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網游之礦工也瘋狂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明悟前路
          一月時間轉瞬即逝,維護期間胡漢三和秦天并沒有閑著,而是馬不停蹄席卷北疆。由于魏國太子梁同主力離去,過程出奇順利。短短五天時間,就席卷了北疆的各個角落。僅此一戰天下震驚,林子墨的大名在周邊國度傳揚開來。與之相伴的是大江蛟龍宮出世,各國一邊排查自家鎮國大陣的同時,也把目光紛紛看向楚國北疆。

          楚皇已經下旨,冊封武當弟子、秦城之主、惡蛟寨主林子墨為北君,永鎮大江以北的楚國疆域,同時坐擁惡蛟以及秦城。從面積來看其疆域已經蓋過壽春,一躍而成楚國第一大封君。當然這些疆域、人口轉化為實力,還需要一定的時間。作為以前名不見傳的人,突然受到這樣的賞賜,不管放在哪一國都感覺有些荒誕。

          可偏偏楚國就這么做了,作為天下疆域最龐大以及廣袤的南方大國,這樣做的深意其實也不言自明。究其原因是對武當所統率的江湖勢力試探,把大江蛟龍宮這個燙手的山芋,連同廣袤疆域一起丟給武當掌門弟子。背地里的算計,難以簡簡單單用兩句話概括。秦天站在上蔡城的城樓上,目光有些復雜。

          北君、掌管楚國大江以北的廣袤疆域,身為封君是一地的主人。多少人削尖了腦袋,也沒有辦法爬到如此高的位置。可偏偏卻砸到了城主的頭上,呈幾何時自己也有過這樣的夢,只是夢醒了疼的撕心裂肺。有些人一出世就站在了無數人的終點,有些人就算拼搏一生也難以看到前方的背影。毫無疑問自己是后者,城主是前者。

          武當是璀璨的光環,籠罩在城主的頭上。就算這一次受封北君,也充滿了對武當的算計。疆域遼闊的北疆之主,不過是大人物的博弈而已。城主要不了多長的時間就能成為楚國封君第一大勢力。只是他是江湖人,和封君們注定走不到一起。

          “恭喜城主,剛剛收到消息,陛下已經下旨冊封城主為北君。使者正帶著旨意一路疾馳,預計半月后能抵達上蔡。”

          “北君?”

          林子默的聲音有些輕,如果換成以前自己會歡呼雀躍。可當看到一鋤頭下去的后果,卻又陷入到遲疑中。人總是會成長的,面對廣袤的北疆以及大江蛟龍宮,無疑讓人感受到沉重的壓力。

          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嗎?去他個鳥的成長。游歷江湖風也好雨也罷都誰他去吧!。什么城主,什么散人俱樂部盟主,這些都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我只想快快樂樂的闖蕩江湖,偶爾做些俠之大者的事情而已。

          我從今往后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武當林子墨。

          念頭通達目光看向站在身邊的秦天,嘴角微微上揚,再次使用甩鍋大法。人各有志眼前這位,不就是最好的背鍋俠嗎?秦天加胡漢三的組合,堪稱完美。

          “國內各大勢力以及諸國已經派遣使者,正在往上菜而來。它們名為慶賀,其實是打著慶賀的名號窺視北君以及武當、楚國的實力。如果放任大江蛟龍宮,楚國各處疆域都會遍布戰火。”

          “恩!大江蛟龍宮是我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你只管和胡漢三一同處理好北疆即可。至于其它的,全部交給我來處理。”

          “城主的意思是?”

          秦天有不詳的預感,但卻說不上來。受封儀式很重要,大江蛟龍宮也很重要。當兩件事情擺在一起的時候,身為心腹是不是要……

          不想了,在想下去自己都要被繞進去了。

          “大江蛟龍宮降臨,蛟龍肆虐以成為定局,我身為北君。應該肩負責任,想辦法解決大江蛟龍宮之事還大江太平。也許這一路兇險重重,但身為北君,這不是我停滯不前的理由。秦天、你愿意幫我嗎?”

          “城主大德,屬下愿死而后已。至于北疆有臣等操持,可不必掛念。”

          “好、你我同心同德何愁北疆不興。”

          林子墨心中大喜,江湖、我林某人又來了。轉身往城樓下走去,心里喜滋滋的。視權位如草芥,做到這一步也是沒誰了。

          “嗷嗚……”

          狼嚎聲響起,小狼馱著林子墨揚長而去。心中枷鎖盡去,有種暢快淋漓的感覺。換個角度看問題,責任和自由其實并不沖突。

          把對應的人放在對應的位子上,本身就是最大負責任的表現。不管這套理論怎么樣,反正心情是好不少。風風雨雨隨他去,我自江湖任意游。

          大不了垂拱而治唄。

          李世民不也是垂拱而治,最后弄出來了一個貞觀之治。作為玩家能看到簡略的屬性,以及不用擔憂忠誠問題,如果還弄不出垂拱而治的局面,那就真的是浪費了手中的好牌。

          至于散人俱樂部,基本盤在天際中。只要天際不亂,別說還有法律,就算沒有法律制約。俱樂部的老大地位,也不可能易主。對這些問題,林子墨看的很通透。既然這樣為什么不去過自己想要過的生活,在闖蕩江湖中,一點點馴服鶴嘴鋤,讓它成為自己能真正能掌控的力量。

          打打殺殺做什么?我們一致對外,抵抗外敵不是更好嗎?

          “寨主在什么地方?”

          胡漢三急匆匆走來,看到的是孤零零的秦天,心中有些茫然。自己接到消息,寨主不是在此地,為什么會突然不見蹤跡?難道他又走了嗎?話說為什么要加個又字?

          “和你想的一樣,城主走了。”

          “糊涂啊,封君大典如此盛大的事情,怎么能少的了寨主。如果到時候欽差以及各國使者問起來,你我怎么交代?就算有天大的事情,難道連這幾天都等不了?你想過沒有,到時候應該怎么辦?”

          “這?”

          秦天也反應了過來,心中略微有些煩悶。好像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又被城主忽悠了。不過為什么這種感覺如此之好?遇見一位敢于放權的主公,難道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嗎?

          “城主、不,從現在開始我們應該喊君上。君上是有大格局的人,不應該被局限在這些瑣事中。身為臣子要做的不是抱怨,而是為君分憂。”

          說完轉身往城樓下走去。

          看著離去的背影,胡漢三一陣默然。

          ,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