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步步為營:鳳傾天下 > 第358章 長痛不如短痛
              董婉兒一怔,指著他的鼻子道,“你干什么弄翻了我的酒,不想喝也不許耍賴,我還是要喝的……”

              看著她輕緩的動作,他眼底的熾熱消去得極快,伸手去擦拭她垂落的淚滴,卻被她有意避過。欲言,又止,空中的手改而將垂落的一縷發絲束回她耳后,“是我唐突你了……”出言,聲音喑啞。

              聞言,董婉兒的眼淚落得更兇了,搖搖頭,不知道是否認他的話,還只是抗拒他的人,或許心底更得多是無措……“為什么……”

              他眸光幽遠,“什么為什么?”看著滴掛在她下顎垂而未落的淚滴,終究還是忍不住問,“你是在為他而哭嗎?”醉酒,抑郁,傷心,都是為他的弟弟,甚至在他面前表露無遺,這是否也是一種對他不在乎的態度表明?

              董婉兒醉眼朦朧地看他,因為淚水氤氳在眼眶中,無法看清他的表情,搖搖頭,“不,我為什么要為他而哭?他該是幸福的……就算現在不幸福,以后也會慢慢幸福的……有了孩子,有了新生活,過去的一切都會淡出心境的,當然,也包括我……”

              他知道了,她只是為自己而哭,哭泣注定逝去的愛情……“……你,還有我。”

              董婉兒的睫毛顫了顫,蓄滿的淚珠落了下來,眸光真的迷茫,搖搖頭,“不……你不是我的……從前不是……以后也不會是……”不知為何,她總是覺得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他的心看似全部奉上,可她卻看不透,伸手去觸及,只有光影依稀,不切實際……

              他看著她,輕道,“你還是放不下,對不對?”

              董婉兒點點頭,卻又搖搖頭,隨即一笑,有些嘲弄,低低回道,“為什么我覺得要不起你……”

              “……一直都是你不要我。”他眼底微熱,“從前,誰都不是誰的誰,可是成親后,夫妻便是彼此的,不是嗎?”

              董婉兒被他的溫柔沾染得熏熏然,“是嗎……”有一刻的憧憬,他的話像是在下咒一般,她驀地發覺這個男人為何會無孔不入地滲進她心中了,搖搖頭,下意識地抗拒,“不要,你只知道欺負我……”

              他一頓,看著她似醉還醒的模樣,唇邊帶起一抹有些不懷好意的笑,“不是覺得不公平嗎?那么今晚就讓你扳回一城?”

              她不禁揉揉頭,好疼,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她又究竟做了什么……

              還未等她細細想明白,便又聽得帳外一陣開門關門聲,他已經出去了。

              關了門,隔絕了她的存在感,神智這才清醒回籠,秦輕羽剛邁步,就聽得一側幽暗處傳來冷冷的聲音:“這又是何苦?她不是已經是你名副其實的妻子了嗎?”

              秦輕羽微微側頭,對來人態度淡然,“她喝醉了,我……只是不想讓她醒來之后更加恨我……”

              黑暗處一聲嘲笑幽幽而來,“恨?現在才來說這些似乎太晚了吧?”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這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秦輕羽這才轉身,冷冷道,“你之所以趕著回來,不會只是想跟我說這些話吧?”本來說好至少半個月往返,如今不出五天就回來了,那里定然發生了變故吧?

              一覺醒來,只覺得宿醉真是難受,董婉兒有些茫然地看著這個陌生的房間,不由自主地回想著昨晚的一切……

              回憶回籠,臉色微熏,隨即起身打理了一番,推門出去,不禁頓了頓,這里可是望天樓?只是她此刻的位置是在比較安謐的后園。

              當時心底還想著來此探看,卻沒想到他主動親自將自己送到這里來了,看得出來,隔絕了外面的喧嚷,這里該是辦公休憩的地方,也就是說,這里是主人落腳的地方。

              思及此,便想到了薇茗,那丫頭,應該也還在這里吧!下意識想去尋她,卻又斷了這個念頭,她只是過客,不可以那般主動,惹人懷疑,還是靜觀其變吧。

              又揉揉太陽穴,只覺得胃中空空,有些難受,這時,忽然問道讓人饞涎欲滴的撲鼻香氣,轉身看到他一手負在背后,一手端著一個盤子,盤子上面放著一碗粥。

              “醒了?看來我來得剛好……”他臉上雖淡,可是心情似乎還不錯,看她眸光盯著自己手上的粥,了然道,“餓了?”

              董婉兒看了看他,垂下眸光,點點頭,“嗯……”

              “那進屋去吧!”他道,一手搭上她的手腕,拉著她回去。

              真的是餓了,董婉兒很快便喝完了碗里的粥,這才發現他一直盯著自己,臉上有些紅,怕他提及昨晚的事情,便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神。這時,驀地有一只大手伸過來,她下意識地往后一退,這才看清楚他遞來的是一方潔帕,順從地接過,擦了擦嘴巴,然后問道,“這里……”

              “這里是望天樓的后園,我和這里的老板有些交情,我們暫時住在這里。”他如實以告。

              董婉兒點點頭,那份疑慮又上心頭,思慮了一下,才道,“我聽說這里的老板很是神秘,既然你們有交情,想必是知道他是誰,對不對?”

              他聞言,神色有些耐人尋味,“你想知道什么呢?”

              董婉兒搖搖頭,“我不想知道什么,只是不希望你……”不希望他什么?這一瞬的心情里有種無法釋懷的擔心,她不喜歡他摻雜進皇子權斗之中,那樣的漩渦暗流,一不小心便是尸骨無存。她不懂,以他的能力,足以瀟灑悠哉,卻又何必卷入那樣的爭斗里?成功了,只是替人做嫁衣裳,結局未必見得好,若是失敗了,結局定然凄慘……

              “不希望我什么?”他看到她心底的在乎,唇邊也有微微的痕路。

              董婉兒的視線撞進他的眼中,心跳漏了一拍,趕快撇開他的注目,垂目道,“不希望你自找麻煩,累及自身,為了那些身外之物,不值得……”

              聞言,他的眸子暗了暗,有種沉淀了太久的情愫涌上,“人生在世,免不了油鹽醬醋,避不開恩怨情仇,有些事情,注定解不開放不下,有些事情,也必須要奮力一搏,誰都不能免俗……”說話里,聲音有些喑啞,有些沉重。

              董婉兒頓了頓,再仰首看他,他的臉上依然波瀾不驚,似乎剛才的沉重只是她的錯覺。可是,他要的是什么?她不知道。罷了,她不想去左右一個人,人生在世,那么多人追追逐逐,她又憑什么要求他無欲無求?

              沉默,卻沒有維持多久,外面傳來仆從的聲音,說是有人來找……

              秦輕羽出去了,董婉兒有些無聊,便隨意出去逛逛,這后園比較大,風景也不錯,初夏微風習習,這時節該是最舒適的時候。

              隨手扯了一片葉子,遠遠地看到一座小亭懸浮在荷花池上,連接岸邊的是小橋只是以竹筏制成,別具匠心。一腳踩上,身體有些漂浮不穩,不過覺得好玩,穩著身體踮著腳尖一路踩過去,到了小亭才松了口氣。

              有些懶散地坐下,身子靠著圍欄,看著四周都是波光粼粼的波光,恍惚之中,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漂浮在水上……

              這地方真好,遺世而獨立,只是有些無聊,又看了看手中的樹葉,便放到唇邊吹了一下,試了試音,很清脆的聲響,隨即一串悅耳的曲調從她的紅唇中溢出……

              吹著吹著,便帶起了心底的情愫,悠揚之中多了一份浮動,一不小心吹破了葉子,破了音,有些懊惱地看著這片殘葉,不禁一嘆……

              軟軟地趴回了倚欄,放了手中的殘葉,忽來的風吹起葉子,隨風一陣亂飄,就在它就要落上水面的時候,只見有人飛掠而來,附身拾起了葉子,然后飛身腳踏浮竹,下一刻,已經到了小亭中。

              董婉兒一愣,仰首看來人,不想撞入一雙熟悉的深瞳,時間似乎停在了瞬間。

              來人竟然是秦輕云,怎么會是他?她之所以會在這里,為的就是避開他,為何他反而到了這里?

              許久,她才回神,避開了他的凝視,低低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很擔心你……”他的聲音低啞,似乎有些壓抑,“我沒想到你……和大哥都在這里,昨夜你和大哥徹夜未歸……我聽小雪說,你最愛去的地方就是致雅聚……”當初他恍如電擊,下意識地想到的事情便是她是否看了他和馥雅……

              董婉兒搖搖頭,心底有些澀,“我沒事,我一向都想來忘天樓看看的,沒想到……輕羽與這里的老板是舊識,所以我們昨夜在這里待久,夜深了也便留宿了……”

              看著她低垂著睫毛,眼底映著瀲滟水光,看不真切她的心緒,“……你還好嗎?”心底有千言萬語,如今思念的人在眼前,卻發現找不到一句話來表達自己的想念,無法,也不能。

              董婉兒收斂了乍遇他的無措,努力迎上他的視線,那里的幽幽深邃讓她覺得心疼,可是,她只能點點頭,說道,“我很好,你……恭喜你……你就要當父親了……”擠出來的話語,很是艱澀。

              他一怔,唇瓣展開的弧度充滿了嘲諷,“果然……原來你真的都看到也聽到了……”

              董婉兒點點頭,“……你好好待她……”

              他一頓,默然,只是眸光更加深邃,漆黑眸子直達心底,心底關了一只困獸,壓抑且無奈,卻又如此不甘心。許久,他才幽幽道,“涵兒,難道你就沒有別的話要對我說了嗎?”

              董婉兒何嘗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這一刻,心底即使有話,都失去了它的立場和意義,說透了,不過徒增痛苦而已。咽了咽口水,喉頭還是干澀,“我很好,他對我也很好……”

              “是嘛……”秦輕云一笑,笑容里有種絕望,緩緩地閉上了眼睛,仰首,審慎地吸了一口氣,似乎要將那些心情沉淀,“那樣……就好……”

              他轉身,腳步卻沉得無法走動,當初的試想,如今的壓抑,這一刻,依然還是無法放下。

              看著他的背影,如此沉重落寞,董婉兒只覺得心頭有些刺痛,未經心頭,便下意識地從后面抱住了他。

              秦輕云的身體僵了僵,卻沒有說話,也沒有掰開她的雙臂,更沒有回頭。

              董婉兒閉了閉眼,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低低在他背后道,“你一定要幸福……”

              他一怔,只是覺得她的聲音飄渺的不真切,而且如此遙不可及,緩緩地掰開她的手,轉身,看到她臉上的淚,不禁伸手去撫摸她的臉頰,指尖沁到了她的淚珠,濕潤的感覺直達心底,“涵兒,你還是愛我的,對不對?”終究,還是忍不住地問了出來……

              董婉兒一頓,可是還沒開口,就被他深深地摟進了懷中,耳邊再響起他沉沉的聲音,“不!你不用回答我!我知道就好了!涵兒,你在為我哭,你為我流眼淚,我知道,你也是舍不下我的……”氤氳灼熱的氣息呵在她的耳邊,喃喃的似乎在自我催眠,“或許,這就夠了……”

              聞言,董婉兒有些無措,她到底做了什么?想好了要絕然的,卻又為何不由自主地給了他期待?不,不該是這樣的……

              就在這時,只覺得他僵了僵,抱著她的手勁道猛地一用力,幾乎弄疼了她。

              秦輕云放開了她,眸光卻落在她的脖頸間,眸光有些顫悠悠的,似乎看到了什么震撼的東西……

              董婉兒頓了頓,一手不禁撫上了自己的脖子,驀地想到昨晚的狂亂,那個男人留在她身上的印記,雖然后來什么都能沒有發生,可是今早照鏡子的時候看到那些紅色的痕跡也足以讓人浮想聯翩……

              下意識地想要解釋,忽然又意識到這樣的解釋太多余,罷了,那便這樣吧,這樣也足以澆熄了剛才自己錯傳給他的希望。她,真的很殘酷。

              她擦干眼淚,后退了幾步,與他有些遙遙相望,想說什么?“你快回去吧,我想她若是發現你不見了,肯定會很著急的……”看他還是怔忡不醒的模樣,她繼而道,“我的淚不是為你而流,只是……在告別我的過去。而且,誠如你看到的,我……們真的很好……”

              他眼底似乎有什么東西在破碎,空空洞洞的,“原來如此,我早該知道是我自作多情了。大哥那么優秀的男人,比我要好太多了……你會幸福的……你當然是幸福的……”

              董婉兒無法辯駁,“所以我希望你也是幸福的……”

              “……有你的祝福,我想我會幸福的……”他說的有些咬牙,伸了一手出來,手上還捏著剛才拾起的殘葉,指節一送,殘葉隨風飛去,飄飄忽忽,最后落入了水中。

              他走了,這一次,走得那么堅決。

              殘葉卻還在水面,飄飄蕩蕩,注定靠不了岸……

              既然注定要相忘,就最好痛痛快快地揮劍斬情絲,長痛不如短痛。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