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四十八章 勝利?
          砍中德蘿狄瓏卻毫無作用的兩頭熊人陷入驚愕之中,突然,一支己方弩炮射來的巨大標槍把他們扎成了熊肉串,倒在了地上。

          “好樣的,我勇敢的士兵們。”德蘿狄瓏默念著,伸出為龍鱗包裹的雙臂,準備發動新的魔法。

          “打斷她!”有獸人喊道,又是一大波飛斧從遠處扔了過來。

          德蘿狄瓏發現好些飛斧根本就是往她后面的人類部隊扔過去,已經發現自己也時不時會救助瀕危士兵了嗎?

          “礙事!”德蘿狄瓏雙爪朝地上一按,“【魔法效果范圍擴大化·地獄火墻】!””

          不屬于自然現象的暗紅色火焰從地面成線條狀冒出,化作高大寬闊的墻壁,不僅把投向后方的遠程攻擊大量化為灰燼,擴展出去的火焰也讓不少獸人在火中猶如跳舞人偶一樣舞動打滾,最后變成了一團地上的熟肉。

          沒有成為如同火焰顏色的焦炭,這個魔法的主要作用和名字一樣,并非攻擊。

          “哈,抓到你啦!”突然,整面火墻突然給破開了!

          一個掄著幽藍雙手巨斧的熊人居然突破火焰沖到了德蘿狄瓏面前。

          但那又如何,這些獸人根本傷不到自己,但這個能無傷突破第七位階龍卷風魔法的做法必須警惕。

          面對照著門面撲來的巨斧,她伸出雙臂以更為堅固的龍鱗擋住面部,這是幾乎沒有經過戰斗訓練的她唯一能做到的反應。

          “當!”斧頭的斬擊軌跡蕩到了她視線之外,直接命中了德蘿狄瓏頭部,依舊是金屬碰撞般的聲音,但是——

          “轟!”之前的黑紅火焰從斧頭中迸發出來,燒了德蘿狄瓏的腦袋。

          “嗚啊!”德蘿狄瓏匆忙奮力揮出龍爪,把熊人逼退,自己則趕快把頭上的火給拍滅。

          這場戰斗,德蘿狄瓏第一次受傷了。

          “在下名叫多斯·蘭德爾!這半龍化的身姿,你就是龍王國的王吧!一決高下!”自稱多斯的熊人隨便打碎了一根從城墻上射來的標槍,轉了幾下巨斧擺出武者風范的架勢,高聲道。

          那這也是獸人這支部隊的王牌吧,持有能吸收魔法還反擊回來的武器,那一定是了。

          莫非剛才自己一直在瘋了一般釋放魔法,看起來對那些近身的攻擊都沒有招架之力,才認為持有吸收釋放魔法的武器靠近自己就有勝算?

          這么判斷非常正確呢,自己對那些近身攻擊幾乎不管不顧,確實自己作為這個國家的女王,完全沒有學習過肉搏是理所當然,但更大的理由則是那些攻擊根本無法突破自己半龍化后的龍鱗皮膚。

          如果防御不足的話,她就不會沖到這么前面的戰場,而是站在城墻上放魔法了。

          但是,面對這家伙的武器,德蘿狄瓏感覺自己確實有可能受傷,事實上剛才就已經受傷了,所以,沒有余裕,況且,感情上無法接受。

          “誰要和把我們當食物的家伙……一決高下啊!”她大喝著,“【神炎】!”

          多斯連反應都沒有就給直接在身上點燃的金色火焰燒的連灰燼都沒了。

          其實德蘿狄瓏是不大愿意用這種威力很強的魔法的,一直在用稍微低階但范圍很大又足以瞬殺獸人的魔法,面對或許能耗盡自己精力的大軍,這點常識她還是有的,但如果是敵人的王牌,那就不必留手了。

          現在魔力還剩下四成,能行嗎?

          見到多斯被秒殺的獸人大為震動,似乎獸人大軍以這里為中心開始瓦解了,他們爭先恐后逃離,不一會兒,后方甚至吹起了撤退的號角。

          “可是,這真是獸人的強者吧。”德蘿狄瓏低頭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原本屬于多斯的幽藍巨斧,“我對那家伙的傀儡人偶用這魔法,盡管讓她狼狽了一下,但她根本屁事沒有啊,差距到底有多大啊?”

          不過,德蘿狄瓏并沒有就此放過敵人的打算,龍化的腿腳在地上一蹬,瞬間踏出一個大坑朝獸人大軍爆射而去,只身扎到“肉團”中,大范圍魔法大放特放,直到把敵人在白石城對面建起的營地都變成廢墟,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和作為最高戰利品的幽藍巨斧往回走。

          說是疲憊沒錯,但用爪子如打爛西瓜一樣拍碎獸人骨頭的力氣還是保留著的。

          看著仍舊在城門前的戰場和城墻上保持戒備的戰士們,她說:“贏了,這場戰斗。”

          有意用了擴音魔法道具,但是大家都沒反應。

          不,要說反應也不是沒有,有些人的武器滑落在地上,那些人隨即也跟著或趴著,或坐在地上痛哭起來。

          “大家,都怎么了?我們……贏了啊。”德蘿狄瓏有點忐忑,因為周圍也有不少自己人民和戰士的尸體,即使贏了,他們也再也醒不過來了。

          自己變得這么強了,他們會怪罪自己擁有這么強的力量卻沒有拯救他們嗎?即使贏了,也失去了這么多同伴,果然很痛苦嗎?

          “陛下您辛苦了,這一仗有陛下的威光照耀,真是太精彩了。”指揮官走來向德蘿狄瓏行禮。

          “可是,大家……哭得厲害啊。”

          “那是……喜極而泣,大家都為了勝利……喜極而泣。”

          或許這位指揮官有點為了討好女王而夸大其詞的意思,但距離事實的方向并沒差多少,這個國家的人們與把自己當成食物的種族作戰,壓力比任何一種常規戰爭都要大,已經有城市的人民變成食物了,逃到這里的人帶來消息,與剩下的人一起為了不成為食物而戰,可差距令人絕望,很多傷員得不到救治等死,即使還好好活著的人也早已身心俱疲。

          現在,知道自己還活著,已經只剩下安心的感覺了,連為了高興而歡呼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明白了,那善后交給你了。”

          “是,我讓衛隊護送您進城。”

          德蘿狄瓏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沒拒絕,在衛隊簇擁下進城加快了腳步,她能使用的魔法中也有治療魔法,剩下的魔力,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吧。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