身體很好,沒必要管得那么嚴嘛!”

              就這樣,黃新堅開始正式成為孫祖杰的大秘,負責起整個秘書一處的工作。他很快就表現出非常不錯的協調和組織能力,把孫祖杰的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條,有效的減輕了他的工作負擔。

              所以孫祖杰十分滿意,他甚至考慮未來下地方,把黃新堅也帶著一起過去。給他一個人做好秘書,和組織好一個處室為孫祖杰服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管是常寧還是秦皓,在這一點上都有些缺乏。

              黃新堅表現得好,孫祖杰就比較放手,而把主要的精力放在重要工作上,那就是京師企業的上市融資。

              按照計劃,從1996年開始,京師的多個企業就要開始上市融資,所以他需要與負責上市的體改委還有港交所打交道。

              雖然主要工作是范思煌在做,可是孫祖杰知道,有些事情光光老范是擺不平的,必須他想辦法找人托關系去跑。

              所以孫祖杰就需要不斷聯系華改委的多位大佬,不斷說服他們支持京師的改革,這樣盡可能多要幾個上市名額。

              而在港島,盡管已經與豐匯達成了一致,但是港島資本家們要真給他找些麻煩,他也相當頭疼,所以他決定減輕一些阻力,盡量不要鬧出什么幺蛾子,大局為重。

              就在這一年的年底,東方廣場項目再次復工,當然了利半城的股份不得不降低了一些,又籠絡了一些人,這就是會搞關系的人賺錢的辦法。

              項目復工的前一天晚上,孫祖杰帶著黃新堅又去長安街一帶轉了轉,孫祖杰站在雪地上有些呆呆的看著這個項目。過了一會,他轉過身,默不作聲的上了車,一路無語,回到了市府,繼續辦公。

              在年底的時候,華投和光大兩位新任常務副董先后過來匯報工作,嚴主任到了華投之后,并不怎么干預華投的決策,而是一個又一個的調研華投下屬的工業企業。

              看完之后,嚴主任的說法很有意思,華投雖然有一些奇思異想,但是華投絕大部分成果都是自己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

              相比于此時社會上各種營銷為王的種種手段,華投就是踏踏實實勤學苦干的典型,所以嚴主任覺得這才是華投真正的精神所在,這也是其他國企應該學習的地方。

              孫祖杰深以為然,他對自己的那點本事清清楚楚,肚子里面的貨色用得差不多了,未來只能靠鄭老板的本事了,相信鄭老板,這是孫祖杰唯一的底牌。

              而廖方同志過來匯報時,重點匯報了光大切割那些亂七八糟公司的情況,他的身份很特殊,所以他主政,別人想做得太過分,難度比較大。

              但是廖同志一向比較謹慎,所以他切割動作就比較遲緩,強調的是和風順雨。孫祖杰既然請他過來,當然也不好催促,那就隨他去吧。

              廖同志也提到了一點,港島現在的股市十分紅火,但是相比于1990年已經漲了三四倍,所以他不建議華投和光大此時進入港股,賺不到多少,反而有一定的風險。

              這是一個非常謹慎的做法,孫祖杰同意了,事實上在知道港島股價不可能回到一萬點之后,他就改變了主意,這個時候入場,跟接盤也差不了多少,他確實也沒有多少興趣。

              這兩位副董匯報之后,孫祖杰則看向南方,有些擔心,此時此刻,華國的軍事演習和各項軍事準備已經慢慢進入。

              雖然有前世的記憶,但是他還是十分不安,萬一真得擦槍走火,反而有些不妙。可是他同樣很清楚,在中樞決策已定的情況下,他要做的是服從,而不是私下亂說話。

              。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