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巔峰時刻 > 第616章 難辦啊
              意味是你是這賽季聯賽的最佳選手,也意味著無數人對你的認可,還有一些價值。

              這些都是無形的財產。

              s能夠做的到,所以他們能夠成功。

              了解s的王昊也覺得,s能夠成功的因素太多了。

              周揚的領導是關鍵,團隊的氛圍也是關鍵,不要說性格不性格的問題。

              在去s之前,青鋒是一個個人主義的選手,林薇是一個自閉少女,甚至丁飛的性格都不像平常人那么好相處。

              殊不知,這也是s之所以能夠團結一心的原因。

              丁飛,青鋒,鹿瑞,林薇,都因為性格和圈子的緣故,屬于朋友非常非常少的年輕人。

              到了s,成為了彼此的朋友,也更珍視這份珍貴的友誼。

              大家的心里,都有著信念,所以才能被周揚擰成一股繩朝著同一個目標并肩前進。

              回想剛剛進隊的那些日子,周揚也突然想笑出來。

              現在配合完美無缺的林薇和鹿瑞,可是當初幾個星期一句話不說悶頭苦練的類型……

              變化太大了。

              ……

              s再一次拿到冠軍,但是這不再是大新聞。

              因為早已第一天的比賽結束之前,s的分數就已經差不多和奪冠差不多了。

              在聯賽過后,大家的目光自然而然就鎖定在了一個月之后在巴西的世界賽之上。

              下了舞臺,周揚也在隊伍之中說道,隊伍會放0天左右的假期來調整調整自身的狀態,希望大家能夠好好休息。

              畢竟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s隊員耗費的精力和體力都太多了,打決賽的時候都能感覺的到其實隊員并不在最佳狀態。

              現在s的實力是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的,一些可見的短板也都被彌補了。

              剩下最重要的就是調整好自身的狀態。

              一邊去新聞發布會的路上,青鋒也在和鹿瑞聊著。

              “鹿哥,這回我們又幫俱樂部拿兩個獎杯,突然感覺有種收集的快樂。”

              鹿瑞也笑道:

              “看著俱樂部冠軍獎杯一個個多起來,是不是很爽。”

              青鋒也笑著點頭道:

              “確實有那么一點。”

              “哎,我太幸運了。”

              青鋒感嘆道,想當年周揚還是親自到他家去邀請他打職業的,他能吹一輩子。

              “我也是。”

              鹿瑞也笑道。

              他們兩個的經歷都很不真實,可以說是被周揚一手挖掘提拔的,真的很幸運。

              有可能當時的一個選擇真的能夠左右命運。

              蝴蝶效應啊。

              在隊伍的后方,周揚,丁飛也和白宇,阿飛哥聊著有關待會采訪的事。

              “周揚,等會他們問到你有關深海的事,你怎么說啊。”

              阿飛哥對周揚問道,他們都知道周揚的想法,但是有些東西不太好說啊。

              “我也不知道啊,關鍵我自己也沒弄清這個藥物。”

              周揚搖了搖頭,雖然在他的心里,幾乎可以確信,這個藥物一定會影響年輕選手的前途,但是這東西他真的不好說出來,因為他也不是權威,他只是一個職業選手而已。

              所以他才會找白宇和阿飛哥商量一下。

              白宇也知道周揚是什么樣的人,這個藥物流傳到中國賽區已經是大勢,周揚是阻止不了的,但是有些年輕選手,比如秋漓,觀洋,甚至是s出來的海牙,十步,阿海,都是天賦十足的新人。

              這就相當于拔苗助長一樣,拔出來,以后藥物被禁,苗再縮回去,再長就長不出來了。

              而現在s真的只能管到自己,管不到其他隊伍的選手,即使是s出去的新人,像十步,阿海,他們都和tyg簽訂了合同,和s已經沒有關系了。

              雖然隊長可能會接受周揚的建議不碰深海,但是人在俱樂部身不由己啊,這點曾經在其他俱樂部效力過的老選手周揚是很明白的。

              俱樂部是以成績為首要目標的,況且深海并不違規,俱樂部要求隊員使用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周揚和王昊是很清楚,這個藥物一定會影響年輕選手所達到的成就,所以第一時間就發表了聲明。

              其他選手不知道嗎?gurus,9不知道嗎?

              他們也知道,但是他們不敢保證。

              選手而言每一個人的想法也都不同,就比如ins的隊員,打個比方。

              ins的隊員一年年薪00萬,正常打職業,打一輩子也很難取得一個世界冠軍頭銜,但是如果賭一把,用深海取得了一個世界冠軍。

              可能他們會因此收獲到數千萬以上的收益。

              而且就算失敗了他們也不會有什么損失,因為這并不是什么作弊的事情。

              這個選擇就很簡單了……

              在知道榮光聯盟的想法過后,就更加心安理得了,不會有任何的負擔。

              王昊很清楚自己幫不到其他俱樂部的選手,但是也不會讓自己隊伍的年輕人受到影響。

              而周揚的想法更多,而且顯然他也做不到。

              “不能亂說話啊,這個周揚你要考慮清楚了。”

              白宇第一次對周揚這么嚴肅的說道。

              “我知道。”

              周揚點了點頭。

              周揚能在發布會上說,這個藥物會影響選手的前途嗎,他不能,第一是他沒有證據,這是虛無縹緲的東西。

              第二是這是與全世界為敵……

              第三是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效果。

              所以怎么辦才好,周揚到現在還沒有想好,他是成年人,每一句話都要考慮到后果與代價。

              “哎,無解啊。”

              丁飛也嘆了口氣。

              現在的狀況真的有點無解,s只能管的到自己俱樂部的這0名隊員,想要公開發聲都要悠著一點。

              但是不發聲……

              又絕對不是周揚的性格。

              “怎么了,在聊什么。”

              青鋒和鹿瑞看到后面幾個人聊的熱火朝天,也加入了他們。

              在丁飛簡單的說了一下事情的狀況之后,青鋒大家就無視了,因為他肯定不知道該咋辦的……

              “鹿哥,你怎么看。”

              丁飛問道。

              鹿瑞也皺眉說道:“難辦啊。”

              “你現在就算是公開發聲,不會有響應你的俱樂部的,”

              “只可能有極個別的選手會認真思考你的說法,接受你的想法,但是這也是他們的工作,他們是選手要為俱樂部打比賽,也會身不由已。”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