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昆侖劍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白芷凝
              整個碧空谷除了千光寺,其實已經就差名正言順地歸屬九龍寺了。

              無念似乎也隱隱感覺到了這巨龍身上的威勢,微微瞇起眼來,白凈的眉頭蹙起,似乎在思考怎么破這九龍合一之陣。

              “無念,今天我要看看,這九龍合一,你是接的下來,還是接不下來!”慧空一聲高喝,當真有如惡龍咆哮。

              這似龍似蛟的龐然大物怒吼起來,驚起遍地的狂風,瞬間飛沙走石,昏天黑地,甚至波及到了一些靠近無念的僧人。他們被狂風瓦礫吹地睜不開眼,一時竟然看不清眼前的狀況。

              “我說你們九龍寺,也會以多欺負人少的嗎?”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在門口響起。

              慧空以為是無念,嗤笑一聲。

              “怎么,現在知道求饒了?剛才……”可是他話還沒說完一個白色的倩影就從大門外竄出,緩緩在無念身邊停了下來。

              他們一人穿著白衣僧袍,一個穿著白色衣裙,郎俊女靚,看上去倒真是般配。

              要不是無念那顆油光瓦亮的光頭太過顯眼,別人很有可能覺得他們兩個人是一對情侶。

              “你又是什么人?”慧空剛打算與無念不死不休,卻被突如其來的一個女子打斷了。

              “臭無念,又丟下我一個人不管了。”小白姑娘絲毫沒有理會沖她問話的慧空,只是望著身邊的無念,還伸出一只手,踮起雙腳去摸他的光頭。

              “嗨,以前還沒發現你的光頭這么亮呢!”她認真地揉了揉無念的光頭。

              無念沒有避讓,竟然任由她把弄自己的光頭,只是雙手合十,嘴角一裂,說了一句阿彌陀佛。

              確實,在眾僧人的對比之下,無念太白凈了,白凈到宛如一塊絕世罕見的白玉翡翠,耀眼到在人群中能夠一眼望見他一樣。

              就像當初的余子清,別人遠遠地看著他身上的氣勢就知道他是個高手。

              而無念,人家遠遠地看上去就知道他不是一個正經的和尚。

              可是他看上去雖然不像,但實際上他才是看的最通透,悟的也最深刻,大徹大悟,得以無念。

              或許當初的子午大師想做的,正是讓他無念吧!

              “施主是何人,為何擅闖我九龍寺?可知道我九龍寺今日閉門不見香客?”法葉和尚見突然有人出來搗亂,心中有些不喜,言語中帶著怒意。

              “哼,死禿驢,你們給我聽好了,本姑娘可是青川城,白千賈的女兒白芷凝。”小白姑娘兩手一插腰大有要罵街之勢。

              不過他心里早就想好了,誰敢欺負無念,她就和誰急。

              “白千賈?”法葉愣了,這個名字他好像聽說過,感覺格外熟悉,此刻卻又想不起來了。

              “方丈,白千賈正是青川城的白員外,他的賭場遍布四大主城,可

              以稱得上是富可敵國了。白員外也很信佛,相信佛祖能夠保佑他賺更多的錢,因此每個月都會來九龍寺祭拜捐香錢,只是她姑娘每次都是去千光寺,這不剛剛建的羅漢堂就是白員外出的錢。”他的身邊,一個穿著短衫的弟子彎下腰去附在他耳邊小聲說著。【¥! &amp;免費閱讀】

              大夏王朝的四大主城只是最繁華,人口最多的城池,但并不是最富有的。就像這青川城的白千賈,他的資產甚至要比煙柳閣的清樓還要豐厚,四大主城都開滿了他的賭場,是真正意義上的富甲一方。

              可是有錢人往往都不喜歡呆在人多的地方。

              “哦,原來是白員外的千金啊!不知道白千金來這里,是為了什么原因。”法葉一聽到白芷凝是白員外的千金,立刻收去了臉上的怒色,轉而露出了一副和藹可親的神色,用著幾近獻媚的口吻說道。

              堂堂一位半步太和仙,居然還能被金錢所左右,或許這就是他一直停留在佛魔金光體的原因。

              “你怎么來了?”無念和尚先是愣了一下,轉而也問了和法葉一樣的話。

              “還不是因為擔心你。”白芷凝的聲音細弱蚊蠅,她嬌羞地低下頭去。

              “我?我怎么了?”無念和尚又是一愣,他雖然天資聰慧,卻對男女情愛方面的事格外麻木,更何況他從小就是和尚,自然不知道白芷凝的意思。

              “哎呀,蠢死了!”白姑娘氣的直跺腳,小小的臉蛋上泛著兩朵桃,可愛極了。

              “原因,我管你什么原因!”

              曖昧的氣氛還未消散,慧空已經怒喝一聲。

              他本就已經怒火中燒,喪失了理智,恨不得將無念千刀萬剮,管她是白家千金還是什么,哪怕是皇上來了都不好使。

              赤紅色的蛟龍噴吐出一團紅色的真氣,朝著他們二人疾馳而去。

              “慧空!休要傷了白施主。”在這種情況之下,法葉還記得讓慧空不要傷害到白芷凝。

              但是他這話顯得格外虛假,如果真的怕傷害到白姑娘,他完全可以親自出手!

              無念還在琢磨白芷凝話中的意思,一時間竟然沒有發現這團氣焰。

              “嘿,還想偷襲!”白芷凝抬起頭來,正好看見了那一團紅色的真氣。

              她向前一步踏出,站在了無念的面前,手中的玉手一伸,一支黃色的木棍竟然開始顫動起來。

              握著木棍的那名僧人只是驚奇地望了一眼自己手中劇烈晃動的棍子,旋即松開了手,任由它飛入了白芷凝的手中。

              御物術,這白芷凝竟然也是個修仙者!

              她伸手握住了那根木棍,在手里晃了一下,似乎在掂量它的分量。

              說時遲那時快,紅色的氣息剛好來到她的面前,白芷凝手里的木棍一揚,一道天藍色的氣盾在她面前成型。

              她居然是位元嬰期實力的修仙者,雖然不高,但已經足以讓在場的眾僧人震驚,其中也包括無念。

              他張著嘴,同樣驚訝地望著她。

              但是元嬰期的實力又怎么可能攔得下這堪比玄仙的一擊,在真氣抵達的瞬間,她藍色的光盾就勢如破竹般潰散開來。

              與此同時,巨大的真氣將她擊飛出去,白色的倩影在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猶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紅色的真氣并未消失,而是追著蝴蝶而去。

              無念縱身一躍,只一揮手便破去了那道真氣,在空中抱住了她。時間仿佛停滯了一般,他們二人四目相對,白芷凝羞澀地將頭埋在無念的懷里。

              只是無念只是淡淡一笑,便將她緩緩放了地上,還不忘推了她一把。

              “臭無念,人家幫你出頭,還一點都不憐香惜玉,我被人家打了你也不說幫我報仇。”白芷凝皺著鼻子,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也不知道是因為被無念推了一下還是剛剛受了傷。

              不過以她元嬰期的實力挨了這么強硬的一擊居然沒有吐血,已經足以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

              尋常人修仙本就不常見,更何況是像青川白家這種不是修仙世家的大戶。他們平時雖然會雇修仙者當保鏢,但是很少會自己修仙。

              “你居然也是修仙者。”無念輕喃。

              “怎么,很奇怪嗎?”白芷凝白了他一眼,“本姑娘從小就天資聰慧喜歡修仙,你以為我接近你是為了啥,還不是看你聰明想讓你教我。”

              白芷凝口是心非地說著,她沒有忘記無念是和尚。

              “好,等有機會我一定指點白姑娘一二。”無念望著眼前目光躲躲閃閃的白芷凝笑道。

              “無念,你就這么點本事嗎?就只會躲在女人后面是嗎?”慧空在法葉的一聲命令之下已經清醒了過來。

              不過他的內心還是平靜不下來,所以只能化行動為言語,來激將無念。

              “放心,我不是那種人。”不知何時無念竟然拉起了白芷凝的手。

              她愈發害羞起來,臉羞的如牡丹一樣嬌艷欲滴。

              無念將她護在身后,輕聲在她耳邊細語。

              “在這里等著我,我來替你報仇。”

              誰敢欺負你,我就幫你打得他親媽不認!只是后面這句話他并沒有說出口,只是在心里輕聲念道。

              “報仇?無念,你心不靜了,你可別忘了自己是個和尚,和尚怎么能夠動凡心呢?”慧空冷笑,他已經看出了白芷凝對無念的意思。

              “不,心不靜的是你,楞嚴經有云: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虛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你所看到的我心動,不過是你心動了而已,白姑娘貌若天仙,誰會不心動呢?”無念和尚邪魅一笑。

              臭和尚,算你還有

              點眼力勁兒。

              白姑娘伸手去捂自己的臉,兩頰滾燙,在心中暗想。

              慧空和尚愣住了,眼見自己說不過他,旋即又害羞成怒起來。

              “你不要強詞奪理!我們現在是在比試,我就問你,這九龍羅漢陣,你是闖還是不闖了!”

              “自然要闖,今日我就讓你們開開眼界,見識見識我千光寺的千變神通。”

              無念和尚向前走去,他每走一步,身上的金光就會愈發濃烈。似乎有一個龐然大物正要從他體內洶涌而出。

              “千手佛陀!”他的聲音并不響亮,卻猶如威嚴的佛陀緩緩地張開了口。

              古老的梵音在九龍廣場的上方回響,震人心魄。

              一個身高數丈的金色巨佛在他背后顯現出行,竟然和千手佛的千面佛陀有些相象。

              (本章完)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