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蘭溪探案集 > 五十六,掌控能力
          危機就這樣的消彌于無形之中,歐陽芳一臉驚訝地看著蘭溪帶著那個男人去了二樓的書房。而矮個子男人看樣子努力地想要撇開喬智,幾乎邊走邊做著各種小動作,為的就是想要和蘭溪并排走在一起。蘭溪邁開了自己那兩條大長腿,他想要跟上蘭溪的腳步,就得奮力地多走幾步,努力想要拉近他和蘭溪距離的樣子,看起來滑稽又可笑。

          可無論如何,都應該謝謝蘭溪。歐陽芳看了一眼蕭望,他一臉滿意地朝著歐陽芳點了點頭。

          原本面露微笑的李慕秋,臉上的微笑看起來多少有些尷尬,他似乎開口想要替自己辯解幾句,但最后只是撓了下頭道,“那我還是回我自己的房間等著吧?我們真的有可能會馬上開始拍攝嗎?其實留在這里——”

          “他們不會讓我們等太久,最遲明天晚上,我們被允許使用那些場地,所以你需要靜下心來認真地研究一下后面的幾場戲。”歐陽芳的臉上又多了之前那種職業性的笑容,眼睛里卻沒有了那么一點點笑意。

          所有圍觀的人群也逐漸散去,每個人都在悄聲議論著什么。誰都很清楚,如果李慕秋真的被帶走了,劇組里的其他人也會趁機提出這樣的要求,到時候歐陽芳自然是無可奈何。

          “你知道他會來這里對嗎?”歐陽芳見李慕秋轉身回房,冷不丁地問了這么一句話。

          “你說什么呢?我怎么會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難道這里的手機會有信號嗎?”李慕秋的臉上還是帶著淡淡的微笑。

          那他還知道什么?歐陽芳看著李慕秋回房的背影,搖頭輕嘆了一口氣。果然,這里的每一個人,在生活中的演技,比在電影上更出色。

          她需要讓這里的每一個人動起來,絕對不能再讓這樣的情況再發生。歐陽芳當然很清楚,時間拖得越久,變數就越大,到時候投資方如果真的撤資,那對他們來說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凌玥和凌瑤姐妹原本緊繃著的神經,似乎也隨著之前的鬧劇變得放松了。她們一左一右正好將歐陽芳圍在正中間,好奇地打量著接下來的拍攝安排,郭晴和莉莉都已經死了,接下來還有幾個鏡頭,該怎么處理?又該讓什么人頂替?這是兩姐妹最關心的問題。

          “現在你們得想辦法安安靜靜地睡上一覺,醒來之后再來考慮這個問題好不好?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們處理呢。”歐陽芳看了看兩姐妹,隨后拍了拍她們的肩膀。

          安撫的工作對歐陽芳來說是輕車熟路的,她就是有這種本事。每一個或疲倦、或驚恐、或心事重重的臉,她都有辦法讓他們安靜下來,最重要的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一個事實:明天一切都會恢復正常,他們需要保存體力。

          最需要定一定神的是蕭望,歐陽芳太了解那個男人,他們的合作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這個對藝術創作很有激情的男人,唯獨對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情,多少總是有那么一點兒后知后覺,這總讓她感覺有些無奈。

          推開蕭望房間的門,才分開不過十幾分鐘的功夫,里面繚繞的煙味,讓歐陽芳猛咳了起來,她快步沖到了窗前,打開了窗戶,好趕走房間中污濁的空氣。這個家伙,是想要把自己變成煙熏肉吧?

          ”真是多虧這里有你。”陷在沙發里的蕭望抬頭看了看歐陽芳,連聲嘆道,“你真是太能干了,如果不是你在這里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發生了這么多事情,該怎么辦才好?”

          “后期的補救措施,我們恐怕還需要費點兒功夫。至于目前的這種狀況,還好,不是特別麻煩。現在的技術手段那么高超,只要找到合適的替補,將近景換成遠景就可以了。”歐陽芳皺緊了眉頭,她輕嘆了一口氣,“這里的每一個人,其實只需要跟他們好好的談一談就好了。畢竟,他們是混這個圈子里的人,什么樣的故事沒有聽說過?他們只不過需要一點兒時間消化而已。”

          兩個人都沉默了一陣子。過了一會兒,蕭望才一臉感激地看著歐陽芳,“有你在這里真是太棒了,你太善解人意,也太善良了。”

          自己善良?歐陽芳的臉上揚起了好看的笑容,她只是謙虛了幾句。不過,如果此刻的蕭望知道自己真實的想法,又會怎么想?她一向認為,沒有什么人的幫助能真正有效,能救他們自己的,也只有他們本人而已。每個人都應該學會冷靜的處理問題,而且不需要摻雜任何的感情。而她,只不過是比別的人稍微理智了那么一點點而已。

          冷靜地和蕭望又坐著談了一會兒,讓他盡快將接下來要拍攝的東西做好計劃,接下來所有的一切自然會由歐陽芳接手的。隨后,她走到了門口,提醒蕭望千萬別再繼續抽煙了,他需要靜下心來認真考慮創作的事情。

          拉開門的歐陽芳,差點兒和正準備敲門的何如迎面碰上。何如嚇了一跳,但是臉上卻帶著恭敬的笑容,“芳姐,你真的在這里。我正想要去找你。”

          “你們還不打算休息嗎?就連那幾個警察也都開始休息了吧?這樣的日子,不太適合忙碌。”歐陽芳拉緊了身上的衣服,她打了個長長的呵欠。

          “李慕秋的經紀人還在,看起來閑話兩三個小時是沒有問題的。”何如的臉上還是帶著討好的笑容,甚至望向歐陽芳的眼神里還帶著幾分說不出來的崇拜。

          歐陽芳點了點頭。何如是一個不怎么讓她討厭的經紀人,不只因為她是周彤的經紀人,平時他們私底下也有不少的交往,偶爾她們還會相約一起跑步。

          原本以為何如不再說什么,沒想到她突然之間加了一句:“其實周彤很早之前就認識喬智了,遠在認識蘭溪之前。她說,他是一個很聰明、頭腦很冷靜的人。聽說他還是個標準的富二代,如果不是真的喜歡這份工作,恐怕不會當警察的。跟他打交道,還是應該謹慎一點兒。還有,周彤說,當年季歌出事之后,曾經有一個矮胖的男人去看望過季歌的母親,當時還留下了一筆錢。他說他本應該是季歌的經紀人,那個人,不會就是慕沙吧?”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