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囂張重生妃:王爺,我要休了你 > 第373章 擔心
              三年的時間過去了,我的病,終于是好了許多,至少不再神志不清,知道了念景是我兒子,也知道了離歌成了我的嫂子,還懷有的身孕,還知道這三年當中,爹娘和哥哥以及離歌受了多大的罪。因為杜君儒給了休書,想要丈著自己官大把我搶回去也有了壓力。

              梔子開了又謝,謝了又開,日子似乎過得很平靜,平靜得讓我害怕,害怕這平靜之中隱藏著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我只希望這樣平靜的日子能永遠的過下去。

              坐在滿園的梔子樹之間,閉目養神,沁脾的楚香能靜化我的心。

              “娘,娘,舅母帶著小妹妹來了。”念景稚氣的聲音夾著他歡快的腳步聲響在梔子園中。

              接著,就傳來了離歌的聲音:“唉呀,念景,小聲點,別打擾了娘休息。”

              我走身,向她報已感激的一笑,連忙上前去扶她。這三年來,她不僅將我照顧得無微不至,更將兩歲的念景看作自己親生的一般。

              當初,爹娘以為念景是我與盛仲景的孩子,便取了這么個名,我清醒之后,也就一笑而過,念景,想念盛仲景,這名字也沒什么不好的,甚至是道出了我的心聲。

              “你怎來了?”我扶著她坐下,責怪的看了一眼她的肚子,“都已是有孕的人了,也不怕哥哥擔心。”

              她笑了笑,寵溺的摸著念景的頭說道:“夙嬛兒,念景習完了字,說想你,就來看看你。”

              給她端上自己新研究出來的楚茶:“試試,看味道怎么樣,這茶不會傷及胎兒,是專門為你調制的。”

              “哼,娘就只管舅母肚子里的小妹妹不管念景。”見我如此,念景負氣的坐在一邊的椅子上,再也不理我們。

              看著那張可愛的小臉,我笑了笑,看來,爹娘是對的,就算我連他的父親是誰都不知道,但他還是帶給了我們歡樂呀。

              連忙剝了個桔子遞給他:“娘親剝桔子給念景賠罪了。”

              他到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一張小臉漲得通紅,低下頭,偷偷的看了我一眼,從手中搶過桔子,一溜煙的跑了出去,梔子叢中傳來他模糊的聲音:“娘,我去玩了。”

              他定是將桔子塞得滿嘴都是。

              “小心,別咽著。”

              “小心,別摔著。”

              我與離歌同時出聲提醒,繼而相視一笑。

              “夙嬛兒,你說我肚子里是個男孩子還是女孩子?”離歌秀眉輕瞥,有些祈盼的看著我。

              我笑了笑,摸著她才剛剛隆起的肚子開解著:“男孩女孩不都是楚家的骨肉嗎?都一樣,放心吧,爹娘不會在意的。”

              她輕嘆一聲:“可我還是想第一胎就給楚家生個男丁。”

              “看你,成天這樣夙嬛心重重的,孩子生下來會成天哭的,開心點。”

              “嗯。來看看我做的小衣服。”離歌展開笑顏,拿起了一件小巧的童裝遞給我看,“雖然念景小時候的衣服還是新的,但我想呀,孩子要穿娘穿過的舊衣服改的小衣裳這樣才會和娘親,趕明兒,我再改兩件季庭的和你的,這樣孩子以后也會和你們親。”

              我但笑不語,是呵,即將做娘的女人是最開心,最幸福的吧?可惜我那時神志不清,沒能真正的體會到這種樂趣與幸福。

              “聽說呀,新皇登基,要大赦天下呢。”離歌一面做著針線活,一面與我談論著,“唉,到時又不知道有多少壞蛋將要放出來了,這樣京城又不太平了。”

              我亦有同感,記得還是很小的時候,那時不知為何,皇上也是大赦天下。一夜之間,爹似乎老了許多,經常嘆氣,聽娘說因為大赦,所以京城里出了許多的案子,做為刑部侍郎的爹當然要操很多心了。

              “還好爹現在只是個平民百姓,所以這些事也用不著他來操心了,我們只望平靜的過著現在的生活就好。”

              “是呀。”

              但我不知,這話講了不過數日,一紙圣旨下達,破了我的夢,也破了楚家所有人的夢。

              新帝即位,改年號為建安。

              六月初八,梔子如往年一樣,開得嬌艷,但楚家客棧來了幾位不速之客。

              兩頂轎子,一頂紅,一頂藍,華麗非常,由一群年輕的宮人擁簇著停在楚家客棧門前。藍轎中走出一位滿頭白發的公公領著那群年輕的宮人浩浩蕩蕩的進了楚家客棧,手中拿著一卷明黃色的綢布軸,爹與哥哥連忙迎了上去:“常公公駕臨,不知所為何事?”

              那公公不作其他言語,高傲的問著:“楚大人,楚老板,令嬡楚夙嬛何在?”

              我抬起頭,疑惑的打量著他,并不出聲,而爹與哥哥更是面面相視,不知所為何事,也不敢開口。

              “楚夙嬛何在,速來接旨。”公公尖細的聲音比方才提高了許多。

              我連忙走出來,直視著他,清晰的回答著:“民女便是。”

              “速跪下聽宣。”

              爹與哥哥拉著我還有離歌與娘跪了下來,齊齊叩首:“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奉天成運,皇帝昭曰:楚家小姐楚夙嬛即日起入宮為妃,賜名紅妝。如惹不從,楚家滿門抄斬。欽此。”

              當常公公將圣旨朗聲念完后,楚家所有的人全部驚呆,竟忘記了跪安謝恩。

              “楚小姐,哦,不,看我這記性,應該是紅妝妃娘娘,接旨吧。”

              明黃的圣旨遞到我面前,我卻呆若木雞,那新皇為何會要我一個下堂婦為妃?

              “謝主隆恩。”爹連忙跪安謝恩,接過了常公公手中的圣旨,神情卻是凝重非常。

              “楚老爺,紅妝妃娘娘要即刻與我等一同入宮,還望楚老爺幫忙一起快快拾掇。”

              “是,常公公,小民立即著手。”

              我是被娘由地上拉起來的,渾渾噩噩的便隨她到了后院。

              那滿園的梔子也似滿含著不解,我問娘:“這是為何?”

              娘抹了抹淚,望了一眼跟進來的爹和哥哥,搖頭不語。

              我知他們定也是與我一樣,一無所知,所以只是含著淚一一向他們道別,將盛仲景留給我的盛隨身帶著。這入得宮去,還不知何年何月才可再見面,只希望這時間可以永遠停在此時。

              大廳中,我拉著離歌的手,再三交待:“離歌,念景就交于你了,他若回來,便說娘親有要事離……”

              “娘,娘。”我話音未落,念景由外面撲進了我懷中,仰起一張小臉,委屈的問,“娘不要念景了么?念景以后是不是再也見不著娘?”

              我將他緊緊的擁在懷中,許久不曾放開,我才清醒不過一年,與他的感情也是與日俱增,難道就要如此將我母子二人分離了么?

              “娘不是不要念景了,娘只是離開一陣子,過陣子娘就回家了,還是會和念景一起住的。”我撒謊騙著他,卻不騙不過自己,離別的淚水傾眶而出。

              “娘騙人,娘定是嫌念景不乖才不要念景的。念景答應娘,以后一定不再惹娘生氣,娘,不要離開念景好嗎?”

              楚家所有的人都背面而泣,這等母子分離的痛,讓我再次憶起了盛仲景,比那次聽聞他死還要痛徹心痱。

              “娘娘,這位是?”常公公摸了摸念景的頭,有些好奇的問著。

              “我兒子念景。”我連忙抹著淚,祈求的看著他,“公公,我能否將念景帶在身邊?”

              “你兒子?”他眼里閃過一絲詫異后仔細的拉著念景左瞧右瞧起來,當聽到我的問話后變為為難的神色,笑了笑道,“這個奴才可不敢做主。”

              我點了點頭,也知是為難他了。蹲下身子,替念景擦干滿臉的淚楚,又替他整理了衣裳,這才笑著對他說:“念景乖,娘很快就會回來了。在家安心的等娘。”

              “娘娘……時辰已到,請娘娘上轎。”

              常公公不合時宜的在旁催促著,我只得狠下心來,拂下了念景拉著我的手,向門外跑去。

              “娘……”念景大聲哭喊的聲音在身后傳來,而我卻頭也不回的上了那頂紅色的轎,我怕,怕回頭看到他淚流滿面的臉,再也不忍心離開,而楚家也會因此落得個滿門抄斬。

              “起轎,娘娘回宮……”常公公一聲令下,轎子便被抬起。

              轎內,我哭得肝腸寸斷,轎外,是念景哭著喊娘的凄慘聲音。風吹起轎簾,露出轎外的景象,卻是更讓我痛心,念景被離歌拉著手,卻仍然想掙脫開來,追我的轎子而來。一張小臉因哭泣而通紅。

              我趕緊將轎簾按住,不再去看那讓我心酸的一幕,任由離別的淚水傾眶而出。

              一入宮門怨恨深,進了那紅墻綠瓦造就的牢籠,就如一群失去天空的鳥兒一般,活著的意義似乎也變了味。

              “娘娘,到了。”常公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的同時,轎簾也被掀開,轎外的景象竟然不似我想像中的那般繁華似錦,以至于我看起來都不如楚家。

              一個長形的院子,四周都是些陳舊的得有些年頭的房屋,一個人也不曾見到。

              “娘娘,請進。”常公公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引我入了院門,在靠右邊的那間門上輕輕的敲了敲,揚聲問道:“玉總管在不在?”

              門被打開,里面露出一張毫無表情的臉,在見到常公公后便立即堆上了滿臉的笑意,連忙側身讓常公公進去:“常公公怎會來這等地方?”

              我細細的打量著室內的擺設,一桌一床,而這被稱為玉總管的宮人看年紀似比我長上幾歲,一身深色的宮人裝難掩她俏麗的身姿。

              “哦,給你領來了個人。”常公公坐下了,指了指我對玉總管說道,“這位便是新來的紅妝姑娘,以后就是你膳房的宮人,聽任你差遣。”

              玉總管抿嘴一笑:“常公公領來的人我哪敢造次。”

              “不必多想,該是如何便是如何。”

              “是,玉奴兒記住了。”

              一時之間,我便在心里明白,原來明里我是紅妝妃,算是個娘娘,實則也不過是個膳房的宮女罷了。不由得將懷里抱著的包袱摟得緊了些,盛仲景那價值連城的盛斷然不可讓其他的人瞧見,否則怕要落人口實了。

              見常公公走了,玉總管臉上的笑意頓時斂去,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我一番便問道:“你叫紅妝?”

              我一時未曾反應過來,反駁道:“不,我叫夙嬛。”

              “夙嬛?”玉總管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的神色,忽而笑了,“那常公公可與我交待說你叫紅妝。”

              我回過意來,連忙回答:“回玉總管,常公公說叫什么,我便是叫什么了。”

              玉奴兒的眼里閃過一絲詫異,笑得意味深長,只是坐在那里慢慢的品著茶,半晌不曾開口,令我戰戰兢兢,不知她是會罰我還是……

              茶碗被她放下,瞇著半笑的眼看著我,緩緩出聲:“看來是個伶俐的丫頭。”說話間,拿起我的手細細的瞧起來,瞧得我膽顫心驚。

              這玉奴兒為何會看我的手?宮里不比杜家,隨便一句話,一件小事就可能讓我與念景天人永隔。

              “這雙手倒是細致,之前可是未曾干過粗活的丫頭吧?”

              我輕輕的點點頭,算是回答。

              怎知,她將我的手重重的甩下,惡狠狠的說道:“到了我這里,可不管是千金小姐也好,是鄉野丫頭也罷,總之,該干的活還是要干。”

              懷中的包袱差點就脫手而出,驚得我冷汗直流,連忙穩了穩身形,低頭回答:“紅妝明白。”

              剛安排了住宿的地方,便換了一身宮人的衣裳被玉奴兒轉手交給了另外一個太監,領我去了膳房,看著在膳房里忙進忙的宮女太監,不禁令我心里擔夙嬛起來,在進宮前,我是一個什么都未曾做過的楚家二小姐,這進了膳房,我能適應嗎?

              “還愣著干什么?快進來呀。”那太監在前頭催著,我連忙跟了上前,只見他奴了奴嘴道:“這些便是你的工作了。容丫頭。”

              他那一聲容丫頭叫得可比與我說話時親熱多了。

              我看了看地上,滿是各色的瓜果青菜,以及各色我叫不出名來的食物。一排排,一堆堆的放在水池邊,有洗好的,也有沒洗好的。幾個宮女太監正提水的提水,清洗的清洗,工作有條不紊。心里頓時松了口氣,這洗菜的活我還是干得來的。

              一個與我穿著一樣的小宮女聽到聲音后連忙奔了過來,一雙濕漉漉手在衣擺上擦了擦,揚起笑臉甜甜的回答著:“小柱子,什么事?”

              她甜甜的笑著,一雙眼睛彎彎可愛的月牙狀,粉嫩的小臉上,兩上小小的酒窩里像是漾著蜜一般,好可愛的小丫頭。

              我笑著向她點頭,算是招呼。

              “這個是紅妝,以后你帶著她。”小柱子笑了笑,看著容丫的神情就如當初盛仲景看我時一樣。

              “放心吧。”容丫頭開朗的笑著,拉了我的手坐到她身邊,邊洗著菜,邊細細的瞧著我,“紅妝這名字真好聽。看姐姐比我大上些,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