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溺愛成婚:早安,冷先生 > 第497章 綁架
              車內文靜清脆的毫無感情的聲音響起。她從第一眼見到眼前的女人心中就生出一股討厭。

              習俊顏面無表情,眼神空洞的看著前方,文靜見自己說話俊顏不理會。

              正在開車的她,騰出一只手推了一下副駕駛的俊顏,“你說話啊,我讓你不許在我面前裝你聽沒聽見。”

              俊顏沒有綁安全帶,身子微微移動又坐正。

              文靜見俊顏面無表情,“你還裝是不是,都說了你在我面前不用裝,快點說話,說你為什么要裝得了自閉癥。”

              文靜的聲音在車內不大的空間內分外響亮,她就看不上眼前的女人總是柔柔弱弱的,這點她見了就很討厭。

              文靜一只手還在推著俊顏,“你說不說,你說不說。”

              俊顏被搖晃的身子微微一側,頭不小心碰到了車窗,發出悶聲。

              見俊顏還是沒有反應,文靜眼瞼露出一抹玩味。一直推著俊顏的手微微下移,移在俊顏的大腿處,微微往里探去。

              大拇指和食指狠狠的掐了下去,文靜掐下去的手沒有移開,而是越來越用力,眼睛一邊看著前方的路況,一邊偶爾側頭看向俊顏。

              “你說話,你說不說,你不說我就一直掐下去。說罷,文靜真的就在俊顏的腿內側用力氣。”

              俊顏面無表情,也不哭也不鬧,好像被掐的不是自己的大腿一樣。

              文靜惱怒,將車開進了一所購物中心的地下停車場,停車場略暗的燈光下,文靜和俊顏坐在車里。

              看著被自己掐過的女人毫無反應,心生一計,將俊顏從車上連拉帶拽的帶出。

              拉著她上到購物中心8層一家咖啡店,點了兩杯咖啡。

              當服務生端著托盤走進兩人的時候,文靜示意服務生將咖啡先給俊顏。

              服務生授意,上前一步準備將一杯咖啡送到俊顏面前。

              而這時,文靜的一只腳恰巧不巧的放在了服務生腳將落下的地方,服務生一個前傾,將熱燙的咖啡整個灑在了俊顏的身上。

              俊顏對于熱燙的咖啡灑在身上沒有太多的反應,只是皮膚大片的紅,可以讓人看出俊顏受了傷。

              服務生點頭哈腰的賠著不是,對不起對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胡亂的將手中的紙巾擦向俊顏的手臂,衣服前襟。

              文靜在俊顏面前露出一抹詭異的表情,她就不信,眼前的女人還能繼續裝下去。

              被燙傷的俊顏面無表情,只是一雙明目,白眼仁兒微紅。

              服務生見俊顏被燙傷也沒有過多的表情,不禁多看了兩眼,一雙大眼睛,巴掌大的小臉,粉嫩的皮膚,漂亮的如同洋娃娃。

              他剛剛明明一直走的很穩,可突然間就被什么東西阻擋了腳落地。

              應該沒錯的,是對面的女人故意攔的自己。

              可這個女孩這么漂亮,對面的女人雖然不如眼前的女孩看起來美的不食煙火,但也是個美女沒錯,不過她為什么要借由自己來欺負這個洋娃娃女孩呢。

              “沒事,你也不是故意的,喏,忙去吧。”文靜將咖啡的錢給服務生,又額外的多給了兩張作為小費。

              文靜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狼狽的俊顏,雙手抱拳的放在胸前,“怎么樣,還要繼續裝下去嗎?”

              翟卓瑞正好看到剛剛的一幕,他以為他看錯了,可眼前的兩個女人,其中的一個就是俊顏沒有錯,俊顏那么果敢的女生,怎么會得罪對面的女人呢。

              他故意借故和客戶說去衛生間,轉過彎正好路過俊顏和文靜坐著的地方,她們坐著地方是咖啡廳的一個死角,這里監控看不到。

              如果不是翟桌瑞坐著的地方對著這個死角,還真不會知道這里可以坐人。

              他坐著的方向恰巧只能看到俊顏的側臉,他也只是本著心中的那么點希望過來的,沒有想到眼前的女人還真的就是上次一別一直沒有再見過的俊顏。她狼狽的模樣讓人心生漣漪。

              他在猶豫,這是他認識的俊顏嗎?怎么好像變了,上次見她,被她的憂郁所吸引,這次又被她的狼狽所牽心。到底哪個才是她。

              他站在那里看著俊顏,期望著俊顏的目光能夠看向他,遺憾的是俊顏空洞的目光,沒有生氣的直視前方。

              “你還真是能裝,呵,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跟著總裁是怎么回事。不就是為了錢嗎?像你這樣的女人多了去了。”

              文靜看了一眼俊顏,同是女人,俊顏的狼狽沒有讓文靜的心有一絲動搖,她看著狼狽的俊顏,心中冷笑。

              一個成年自閉癥,跟著一個集團總裁,還真是說出來讓人笑話。真不夠給總裁丟人的。

              這時,文靜的電話響起,看了一眼來電,嘴角勾起的接起電話。

              文靜接起電話“嗯,好的,你確定沒問題?嗯好,就按你的方法辦,總之,我不想再看見她出現。”

              掛斷電話。

              文靜拉著俊顏下樓,翟卓瑞忙跟著。

              就在這時,紛紛攘攘的好不熱鬧,只見幾個大漢沖過來,掠過文靜身邊,連拖帶拽的將俊顏拉起。

              文靜適時的喊救命啊救命。只見幾個大漢其中的一個忙捂住文靜的嘴,只用了一分鐘的時間將俊顏和文靜迅速的帶離購物中心。

              待翟卓銳追出的時候,只看見絕塵而去的車子背影。

              月城五公里外的一處廢舊汽車收購站,其中的一個倉房內,腐朽的銅鐵味極重。

              俊顏被蒙住了眼睛,五花大綁的被綁坐在地上。

              一個公鴨嗓的男音響起,怎么?你真的決定了?女人回頭看了一眼被綁的俊顏,冷冷一笑,“我不想再看見她,她隨你們處置。”

              你準備回去怎么交差呢?男人好像不放心的問著女人。

              “你就別管了,我做了他秘書幾年,我了解他,我有我的辦法。你只要處理好她就好。

              公司,“總裁,對不起,俊顏被人劫走了。”文靜梨花帶淚的雙眼一片霧氣,轉眼兩條水線順著眼瞼順直而下。

              “怎么會被人劫走,怎么可能?你們都去了哪里?”刑晨風的聲調急切,他放心的把俊顏交給她照顧,眼前的女人竟然把人給弄丟了,他怎么能不急。

              文靜被刑晨風的大聲嚇的哆嗦,紅的如同兔子的眼睛看著刑晨風大聲啜泣。

              好似失蹤的人是她似的那般委屈。

              “行了,別哭了,刑晨風現在很煩躁,眼前的女人跟了自己幾年,他想,她也一定不想俊顏失蹤。

              當下,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到底是什么人綁架俊顏,刑晨風驟然眉頭緊鎖,該來的還是來了嗎。

              刑晨風匆忙離開辦公室,空落的辦公室內,只有行之若單的文靜,文靜看著男人離去的背影,嘴角勾起邪魅的笑。

              “您還要繼續剝奪下去嗎?”刑晨風下樓后直接撥通了老頭子的電話,除了老頭子不會有別人對自己身邊的人下手。

              “晨,你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呢?”刑老頭的聲音傳過來,一絲玩味,一絲戲弄,又摻雜著一絲意有所指。

              “您有什么要求就直說吧,把俊顏放了,她已經變成了那個樣子,你怎么還可以對她下手,你真的是個惡魔。”

              “hi…hi…你搞清楚沒有,你的甜心寶貝兒丟失你來找我這個老頭子。有現在這么大把的時間來質問我,倒不如自己去好好找找。”

              “您什么意思?”刑晨風想不到除了老爺子以外還有誰會綁架俊顏。

              “我沒什么意思,只是告訴你人不在我這里,至于你,是愿意繼續追問我,還是繼續追尋你可心寶貝兒的行蹤,是你的事。”

              “別怪我沒提醒你,耽誤救援時間的后果,有可能讓你最后見到的只剩下一具尸體。”

              老頭子的話深深的入了刑晨風的耳,俊顏會死嗎?

              不敢想象,撥通了逸燕天的電話,“燕天,她在哪里。”

              “跟丟了。”

              “什么。跟丟了?”刑晨風眼睛睜大,聲音起伏不定,怎么會,這么短的時間內,人就跟丟了。

              “但是,特工在近郊富士區的一處私人廢舊汽車收購站發現了汽車駛入的痕跡。現在還不能確定人是不是在那里。”

              刑晨風呼了一口氣,“下次說事情,可以一次性說完嗎?”刑晨風聲音盡量平和,卻還是能讓人聽出他的急切。

              電話另一端沒有回復他這句話,逸燕天話很少,但對于刑晨風所說的每句話都牢記在心,以至于以后發生突發事件,他就會盡可能的讓自己一氣呵成的把話說完,不拖拉。

              刑晨風的車在公路上疾馳,很快就到了五公里外的近郊,看著一輛輛報廢的車推砌成山,銅銹鐵腐的味道撲鼻而來。

              拉開車門不顧黃泥粘稠的地面臟了鞋子,穿著自己的名牌皮鞋阿曼尼套裝,風塵仆仆跑進收購站。

              看著一處處的倉房,刑晨風站在一排倉房的一端順眼望去,一道道緊鎖的銹透鐵門。雜草在門前生出半尺高。

              現在他不管是誰在綁架,不管是有意針對誰,也不管是誰敢把念頭打到他頭上來,他只知道,敢綁架他的人,他是一定不會放過的,哪怕那個人是……

              倉庫內,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唉…”一聲嘆息,轉而搖搖頭轉身。

              略沙啞的聲音響起,“看好她。”

              男子看著有二十二三,狗腿的送中年男子出倉庫門,“您放心,我會看好她的。”說罷,賊嘻嘻的笑看著中年男子。

              男子在中年男子出去后,走近俊顏,挑起俊顏的下顎,撫摸著稚嫩的臉頰,細膩的觸感讓他的手,微微顫抖,回頭看了眼緊閉的倉房門。

              刑晨風正在觀察的時候,正好見到一名中年男子帶著鴨舌帽從其中一個倉庫里走出。

              他隱蔽好,待男子走遠,他悄悄的順著倉房挪動著腳步靠近中年男子出來的那間。

              屋內的男子顯然還在興奮狀態。

              男人看著女人猙獰的面容嚇了一跳,怎么回事?

              剛剛還好好的,怎么突然變成這樣?男人好奇,老大出去了,就剩下他,若這女人就這么死了,自己不就得一人扛著這殺人罪?

              不行,得給老大打電話,男子匆忙從俊顏身旁離開,找到手機,兩只手胡亂的按著電話鍵盤,“老大,那女人嘴唇發紫,渾身發抖,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男人說話急切,好似擔心綁架的女人會立馬死掉。

              “我就趕回去。”中年男人沙啞的聲音從電話一端響起,他從倉房出來到現在也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倉房后面有一座小山,男人找到一片濃密的草叢。

              小山很安靜,寧靜的夏天,小山只能聽見蛐蛐的鳴叫,**的太陽曬的人皮膚灼痛。

              男人抹了把汗將一塊紅布系在旁邊的一米高的綠色生物上。

              電話響起的時候,他正在琢磨怎么把人埋葬在這里,且永遠不會被人發現。

              刑晨風看著唯一一處沒有掛鎖的鐵門,順著縫隙向里看去,并沒有看到俊顏的身影,輕輕的推開鐵門。

              銹透的鐵門發出刺耳的聲音,里面的男子以為是老大回來,光著上身下意識的轉頭。

              看見來人并不是自己的老大,警惕的看著來人“你是誰,有什么事?”

              刑晨風瞇起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生厭的眼神讓人背脊發涼。

              倉房內的男人強裝鎮定的挺起**,一雙魚線眼基本讓人看不清他是不是有眼睛。

              “人在哪里?”

              “什么人在哪里?”

              “你知道我說的是誰。”

              “我真不知道你說的是誰,這里就我一個人趕緊滾趕緊滾,大夏天的跑到這來找人,腦殘。”

              男人語言尖銳,毫不客氣的駁回刑晨風的問話。

              刑晨風看著男人,不知什么時候手上多了一支銀色手槍,微微抬起手臂,將槍口對準面前的男人。

              倉房內的男人頓時慌張,一臉的驚慌與剛剛的蠻橫反差之大。

              刑晨風勾起嘴角,邪魅的笑出聲“這回知道了嗎?”

              男人表情呆愣的看著面前對著自己的槍口,好像失去了語言能力一般的雙手自然舉到頭兩側,身子慢慢的下蹲。

              好像下一秒鐘他就會被眼前的男子開槍打死一樣。“說。”刑晨風的聲音響起。

              男子正在慢動作下蹲的動作在刑晨風的一句說,嚇得撲通坐在了地上,男人手顫抖的指著一個方向。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