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重生野火時代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改變命運】
              晚上。→八→八→讀→書,↓o≥

              陸坤夫妻倆躺在床上,屋里靜悄悄的,只有兩人淺淺的呼吸聲。

              “誒,明天招娣婚禮你去參加不?”

              像是受不了這種怪異的氣氛,劉麗萍用胳膊肘碰了碰陸坤的手臂問道。

              陸坤緩緩睜開眼,嘴角不禁扯了扯,這檔子事兒陸坤還真不樂意參加,畢竟男方是個倒插門,即便男方家里沒親人了,這事兒也好說不好聽。

              “明天再說,現在好好睡覺。”陸坤順了順她的頭發,試圖逃避這個話題。

              “不行,你得給我個準信兒。”劉麗萍堅決道。

              “不去。”陸坤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實話實說道。

              劉麗萍愣了一下,有些失望,“人不去,禮必須得到,你可別忘了。”

              陸坤笑笑,“放心,忘不了。”

              招娣過去一年多一直做的都是封陽市分店的管理運營工作,華坤超市在當地的重要客戶關系與政府關系,有相當一部分都是她在著手維護,去年年底孫博文提交的升職提案里,陸坤就發現了她的名字。

              華坤超市總部相當一部分管理層提議讓招娣升職,只不過當時被陸坤給暫時壓下了而已。

              招娣的工作能力還是很強的,做事干練,從不拖泥帶水,上級布置的任務一貫完成得很好。

              另外,她還是華坤超市的元老級人物,“從龍”時間較早,為華坤超市在封陽的市場開拓和鞏固,立下了不少汗馬功勞。

              這是少數的早期“從龍”功臣能夠跟得上華坤超市發展的,其他人要么因為犯了錯誤被迫離職,要么因為能力不足被調任到一些無關緊要的清閑崗位。【∞八【∞八【∞讀【∞書,︾o@

              當然,也有被同行高薪高職位高待遇挖走的,而且數目還不少。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雖然陸坤對于培養人才一貫都很重視,但還是不可避免地時常出現一些人才流失的情況。

              早在一年多以前,陸坤就組織了部分骨干去進修,有不少人學了真本事,在返回崗位后表現優異的,都升了職,表現不合格的繼續坐冷板凳。

              也正是由于擁有源源不斷的人才補充,這才堵住了人才流失的缺口。

              這也算是大企業的煩惱了,每一個人才都被人盯著。

              陸坤當初壓著不讓招娣升職,并不是有什么其他工作之外的心思,只是打算年后工作沒那么緊張之后,安排招娣去外地學習學習,把個人能力再往上提一提,回來再讓她順理成章地完成“兩級跳”式升職。

              不過,招娣結婚的事兒,倒是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人家這會兒結婚,正值新婚燕爾呢,把招娣指派到外地進修學習,難免有些不妥當。

              陸坤心里做了決定,回頭先把招娣的名字從今年的外出學習計劃名單中摘出來,讓人把她的名字錄入下一年的外出學習計劃名單。

              當然,升職這事兒上,陸坤還是決定讓她先升一級,沒理由再壓著,畢竟去年她的成績挺亮眼的。

              招娣的結婚婚禮陸坤沒去,但升職賀信和結婚賀禮都送到了。

              說起來,招娣也算是改變了自己和一家人的命運了。

              要不是那個昏暗的傍晚,陸坤恰巧從磚廠路過,再順口問了那個滿臉灰塵,長得跟頭熊一樣的姑娘

              或許一切會如既定的軌跡一樣發展下去,她或許依舊會在那個黑乎乎的磚廠沒日沒夜地賣力氣,幫忙搬磚掙錢補貼家用,直到幫忙把家里的幾個妹妹拉扯大,而自己卻連嫁人都成難題如果有得選擇,誰不希望嫁個自己喜歡的人呢?

              對老實人趨之若鶩的,有幾個不是因為被玩壞了身子才認命?

              金源大飯店。

              招娣披上紅妝,尤有些恍然。

              自己現在算是事業愛情雙豐收了!

              事業上,升職后她就是華坤超市在封陽市的老大了;愛情上,“娶”到了自己以前連話都不敢遞一句的“村草”。

              她改變了全家人的命運,她出身在貧寒之家,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下邊還有六個妹妹一個弟弟然而現在光是自己的收入,就足以讓家人衣食無憂。

              她從不埋怨父母,因為父母雖然對要個弟弟這事兒迷之執著,但對她這個女兒也從未薄待過,在一碗水端平之余,也盡量給予她更多的關懷。

              如今她又升職了,這意味著她的收入即將大增,買個容得下一大家子的房子,再也不單單是夢想。

              她有足夠的自信,她還年輕,有的是機會學習,有的是精力去拼去搏

              陸坤沒去參加招娣的婚禮,而是去了安桂大學。

              這還是他今年第一回安桂大學,直接被班導師損了一頓,罵他上個學跟旅游似的。

              陸坤臉皮足夠厚,被說兩句也不礙事,笑嘻嘻地問班導師上個學期的期考成績。

              嗯。

              盡管,但還是神奇地都過了,有兩門竟然還考了八十多分

              按照班導師跟他說的,有好幾門課程的考試,陸坤寫的答案都很有意思,答完題目狂拍科任老師馬屁,的確比較少見

              在班導師這兒領了成績條,去各科任老師那兒領回了試卷原件和答案,陸坤又去找了劉麗萍的班導師,把劉麗萍的考試成績條和卷子都給領了。

              嗯劉麗萍的成績有些出乎陸坤的意料。

              畢竟劉麗萍沒正兒八經地念過高中,只不過是花了一兩個月自習而已。

              可一個學期的學習成果下來,陸坤卻被她驚到了,平均分竟然達到了八十八分,除了有一門考了六十一分之外,其他科目全是優秀。

              嗯,六十一分的那門課程是高數。

              陸坤看了看自己的高數成績,七十九分,雖然馬馬虎虎,但勉強還行。

              陸坤抱著一打卷子往校門口走的時候,突然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轉頭才發現是劉仕勛那家伙。

              “干嘛,不上課?”

              陸坤做了個要踹他的動作,這小子立馬跳開,完事才意識到陸坤是在逗她。

              “這不是正上體育課呢嘛”,說著劉仕勛拇指指了指自個兒身后的一幫同學。

              “嘿,伙伴不少嘛?”陸坤打趣道。

              在貴安縣一中上學的時候,劉仕勛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是挺頹廢的,做什么事兒都打不起精神,朋友也沒幾個,但依照現在來看,這小子在大學里還混得挺好的嘛。

              “嘿嘿。”劉仕勛撓撓頭,岔開話題掩飾自己的尷尬,“坤哥,我請你吃冷飲,聊會兒再走?”

              陸坤抬腕看了看表,發現時間還早,今兒個又沒什么事兒,點了點頭,擁著他的肩膀,招呼他身后的那些個同學一起去冷飲店坐坐。

              今天,全場由劉公子買單!11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