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 > 第329章 無所不用其極
              “因禍得福了!”我眨了眨眼睛,這么說我現在可以不必怕鬼族之人來找麻煩了嗎,這么說沒有人可以再來打擾我們了嗎,如此一來,我們不就可以廝守終生了!我興奮的從地上一躍而起,這可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原來三生臺上那一抹痛原來這么值得。

              待到凌飛稍微好些,已是天明之時。

              因為天冷,良久都未起的大早,今日終于見得冬日的晨曦,竟是如此的寂靜安詳。

              有了三生火護體,倒是感覺不到這冬日的嚴寒,這是再次擁有三生火后給我帶來的最大最大的好處,終于,可以不用再怕這凡間寒冷的冬日了。

              我灑脫的站在雪地中扶著凌飛從煙雨樓出來,沒走幾步就見到那兩個侍衛大哥,看到我們他們倆立即站直了身姿,一張臉凍得通紅。沒想到昨日讓他們離去,他們還是這么不放心偷偷的守在這里,還好沒有聽到我們和焱穹的斗打聲,不然難保他們今天還有命在。

              “回去吧,今天你們不必跟著了。”凌飛無奈的擺擺手吩咐他們離開。

              “沒想到這雪還真的挺美。”走在路邊我不由得感嘆。這些日子一直在梅苑,天冷不愿出來,昨日來煙雨樓夜又已經很晚,倒是沒好好看看周圍景色,如今帶著三生火站在這雪地里才好好的欣賞起這美景。

              手指從地上掇起落雪,冰冰涼涼的好像夏日里的冰水,舒心的很。

              “倩兒。”

              “嗯~~~”

              “我們,會一直天涯海角,永不分開的,對嗎?”

              “天涯海角,永不分開!”

              “那么,我們去見我父王吧!”

              我忽地愣住了,“去見你父王?”我問道。

              “嗯,去見我父王。”凌飛很肯定,“焱穹敗歸,父王一定會很生氣,他勢必會帶著鬼族之人來找我們,到時也許我們連累的就不僅僅是無痕,柏遠他們,或許會是整個凌王府,乃至整個京城,整個蒼陽????”他目光悠遠,悲切。

              “我明白,我們去找你父王,親自請罪,求他成全!”我微微一笑,哪怕是刀山火海,我龍倩兒此生都會追隨你,定不會與你分開。

              “好,我們請他成全!”凌飛無力的一笑。成全!要這么一個決絕的父王成全,還真是難啊,不過既然逃不過,既然不可避免的要面對,那么就讓我們鼓足勇氣,面對吧!

              雪融化的不快不慢,恰好剛融完最后一片殘雪時,無痕與柏遠也開始每日習劍,這些日子養傷可真的把好動的柏遠憋壞了,終于等到不用喝藥不用被我約束的裹在床上,柏遠可是大大的松了口氣。

              “如果再上戰場,我一定不讓自己再受傷,否則遇到雪倩的話肯定又要被這么折磨了。”柏遠悲苦的說道。

              “我就這么讓你難過嗎?”我佯裝要打。

              “也不是,不過如果你能一直這么照顧我,我倒也愿意一直受傷。”柏遠立馬嘻嘻陪笑道。

              “一直受傷!柏遠將軍,你要是一直傷著,我可沒那閑工夫一直照顧你,照顧你可真夠累的。”我嘆了口氣,出了梅苑去找凌飛,徒留柏遠在身后嘟嘟囔囔的很不滿意。

              這些天凌飛一直心事重重的,傷雖是好了許多,可心情卻一直好不起來。我知他是一直擔心傷好之前鬼族君王就找來了,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可就真是的害人不淺了。幸好一直到現在都是安然無事,可時間越拖,也就越讓人不放心。

              “凌飛,我們什么時候去?”與他并肩站在窗下,看著他日漸消瘦的樣子,我不禁心疼起來。

              “越快越好!”他未回身,只是輕輕的拍著我的手背,“怕嗎?”

              我搖搖頭,“有你在,我不會怕!”

              是夜!

              寂靜無聲!

              月光如水般灑在空靈的夜中,寧靜安詳。難得在這么冷的夜還有這么好的月光可以看,我仰著頭望著這月竟不由得想起在天宮望月的時候,天宮的月很大很園,似乎每夜的月都是圓圓的,不似這凡間還有陰晴圓缺。天宮的月亮很亮,不至于在夜里看不到路。

              “倩兒!”

              我聞聲轉身,凌飛站在不遠處看著我,嘴角噙滿了笑容,“看什么呢,這么開心。”他大步走來,如風般的身影飄然而至,看來他的傷已無大礙了。

              “今天的月很美!”我用手指著天上的那輪明月,靠在他懷中,享受著暴風雨前的寧靜。今晚過后,也許我們再也沒機會這么看月了。

              “是很美!”他緊緊的擁我在懷,下巴抵在我的額頭,喃喃的道,“以后每到月圓,我們就一起賞月,可好?”

              我狠狠的點點頭,“這可是你說的,不準反悔!”

              “絕不反悔!”他輕笑出聲,很認真的道。

              “到時間了,是嗎?”我靠在他的懷中,懶懶的在他的胸前磨蹭,找到舒適的地方貼住,聽他胸口“砰砰”的一聲聲跳動,強而有力,好實在的感覺。

              “嗯,今晚我們就去吧。”

              “好!”毫不猶豫,我應聲答應。

              此去鬼族,無論結果如何,我們都絕不會放棄彼此,一生一世。

              夜月為證,他牽起我的手,跪在泛白的巨石之上。

              一拜天地,望真愛可以得到你們的庇護,望月老已情牽紅線,緣定三生。

              二拜高堂,望父君母后能夠祝福我們,望鬼族君王能夠看到我們的真心,成全我們。

              夫妻對拜,望此行之后,我們可以解決一切障礙,廝守終生,不離不棄。

              沒有媒妁之言,沒有三書六禮,緊緊握住他的手,就已經足夠。

              禮成!

              抬起頭來對上他明麗的雙眸,此生,我的眼中將唯有他一人的身影,他的眼中,也只看得到我的存在。這份情,我會永記于心,哪怕是轉眼間我們已經身在冥界鬼族,我依然會將自己的手放在你的手心,一起面對你的父王。

              “我們進去吧。”他深吸一口氣,下定了決心,帶著我朝著那扇門一步步的堅定的前進。

              這就是掌管冥界的鬼族,這就是鬼族君王的大殿。

              黑暗時時籠罩在四周,讓人看不到一絲的光芒,雖有三生火護體,仍舊能感受的到這份凄冷。

              “原本這里不是這樣,是父王生氣了,這里才會變樣。”凌飛回頭朝我安慰的一笑,單手將我攬在懷中,步步為營。

              臺階之前,凌飛立足,抓住我的手猛地一緊,兩眼死死的盯著前方,不卑不亢的道,“父王!”

              “你終于來了!”黑色的霧氣逐漸的消散,只是瞬間,一股陰風點起了大殿之中所有的明燭,突然的光亮射得眼睛有些痛。

              我思量半晌,微微屈身,只道,“龍倩兒見過鬼族君王!”,雖然和凌飛已經行禮,可是面對他,仍舊不敢和凌飛一樣稱一句“父王!”

              “原本以為你們躲還躲不及,今日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他聲音并不大,卻透著一股子冷冷的怒氣,如寒冬的冰錐,根根刺入心口。

              “父王,兒臣與倩兒已經三拜禮成,今天是特意來給父王叩頭的。”說著,凌飛牽起我的手上前一步,“啪”的跪在地上,彎身扣地,卻沒想到在頭即將落地的霎那,冰冷的地面上映著一道明紫的光瞬間襲來。

              “倩兒!”

              我們雖有防備,卻沒想到鬼君出招這么的迅速,這招直沖我而來。若非再得三生火護體,若非凌飛大呼使得鬼君收了余下的力道,也許我早已重傷在地。

              “你就這么護著她,她到底什么地方好,讓你處處和父王作對!”鬼君怒氣更勝,寬大的黑色袍子因他的怒氣泛起了寒光,他長袖一甩,衣物摩挲發出鬼魅的聲響,在這空蕩蕩的大殿之中不停地回響。

              “父王,兒臣說過他對兒臣很重要,兒臣不能沒有她!”凌飛護在我身前,一直以來,他都是這么護著我,就算是在他父王面前,亦是如此。而我卻沒為他做過什么,真的是很慚愧。

              “重要!”鬼君冷哼一聲,道,“上次你要救她,父王給你面子,饒了她。今天她既然自己送上門來了,就別怪父王手下不留情了!”話音剛落,他大臂一揮將凌飛打到別處,另一只手緊接著朝我飛速而來。

              想也未想,我單手劃出一個結界,可雖然擋住了他率先飛來的法力,卻擋不住緊隨其后而來的一掌,當我再使法力之時已經晚了,鬼君那一掌結結實實的落了下來,一道刺眼的光芒閃亮了整個大廳。

              可我卻沒想到,這一掌居然一點也不疼。

              好一會兒眼睛才能看到這廳中的雕梁,火燭,才看清楚面前居然還躺著一個人,“凌飛!”我大叫著爬到他身邊,他強忍著痛緩緩撐起身子,朝我微弱的一笑,“你還好嗎?”這時候他居然還擔心我的安危。

              “現在受傷的可是你啊,傻瓜!”眼前霧氣氤氳,我抬手一抹,讓自己看得更清晰一些。“很痛對不對,都流血了。”

              “我沒事。”他手指劃過嘴角,抹去鮮紅的血,復而撫著我的臉龐道,“我不會讓你受任何傷的,你一定要好好的。”

              “嗯!”我艱難的點點頭,“我會好好的。”我一定不會讓你再為我受傷的,你不忍見我受傷,我又何嘗愿意讓你因我而傷呢。

              “父王,你若是想殺她,就先殺了兒臣吧。此生,兒臣與她生死相隨!”

              “生死相隨!”鬼君冷嘲,“你在威脅父王!”鬼君厲聲喝道。

              “兒臣不是威脅父王,只是請求父王,成全我們!”

              “不可能!”鬼君睥睨與我,冷聲道,“既然你要與她生死相隨,那么父王就讓她此生相生不得生想死不得死!”說著又一招凌厲的攻勢朝我而來。凌飛欲起身再替我擋去,而我又怎么能讓他再受傷。沒有絲毫的猶豫,我將他用力的按在地上,轉身用盡全身的法力直接迎上鬼君的來勢。之前只知道這失而復得的三生火夾帶了焱穹的法力,卻沒想到這法力居然還能和鬼君抗衡,三兩招下來卻也沒落下陣來。

              “你????!”鬼君有些吃驚,皺起的眉頭忽地松展開來,“沒想到短短時日,你居然變得如此了得,真是低估你了。”

              雖然接下了他的攻勢,可是卻耗盡了我的體力,根本沒有學過什么法術的我,用起這三生火來很是吃力,剛才基本已經是我的極限,若是再發起攻勢,我怕是只有死路一條了。

              許是鬼君看穿了這一點,眉角漸露喜色,負在身后的一只手上慢慢的攢起一團明紫來。

              “父王身為堂堂冥界鬼族君王,難道就不能容下一個倩兒嗎,為何一定要置她于死地。兒臣只是想和她廝守終生,為什么父王就不能成全我們,非要這么做才肯罷休!”話音剛落,凌飛“噗!”的一聲噴出了許多的血來。

              “你怎么樣?”我忙跪在他身邊,俯身安慰,兩只衣袖不停的擦凈他嘴角的血,“別嚇我,凌飛!”

              “我沒事,一時情急才會這樣的,別擔心。”他淡淡一笑,臉色已經非常的蒼白,剛才鬼君那一掌的威力可想而知,若非是凌飛為我擋下,現在躺在這的人就應該是我,而不是他了。順著凌飛的目光,我剛抬頭,就瞥見了鬼君眼中稍縱即逝的不忍,這畢竟是他的兒子,虎毒不食子,他又怎么忍心親手傷了他。都是因為我,讓他們父子反目。

              “父王正是因為是這鬼族的王,才不能夠任由你胡作非為,你喜歡任何一個女子父王都不會反對,可是你卻偏偏挑中了天宮的人,而且還是天宮帝姬,你讓父王如何成全!”鬼君憤憤而怒,聲音空靈的盤旋在大廳上方。

              “天宮帝姬又如何,為何兒臣就不能娶她,就因為鬼族和天宮數萬年的恩怨?那些過往又與她有何關系,何必一定要牽連到我們的。”

              “與她無關?可是卻是與她父君有關,此仇父王仍舊牢牢記在心頭,若非她的父君狡詐,我們又何必苦苦守著這冥界。與這樣的人結成親家,乃是父王的恥辱,今生你就不要妄想!”

              “鬼君也說那是和我父君之間的恩怨,恩怨已經纏繞你心頭幾萬年了,難道還消散不去嗎。如此,只能說是鬼君心胸太過狹窄,毫無容人度量!”我起身憤憤而道。

              “心胸狹窄!”鬼君目不斜視,一雙眼睛里似乎要奔出怒火來,“論心胸狹窄,這天地間有誰比得過你父君。他以小人之心暗中找人相助,不然又怎么能贏得過我,更別提什么天界帝君一說!”

              “我父君從不做這種小人之事,其中定有些緣由!”

              “你要緣由是嗎,那我就告訴你緣由!”鬼君猛地直起身子,闊步到我身前,俯視著我,不屑的道,“你父君也不過是貪戀美色之人,奪人所愛,甚至是使出了下三濫的手法。為了天界帝君這個位置,他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