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第五界點 > 第六百三十八章再次行動
          “聽說昨天你去抓捕精靈了?”

          “對,不過失敗了。”

          “你應該知道精靈屬于我管轄的領域范圍吧。”

          “別那么激動,艾克。不過是想要試試如果精靈疊加星云氣體會產生什么結果而已。說不定她們的危險等級能夠超越我,那個時候最完美的素體也就存在了。”

          這樣的對話發生在dem社總部屬于艾扎克的辦公室之中。

          “我說過了吧,精靈的部分由我來負責。你就專門負責研究你的素體就可以了。”

          艾扎克臉上沒有笑意,那是少有的嚴肅表情。

          “嘛~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讓人感覺到有一些怪怪的。”

          對于這樣表情的艾扎克,石動惣一也早就做好了應付準備,臉上擺著有一些假兮兮的笑容。

          “下一次不能夠再對精靈出手,不然我不會對你客氣下去。”

          沉默了一下,艾扎克對著石動惣一開口說道。

          “關于精靈方面我能夠知道的知識要比你多得多,精靈的素體能夠創造出來。所以先讓事情發酵一下。”

          說著艾扎克又將自己的視線放在石動惣一的身上。

          “至于你的話,該去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不和精靈扯上太大關系我都不會去理會...不,還能夠在力所能及的范圍里面給你提供一些協助。”

          “我知道了,伙伴。那么我就繼續回到我的研究室里面去了?”

          就像是思考了一樣,石動惣一再一次給出了他一個答復,然后離開了艾扎克的辦公室。

          “他可能還不會安分下來,最近就稍微監視一下他吧,愛蓮。”

          看著石動惣一離開的背影,艾扎克對著站在身側保持著一動不動的愛蓮開口說道。

          “與其是這樣的話,不如直接...”

          “不,他對于我來說作用很大,而且也不會這么容易就被殺死。想要徹底抹殺掉他,就連我都沒有這個辦法。”

          或許是艾扎克話里面的信息讓愛蓮感覺到有一些吃驚,她將自己的視線看向了門口位置,準確來說是在回憶著剛剛石動惣一的模樣。那個看起來沒有任何威脅能力的中年人模樣,在她的印象之中也就穿上了那一套特別鎧甲之后才會擁有一定能力的家伙有艾克說得那么厲害嗎?

          “我知道了,只需要給他一點教訓就好了嗎?”

          輕輕點了點頭,她只是負責執行的執行者而已。

          “不需要太過分,讓他見見顏色就好了。再怎么說現在我們也是合作者,能夠給予的事情也就只有警告。”

          艾扎克看著門口位置,他對于石動惣一或許還不是太過熟悉,但是他的性格卻多少摸透了一些。

          最近他肯定會有一次行動,針對于精靈的。

          剛剛他對于石動惣一的警告也并不假,對方也的確會認真的聽進去。但是...他肯定還會有行動,這一點艾扎克也能夠確定。

          “了解了。”

          愛蓮輕輕點了點頭,隨后也離開了艾扎克的辦公室。這個時間點她應該是要去訓練了。

          “不要讓我失望啊,石動...不,是evol。”

          凡事不過三,第二次肯定會出現的,而他則是需要在這第二次出現后再給予他一個警告,這個警告也必須要用他最強的手段即整個dem社之中最強的戰士——愛蓮對他做出警告。

          一方面能夠突出這一件事情的重要性,讓石動惣一不會再輕易去打精靈的注意。另外一方面也就是一個真正的警告,作為兩個人合作關系的最后警鐘。

          ......

          “還有一次機會嗎?”

          石動惣一坐在自己的辦公室之中把玩著一個瓶罐。

          對于剛剛的話他也不至于沒有聽懂艾扎克的意思,而他也對他給予了最后一次機會。如果這一次成功的話,他可以不追究責任,但是失敗了以后都不能夠打精靈的主意。

          不過更加讓石動惣一感覺到好奇的地方大概就是...能夠制作精靈素體。能夠說出這么輕而易舉的話來,難不成艾扎克還有什么事情是在隱瞞著他的?

          就算是曾經為一體,共享過一部分記憶,但還有一大部分的記憶都是被各自上鎖的。對于一個莫名的人,沒有人會愿意無條件去相信,更不用說他們兩個喜歡用謀略的人物了。

          “看起來這最后一次的機會來了。”

          轉了兩三圈,石動惣一將手中的瓶罐收了回來,嘴角處緩慢上揚。

          令他出現這樣表情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他面前那巨大的屏幕之中出現了一位少女。如果是王權出現在這里的話或許會感覺到有一些驚訝畫面里面的女生。

          因為那正是剛剛與他分開沒有多久,說要回到自己家里面去的誘宵美九。

          “獵物上鉤,捕食者即將開始進行捕獵。”

          ‘滴!’

          遙控器響起了這么一個微弱的聲音,隨后整個實驗室之中大概七到八個猛擊者從培養倉之中蘇醒了過來。

          “雖然還不是完整品,但是已經是現在的全部資本了。”

          聳了聳肩,看著面前的猛擊者。而他們也像是有自己的意識一樣,手里面拿著一個空白的瓶子插入了自己的身體之中,片刻之后所有的猛擊者化為了人類。不過令人感覺到奇怪的事情是,他們的神情看起來并不像是被控制了,但是卻流露出了各種各樣的欲望...

          “那么...”

          有一些滿意的看著面前的成果,石動惣一將手中的瓶罐輕輕插入到蒸汽槍之中。

          “cobra!”

          “蒸血...”

          伴隨著一陣迷霧,包括他本人一起所有的猛擊者都消失在了這一間實驗室之中。而實驗室之中卻也沒有留下任何一個活人,他們基本上全都被石動惣一改造成為了猛擊者,又或者已經成為了犧牲品。

          也就在他剛剛離開實驗室的時候,一個身影闖入了實驗室之中。

          “來晚了一些嗎?”

          來者自然也是準備來監視他的愛蓮,不過她并沒有什么都沒有準備就這么過來,身上穿著的是一身顯現裝備,并且是她專屬的顯現裝備。

          顯然她也經過思考,她的腰帶也好,還是那個奇怪的變身道具都是從他的身上獲取而來的。對方可能會在上面做什么手腳,而她感覺單純憑借著顯現裝置就能夠將他給擊敗,這是她的自信,也是作為第一現代顯現裝備魔術師的自信。

          “全員出動嗎?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么就在這里等候吧。”

          沒有打算離開或者去追擊,愛蓮的第六感告訴她,對方一定會回到這個實驗室,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

          ......

          “哼哼哼~”

          哼著小調,今天心情要比以往來說都要好。雖然是被拒絕了沒有錯...

          但是這還并不是最后的結果,所以誘宵美九也不會去過多的在意。她相信自己擁有足夠的魅力吸引對方。

          唯一擺在面前的困難,大概也就是時間吧,這一段等待的時光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度過的。

          少有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面,那個基本上也只有她一個人會在的家。

          不過當誘宵美九剛剛進去的時候,她就感覺到有一些不對勁...

          雖然她家的確是有一些亂,但是也會有保潔人員定期過來打掃衛生。可是此時的情況看起來卻并不像是被保潔過的模樣。

          “踏踏踏...”

          “破軍歌姬!”

          也就在這一瞬間,誘宵美九就喚出了自己的靈裝。她感覺到自己的家里面應該是被人給入侵了...

          “喲,這位小姐,能夠跟我們玩玩嗎?”

          也不出她的所料,出現了兩個有一些痞里痞氣但是卻身穿著白大褂看起來像是科研人員一樣的男人。

          “是誰允許你們進入我的家?”

          看見是兩個男人,幾乎是一瞬之間誘宵美九的臉上充滿了怒容,而且對于他們剛剛所說的話以及動作都感覺一種由衷的反胃。

          “喲喲,不要這么冷淡嘛~”

          “破軍歌姬,輪舞曲!”

          沒有繼續回答他們的調戲,誘宵美九直接喚出了自己的天使,對著他們使用了唯一一的進攻手段。

          “看起來還需要碾壓起來才能夠繼續玩弄下去。”

          “這個個性的我比較喜歡。”

          突然出現的兩個人對于這種情況并沒有感覺到驚慌,反而是不慌不忙的將黑色的瓶罐插到了自己身上。

          一股黑色的霧氣過后,兩個不成人樣的怪物出現在誘宵美九的面前。而這種怪物的模樣,她不會感覺到陌生,因為昨天晚上她也見過這樣的怪物。

          “呀嘞呀嘞,這樣的力度還差一些,小姐。”

          破軍歌姬的進攻對于兩個怪物似乎并不能夠造成什么太大的傷害。

          “‘給我閉嘴’”

          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想要嘔吐的感覺,誘宵美九使用了破軍歌姬的另外一個能力,那近乎于言靈的力量。

          不過也因為這個特殊的情況,所以面前的兩個怪人面面相覷一眼后,然后往著她的方向撲了過來。

          “是誰允許你們兩個野狗靠近我的?”

          “‘給我站在原地。’”

          破軍歌姬再一次奏效,兩個人站在原地不能夠再挪動一分一毫。

          “你這樣做的話,會讓我感覺到有一些困擾。”

          也就在誘宵美九思考要怎么去處理面前兩個人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她的耳邊。

          “不能讓我的手下舒服舒服,然后乖乖被我抓回去嗎?”

          啪嗒一聲,身穿著紅色奇怪裝甲的男人出現在了誘宵美九的身前。

          “‘攻擊他!’”

          沒有任何的猶豫,誘宵美九直接下命令讓那兩個被破軍歌姬所影響到的怪人往著那個奇怪的男人攻擊了過去。

          “既然做出這樣的動作,那么...”

          那個男人一開始是表現的漫不經心,似乎是對于兩個手下擔心,又或者說對于這種情況完全不擔心的模樣。

          “ciao~”

          耳邊只聽見了這么兩聲,誘宵美九就注意到了面前兩個怪人已經恢復了普通人的姿態,但是他們的胸口位置都被一個尖銳的東西所刺穿。

          刺穿他們身體東西的正體也出現在她面前,那是一把像是玩具一樣的蒸汽槍,但在那上面同樣還有一把尖銳的刀。

          “嘔...”

          發出了干嘔的聲音,這樣血腥的場面還是第一次近距離觀看,此時此刻她的心態也因為這么一個場面而發生了很大變化。

          “哦呀,看起來小姑娘好像是很惶恐的樣子。是沒有見過這樣的景象嗎?”

          對于誘宵美九的反應,全都被那個奇怪的男人看在眼里。他起了一絲興趣,往著誘宵美九的方向靠了靠,甚至踐踏著他剛剛稱為手下的尸體。

          “你不是說那是你的部下嗎?為什么要殺掉他們。”

          雖然是會偶爾作惡的精靈,但是對于這樣的景象多少還是有一些不適應,對于這么血腥的場景更是第一次見到。

          “至于為什么,這個問題還真的是有趣啊。”

          聽見誘宵美九的話,這個奇怪的男人發出了奇怪的笑聲,令人感覺到不適但是卻又不知道該要怎么反駁。

          “的確,他們曾經是我的部下。但是從他們對我兵戎相向的時候就已經足夠構成了敵人的關系,對于敵人來說這樣做已經算得上是仁慈了吧?”

          不理解,這是誘宵美九的第一反應。

          如果不逃離的話,她可能會變成第三個躺在地面上的人。這是誘宵美九的第二反應。

          有一些慌亂的往后靠了一兩步,摸到了門的把鎖位置。

          只要打開了門就可以逃脫了...

          “所以這兩個蠢貨會死掉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在這個位置就想要進行捕捉,腦子有一些問題。”

          那個男人并沒有動手,但是他卻是對著身后突然出現的幾個人招呼說道。

          “去吧,將她抓過來。小心一點,不要弄成缺胳膊少腿就可以了。”

          “是。”

          要比之前那兩個輕浮的男人看起來比較沉穩的人出現了,他也跟之前那兩個人做出了同樣的動作,將瓶罐插在了肩膀上,隨后出現了一個如同怪物一樣的存在。

          “‘不要過來’!”

          慌亂之下,誘宵美九也基本上對于天使的能力選擇性遺忘,但是下意識下還是使用出了破軍歌姬的能力。

          “只不過這種程度還是不要拿出來秀了,不知道那兩個蠢貨為什么連這樣的強度都能夠上當。”

          怪物輕易撕開了如同封印一樣的言靈往著誘宵美九的方向一步步靠了過去。

          “checkmate。”

          睜開眼眼睜睜看著拳頭就咬落在自己的身上。

          “這樣對待女生是不是有一些太不又好了呢?”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