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至尊王妃:傾城亂天下 > 第336章 求之不得
              “那一輩子在這里陪著姐姐,可好?”

              “當然好了,龍倩兒求之不得呢。”龍倩兒欣喜的道,她現在就只有世柳姐姐一個親人,不和她在一起那和誰呢?

              “秋兒。”沉世柳溫柔的望了龍倩兒一眼,便對著一旁的宮女說道:“去把龍倩兒的隨身物品帶到這里來。”

              “是。”秋兒領命而去。

              “姐姐?”

              “龍倩兒,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正欽殿外的小廂房里吧,和語兒一起在我的身邊幫襯著。”這是今天她找龍倩兒來的目的,沉世柳的目光在這一瞬間閃過一絲異樣。

              龍倩兒一怔,不知為何當沉世柳說出這翻話時,她的心頭浮起一種奇怪的感覺,卻又不知道奇怪在哪里,只是道:“好。”

              天氣漸漸的轉涼,在皇宮的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間已是初冬,深黃的琉璃瓦下那一層層起伏綿延著的宮殿描上了一抹沉瑟,預示深冬的即將到來。

              此時,在御書房里,凌飛一臉凝肅的盯著下跪在地的男子,面露殺機,一旁,二王爺凌煜,左相沉檜,將軍盧成與顧鼎立站立一旁。

              “皇上,北方旱情嚴重,又鬧饑荒,現在天氣漸冷,難民根本沒有御寒之衣物,民眾才會擾亂鄰省,唯今之計,是朝廷拔款籌糧濟民,而不是武力殺戮。”男子正是當朝將軍盧成手下的三副將之一,佟平。。

              “三個月前,朕不是拔了五十萬兩銀子嗎?五十萬兩,足以讓這些所謂的難民吃飽喝足,但他們非旦不知感恩,竟然還武裝反動。”凌飛冷哼。

              “皇上,”佟平凝思,方才道:“臣懷疑那五十萬兩并未到達民眾之手,而是入了當地官員之腹囊。”

              “可有證據?”

              “臣還沒有。”

              “傳令下去,讓吏部,刑部嚴查此事。”

              “是。”佟平行了禮之后退了出去。

              “皇上,臣等也告退。”其余眾人也一一行禮退出,只有沉檜留了下來。

              “沉相還有事要奏嗎?”凌飛冷望著沉檜。

              “是,皇上,臣聽說皇后娘娘自入冬后身子便一直臥床不起,臣頗為擔憂。”沉檜的臉上露著焦慮

              “皇后沒事,只不過前幾日受涼,朕已著御醫醫治。”凌飛說得不冷不熱。

              沉檜微一頷首,又道:“皇上,臣想去看望一下皇后娘娘……”哪知,未等沉檜說完,凌飛便道:“沉相,后宮是妃子們居住之地,外臣是不能擅入的,這你應該知道。”

              沉檜面色一沉,“臣知罪,臣告退了。”說完,躬身退了出去,剛一轉身,沉檜的臉上便如被打了個巴掌般,陰了臉,變得異常鐵青。

              遠山含煙,霧氣飄渺,仿如仙境。

              龍倩兒惦著足望著皇宮北面的東山,一時不禁被山上奇怪的氣象所吸引,直到幾聲輕咳從一旁傳來,才回過了神。

              “看來姐姐的風寒還沒好盡,今天太陽雖好,卻是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了,姐姐若是再著了涼,身子可會很沉重的。”龍倩兒關心的道。

              “沒事,好些日子沒出來了,今天太陽不錯,讓身子沐浴一下陽光也不是一件壞事。”沉世柳手拿一本詩集,專注的看著。

              “小姐,我們還是回宮吧,這里風大,小心又著涼了。”語兒忙從身后的宮女那拿過繡鳳捏珠攢的緞披衣給沉世柳披上。

              “我真的沒事,剛才也只不過是喉內干癢,忍不住輕咳而已。”沉世柳失笑,盡管面色蒼白了點,但目光卻是有神。

              此時,只聽得一聲溫和如春風般的聲音在亭外道:“臣見過皇后娘娘。”

              宮女們一見來人,原本無聊的目光變得熾熱,趕緊行禮,“奴婢們見過王爺。”行完禮后,偷偷的打量著凌煜,那樣子,顯是飽含春意濃情。

              沉世柳一愣,望著那欣長的身子,滿含笑意的眼眸,心突然一窒,一時竟失了神。

              王爺?龍倩兒好奇的望著底下的男子,十九,二十歲的模樣,身形高致,溫文爾雅,一身雪白長衫將他高貴優雅的氣質表露,白俊的笑上揚著一抹好看的弧度,星眸閃著暖人心的溫情,令人忍不住想要親近,他望著沉世柳,仿如故人般,亦如鄰家兄長。

              “你是煜王爺?”沉世柳回過神,這才發覺自己竟然盯著他看了好長一會,一時嬌臉掛滿了紅霞。

              “皇上恕罪。”田御醫下跪。

              保不住?床上的沉世柳心一沉,一時只覺呼吸竟困難無比,不禁淚如雨下。

              “皇上,老臣有一辦法可保龍子無憂,只是――”

              “說。”

              “田御醫,只要能保住孩子,不管吃多大的苦,我都能承受。”沉世柳急切的道,她真的好想要一個孩子,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

              “起來說話。”凌飛冷聲道。

              “是,皇上,只要皇后娘娘在接下來的九個月里一步不離床,龍子便能保住。”田御醫想了想,又說道:“在這九個月里,臣與眾御醫們會片刻不離皇后娘娘左右,勢必讓娘娘無恙的生下龍子。”

              想也未想,凌飛道:“好,如果九個月后,朕的龍子有個萬一,就提你們的項上人頭來見。”

              剛走進殿內的龍倩兒心中一寒,皇帝說了,‘朕的龍子有個萬一,就提你們的項上人頭來見’,那世柳姐姐呢?如果她的世柳姐姐的生命有個萬一,那怎么辦呢?

              未還未亮之時,正是冬日寒潮最旺之際,絲絲的涼意無孔不入,非要沾粘一些熱量去才甘心似的。

              龍倩兒捧著藥汁,小心翼翼的走近床前,將藥汁放置在一旁的長條案上,才吁了口氣,卻見沉世柳若有所思的望著自己,不禁嬌妍一笑,道:“姐姐今天的氣色不錯哦。”

              “是嗎?”沉世柳欣慰的笑了笑,她躺在床上也有一個月了,這一個月來,她從沒敢深睡過,就怕一個轉身嚇著了肚子里的孩子。

              “嗯。”龍倩兒點點頭,卻不知為何哽咽起來。

              “傻妹妹,哭什么呀?”

              “沒什么。”龍倩兒吸了吸鼻子,轉而笑說道:“姐姐,你給孩子取了名字了嗎?”

              說起孩子,沉世柳的目光中充滿了慈愛,搖搖頭:“還沒有呢,龍倩兒,你幫姐姐想一個吧。”

              “那我可得先翻翻書本來著。”龍倩兒喜道。

              點點頭,沉世柳目光柔和的望著龍倩兒,十五歲的龍倩兒長得是更美了。

              “姐姐為什么這般看著我?”見沉世柳緊盯著自己的,龍倩兒不禁奇道。

              “龍倩兒,姐姐想求你件事。”

              “姐姐說就是了,妹妹都會照辦的。”龍倩兒俯身將耳朵緊貼著沉世柳還未突顯出的肚子,臉上難掩興奮。

              “姐姐希望你能成為皇上的妃子。”沉世柳一說完,明顯的感覺到了龍倩兒身子的輕顫。

              “姐姐?你剛才說什么?”是她聽錯了嗎?

              “你沒有聽錯,我希望你成為皇上的妃子。”

              龍倩兒神情有點呆滯,久久才回過神,喉嚨動了動,那話竟像是拼出來般:“我,我不想。”

              “如果是姐姐求你呢?”

              龍倩兒一怔。

              “為什么?”她不解,想起凌飛冷冰的面孔,龍倩兒心底打了個寒顫。

              “如果皇上在這個時候不納妃,那么春季選透勢必要提早進行,而我這樣的身子,”沉世柳頓了頓,道:“選秀的秀女都是要皇后親點的,我這般,連正欽殿都離不開一步,更何況去主持選秀呢?所以,我希望你能出面替姐姐圓圓場。”其實,她是想借這個機會將龍倩兒捧上主妃的位置,畢竟這一直是她的初衷,一直以來,她都想把這個位置交還給龍倩兒,就算不能,也要把原本就屬于龍倩兒的東西盡數還給她,所以,她必須在選透之前讓龍倩兒將主位坐實了,要不然,眾多秀女一進宮,龍倩兒怕是要成為眾矢之的了。

              “姐姐,哪些秀女成為妃子,不都是內定的嗎?內務府只要撂一下牌就行了,皇上與皇后也只是出出面,此刻,姐姐正在養胎,不出面亦是可行的呀。”龍倩兒嚅嚅的道。

              沉世柳一怔,望著龍倩兒的目光不禁多了幾份的訝異,“你聽誰說秀女是內定的?”

              “我自己猜的。”

              “猜的?”沉世柳顯得有些震驚。

              “是呀,歷來的皇帝不都是如此嗎?為了拉攏大臣們與皇權一心,便會立大臣們的女兒為妃子,妃位也按著各大臣的品級而定,同時也能借這些秀女試探大臣的心意。”龍倩兒說著自己的見解。

              “龍倩兒,你變了很多呀,竟然連這些也想到了。”沉世柳欣慰的笑說道,二年的時間,她一向保護在羽翼之下的妹妹什么時候開始在心里對這些事情也有了圈兒?竟能將皇權與秀女的厲害關系看得這么透徹,不過,這真是好現象呀,不是嗎?

              龍倩兒羞澀的一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會想到這些,姐姐一說起秀女之事,腦子里就不自覺的浮起這些想法來。”

              “龍倩兒啊,姐姐是真的希望你能成為皇上的妃子。”沉世柳語氣沉重的說道。

              龍倩兒低下了頭,久久才道:“龍倩兒怕皇上。”

              “姐姐真的希望你能答應,”沉世柳哀聲一嘆,道:“要不然,等秀女們進宮了,我這位置就成為了眾女爭奪的焦點,只是宮女的你,能幫得上忙嗎?”

              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沉世柳以為自己都快睡著之時,龍倩兒突然說道:“好,我答應姐姐。”

              奇異的,龍倩兒只覺向來不安的心在這一句話之后,仿佛一下子蹋實了,腦海里不禁想起母親對自己所說的話:“孩子,你要記住,右相府并不是你的家,你的家在王宮,因為你的良人,你的天與地,你的主在那里,從今以后,你的世界里只能有三皇子的存在,而不能存在別人。”然而,心雖踏實了,但那份害怕卻依然還是矛盾的存在。

              “那就好。”沉世柳欣慰的一笑,她知道龍倩兒遲早會答應的,王宮與凌飛是龍倩兒的宿命,十多年來那么多人對她教導,就只是為了凌飛,她又怎能逃脫得出這命中注定的緣份?

              太陽剛一露臉,沉母柳氏便在宮人的帶領下進了正欽殿。

              “娘,您怎么來了?”沉世柳一見是母親,不禁有些激動,自入宮以來,她與家人仿如失去了音訊般,她心里自是清楚這一切都是今當的皇帝所為,個中原因復雜難辯,而她也不愿多想。

              “命妃柳氏見過皇后娘娘。”柳氏朝女兒行了禮,神情亦是激動。

              “快起來。“沉世柳不禁濕了眼眶。

              一旁的語兒忙扶起柳氏,又搬過凳子放置在柳氏的身旁,對著一干子宮奴道:“你們下去吧,這里有我侍候就行了。”

              “是。”宮女們躬身退下。

              “世柳,你的身子可好?”柳氏激動的上前,緊握住女兒的手,哽咽道。

              沉世柳點點頭,親人見面,一時悲喜交加,竟說不上話來,久久才道:“娘,您今天怎么會進宮呢?”

              “是你爹爹求皇上讓我進宮來看你的。”柳氏從袖內拿出帕子擦去了眼角的濡濕,又道:“世柳,你瘦了,這二年在宮里過得好嗎?”

              “娘放心,女兒過得很好。”沉世柳將自己進宮以來的點點滴滴一一向柳氏道來。

              直到二個時辰后。

              柳氏安慰的道:“皇上能對你如此,也算不錯了。”隨即面色一正,又道:“世柳,娘今天進宮來還有一事。”

              “什么事?”見母親臉上是從未有過的慎重,沉世柳心下也不由得沉重起來。

              “你怎么能提出讓龍倩兒當皇上的妃子呢?”柳氏道。

              沉世柳一怔,問:“母親是怎么知道的?”這件事,她在三個時辰之前才對龍倩兒提起,別說是宮里人了,就連語兒,她也未說過,母親又是從哪知曉的?

              “你別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爹爹可是為此事大發雷霆,你太傻了。”柳氏一嘆,又朝一旁的語兒道:“語兒,你去外面看著,如果有人來了,出個聲。”

              “是,夫人。”語兒福了一福,便守至門口。

              “娘,女兒現在的一切本來就是龍倩兒的,若不是因為爹爹,”沉世柳沒再說下去,只道:“我只是想為爹爹贖罪。”

              “孩子,你爹爹這輩子是做錯了一件無法挽回的事,但又怎舍得讓你來補償呢?”柳氏語重心長的道:“原本把龍倩兒留在宮里是一件很危險的事,當初若不是你一意孤行,我與你爹爹是絕不會答應的,她若只做一個普通的宮女,也罷,但現在你竟然要讓她當妃子,主動將皇上送人,萬一她若是知道了那些事,這不是拿刀往自己的身上砍嗎?”

              “她不會知道的,娘放心。”沉世柳道:“這個秘密女兒會把它帶進棺材里。”

              “你啊,太天真了,總之,龍倩兒不能為妃,世柳,聽娘的話,把龍倩兒送出宮去。”柳氏的態度很堅決,她也疼龍倩兒,但女兒畢竟是她親生的,輕重一比,便見分曉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