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最強斗音 > 290,同學會
              <div>最強斗音290,同學會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王堅原本打算晚上的時候一起去趟農貿市場,買點菜和作料,然后親自下廚,讓唐青梧和唐棠兩娘母親自體驗一下自己化腐朽為神奇的超強廚藝,不料,剛出雍湖公園不久,多年沒聯系的高中同學胡大勇卻打來電話,喊他去雪兒酒店吃飯,還說班花李麗,校花李圓圓都在。

              王堅原本不太想去,倒不是他有錢有名后就“翻臉不認人”,不愿意跟以前的老同學接觸,只是,他在沒錢沒名前就沒什么真正的朋友,跟原來班上同學的關系便很一般,聊不到一處——人家根本不給他機會,一天到晚就拿他的身高和長相說事,他怎么去跟這種人交心?

              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好好學習,考個好點的大學,找個好工作,然后早點幫家里把一堆讓他和堅媽“抬不起頭”的債務擺脫!

              然后,他一聽胡大勇說什么李圓圓,他高中時代曾經暗戀過的女神也在,王堅心頭就有點不淡定了。

              “呃,那個……去也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我來的時候,大家就吃飯,擺擺談,莫耍手機,也莫拍我的照,莫發朋友圈,你們同意的話,我就過來,不同意,就算了。”

              雖然很想見見李圓圓,看下這個五年沒見的老同學,曾經的夢中情人是不是依然還美若天仙,但是,有鑒于他目前特殊的身份,該打的預防針他還是得打,不然,如果哪位老同學把他現在一頭短發的相貌暴露出去了,他便會寸步難行!

              上個月打廣告代言的時候,王堅為了給外界繼續營造自己一頭飄飄長發的模樣,離開江城前,他特意從網上買了頭發和相應的工具,讓曾靜蓉和林曉雅在家里幫自己接了發,讓自己重回飄飄長發的模樣。

              然后,拍了廣告,回到江城后,他又把接的齊肩膀的長頭發取掉了。

              所以,目前的外界,對他的印象一直是長發飄飄的模樣。

              他的要求剛一說完,電話另一頭卻一下子沒了聲音。

              “喂?胡大勇?在不在?喂……喂……”王堅“喂”了半天,那邊都沒什么聲音,他還以為是不是自己的電話出了什么問題,正想掛斷給對方重撥過去的時候,那邊突然又有了響聲。

              “沒問題,王堅,你快點過來嘛,大家都同意了:絕不照你的相,也絕不把你的照片發朋友圈!理解理解,都是老同學,你的苦心我們都理解的哈……哈哈……”胡大勇忍不住笑道。

              一開始,對于王堅莫名其妙的要求,他心頭還很是不忿,感覺按照唐文杰的說法,對方就是“丑人多作怪”。

              后來,經過李麗的分析,他才恍然大悟,一下子明白了王堅不讓他們拍照合影的真正原因。

              “既然這樣,那……我就過來見見大家吧。我最近比較忙,空閑時間不多,最多只能跟你們呆一個小時,大家不要介意哈!”

              “不介意不介意。”胡大勇連聲說,心頭卻扁嘴不已,心道,這狗日的幾年不見,倒是越來越裝了,這口氣,這架勢,倒搞得他自己像什么大人物一樣!

              “行,大勇,那我馬上過來,見見你們這些老同學。你發個定位給我。我這幾年在十市呆得少,十市變化又大,我都不知道你嘴里的雪兒酒店在哪里。”

              “你直接打個車啊,王堅?要么喊滴滴也可以。”胡大勇說,心頭卻再次感到有些不爽:

              尼瑪,連班長唐文杰,校花李圓圓現在都得尊稱我一聲“老胡”,你直接就喊老子“大勇”?“勇哥”不會喊嗎?

              真尼瑪書呆子,情商之低,活該一輩子受窮!

              “你還是發個定位給我吧,大勇。我現在在外面,而且騎的是電瓶車,不方便打車。我直接騎電瓶車過來。

              “你騎電瓶車?”胡大勇一愣,隨即就想哈哈大笑,他也騎過電瓶車,但那已經是好多年前的老黃歷了,現在的十市,包括農村,除了老頭子老太太以及買不起汽車的人,或者春秋兩季,誰尼瑪大熱天和大冬天的還騎肉包鐵的電瓶車啊?

              他們幾個今天聚餐,除了李圓圓是打車過來的,其他哪個不是開車過來?

              他的是奧迪a4l,班花李麗更不得了,一輛她老公給她買的寶馬!

              “呵呵,行,王堅,我馬上發定位給你,你慢慢騎,莫慌,安全第一,現在十市車多。”胡大勇呵呵一笑,見王堅這個班上最丑最矮但考高卻考了前三名的大學生,不僅依然丑,而且依然窮,現在還騎個破電瓶車出門,不知道為啥,心頭一下子就高興了,也舒服了,也不介意對方喊自己“大勇”了,甚至還笑呵呵的好心的提醒對方騎車的時候注意安全。

              “放心,大勇,我十幾年的老司機了,車技好得很。你們先吃先喝,不用等我,我隨后就到哈!”王堅說,隨后便掛了電話。

              現在時間剛六點過,他便本能的以為胡大勇,李圓圓他們怕是剛剛坐下,還沒開整,并不知道等著他的,只是一桌吃得七零八落,好東西都吃完了的殘湯剩菜。

              ——————

              “那個,青梧姐,今天晚上,恐怕不能給你和唐棠露一手了,幾個高中同學喊吃飯,不好不去。”王堅一臉歉意的沖身邊的唐青梧道。

              “沒事兒,你去吧,這是應當的。少喝點酒,堅堅。如果待會兒需要我來騎車的話,你打個電話。你們同學聚會,肯定要喝酒,喝了酒,最好還是別騎車。”唐青梧莞爾一笑,關心道。

              “嗯,到時候看吧,真喝多了,我就給你打電話。”王堅點了點頭,又抱了抱嘟著小嘴,有些不樂意的小丫頭,在小丫頭粉雕玉琢的臉蛋上親了口,安慰小丫頭說他很快就回來,回來時給她帶好吃的,因為見他要離開而悶悶不樂的小丫頭這才重新高興起來,還要跟他“拉鉤上吊”。

              拉鉤上吊后,三人便分道揚鑣,回家的回家,赴飯局的赴飯局。

              ——————

              跟著高德地圖,按圖索驥,騎著電馬兒的王堅在十分鐘后順利的來到了金和酒家附近的雪兒酒店,在酒店門口鎖好他的電瓶車,便昂首闊步的走了進去。

              此時,正是擁擠熱鬧的晚餐時分。

              這雪兒酒店,說是酒店,但房間很少,主要以餐飲出名,跑堂的,付款的,訂餐的,一樓酒店的大堂人來人往,也沒什么人去注意他這個頭戴鴨舌帽,嘴戴藍口罩的“普通”客人。

              走進大堂的王堅見旁邊有個旋轉樓梯,便從鋪著地毯的旋轉樓梯上了樓。

              二樓也是餐廳,且全是一間間私密性良好的包房,而且過道上同樣鋪著地毯。

              王堅見了,便點了點頭,對于接下來和老同學的見面和吃飯,也安心了不少。

              如果他來了后,幾個老同學坐的是毫無隱蔽的大堂,那他肯定是要要求換地方的。

              現在既然對方定的就是包間,那倒是不必了。

              王堅沿著走廊,問了一端盤子的服務員天字號包房在哪里。

              “抵攏,倒拐,右邊第二間。”用托盤端著兩盤清蒸大閘蟹的服務員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說。

              “好的,謝謝了哈!”王堅甕聲甕氣的道了聲謝,便徑直向對方說的方向走去。

              他很快來了天字號包房的包房門前。

              此時,當得知曾經暗戀過的庸中大校花,現在在北外,依然是校花的李圓圓,就跟他一門之隔,只要他用手推開門,就可以看到后,即使現在因為金錢和名氣而變得越來越成熟和穩重的王堅,也感覺自己的心臟,竟然不受控制的開始“咚咚咚”,有力的跳動起來。

              于是,他便深吸了一口氣,徐徐吐出,如此反復了兩次后,這才抬起頭,神態安詳,表情自然的信手推開了包房門。

              最強斗音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