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溯因之果 > 第四百九十八章:迷惑【塔爾】
              薩滿們的工作量更大了。

              除了剛才被炸傷的人需要處理之外,那些摔傷的戰士也需要救治;

              那個陰暗、不吉利到極點的預示,開始通過薩滿之間的交談在戰士們之中傳播開來。

              昨夜作戰的戰士們需要干糧;鯊魚命令預備戰士將一筐筐的干糧從崖面上直接扔了下去。

              雖然會浪費不少,不過這會兒顧不上了!

              還能活動的戰士快速投入到了森林之中;那些無風自動的枝干,預示著雙方前進的速度;

              顯然,科瑞族這邊要更快一點;即使后手,也依舊搶占了有利位置,這讓鯊魚稍稍心安;

              希望敵人能夠知難而退……不要強攻啊……!

              雙方終于交手了;樹枝的異動觸碰到了一起,然后產生了——

              爆炸。

              火光閃過之后,過了好一會兒,那會讓人半夜難眠的熟悉巨大響聲才傳入崖面上的人的耳朵。

              雖然他們不愿意相信,但也知道發生了什么:蠻子將魔法瓶投入到森林作戰之中了!

              這可還怎么打……鯊魚頭領考慮要不要讓塔爾的隊伍參與到這場戰斗中,哪怕只是搬運一下木頭和石塊也好啊!

              火魔法瓶的爆炸聲開始密集地出現;吶喊聲也傳了過來。

              森林之中有著大量的煙塵向著天空飄去,不少樹木因為火屬性魔法瓶的高溫而被點燃;

              鯊魚頭領已經做好了拼死一搏的準備——或許,今天就得死在這了?

              敵人會先突破防線,然后……

              然后……

              情況并沒有按照鯊魚的預計去發展。

              森林之中的激戰并沒有持續太久;爆裂的聲響只持續了一陣,隨后就安靜了下來;

              鯊魚用驚異的目光打量著戰場;他看見,伴隨著煙塵的消散,樹木枝干的異動居然在向山腳的方向退去——這是蠻子撤退的表現。

              他們居然撤了?鯊魚揉了揉眼睛,再仔細看看——確實如此。

              這,蠻子怎么說跑就跑了?明明他們并不處于劣勢啊?鯊魚犯了迷糊;

              而塔爾卻感覺情況更加危急了。

              這會兒,蠻子們遭到的抵抗應該不會有多強烈——更可能的是,他們已經知道這邊沒有什么抵抗的力量,只要繼續強行突進,很快就能抵達崖面前;

              但他們依舊只是打了個照面就跑,不想有過多的損失。

              為什么?為什么這些人能夠放棄眼前唾手可得的勝利?

              其結果應該只有一種——他們認為,這種勝利損失太大。

              “這幫蠻子到底想要干什么?”鯊魚指著正在撤退的蠻子看向塔爾,“你認為……他們為什么會跑了?”

              猛然從絕境之中解脫,鯊魚有些分析不清眼前的情況;殊不知,絕境并未遠去,只是以一種更為殘酷的方式逐漸逼近;

              “他們顯然是找到了更好的辦法……鯊魚,你應該能能夠感覺到吧,他們正在醞釀著什么非常可怕的陰謀!”塔爾認真地說道,“如果你不認真對待的話,這座關隘絕對會覆滅!”

              他總不會還分辨不清楚情況吧?塔爾有點擔心。

              “……唉,塔爾酋長,可能你說的……有那么一點兒道理。”鯊魚頭領壓低了聲音說道,“但是,我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啊;我已經命令戰士們加高兩邊的墻壁,除此之外……我實在是沒什么能做的了。”

              那種方法根本就不頂用。塔爾皺著眉頭,敵人魔法瓶的威力有多大你還不清楚嗎?

              可惜的是,塔爾此刻也想不出來什么好的辦法去阻止蠻子;但至少還可以做點什么……

              “塔爾酋長,是這樣的……我想請你的戰士幫一個忙。”鯊魚頭領搶在塔爾開口前說道,努力讓自己的臉上有著更多的懇求別人時所應有的謙卑,“我需要更多的木料、石料去加固兩側的墻面;希望你能夠伸出援手。”

              這種程度的條件嗎?似乎沒什么危險……塔爾傾聽著鯊魚的話,并沒有立刻答應;

              “放心,我不會讓你的戰士們進入山谷的。”鯊魚頭領嘆了口氣,“你們的戰士只需要在山谷外將樹木砍好、石塊挖好就可以了;我們的戰士會將它們運送到關隘里面。”

              吃了人家的東西,什么都不干總是不好的……塔爾點了點頭,不進入山谷就沒有問題。

              “那真是太感謝了。”鯊魚頭領打量了一下周圍的頭領們,然后指了指二號墻的方向:“塔爾酋長,我們邊走邊聊吧。”

              走出一段距離、確認頭領們不會再聽見之后,鯊魚長長地嘆了口氣——這種哀愁的神情更適合柔弱一些的人,像鯊魚這樣的壯漢掛著這樣的表情讓人感覺相當不適應。

              但他所背負的壓力實在是有些大。

              “塔爾酋長,或許你之前的建議是對的。”鯊魚不敢看向塔爾,“我應該派遣一部分戰士們在兩側的山崖觀察一下,以防敵人把那種魔法瓶扔下來、或者直接就在山巖之中引爆;”

              塔爾知道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但其他幾位頭領對于那樣的做法……并不支持,原因我之前提到過,所謂特殊原因就是……其他幾位頭領受魯格大酋長的影響很嚴重。”鯊魚說道,“他們不愿意按照你說的來,只想著不能讓你的計劃得逞……畢竟,在他們的心目中,這座關隘安全得很。”

              接著在這里和他說這些沒用的不如回去想點兒其他辦法。塔爾應付一樣地點了點頭。

              “但讓你在這里白吃白喝也不行,所以……唉,非常抱歉,他們對現狀的見解也就僅限于此,而我并沒有指揮全部戰士的權限。”鯊魚頭領繼續說著,“預備戰士都被安排去修筑兩側的墻壁了,沒有人手。”

              你們已經徹底沒救了。塔爾僵硬地繼續點著頭:就算鯊魚頭領有一定的見識,也不足以挽救現在的局面——這個家伙只有表面是強悍的。

              “所以……唉,我會與這座關隘共存亡的。”鯊魚頭領嘆了口氣,“綠海平原接下來會怎么樣啊?誰知道?塔爾酋長,要是這里真有個三長兩短……”

              我會盡力去拯救綠海平原的……

              但不是為了你這種有權力卻懦弱的人。

              太多的人,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