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師尊又死哪兒去了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只要她樂意,鳳清止就是她的
              <div>師尊又死哪兒去了第二百一十三章 只要她樂意,鳳清止就是她的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帝清歡嘴角揚起輕蔑的笑容,毫不畏懼的直視那雙盛怒的鳳眸,淡淡道“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態度。”

              滿心的怒火瞬間被潑了一盆冰水,神后到嘴的呵斥又努力的咽下去,深吸一口氣,壓制滿心的殺意,沉聲道“說吧,你要怎么樣才救清雅。”

              “這才是你該有的態度。”帝清歡毫不客氣道“你說你,當年處處為難我,我可是好不容易從你手中死里逃生活下來的,你覺得我憑什么要救你的女兒?”

              “帝清歡!”神后怒吼道。

              帝清歡理都沒有理會,眉眼淡淡。

              神后不悅道“我做的事,與清雅何關?你如果想報復,那直接向我來便是!”

              帝清歡挑眉嗤笑,眼底滿是嘲諷“原來,你也知道父債子不償的道理。”

              聞言,神后滿臉的憤恨一滯,面容僵硬,過了好一會兒,才道“當年是我的錯,你母親做的事,不該讓你承擔。”

              帝清歡卻是擺擺手道“我不想聽這些廢話。如果你能開出讓我心動的條件,我倒是可以試一試,阻止他們的婚禮。”

              神后眼神凌厲的盯著,沉聲道“密匙,絕無可能!我與他相伴數十萬年,都不知道密匙被他放在哪里!”

              帝清歡無奈的攤攤手“那就沒法了,我只對那東西感興趣。”

              神后惱羞成怒,不敢置信道“你不是窺覬鳳清止嗎?你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娶了別人?”

              帝清歡輕笑出聲“別人不知道,難道你也不知道,我只是看上他的那張臉?幾萬年時間,你倒是忘記那場驚天禍亂的起因了。”

              她自然知道帝清歡為了那個風清差點覆滅神界,與鳳清止相交,不過是為了那張與風清相似的臉。

              所有的籌碼沒了,神后閉上眼睛,神情頹廢而痛苦絕望。

              “說吧,你到底想讓怎么樣,才能救清雅?就算你要我這條命,都可以!”

              帝清歡眉眼淡淡“帝清雅就算嫁給鳳清止也不會死,你竟然舍得拿命去換女兒的幸福,你這買賣不劃算啊。”

              神后雙拳緊握,眼底迸發出強烈的恨意“因為,我不想我的女兒與我一樣的痛不欲生!她應該嫁給相愛的男子,而不是鳳清止那個表里不一的偽君子!”

              帝清歡一愣,看著神情激動的神后,那高貴優雅的面容因憤恨而猙獰,看著倒是比以前順眼一點了。

              便好心提醒道“帝清雅喜歡鳳清止,如果你真的想要你女兒幸福,你應該助力鳳清止奪得神王之位。”

              神后滿臉的怨毒瞬間一僵,極為怪異的盯著帝清歡,道“你怕是眼瞎了。”

              “……”帝清歡。

              大殿再次恢復了平靜,兩人皆是一聲不吭,氣氛凝結而尷尬。旁邊的寒鳳也是當了啞巴,隨便這兩人怎么鬧騰。

              過了一會兒,許是神后的情緒平復一些,才又繼續開口道“帝清歡,如果你還有點良心,就去救救清雅。”

              “再這樣下去,她活不了多久了……”最后一句話說完,強勢的神后竟是落了淚。

              帝清歡看著即將遠去的神后,終是忍不住出聲道“什么叫做她活不了多久了?”

              神后走到門口的步伐停住,頭也不回道“你以為,以她的性子知道你回到神界后,會不來見你?但凡她能來,就算是爬也要爬來見你!”

              “什么意思!”帝清歡臉色一白,指尖竟是顫抖。

              神后憤恨的回頭,指著帝清歡的鼻子罵道“當年為了保全你,她割舍神魂隨你墜入輪回,被鳳清止發現后,為了不牽累你,她自請進入神獄接受懲罰!那可是神獄啊,如果不是我出關將她帶出,恐怕她已經沒命了!”

              帝清歡瞳孔緊縮,卻輕笑道“神后,你就算騙我,也找個好點的理由。帝清雅進入神獄時,可沒有被剝離神魂,神獄至多讓她受點皮肉苦,又怎么會要了她的命!”

              這種情況被人質疑,神后忍不住咆哮,雙眼通紅,恨不得將帝清歡碎尸萬段“你以為帝擎天為什么會為了拖延時間,就舍棄清雅這個神女?那都是因為清雅傷了神魂,此生難入神王境!帝清歡!無論你是否相信,都改變不了清雅為你而死的事實!”

              轟,當最后一句話說完,晴天霹靂,一道九霄神雷落在神后的腳前。帝清歡全身散發著凜冽的殺意,那種屠殺萬物都難以抵消的殺機。

              神后盯著腳下雷霆交雜的深淵,眼底閃過忌憚,抬頭冷笑道“都說因果輪回,我倒是想看看你欠我女兒的,得拿什么去償還!”

              話落,神后已經消失在大殿中,早已等候多時的青鸞迅速載著神后回去。

              寒鳳遲疑著上前“清歡,她也許是騙你的。”

              帝清歡卻是搖搖頭,聲音沙啞“那個女人視帝清雅為命根子,不會開這種玩笑。”

              寒鳳有些不敢置信“那么說,神王真的為了永坐尊位,而舍棄自己的女兒?讓帝清雅將鳳清止變成自己的女婿,這樣一來,鳳清止就算想爭奪尊位,也師出無名。可為什么鳳清止要同意這樣的陷阱呢?”

              寒鳳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不夠用。

              帝清歡卻是冷冷一笑“這場婚事,是把雙刃劍,就看主動權掌控在誰的手中。帝擎天想讓用帝清雅壓制鳳清止,鳳清止還想依靠帝清雅身后的神后來逼迫帝擎天退位。”

              聞言,寒鳳神情有些復雜,盯著面前女子的眼睛,緩緩道“帝清雅還真是可憐……”

              帝清歡沒有回話,面若寒霜。

              寒鳳卻是繼續道“帝清雅變成如今這樣,就算與鳳清止成了親,總有一日,也會被拋棄。你真的要任由帝清雅嫁給鳳清止?”

              帝清歡的眼底閃過暗芒,雙拳握緊又放松,來來回回數次,才開了口道“只要她樂意,鳳清止就是她的,誰也動不得。”

              “……”寒鳳無語了。

              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你都自顧不暇了,還管別人!”

              聞言,帝清歡被逗樂了,點了點寒鳳的眉心,輕笑道“你怎么總是這么單純?”

              寒鳳臉色不太好了“你這是說我單蠢吧!”

              帝清歡捂嘴嗤笑道“我可沒說。”

              寒鳳怒道“帝清歡!”

              帝清歡不太淑女的掏了掏耳朵,嘴角輕揚道“我知道我的名字好聽,但你也不用接二連三的叫我名字吧。”

              “去死吧!”

              師尊又死哪兒去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