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狐璃狐涂 > 第八百五十四章:那你好自為之
              聞言,筠竹才暗暗松了一口氣,轉過臉朝金汐說道:“既然你來了,便先一步帶著她去后山找宛柔,此時妙言身旁離不得人,我稍后就去。”

              “放心吧,不過是對付一個小姑娘而已,只需稍稍連哄帶騙,我定讓她心甘情愿。”金汐面上一臉自信,伸出手朝阿璃面前遞了過去,責備著說道:“還不起身,就等著我攙你么?”

              見此,阿璃連忙自床上站起身,自金汐雙手的攙扶下,動作麻利的下了床,她回眸望了一眼躺在那半死不活的妙言,心里的情緒五味陳雜。

              金汐見她如此,深知經過這一次的事件,她必然會有所成長,輕聲催促道:“走罷,只要你記著,眼下的機會是多少人用命替你造就,也不枉她受此磨難一場。”

              阿璃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再抬起眼時,眼底帶著從未有過的堅定,腳下邁出的每個步子走得很是沉穩,與平日里判若兩人。

              見狀,欒城面上微微閃過一抹驚訝之色,隨即很快的消失,只有雙眼目不轉睛的,見著她迅速從自己身旁擦肩而過,心境突然有些說清的復雜起來。

              “怎么了?”繹軒見他如此,不禁低聲疑惑道。

              欒城適才收回目光,略略思索片刻道:“或許,經此一事之后,阿璃便能迅速成長起來,也未可知。”

              聞言,眾人紛紛了然。

              往日里,不論是清揚疑惑是其他人,總將阿璃保護的極好,而今時今日,當她被形勢所迫推到人前時,心中雖有擔憂和惶恐,卻懂得咬著牙逼著自己不退縮,已是十分難得。

              如此作為,的確有些出人意料,更值得旁人對她刮目相看。

              不多時,金汐攜著阿璃來到后山。

              此時,宛柔早已不似先前的模樣,盡管在如此炙熱之地,四周皆是滾滾涌動的巖漿,她渾身上下卻沒有一絲汗跡。

              待她見著有人來,便十分清爽利落的站起身,朝金汐面上望了一眼,面上浮現轉瞬即逝的驚訝,聲音中帶著三分驚奇道:“是你?你來做什么,難不成是想來看我的笑話?”

              金汐面上沒有一絲表情,垂眸望著山底那幾乎有些看不清的身影,幽幽說道:“宛柔,如今你既已修成仙身,此地該是困不住你才對,為何你還甘愿留在這里,沒有逃出來的打算呢?”

              聞言,阿璃猛地一怔,憶起那日清揚離去的夜晚,一道紅光射入蒼穹,聽他們談起時說起過,是有人要歷劫升仙。

              原來,那日他們如此避諱的,就是宛柔……

              想到這里,她心中竟有些不是滋味。

              沒想到,清揚將她關在這里,竟還成就了她升仙的本事,真不知是歪打正著,還是他原就是這個打算?

              “宛柔身為青丘的人,自當聽從君主的吩咐,君主既下令將奴婢關在這里,莫說我今日只是修成仙,便是升神也不會離開這里半步。”宛柔嘴角帶著似有似無的笑意,回道。

              金汐聽了她這番話,忍不住在心底翻了個白眼,心道:要是我,也不會選擇離開。

              畢竟,想要攀附清揚這棵大樹已是不能,總得另尋一條路才好。

              既然,她能在短短的時日內修成仙,嘗到了甜頭的人,又怎會輕易放棄?可偏偏,這人還要做出一副忠心侍主的姿態,沒得叫人心里膈應。

              想到此處,金汐突然嘴角漸漸上揚,輕笑一聲問道:“既然你如此忠心,我替你們君主與你交代件事,你自然也是奉命唯謹咯?”

              “不知金汐姑娘,傳的到底我們君主的命令,還是你借由我們君主的名,擅自做主?若是奴婢沒有記錯,此處該是青丘的地界,我們君主姓清非金?”宛柔不卑不亢反駁道。

              聞言,金汐面上的和悅之色漸漸退去,眉目間仿佛冷若冰霜,厲聲喝道:“放肆!爾為賤婢,卻膽敢與我出言頂撞,且不論,你們君主早在先前便將青丘諸事交付我手,如今他既回不來,少不得由我代為執掌。

              但憑你方才這席話,便有挑撥涂山與青丘間嫌隙之說,你再猜,待他回來聽到這番話,又該如何處置你?”

              說完,她嘴角不禁帶著冷笑。

              聽到這里,宛柔面色突然一緊,這才微微低著頭頂,道了句:“奴婢一時失言,還請金汐姑娘恕罪。

              “如今,你既受了青丘修煉之地的好處,又曾代為執掌青丘事宜,也是時候該行報答之恩了,你說呢?”金汐面上帶著淺笑,說出的話卻形同逼迫。

              至此,宛柔只得屈膝跪下身去,端端正正的行了揖禮,應道:“宛柔聽令。”

              金汐側目,朝阿璃面上望了一眼,適才幽幽說道:“我思來想去,如今這青丘上下唯你修為最高,且是這兩日才修成的仙,最適合來教導阿璃,她同你皆為火修,想必教起來亦是格外得心應手。”

              宛柔“唰”的一下抬起頭,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金汐,最后將目光停在阿璃面上,猶豫片刻回道:“奴婢……奴婢也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得以修成仙,怕是教導不了阿璃姑娘。”

              下一刻,金汐不禁輕笑出聲,于是側首朝阿璃露出一副很是為難的神色,嘆聲道:“阿璃,她既是不情愿,咱們也不好強迫人家,不如你隨我回去吧?”

              阿璃連想都未曾想,急聲道:“我不回去!筠竹說了唯有她能助我,我是無論如何都要留在這里,直到她肯答應為止。”

              見此,金汐瞇了瞇眼睛,笑得甚是溫柔道:“如此甚好,那你好自為之。”

              接著,她突然伸出手去,將毫無防備的阿璃一把推下懸崖邊,眼睜睜見著她一臉惶恐的驚叫著,跌下那山底唯一那處突出的巖柱上。

              阿璃后背撞上后,痛得她連呼吸都窒了片刻,后背的骨頭亦發出“咔嚓”一聲脆響,若再重一些,怕是要當場斷上幾根骨頭。

              見著她安全落地,金汐朝跪在一旁,一臉愕然的宛柔深深看了一眼,隨即轉身將兩只手拍了拍,嘴角帶著笑意自言自語道:“大功告成!”說完,便自顧自的離去。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