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652章 四處救援,師徒分別!
          皇甫姿在地下工事中臨時組建的治療室中。

          里面,攀少陽、趙振華、劉新辰還有公上桐華剛剛治好了一批新送過來的傷患,此刻正在打坐休息,恢復之前損耗過巨的精神力儲備。

          見楊帆回來,皇甫姿連忙起身迎出。

          對于楊帆這種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的本事,皇甫姿心里可是羨慕不已。

          不過她也知道像是這種一看就是十分高深的身法武技,對于武者修為的要求肯定不低,所以哪怕明知楊帆這樣高風亮節,肯定不會拒絕她的求教,皇甫姿還是沒好意思直接問出口來。

          “楊顧問,一切可還順利?”

          皇甫姿迎過來輕聲探問,雖然她并不知道楊帆之前所說的防護陣法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概念。

          楊帆微笑點頭:“大陣已成,現在整個陽城都在陣法護罩的籠罩之內,皇甫局長可以派人到外面去清理還殘留在內城的妖獸了。”

          “護罩最多只能支撐半個月,半個月后,如果防御工事未成,皇甫局長可以試著找一些九級武師或是宗師去繼續為護陣提供靈能單位,應該還能再支撐一段時間。”

          說著,楊帆意念一動,與皇甫姿建立了一條精神通道,一股腦地將關于丙級靈能護陣的使用與維護信息全都給她傳輸了過去。

          只是一瞬,皇甫姿就全然了解了楊帆所說的丙級靈能護陣的巨大作用,心緒激動不已,一個勁兒地躬身向楊帆道謝。

          “好了,客氣的話就不要再說了,皇甫局長先去忙吧!”楊帆沒有跟皇甫姿在這客套,道:“我此來陽城的目的已達,也是時候該離開了。”

          “什么,楊顧問要走?!”

          皇甫姿一驚,要不要這么著急,從楊帆過來到現在,前后總共也就才不到四十分鐘吧?

          “楊顧問,如果沒什么急事的話能不能再陽城多呆幾日,說實話,少了您這樣的一位大高手,我們這心里還真是有些沒底啊。”

          皇甫姿出言挽留,如果可能的話,她巴不得楊帆一輩子都留在他們陽城,有必要的話,就是讓她施展美人計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呀!

          人在遭遇危難之時,都本能地渴望能得到強者庇佑,而楊帆現在皇甫姿還有陽城百姓的眼中,無縫就是那個可以依靠可以保護他們安危的強者。

          “我也不想外出奔波,事實上,幾個小時前,當我決定要來陽城的時候,蓉城特事局的錢局長也是這么對我說的。”

          楊帆深看了皇甫姿一眼,道:“不過我告訴他,蓉城的危機已然暫時度過,可是周圍的陽城、平城、銳谷還有錦溪幾座人口大市該怎么辦?”

          “這次的獸潮可是全球性質的,今天一天之內,全球幾乎所有的人類城市都會遭遇到類似蓉城與陽城這樣的末世浩劫。”

          “我楊帆人單事孤,沒有能力將所有的人類城市都挽救于水火之中,但是我卻有機會能夠將距離我們最近的幾座城市全都走上一遍,能救自然是最好,不能救的話我也總算是盡了一份心力,事后也可問心無愧。”

          沒錯。

          就是這么高風亮節,就這么心懷天下,楊帆說著說著,把自己都給感動了,瞬間覺得自己的形象在無限地拔高,偉大得一批。

          而他的對面,皇甫姿則羞愧地低下了腦袋,因為她覺得自己的思想與楊帆顧問想比起來,實在是太狹隘了,她只關心自己的陽城一地,而從來沒有想過周圍幾座城市是不是也在危局之中。

          好羞愧啊!

          “楊顧問的胸懷,姿甚為欽佩!”皇甫姿慚聲道:“剛才的話您就當我沒說。不過如果您要去下一座城市救援的話,我建議您先去一趟錦溪市,因為附近的平城還有銳谷,都有軍區依附鎮守,防御能力相對要強大一些。”

          “只有錦溪市與我們陽城的結構相似,既無險要的地勢做為依托,又無足夠的軍事力量做為依靠。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錦溪市內的幸存者,應該也如我們現在一樣,全都躲避在這種幾十年前修繕的地下防御工事之中。”

          皇甫姿誠心給楊帆提出建議,對于附近幾座城市的情況她相對要比較了解。

          “錦溪市嗎?也行,那邊的特事局你可有熟悉?”

          楊帆輕點了點頭,其實對他來說,去哪座城市其實都差不多,因為在地圖上,平城、銳谷還有錦溪三座城市距離陽城的距離都相差不大,大約都在三百五十公里左右。

          只是三座城市的方向相左,如果他去了錦溪的話,就未必再有機會能去平城與銳谷了。

          畢竟救援,講究的就是一個速度,只有選擇距離最近的城市就近救援,才會更有效率。

          “熟悉,相當熟悉!”見楊帆采納了自己的建議,皇甫姿激動道:“錦溪特事局的局長皇甫逸明是我的兄長,楊顧問去了之后可以直接找他!”

          “如果……他還活著的話……”

          一想到陽城特事局長身亡犧牲的事情,皇甫姿的聲音一頓,突然變得有些擔憂起來。

          按理來說,特事局里的成員基本上都是各地的武道高手,在遭遇到這樣的突發災難時,他們這些人才是最有機會能夠生存下來的一批。

          所以楊帆在到陽城之后,第一時間想要聯系到的就是特事局,而不是什么局長市長之類的行政官員。

          只是世事無絕對,有時候本事越強的人也就越容易沖動出頭,所要面臨的危險自然也是普通人的數倍,就好比陽城的韓局長,在靈力潮汐來臨之前就英勇犧牲了。

          “我明白了,皇甫局長放心,此去錦溪,若是遇到令兄,我必會多照拂一二。”

          楊帆點頭。

          同時也明白了為何皇甫姿會特意建議他去錦溪市了,除了是因為錦溪市確實在三所城市中最危急的一個之外,她的兄長也在錦溪應該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對此,楊帆其實并不反感。

          人有七情六欲,有私心其實很正常。

          反正對他來說,不管是錦溪也好,是銳谷也罷,都是為了救人,既然距離相差無幾,賣給皇甫姿一個面子也沒什么不好。

          “謝謝,謝謝楊顧問!”皇甫姿再次向楊帆躬身道謝,“如此,我就不打擾楊顧問了,我這就帶人到地面去清掃妖族余孽!”

          說完,皇甫姿起身告辭離去。

          楊帆則把目光掃向了四個弟子中的攀少陽身上,輕聲傳音將他從入定之中喚醒。

          “對不起,師傅,我想留下來保護我姐姐還有童童!”

          攀少陽躬身低頭站在楊帆身前,有些愧疚地拒絕了楊帆想要帶他一起離開陽城出去繼續殺怪升級的提議。

          他姐夫在獸潮之中意外喪生,現在就只留下他姐姐攀少紅與外甥童童兩個相依為命,這個時候他若是再離開,姐姐母子若是再遇到危險了怎么辦?

          攀少陽實在是放心不下。

          “無妨!也不必覺得愧疚不好意思。”楊帆不以為意地輕搖了搖頭,淡聲道:“人各有志,也許留下來,對你來說才是最好的選擇,為師為會刻意勉強。”

          想要把攀少陽帶走,楊帆也只是隨口一提罷了,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天賦這么牛逼的徒弟,他也想在身邊多帶幾天,多培養一下師徒之間的感情。

          畢竟,攀少陽的天賦屬性決定著他以后的發展路線與發展方向,死守在一個地方,是注定得不到太多供他晉級的修煉資源的。

          只有多走動,多闖蕩,多獵妖,多吃肉,他的修為實力才能一直保持突飛猛進的勢頭。

          不過眼下,他有親人羈絆,楊帆也不好多說什么,還是那句話,人有七情六欲,對自己的親人割舍不下,重感情,沒什么不好。

          “不過,與為師分別后,修行萬不可落下!”楊帆鄭聲向攀少陽交待道:“你的天賦與眾不同,只有不停地吞噬各類的修行資源才能不斷地提升進步,所以有機會的話還是要出城去闖一闖。”

          “還有,你能夠毫無限制吞食煉化靈藥精進修為的事情,自己知道就好,最好不要向任何人輕易透露。須知末世之中,人心難測,可別被一些有心人給惦記上了。”

          末世之中,靈力復蘇,人族之中五花八門的天賦能力層出不窮,強行奪取別人天賦能力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像是攀少陽這樣可以無限吞噬靈藥的天賦,哪怕是放在一百多年以后的聯邦,也絕對能夠算得上是極為罕有的絕世天賦,輕易泄露了出去,未必不會給他帶來滅頂之災。

          交待完畢,楊帆又往攀少陽的識海之中傳輸了一些靈藥靈果等修行資源的辨別方法,然后便不再多言,身形一動,直接施展咫尺步瞬移出了地下工事。

          “多謝師傅!師傅大恩,弟子必終身銘記,望日后再有機會,可報師傅救命授業之恩!”

          攀少陽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沖著楊帆離去的方向砰砰磕頭送別,只三兩下,額頭上便紅腫一片。

          感應到身后攀少陽的舉動,楊帆不由輕聲一嘆,帶著一絲不舍,閃身出得城外,辯明了錦溪市的大致方向后,便又將大黑放出,化身成為坐騎一路疾馳。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