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大明星從龍套開始 > 第223章 天漠影視城(二合一)
              “嘶,你這樣說有點嚇人啊!萬一全撲了怎么辦?”

              梅落這下子沉默了。3≠八3≠八3≠讀3≠書,.↗.o●

              楊嚴趕緊“哈哈哈”的,“我說笑呢,這大半年的,我肯定好好努力,認真演戲。”

              “這一年的計劃書發給你了,除了演戲,還有一些別的活動,有一些是已經接洽好了的,有一些是正在接觸的,你都了解一下。”

              “好。”

              “噢,對了。雖然說你待會就能看到計劃書,但是我還是先跟你說一下,明天你就要直接進《龍門飛甲》劇組拍攝。劇組已經運行了一段時間了,你的戲份在整個劇組不上不下的,其實占比還挺多,所以需要你盡快的投入狀態。”

              “好……”楊嚴揉了揉眉心,他上一周就已經拿到了劇本,對雨化田這個角色也進行了很精細的人物設計,按理來說,明天的拍攝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掛了電話,楊嚴發了一陣呆,看了眼時間,現在是中午12點,他剛剛才坐飛機從上滬回到燕京,《龍門飛甲》的拍攝場地是在北河省懷來縣。

              明天如果要進組的話,那他今天就需要提前坐飛機前往劇組所在地。

              想到這里,楊嚴把電腦打開。

              他接收了梅落發給他的郵件,找了一下未來一個月的拍攝計劃,發現整個四月份有大概3/4的時間都需要呆在《龍門飛甲》的劇組。

              期間,1/8的時間需要飛到上滬去拍攝《我們的法蘭西歲月》。

              還有另外1/8的時間需要為《鋼的琴》這一部電影做一些前期的準備工作。

              忙碌且工作無縫連接。

              好在這一個月,梅落沒有給他接什么商業活動。

              他只需要在不同的劇組切換。

              這樣也好,節奏不會亂。

              等他適應了這樣緊湊的拍攝工作之后,再去接一些代言活動也會比較從容。

              他左手敲著桌子,右手拿著手機打轉,想著要不要把劉亦茜給約出來聚一聚。

              不然等他進了劇組,想要請假約會就很難了。

              楊嚴撥通了劉亦茜的電話,“喂,茜茜。”

              “喂,楊嚴?你怎么會忽然想到要給我打電話?”

              “啊?你這說的是什么話?男朋友不能給女朋友打電話嗎?”

              劉亦茜“哼”了一聲,道:

              “那可不是嗎,你這做男朋友的,可是好久沒有跟我這個女朋友打電話了。我們最近一直都是短信聯系的。”

              楊嚴聽到她這么說,愣了愣。

              他仔細回想了一下近一個月發生的事情,忽然發現真的像劉亦茜說的那樣,他們自從那次半夜相聚之后,居然這么久都沒有打過電話了。

              他扶了扶額,嘆道:“我的錯,我的錯。我最近實在是太忙了,咳,真不是借口,之前你有時間的時候,我不是在《我們的法蘭西歲月》劇組拍戲的嗎?后面我閑一點了,回學校去上課了,結果你又不在燕京。唉,不只是電話,我們好像一個多月都沒有約會了吧?”

              “噢,你還知道呀。”

              劉亦茜倒也沒什么特別的意思,就是撒個嬌。

              主要是最近她也特別忙,那次住院事件之后,她的工作都湊一塊了,事情特別多。c八』c八』c讀』c書,.■.o↑

              所以其實她也沒什么心思去約會。

              “那我們今天晚上約會?”

              楊嚴嘆息,“我今天在燕京,晚上可能就要去北河那邊了,如果咱們今天不見一面的話,等下次再相見,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時候了!簡直是牛郎牽女,有沒有?”

              “我媽媽又沒有不讓我和你在一起……”

              “咳,你別亂說,我沒這個意思啊!”

              劉亦茜笑著喝了一口咖啡,“行吧,那我就姑且相信你沒這個意思了,我也不會和劉女士打小報告的,你放心。至于約會,這次可能不行了。”

              她在機場候機室,帶著茶色大墨鏡以及同款色系的掛耳口罩,穿著一身頗有熱帶雨林氣息的衣裙,她剛剛才從國外回來,接下來又要轉機到新的工作場地,其實并不在燕京。

              楊嚴訝然地問她:“你不是前天還在燕京嗎?”

              “最近很忙呀,一天轉個幾次飛機很正常的好嗎?”

              劉亦茜嘆口氣,道:“其實這幾年都還好,我剛剛出名的那段時間比較慘,真的可以說把飛機當做旅館了。”

              “茜茜同學,你好拼啊。”

              楊嚴聽著有感而發。

              算起來,除了特定的電影宣傳時期,他平時在劇組拍戲的時候其實挺安穩的。

              梅落給他接的商業活動,實在是不多。

              別看劉亦茜平時很佛系的樣子,但事實上,她只是對劇本有點挑剔,在這方面顯得很有事業心又很隨性……

              然而她對接一些正常的商業活動是沒有什么抵觸的。

              甚至于在無戲可拍的情況下,她會積極的接一些商業活動,爭取一些曝光量,以及養活自己的資金。

              這些都是常規操作。

              劉亦茜只是佛系,又不是清高,錢這種東西用處還是很大的,最起碼可以用來養楊嚴啊!

              和劉亦茜這么一對比,楊嚴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咸魚了。

              他才是真佛系啊!

              “好吧,真可惜,那我們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見不了面了。”

              “你有沒有覺得你說的這個話有點點不對勁?”

              “啊?”

              “楊嚴,你最近是不是真的忙的腦子有一點點轉不過來?”

              楊嚴覺得自己的腦子還是挺好的,“你想說我傻就直說唄!我是遺忘掉什么關鍵信息了嗎?”

              劉亦茜接過三金遞過來的一杯溫白開,戀戀不舍的看著自己手上的冰咖啡被替換掉……

              幽幽的嘆了口氣,才道:“我沒有跟你說過嗎?你真的忘記了呀!既然這樣,那我就不說了,嗯,你就自己慢慢想好了。”

              “什么跟什么?”

              楊嚴覺得自己的腦子真的有點斷路,他還真沒想起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自己忘記了的。

              “好了,作為你不關心我的懲罰,我就掛了電話了,一想到你這種拼命回憶卻想不出來的樣子,我可開心了。”

              楊嚴無語了好一陣。

              最討厭這種說話說一半的人……

              結束了和劉亦茜的通話之后,楊嚴是真的認認真真地在回想,到底有什么事情被他遺忘了。

              但有的時候就是這樣,你真的想回憶起什么東西的時候,如果一點線索都沒有的話,大腦就會一片空白。

              沒有切入點,他都不知道是哪方面的事情。

              楊嚴并不是鉆牛角尖的人,想不明白他就放棄了。

              他把《龍門飛甲》的劇本又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

              重點放到了他明天需要拍攝的戲份上。

              這個部分,玲花和《龍門飛甲》劇組的工作人員溝通過,問他們要了一份大致的拍攝計劃表。

              所以他也大致能知道自己拍攝的場次順序會是怎么樣的。

              到了下午兩三點的時候,楊嚴全神貫注看劇本的動作被一陣“咕嚕嚕”的腹部轟鳴聲給打斷了。

              餓啊!

              非常餓,十分餓。

              原本他想著如果和劉亦茜出去約會的話,可以趁機找個借口吃點什么。

              結果劉亦茜不在燕京,約不成會,他一個人在家也就沒那心思吃東西了。

              所以中午這頓飯楊嚴沒有吃,看了一段劇本之后,甚至于今天晚上這頓他也不打算吃了。

              雨化田這個角色對體型的要求真的很高……

              首先需要有少年感……

              盡管這是一個權威深重的西廠廠公,但是這并不妨礙他同時得具備少年感這件事情。

              雖然楊嚴自認為自己還挺年輕的,但是,如果再瘦20斤的話,他會顯得更年輕。

              他這一段時間以來的減肥工作還是卓有成效的,20斤的減重目標雖然沒有達成,但是已經接近了。

              嘖,實話實說,對著鏡子看自己的長相,他第一次深刻的理解了,棱角分明這個詞的切實含義。

              “棱角分明”就是真的能夠看見骨頭……

              感覺他的下顎骨現在就一層皮包著,中間沒有夾一點肉和脂肪……

              楊嚴目光渙散地盯著劇本,因為被饑餓打斷了專注的思考,他的思緒都不知道發散到哪里了。

              等他從發呆中回過神來的時候,看到墻上掛的鐘表,又過去了20分鐘,正好三點整。

              這時間也太不經耗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他心里一動,若有所感的望向門口的方向。

              “叮鈴鈴”的門鈴聲就響起來了。

              嘶,人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預感被巧合的撞進現實。

              他懶洋洋的起身,走過去開門,不用想他都知道是誰,這個時間點也只有玲花會過來了。

              一開門,果然是玲花站在門口。

              “嚴哥,飛機定在下午五點,你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收拾行李。”

              見面就聊工作……

              唉。

              楊嚴沉默了一會兒,道:“好。”

              他上了樓,干凈利落又快速地把自己的衣服全部疊好放進行李箱中,順便還帶了一些他特意去人家火鍋店買的火鍋底料以及一個按/摩儀。

              他有一種預感,《龍門飛甲》這一部電影的拍攝不會這么容易的。

              畢竟這是一部武俠電影,而且拍攝場地聽起來就很鄉野,估計拍攝條件會比較艱苦。

              收拾完一箱行李箱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品,他把常用的被套以及枕套也給裝了一行李箱。

              這一年來,他常常住酒店,別的都還好,就是有點認chuang,所以他每次都要把自己常用的東西帶到酒店換上,這樣才能夠休息好。

              15分鐘之后,他拎著行李箱下了樓。

              玲花看楊嚴下來了,道:“嚴哥,你今天白天應該沒吃什么吧?”

              “沒……餓。”

              楊嚴知道玲花每天都會給他記錄已攝入的熱量,所以基本上他這段時間吃了什么東西都會跟玲花說。

              玲花想了下,問楊嚴:“要不然我給嚴哥你做個蔬菜沙拉吧,你這一周攝入的熱量其實還好。”

              “算了吧,明天就拍了。”

              楊嚴想了想自己這邊遞過去的尺碼就頭疼。

              “我在劇組里面的戲服都是專門定做的,稍微胖一點就特別顯眼。”

              玲花眼帶同情。

              當演員就是這一點可憐,需要特別強大的自制力,才能夠控制住自己不吃東西。

              同時也需要控制住自己不攝入碳水化合物之后被影響的心情。

              因為節食很容易使人致郁、甚至狂躁。

              “不過我看了戲服,覺得還挺好看的。”

              楊嚴忽然想到前幾天劇組工作人員發給他的一組服裝圖片,道:

              “我想要把這次拍攝的戲服重新定做一套收藏起來,唉,就是有點小貴,不過和梅姐說的那樣,《龍門飛甲》劇組是真的有錢,光這幾套戲服加起來就占了支付給我的片酬的1/10了。”

              玲花瞬間抬頭,直勾勾地看向楊嚴。

              片酬的1/10,她應該感嘆這衣服太貴,還是感嘆楊嚴的片酬太多,又或者是應該感嘆楊嚴居然隨隨便便的就決定用1/10的片酬去買那么幾套沒什么用的衣服?

              她錯了!

              她到底是有什么資格同情楊嚴?!

              要是誰能給她這么多錢,她也愿意節食的呀,還能減肥變美呢!

              “我們直接去機場吧,早點去。”

              玲花硬生生的轉了話題,她雖然大致知道楊嚴的片酬很高,但是她并不想要再了解的清楚詳細一些。

              “好。”楊嚴推著自己的兩個行李箱出了門,上了電梯,下了樓,直接去的負一樓地下車庫。

              小李幫著他把那個行李箱放進了后備箱中,然后開著車去了機場。

              過了40多分鐘,大概四點左右,他們才到了機場,楊嚴覺得時間剛剛好,玲花卻有點著急地跑上跑下。

              她曾經因為各種原因,耽誤過楊嚴一次行程,所以后來每一次一到機場,就特別的慌張、急切。

              楊嚴就看著她折騰,說過好幾次了,她也不聽,自己也沒辦法。

              畢竟他自己是沒什么立場去勸說什么的,那是玲花的工作,而他又是玲花的老板,這件事情上面確實也沒什么可說的。

              好在這次出行一切順利。

              楊嚴和玲花登了機,兩人都松了一口氣。

              晚上八點,他們抵達了北河省。

              接著要坐車前往天漠影視城。

              據玲花說《還珠格格》曾經就在這個影視城里拍攝過。

              但是不管怎么樣,楊嚴對這個影視城的第一個印象還是很荒涼的那種。

              結果到地了,他從車上迷迷糊糊的狀態下清醒了之后,才發現周圍燈火通明的特熱鬧。11...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