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別寵我了 > 第351章 腹誹
              亦瑤不記得太后是怎么離開的,她只覺得,心里有什么東西,悄悄地萌發了。

              皇上,是來看自己的嗎?太后這番話,又是在暗示什么嗎?可是怎么可能,他有那么多的女人,自己只不過是一個碰巧懷了身孕的低位妃嬪,既無傾城之色,又無靈氣逼人。她輕輕地閉上了眼,睫毛微微地跳動著。

              她的指甲扎進了自己的手心里。心里劇烈地膨脹著,他真的要來了嗎?

              當天下午,她就一直待在房里,根本沒有出門。

              皇上來了,是大張旗鼓地帶著儀仗來的。但是他坐著軟轎,一直抬進了寺廟里面。

              到了大雄寶殿的門口。周圍的侍衛全部都背過了身去。秦策才走到了轎簾處,彎著身子請皇上下轎。

              皇上走了出來,臉色很蒼白,嘴唇都是白的。他扶著秦策的手,慢慢地走進了殿內。

              他跪在佛像面前,默默祈著福。等到祈完福,他站了起來,就朝著松眠寺的住持走了過去。

              住持帶著他進了一間禪堂,坐了下來。他看著皇上,雙手合十說了聲:“阿彌陀佛,皇上為萬乘之尊,能夠親為百姓祈福。天下蒼生有福了。”

              皇上的表情卻有些不自在,說:“大師,我不過是個俗人,來這里,也不過是為了塵緣。說是萬民之福,實在是萬萬比不上。”

              “其實,佛祖不過是百姓心中所愿。而有些事,卻是需要用眼睛去看的。皇上為百姓所做的,大家都會在心里自有定數。至于塵緣,那是每個人眼里的執念。老衲執念于得道,皇上執念于它事,也未為不可。”住持微笑而道。

              皇上有些詫異地看著住持,隨后他的目光就清澈了許多,問道:“大師,這期間,可有一些動亂。”

              住持微微一笑:“皇上放心,梅施主在后面的院子里,壓根不知道任何的事。老衲怕有人加害,特意讓她住到了寺相鄰的院子,派了人專門守著,也不算是壞了寺里的規矩。”

              皇上點了點頭,站了起來,雙手合十:“多謝大師。”

              “不必言謝。老衲未幫皇上任何之事。”大師回答道,停了一下,“可是那梅施主,卻并非宮中之人哪。皇上,這樣的執念,你不怕任何的代價嗎?”

              皇上抬起眼來,看著住持,眼里的光,閃爍不定。

              亦瑤在屋子里坐了一日,面前的佛經仍舊翻著那一頁,就這么靜靜地擺了一下午。

              直覺得身上都坐地有些酸了。她才閉了眼睛,強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慢慢地站了起來。

              她轉過身的同時,門輕輕地響了。她下意識地往門口看來,皇上正站在門口,看著她,手輕輕地關上了門。

              亦瑤的思緒一下子就凝滯了。他怎么變地這么的憔悴,一點也不像那個會裝病,會對自己生氣的人。意識慢慢回到了她的腦里,第一個反應就是,逃!

              來不及細想,她的腳已經遵從了她的意識。她轉身就朝著屋子的另一扇門跑去。

              皇上開了口,聲音里有些惱怒:“站住。難道你就這么不想看到朕嗎?”

              不要聽,不要看。她的腳步根本就沒有停。

              她的手已經去拉那扇門的門閂,可是,一雙有力的手卻從背后緊緊地環住了她。熟悉的龍誕香,包圍了她。

              亦瑤的身子一震。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她拼命地甩頭,嘴里喃喃地說:“不,不。放開我!”

              環抱著她的那雙手在微微地顫抖著。皇上幾乎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才把她給圈到了懷里。他氣急敗壞地在她的耳邊低吼道:“你在逃什么!”

              亦瑤的身子顫抖著。她的手指扳著他的手,眼淚一滴一滴地落到他的手上。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為什么,可是,就是不想看到他。

              皇上察覺到她的動作,手不自覺就僵了一下。

              趁著這個機會,亦瑤一個用勁,扳開了他的手。

              她真的,推開自己了。他的懷里一下子空了,他的腦袋也一下子空了。

              那小時候,他被強行帶到先德妃身邊的那種恐懼感,又一次將他吞噬。他的腦子一激靈,伸出手去,將她打開了一條縫的門給大力地關上了。

              一陣溫熱灌進了亦瑤的脖子,也讓她的掙扎平靜了。

              他,哭了!亦瑤心里的震驚在不斷地放大。那個在她的面前總是強勢的男人,總是強迫著自己接受他的觀念他的想法他的關心的男人,居然在自己的面前,哭了!

              “不要逃。不要再丟下我一個人。”他的雙肩顫抖著,兩只手幾乎想要把她揉碎在自己的懷里,似乎怎么抱,也嫌不夠。

              他的話,讓她的心,瞬間就潮濕了。她幾乎就在那一刻,就想要答應他。

              可是,他是皇上啊!是那個九五至尊!雖然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父親,可是他同時也是那么多女人的丈夫。他首先是君,再是別的身份。后宮那么多的女人,她沒有辦法做圣母。她也不想要,自己的雙手沾滿血腥。她更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在那樣的一個泥淖里面從小被算計著。這樣的愛,代價太大,她承受不起,也下不了決心去給。她承認,她只是一個,自私的女人啊!

              她聽到自己的聲音道:“皇上,你這樣,何苦呢?那件事,的確是我做的。”

              皇上環抱著她的胳膊僵了僵,然后收地更緊了:“朕知道。可是那又如何,朕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介意我在皇宮里變成了那樣的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介意那些人伸向我孩子的手,介意那些規矩,更介意,你是一個皇上!”她停止了哭泣,視線,從模糊慢慢地恢復到了清晰。

              皇上沉默了一會兒,然后道:“朕會專寵你,會給你想要的所有東西,如果你想要我們的孩子當皇帝,朕立刻立他為太子!”

              亦瑤沒有說話,只是閉上了眼,心里波濤洶涌。

              沒有得到她的任何回音,他的心一點一點地沉淪下去。他明知道,她不想要那些榮華那些富貴那些名份,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卷入那一場場陰謀之中。可是她要的,他偏偏給不起啊。

              她輕聲道:“皇上,放了我吧。我愿意在這松眠寺,為您和江山社稷,吃齋念佛一輩子。”

              一生一世一雙人。如果這個愿望不能達成,她連屈就都不肯嗎?自己何曾在誰的面前如此的低聲下氣過,可是她,她壓根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原來從頭到尾,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堅持,不是嗎?

              他的手慢慢地松開了她,只感到,心被誰結實地揍了一拳,悶悶的,那種痛,只往最深處鉆。

              當他的手松開她的時候,她的心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給掐住了,快不能呼吸了。她很想,很想不管不顧地就這么奔回他的懷抱。可是,是她自己這樣選擇的。她不愿意,再回到宮里。她輕聲道:“臣妾,謝皇上恩典。”

              這么短短的一句話,似乎割斷了他們之間,最后的聯系。

              亦瑤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得全身都已經凍僵了。她伸出手,手很緩慢卻很穩地拉住了門閂。

              難道就這樣放棄嗎?自己不顧一切地跑過來,自己把自己逼到了暈厥,為的就是這個結果嗎?

              有什么,是他不能去做到的。她在怕,而自己就這么無能為力地看著嗎?這還是原來的那個自己嗎。

              想到了這里,他的眼光倏的一閃,他的手已經握住了她的胳膊,讓她調轉了身子。

              亦瑤被嚇了一跳,剛轉過身子來,他的俊臉就在自己的視野里放大了。

              他的嘴唇冰冷,甚至還帶著微微的顫抖。他的目光鎖定著她的眸子。

              亦瑤睜大了眼睛,愣愣地看著他。她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反應了過來,伸出手去推他。

              他卻準確地將她的手捉了下來,然后將她往自己的懷里帶了些,將她的胳膊牢牢地鎖在了她的身側。

              亦瑤聽了,臉上頓時就更燒了。她緊緊地抿著唇,不說一句話。

              他看到她的別扭,嘴角的笑慢慢地收斂了起來。他輕聲地道:“青兒,我一直都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我知道,你有許多的無可奈何。我是擁有生殺大權的皇帝。而你只是后宮一個最不起眼的妃子。換了是我,我也會不甘,也會感到害怕。”

              “皇上,不是,我只是一個自私的女人。”他只說對了一半,亦瑤的眼里閃過了一絲無奈。

              皇上的雙手撐住她的肩,目光炯炯地道:“你想要的,我都明白。你說你是一個自私的女人,我又何嘗不是一個自私的男人。你說,我又怎么會放掉你。不管你說我自私也好,霸道也好。我都不會讓你離開。再說,還有我們的孩子,你舍得讓他從小就一個人在皇宮里嗎?”

              亦瑤閉上了眼。她知道,從一開始就知道,只要他開口,自己就沒有辦法再離開。哪怕傷心,哪怕難過,她也只有這一條路。

              “我之前專寵云昭容,就是為了讓宮里所有的人恨她。我不想讓,你站在風口浪尖,承受這一切。”皇上的聲音沙啞著。

              她知道,知道他的用意。可是,她還是做不到不在乎,并沒有答話。

              皇上知道她的想法,也知道她的想法自己現在根本沒有辦法實現。他其實才是那個最自私的人,利用她的不忍,逼著她為自己做犧牲。

              就讓一切歸為原位吧。本來,那不過就是自己的一個想法而已。一個,自己說服自己離開他的理由。如果不能成真,她又能怎么樣呢?她低下了頭。

              皇上看到她跳動的睫毛,明白,她還是過不去那到檻兒。只是,一個念頭,終于在他的心里破土而出了。他第一次,認真思考起那種可能。

              兩個人就這么沉默了好一會兒。皇上捏著她胳膊的雙手突然用了一下力。

              亦瑤吃痛,抬起頭來看他。只見皇上的臉色已經完全沒有了血色,身子有些晃,眼看著就要暈了。

              在這個時候,什么堅持,什么心狠,通通從她的心里飛到了云外。她連忙扶住了他,將他扶到了椅子上坐著,一面說道:“你身子都沒好,出來亂跑什么!”

              皇上抬起了頭看著她,臉上露出了一個虛浮的卻無比安心的笑:“我這一路上,一口飯也沒吃。你不說給我弄點吃的來,還一來就跑。”說到這里,他的聲音低了下去,“如果你想跑,現在我是沒有力氣攔你的。如果,你真的想走,就走吧。這是你唯一的機會。”說完,他輕輕地閉上了眼。

              唯一的機會?亦瑤看了皇上那明顯顫抖著的眼瞼一眼,站起了身子。

              皇上留神聽著她的動靜,聽到她的腳步聲,聽到了門關上的聲音。他握緊了拳頭,隨即又聽到了門開的聲音。

              “起來吃點東西。你真以為你自己是神仙啊,可以不吃不喝的。”亦瑤沒好氣地說著,順手敲了一下他的額頭。

              他的手準確地抓住了她的手,睜開了眼睛,像是小孩子一樣,將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臉頰邊,輕聲道:“我沒力氣了。”

              “是,你有力氣抓我的手,沒有力氣吃飯。”亦瑤氣呼呼地盛起了一大勺的粥,遞到了他的面前。

              呃!皇上乖乖地張開了嘴。亦瑤一勺就給全塞了進去。皇上的腮幫子立刻就鼓了起來。

              亦瑤看到皇上的表情,心里那叫一個痛快,眼睛都笑彎了。她輕輕地把那勺子取了出來,終于捧腹笑了起來。

              皇上無奈地搖了搖頭:“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你要是不樂意,外面有一堆的人可以來服侍你。我沒學過,不專業。”亦瑤收起了笑,佯裝有些生氣地道。

              “什么專業?”皇上有些疑惑地問道。

              亦瑤一愣,轉眼就反應了過來。自己的話,對于他來說,是個舶來詞了吧。她連忙又盛了一小勺,遞到了他的嘴邊,說道:“快吃快吃,別問那么多有的沒的。”

              怎么覺得,像是母親喂孩子呢?皇上在心里暗暗地腹誹著,卻在接觸到了亦瑤偶爾飄過來的白眼時,連忙乖乖地張嘴。他確定,這個女人,確實是一個,異類。

              吃過了飯,皇上滿臉的倦容。亦瑤把他扶上了床,幫他除去了鞋子和外衣,然后她幫他輕輕地掖了被子。

              亦瑤頓時氣結。她就知道,自己剛才那樣逗弄他,他絕對會整回來的。她發誓,他一定是故意的。

              她輕嘆了一聲,抓住了他的手,直接踢了他一腳。

              皇上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看向了她,倒抽一口氣,眸子里全是雪亮:“你想要謀殺親夫啊!”

              亦瑤的眼睛微瞇了一瞇,索性閉上了,在他的胳膊上蹭了蹭,找了個更舒服的位置,說道:“皇上,這是我的屋子,如果你不想要在這里待下去了,那就讓這里的住持給你換間屋子。”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