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西游之禍亂三界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修剪
              張北川緩緩睜開眼睛,使勁的揉了兩下,眨巴了幾下,再揉了兩下。

              看著四周的參天大樹,張北川剝了一句粗口:“我靠!我這是在哪兒!”

              “我聲音怎么變成小孩兒了?”

              “我靠什么鬼!”

              “我靠!我是誰?”

              “我靠!我穿越了!”

              “老天爺啊!讓我回去!我要回去!我的五殺啊!我上千把的猴哥,第一次拿五殺啊!”

              張北川一面大喊,一面在地上掙扎。

              然后,雨后松軟的地面上,就多了一個坑!

              張北川從坑里爬出來,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自己現在在一個森林里面,背上還背著一個背簍,背簍里面有幾顆藥草,腳邊還有一把藥鋤。

              現在看樣子自己,是一個采藥的小孩!

              這怎么可能,有五六歲就采藥的小孩嗎?

              而且后腦勺上還傳來一陣陣的疼。

              這都什么年代了!

              等等,年代!看看自己身上這滿是補丁的麻衣,摸了摸自己亂糟糟的頭發。

              不會是回到古代了吧!

              天哪!古代!

              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沒有wifi!

              我應該怎么辦!!

              “咕嚕…”

              肚子傳來一陣叫喚。

              “餓了!好想點外賣!我發誓,以后再也不給外賣小哥差評了!”

              好想吃炸雞!好像喝可樂!沒可樂啤酒也行!”

              “算了!先下山才是王道,既然是古代,肯定有許多的野獸,萬年打野猴哥,要是被野怪給干掉,那就虧大了。這些野怪可不是你打了它,它才會還手,要是送了一血,可不敢保證會有從泉水,讓自己重生。”

              轉了半天,才順著一條小溪來到了一出相對空曠的地方,而且遠處隱隱有房子。

              “總算看到房子了,先去要點吃的吧,都餓得前胸貼后背了。”

              但是走進一看,張北川腦中就出現了一些畫面。正是在這坐無名道觀周圍。

              這具身體就是這個道觀的道童,道觀的老觀主病了。道童只好上山采藥,卻不想在山上摔了一跤,摔死了,被張北川附體重生了。

              走進道觀一看,床上那瘦的皮包骨的老觀主,身子都已經僵硬了。

              雖然沒有做過虧心事,但是看到床上已經死去多時的老觀主,張北川還是覺得背心發冷。

              不能想別的,先把肚子添了再說,來到廚房,從米缸里面弄出一點黍米,點火熬上一鍋黍米粥。

              老觀主的尸體,只能讓他在床上了,沒辦法!自己這身體太小了,弄不動,而且張北川還是有點害怕尸體。

              想了想,打算明天下山去叫兩個農夫上來,幫忙把老觀主安葬了。

              張北川端著一碗黍米粥,坐在大殿內喝著。

              抬頭看著觀中的兩座神像。

              一座是一個騎著牛,腰懸寶劍的道人,一座是人身蛇尾的神女。

              “這道人,莫非是通天教主?人身蛇尾,女媧娘娘?”

              “真是奇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女媧娘娘跟通天教主一起供奉的道觀!”

              看著殿外天色漸漸昏暗,房間的床上還有老觀主。

              張北川不敢一個人進房間睡覺,因此就只能在大殿的角落坐著。

              “女媧娘娘!靈寶天尊,還請保佑一下小子吧!”

              “小子現在孤身一人在這兒,挺害怕的!”

              張北川朝著兩尊神像磕頭。

              人一害怕,就想弄出一點聲音來給自己壯膽,張北川先是唱起了歌,可是心里害怕,就記不住多少歌詞,哼了幾句,覺得沒意思就停了下來。

              轉頭看著兩尊神像慈眉善目的不由的就想到神話傳說。

              “女媧娘娘,妖族出身,卻又是因為造人而成圣,因此在當年對人族多有維護,以至于被妖族仇視。

              而看到人族崛起,妖族將衰的天機之后,娘娘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妖族幾近滅絕,卻不能出手維護,這也是挺難受的!”

              “上清靈寶天尊,通天教主,截教圣人!比起女媧娘娘還要憋屈。自己的兩個親師兄一起犯規,聯合外人給坑的摔成了一個滾地葫蘆!偌大一個截教,萬仙來朝的局面,生生的給弄成了孤家寡人,呃不!還剩下一個福緣深厚無當圣母。要不然真成孤家寡人了!”

              “哎!真是太坑!枉那趙公明,吊打得闡教十二金仙,連那燃燈道人也被打的抱頭鼠竄,接過卻被釘頭七箭書給害了!”

              “而后,三霄仙子為兄報仇,將十二金仙道行削了一個遍,最后卻被太上老君親自出后,將云霄擒拿了去,后來元始天尊也親自殺了瓊霄、碧霄。”

              “最慘的還是龜靈圣母,萬年修為,被接引道人擒下,又被蚊子吸干元神血肉,連封神榜都沒進去!”

              “后來自己徒弟長耳定光仙叛變,萬仙陣一敗,門下弟子被人全被人帶走,成了人家佛門的三千佛陀。最后,老君見佛門勢大,便又將大弟子拐去做了小乘佛教之主,分化佛門氣運。”

              ……

              張北川越說越起勁,漸漸的就忘了害怕。

              突然,道觀門被人推開了,走進來一個腰懸寶劍的青衣道人。

              “呃…你好!”張北川尷尬的轉過頭,看著這個道人,然后揮了揮手。

              這道人打了一個道稽道:“貧道青桑!有禮了!”

              “哦!小子張北川,有禮了!”張北川起身,行了一個歪歪扭扭的道稽。

              “深夜路過,可否暫住一宿?”

              “呃!可以可以!正好我一個人有點怕!”

              “怕?貧道聽你方才好似在說封神之事,靈寶天尊在上,你都不怕他老人家降下責罰?”道人笑了一聲。

              張北川撓了撓頭說:“呃…嘿嘿!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嘛!靈寶天尊大人大量,怎么會跟一個小屁孩兒計較?”

              “童言無忌倒是不假!不過貧道看你言語,也不似孩童啊!”

              “呃…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嗎!所以懂事的早一些!”張北川癟了癟嘴,就帶上了哭腔說:“沒辦法!我師父他老人家年老多病,因此只能我自己一人扛起這道觀的生計,可是最后,師父還是拋下我一個孤苦伶仃的孩子,自己去了!”

              “無量天尊!”道人唱了一句,隨即又說:“你師父死了?”

              “嗯!人都還在床上呢!對了!道長,要不您幫我一個忙,明日幫我把師尊弄到后面去埋了吧!可憐我年幼體弱,弄不動。”

              “無量天尊!同為道友,實乃義不容辭!”

              為了感謝這道長的深明大義,張北川道:“道長您餓不餓!我那鍋里還有一些黍米粥,您要是餓了,我幫你熱熱,您墊墊肚子!”

              “也好!先行謝過了!”

              “不謝,應該的!”張北川說著就走進廚房,開始熱黍米粥。

              片刻,張北川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黍米粥,一小碟咸菜,走進大殿,那青桑道人卻在盤膝打坐。

              “道長!粥熱好了。”

              青桑三兩口喝完了黍米粥,用袖子擦了擦嘴道:“方才聽你說那封神之事,好似對截教有些不滿?”

              “呃…沒有沒有,都是聽鎮上說書先生說的!我方才一人害怕,就隨便說來壯膽!”

              “說書先生,貧道也算是四處游歷,可也未曾聽過這種說法的!”道人又道。

              “就山腳鎮上那個說書先生,不過他也是一個到處游歷的說書先生,走到哪兒說到哪兒,道長與他都在到處走走,碰不到也是正常的。嘿嘿…”

              “哦!那你可否將來我聽聽?”

              “呃…還是不要了!靈寶天尊在上,小子不敢胡言亂語!”

              “你方才不是說了,靈寶天尊大人大量,不會在乎你這童言嗎?”

              “呃…那我就隨便說一些吧!其實靈寶天尊挺可憐的……”

              便是這樣,張北川將封神演義的一些段子講了出來,順便加上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旁邊青桑道人聽的很是認真,不知不覺,就講到了天亮。

              &lt;/br&gt;

              &lt;/br&gt;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