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貼身戰兵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人為故障?
              聽到千太明的話,秦風愣了一下,然后抓住他的肩膀說道,“好啊,如果你們能讓他回來的話,我們之后還能有其他合作!”

              這下秦風明顯顯得有些興奮起來了!

              賀高是難搞沒錯,可如果掌握了他的信息,尤其是如果能夠在一個范圍內控制著他,讓他沒辦法離開的話,那要解決這樣的人還是很容易的。

              畢竟賀高說到底只是一個普通人,甚至或許連普通的巡捕都能輕松地將他打贏。所以說,如果將他控制在一架飛機范圍內,秦風有著百分百的信心能夠將這人抓住。

              唯一的問題是,飛機上的那些乘客的安全問題秦風沒辦法保證罷了。秦風倒是一直覺得自己不能傷及無辜,但也不是說這種事就一定沒有cāo)作的辦法的。

              而且聽千太明的意思是,那飛機也僅僅只是起飛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現在往回的話,應該不會讓人有太多懷疑?

              “對,你讓飛機上的某個駕駛員裝作突發重病,然后飛機返回就是了。不然就說某個零件出了問題,這種理由太好找了。至于你怕連累到飛機上的其他乘客的話,那你們可以讓專業人員在周圍先進行埋伏,等這些乘客都下來之后將他們分開再行動。這樣一來對付賀高就簡單了。”

              秦風總感覺自己做了一道數學題,將問題拆分開來,然后就很好解決了。

              “這個......”千太明看向樸中元等待這位大臣的回答。畢竟這位才是大佬。

              后者想了想,“如果將他帶回來,讓你有機會將他解決的話,你能給我們棒子國什么好處?”

              秦風就知道這些人一來肯定就會談好處。

              “十個億買他人頭能接受嗎?”秦風看著對方樸中元也不廢話了!這種事其實他們這邊要做的事其實并不多。

              “好!”

              樸中元也沒討價還價,當然他們說的十億是以軟妹幣作為單位的。

              千太明只能嘆了一口氣進行聯系。

              雖說讓飛機返航肯定會造成一定的經濟損失,但頂多也就是百萬軟妹幣的金額而已。所以說十個億對于他們來說確實是一筆巨大的金額。

              然而,秦風能在機場里等了一個小時卻沒有半點回音。

              我擦,咋回事?為啥感覺有些不對勁?

              秦風看向千太明,后者也忍不住皺起眉頭,“可能出事了,我這邊好像也聯系不上。走吧,先進控制室那邊。”

              說完,千太明就在前方帶路,而秦風自然只能跟在他的后。倒是破中遠這位總理大臣居然沒有離開,這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畢竟說好十個億,這位大臣肯定要將錢收到了才會離開。只是秦風這邊倒是不著急給錢了,因為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沒多久,秦風跟著千太

              明去到控制中心。這里是監控飛機飛行的地方。最重要的是,這里可以控制航向。

              只是進入之后,千太明和其中一位成員溝通之后就郁悶了。

              “秦風,那架飛機失聯了!”

              說真的,秦風真心不覺得意外。因為賀高本就是搞這種特殊信號的,只要他愿意,切斷飛機和控制中心的聯系并不困難。

              “嗨,沒戲。那我和冷凌走了啊!”秦風知道想要找到賀高基本上不可能了。畢竟飛機如今都失聯了,如今控制室這邊比千太明他們還著急,就嘗試著各種辦法進行聯系。

              只不過不知這邊的中心無法聯系上,其他城市的也一樣。

              至于賀高是怎么發現有問題的,這就不是秦風能猜測出來的。

              “那我們走了嗎?”冷凌開口道。

              后者自從金浩宇死了之后,就變得有些沉默寡言。不過想想也對啊,大仇報了之后,或許就是這種空虛的狀態?

              “走吧!”秦風轉。

              “等等......”樸中元想說點什么,但是卻不知該用什么理由讓秦風留下。失聯的飛機重新聯系上?怕是不容易,所以這件事處理起來其實也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

              所以最終,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秦風離開。

              沒多久,秦風和冷凌就坐上了另外一輛飛機。

              坐在秦風旁邊,冷凌言又止,最終還是開口道,“秦風,我欠你人。如果不是因為你在的話,或許我就已經死在金浩宇手上了。這輩子都別想幫我家人報仇。所以,現在我的這條命是你的了。你以后叫我做什么都行!”

              聽到這話,秦風轉頭看了看這張精致的臉蛋。說實話,這軍服確實有很大的加成,即使由于之前打斗的關系如今這軍服有些殘破。但并不影響冷凌的美!

              雖然這女人長得確實好看,但秦風也不會無恥到這種地步。所以最后嘆了一口氣說:“不用了!我幫你又不是為了讓你給我好處。況且一開始我們都已經說定了,你幫我找到賀高。這賀高的行蹤已經發現了。所以我們算是完成交易了。回去之后,你該怎么過就還是怎么過!”

              秦風說完這話之后都忍不住要贊自己高風亮節了。

              “你確定嗎?”冷凌反問道。

              不過看他的樣子,好像本能地帶有一些魅惑的味道在?

              “額......”秦風咽了一下口水,“你是這種人么?你干嘛干嘛去!”

              說完秦風轉頭裝作要睡覺的模樣,隨后就不說話了。沒辦法,他怕自己再和冷凌交談下去真的會做出一些非君子所為。

              終于,飛機起飛了。

              一開始的前幾十分鐘航班都相當順暢。由于r川和華國京城的距離就和國內省份飛行一樣,所以應該不用

              幾個小時就能回到國內了。

              然而,事的發展并沒有秦風想象中那么的順利。

              僅僅飛行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秦風就感覺到飛機顛簸了一下,然后一種不祥的預感就出現了。

              就秦風以往乘坐飛機的經驗來看,如今的飛機應該處于零件失靈狀態。

              所以他忍不住站了起來。只不過空姐并沒有讓秦風如愿。

              “先生,如今還是飛行途中,你還是先坐著吧。等一下再去廁所或者進行其他行為。”

              很明顯,從空姐的反應來看,她們好像也知道點什么。

              所以秦風這時候勾勾手,讓空姐走到自己邊然后說:“飛機遇到問題了,現在我肯定飛機的零件應該出了問題,讓我去機艙幫忙。”

              聽到秦風的話,空姐愣了一下,不過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先生,就算真的有什么況請您也一定要相信駕駛員的判斷。他們可以......”

              框——

              這位空姐話都沒說完,飛機就發生了一個傾斜,空姐差點飛出去。

              “又來?又要遇難?不帶這樣的吧?”此時的秦風相當郁悶。上一次他乘坐小型飛機,被大鳥撞到然后遇難還算是能接受的范圍。

              畢竟那一次的事件中可是有其他飛機的干擾,當時宮本家的一個分支的人可是連戰斗機都找來了。所以那一次的人為意外秦風能接受。

              可是現在呢?大型飛機也沒有遭遇襲擊或者惡劣天氣的況居然也遇到狀況,秦風就有些難以接受了。

              如今他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特殊的念頭。他覺得這一次的事件或許和賀高有關。

              這妮瑪,有這么厲害的么?

              我頂你個肺啊,我連你的人都看不見你也能我?要不要這么厲害啊?

              秦風越想就越覺得不可思議。

              可現在也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他立即朝著駕駛艙的位置過去,只不過有些空乘人員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還是本能地將秦風阻止了。

              要知道,這年頭為了安全起見,駕駛室外可是鎖著大鐵門防止別人進入的。最重要的是,你就算用東西砸也未必能夠將門砸開,除非是有鑰匙。

              而鑰匙一般是在某位空姐手上。

              然而如今遇到特殊狀況,空乘人員肯定會覺得秦風是一個可疑人物,所以就防止他靠近。

              秦風有些郁悶,而這時飛機已經急速下降,秦風知道,和這些人說什么話基本上都是多余的了。

              所以,他如今就想著拿到救生衣準備跳飛機了。只不過這么一來,怕是又要遇到其他的挑戰。

              “秦風......”冷凌臉上沒有沒有驚慌,但臉色也很沉重。

              “不讓我進,不過就算我進去了,可能還真的幫不上什么忙。畢竟秦風也沒有金手指,駕駛

              能力其實也就和專業人士差不多。如果說這些整天摸著飛機的飛機師都沒辦法解決問題的話,秦風或許也是一樣的。還不如想好跳傘算了。”

              叮咚——

              終于,飛機艙內傳來駕駛室的聲音:各位乘客,飛機遇到零件失靈故障,駕駛人員正在修復調試。請乘客回到座位上等待......

              “等你個鬼!”

              秦風已經從座位底下掏出救生衣等裝備。如果是在海面上的話,或許他們還有一線生機。但如果飛機直接降落撞在陸地位置的話,這狀況怕是會將小命直接丟掉吧?

              看到秦風的反應,一些機靈一點的乘客都已經有所準備。

              只是下一刻,廣播傳出罵娘的聲音,“什么鬼,有飛機正在朝我們撞過來?”

              轟隆!

              爆炸聲直接響起......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