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西游之妖皇崛起 > 第一百章 似曾相識
              詢問出發時間也就是說個笑話拖延時間,都到了大清早的來堵人的份兒上了,當然是隨時出發啊!

              白虎甚至沒來得及去和白荷告別,就被拽著出了城門,站在了那柄御風而行的長劍之上。白虎將雙手搭在妖將大人的肩上,百無聊賴地看著四周的風景。

              這場景似曾相識,只是少了白荷。早知道一大早就會被揪出來,昨天不該著急白虎令的事情,應該多和白荷交流一些的!

              妖將有自己的目標,只是一心朝著目的地去,白虎站在妖將的身后,無所事事。既然如此,那就沒事找點話題聊聊,發泄發泄心中的不滿也好啊!

              “哎,老頭兒,我說,你至于嗎?就這么著急著出發?趕著投胎嗎?要是能容我等到白荷醒來,一起享受一個溫馨的早餐,然后說點體己話,再然后安安穩穩沒有負擔地出門,不好嗎?”

              白虎一邊說著,一邊沒骨頭似的,想把自身的重量搭在妖將身上。講真,大清早地,還有些困,白虎本來打算找機會再瞇一會兒的。

              現在有了白虎令空間,最不濟,找個沒人的地方進去待一會兒,哪怕不休息,看看自己泉水蓄水了多少了,或者看看種下的果子有沒有發芽也好啊!

              被這老頭兒抓出來干活兒,白虎是有一千個一萬個的不滿意,可是又無法拒絕,論實力不如人家,論交易也足夠誘惑,只好忍著。

              妖將畢竟是妖將,赤練妖城之中,名正言順能管著妖將的,也就城主一位,典型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上位者作風,白虎也只能順從。

              這不,對于白虎的推脫和不滿,其實他老人家也很不滿呢!白虎竟敢趁他專心趕路的時候抱怨,他當然是不客氣地排掉白虎的爪子,訓斥了回去:

              “什么然后又然后的?你當我不知道回春堂幾點開門嗎?那小丫頭現在靈力被封,經歷不如我們充沛,肯定是掐著點兒起,等她起來都啥時候了?我哪等得及?”

              妖將教育了白虎一番,沒什么反應,妖將忍不住回頭看白虎,誰料到這么一個分心,就忽略了對方向和角度的控制,連妖帶劍,齊齊向一旁倒去,然后又盡快控回來。

              白虎冷不丁地被嚇了一跳,連忙將雙手又搭回了妖將的雙肩。雖然咱會飛,可也沒有在空中翻跟頭的癖好啊,這跟頭都翻了一半了!

              “哎,你注意點啊,你都地仙了,是仙,仙哎!要不要做這么沒水準的事情呀!御劍都御不穩?你在逗我?”

              “不過是最低等的妖仙而已,沒什么用,仙界也沒有人會承認的。”

              妖將的語氣明顯聽著有些落寞,許是對妖族受到的不平等待感到遇不滿,但是又無可奈何。

              “那也好歹是仙啊……”

              白虎還不能理解那種感覺仍是很羨慕的說道,妖將不想跟他掰扯,隨即轉移話題:

              “還不是被你干擾得!”

              “誰干擾你了?我惜命得很,我還要回去保護我家白荷呢!”

              白虎果然總計,氣得跳腳,只一跺腳,腳下的飛劍就一晃,白虎趕忙停下了。小孩子一逗就上當,妖將也樂得跟白虎繼續逗樂。

              “什么就你家的?”

              白虎又被逗毛了,抬腳就想跺幾跺,快落下來,才想起這事在飛劍上,又將腳緩緩放下,站直,有氣無力地說:

              “不是我家的,難道是你家的?不過,萬一我家白荷起來看不到我,會不會擔心呀?你連留個便簽的時間都不給我!”

              白虎又開始想這些有的沒的了,可不是嘛!之前在秘境之中,盼望了好久回去找白荷,然后就見了一面,又被拽走了,可不就氣性大一些。妖將看在眼里,開開心心地繼續逗他:

              “誰知道你留個便簽得多久?說得好聽想要留便簽,其實是找借口想要故意拖延吧!我堂堂妖將,要處理的事務多得是,我的時間很寶貴的好嗎?”

              沒成想,言多必失,竟然讓白虎抓到了問題的關鍵之處:

              “所以咯?你自己的分內工作完不成,找我幫忙?”

              這小子雖然閱歷和實力欠缺,但是就憑這敏銳和機靈的程度,也非池中之物,日后必有所成。妖將對自己慧眼識英雄很是滿意,開心地捋著胡子,說:

              “你小子還挺機靈的嘛!我沒看錯,加油,我看好你哦!”

              “可是,我還是好擔心白荷啊!”

              白虎沒有接妖將的話,沉默了良久,沒頭沒腦地來了這么一句。妖將聽到簡直是哭笑不得,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小孩子還是得要好好教啊!

              “她有什么好擔心的?與其擔心她,你不如擔心一下你自己!卡境界很久了吧?”

              “哎,你這是揭短!”

              白虎實在是氣不過這老頭兒又是逗自己,又是揭自己短的樣子,他又不傻,當然看得出,只是拿老頭兒沒辦法罷了!這下氣狠了,一使勁,揪掉了老頭兒的一根頭發。

              “啊呦!你這小子!還說不得了?我之前說教教你吧,你又說不學,那我不教你吧,你又說我揭你短。你倒是說說看,你想我怎樣?”

              白虎撇了撇嘴,實在是沒事做,聊天都不知道聊什么好,那就隨便聽聽好了。

              “那你隨便說說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老頑童的脾氣,這會兒意外地好,說教就教,絲毫不含糊:

              “你呀,差的那是心境,實力到了,心境不到,再怎么努力突破,也是沒用的。”

              都是眾所周知的,沒什么干貨!白虎沒聽到想要的,控制不住內心的暴躁,又忍不住和妖將懟了起來:

              “你這講的都是廢話,我也知道差的是心境,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不差實力,那就只能差心境了!還有別的可能嗎?”

              這孩子真的是塊兒寶,比想象的還要敏銳,甚至也可以說是通透。既然如此,那就沒什么可以指點的了,妖將隨口說道:

              “所以你得在心境上下功夫啊!”

              “啊!你說得輕巧!你又在講廢話了!”

              白虎忍不住咆哮起來,聲音傳出了好遠。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