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打穿西游的唐僧 > 第159章:靈山鼠患成災嗎?(求訂閱,求月票)
              <div>打穿西游的唐僧第159章:靈山鼠患成災嗎?(求訂閱,求月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從自己這屬下的話語中,黃風怪就明白來的人是誰了,這讓他嚇了一跳,心中反射性的誕生了逃跑的心思。

              不知道的時候還無所畏懼,可昨天晚上蹲在墻角,偷聽到了孫悟空和豬八戒他們的對話,知道了他們一個是大鬧天宮的齊天大圣,一個是天蓬元帥下凡。

              黃風怪心里明白,他們兩個隨便一個出手自己都討不得好去,更別說是兩個人一起來了。

              不過,盡管心中惶恐,但是黃風怪的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一圈之后,道:“不錯,來的的確是本王的故人,你們且將他們迎進來,好生招待,本王先去沐浴更衣一番再來見他們!”

              “好的,大王!”

              聽得黃風怪的話語,這個妖帥點了點頭,不疑有他,轉身離去。

              “諸位,我們大王有請!”來到洞外,這個妖帥很有禮貌的樣子,請了江流等人進入洞府之中。

              既然是大王的朋友,而且大王還要特別沐浴更衣才來接見,想來對方的身份不凡,和大王的交情不淺,這個妖帥自然是不敢怠慢了。

              “咦?這黃風怪這么熱情的嗎!?”看著對方熱情的模樣,江流心中暗自的詫異。

              自己和黃風怪從未見面,此番前來尋找,江流還作好了準備先打一場再說呢。

              “如此,便多有叨擾了!”雙掌合十,江流同樣謙遜有禮的模樣說道,旋即翻身下了白龍馬,與孫悟空和八戒他們一同進了黃風洞中。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原本作好了先兵后禮的準備,可既然能夠先禮后兵的話,那是再好不過了。

              迎著江流一行人入了黃風洞后,很快,自有小妖擺上了瓜果之類的東西來招待,一副熱情好客的模樣。

              只是,洞中幾個小妖暗自的議論著,這帶著兩個妖怪前來的小和尚到底是什么人?為何要如此熱情的招待他們?

              有的消息比較靈通一些的便回答說是大王的朋友。

              “阿彌陀佛,請問你們大王呢?”低聲宣了一聲佛號,江流看這些妖物熱情的模樣,只是卻不見黃風怪。

              “小師傅,我們大王說你們是貴客,所以讓我等好生招待,他去沐浴更衣一番,才來見你們!”聽得詢問,這個妖帥回答道。

              “貴客!?還要沐浴更衣才來見我!?”

              聽得此言,江流心中一動,旋即反應過來,原著中的黃風怪原本是靈山的一只黃毛老鼠,只因偷吃了如來琉璃燈盞里面的清油,所以害怕被靈山的人抓了問罪,所以這才逃到此處,成了一方妖王。

              如此說來,他能認得自己這取經人,認得孫悟空和豬八戒,似乎不足為奇。

              “既然如此,那貧僧便等待就是了!”點了點頭,江流旋即不再多言。

              倒是旁邊的豬八戒,探手拿了一個蘋果,像是普通人吃葡萄似的,整個蘋果丟入嘴里,一口咬下,果汁四濺。

              “嘿嘿嘿,這家伙倒是識趣……”旁邊的孫悟空聽到這妖怪如此莊重的對待自己一行人,虛榮心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順手拿了個香蕉,翹著二郎腿的躺在一旁的椅子上。

              “這西天靈山,是不是鼠患成災啊!?”江流雖然氣度雍容的模樣端坐著,可是心中卻是暗自的腹誹。

              這黃風怪是西天靈山的,因為偷吃了琉璃燈盞里面的清油而偷跑出來的。

              同樣的,原著中那個拜了托塔李天王為義父的金鼻白毛老鼠精也是西天靈山的,因為偷吃了如來的香花寶燭偷偷下界,挖了個無底洞成妖。

              靈山上的老鼠那么多的嗎!?

              旁邊的妖帥,小心的招待著,可是,這一等就是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卻依舊沒有等到黃風怪的出現,江流的心中暗自的有些奇怪了。

              沐浴更衣的確是表現出了對自己這些人的重視,可是,重視的話也不至于讓自己這些人等這么久吧?

              “喂,你們大王沐浴要這么久的嗎?還不趕緊去催催!?”

              相對而言,旁邊的孫悟空的性格更加急躁得多了,等了這么久,還沒見到那黃風怪出現,就算是第一印象不錯,也等得有些不耐煩了的模樣。

              “我這就去看看,諸位請稍候!”這個妖帥也覺得有點不對勁的感覺了,起身去尋自家大王去了。

              可是,來到自家大王尋常沐浴的地方,卻發現這里一個人都沒有,這讓他有些懵了。

              詢問了一圈之后這才發現,原來自家大王根本沒有沐浴,甚至還整了個包裹,從山洞的后門處離開了。

              這個妖帥傻眼了,跟著反應過來,這是大王為了穩住那些和尚,自己偷偷的溜走了嗎?

              連自家大王都被嚇走了?

              也沒有那么耿直的意思,這個妖帥也沒有回去告訴江流他們的意思了,同樣不動聲色的偷偷溜走了。

              “喂,你們人呢?不只是你們大王沒出來,這么去催的人也不見了!?”又等了片刻,連最初招待的人都一去不復返了,孫悟空哪里等得下去?嘴里大聲的呼喝道。

              一番大鬧之后,這才發現,原來這黃風洞里的黃風怪,早就悄悄的逃走了。

              “吱吱吱……”

              起初還覺得這黃風怪很識時務,沒想到自己居然被耍了一把,孫悟空是氣得抓耳撓腮,呲牙咧嘴的,氣得手在耳朵里一掏,金箍棒一揮,自動變長變粗。

              砰砰砰的幾棍子,整個黃風洞都被孫悟空給直接搗毀了。

              “悟空,先去把那黃風怪找到,抓過來再說!”

              眼看孫悟空氣得在這里搗毀黃風洞,江流暗自搖頭,一旦動起怒來,這猴子的智商就直線下降似的,當務之急是在這里撒氣嗎?

              聽得江流的提醒,孫悟空也跟著明白過來,的確如此。

              點了點頭,縱身一躍,身如玄鐵的孫悟空竟然直接撞穿了這黑風洞,飛上了半空中去了。

              手執如意棒,孫悟空目運金光,縱目掃視,雖然逃了許久的時間,可是,以孫悟空的神通,卻還是很快的就找到了那黃風怪的蹤跡了,面露兇光,道:“師父,俺老孫找到那家伙了!好家伙,他往東已經逃出數百里遠了!”

              “悟空,別殺他!我們還要詢問辣椒粉的消息呢!”聽得那黃風怪是往東面逃走了,江流眼睛一亮,高聲說道。

              說話間轉身迅速的朝著黃風洞外跑去,同時開口道:“小白,快追,去追你大師兄,有多快跑多快!”

              “好的,師父!”聽江流的話,白龍馬自然是認真的點頭,揚起馬蹄,化作一道白色的閃電,迅速的往東面跑去,速度前所未有的快,快得江流的眼睛都快有些跟不上周圍景色的后退了。

              對江流而言,那黃風怪居然往東面而逃,這不是讓自己走回頭路嗎?

              這可真是太好了!

              不過仔細想想,這黃風怪原本就是從西方逃來的,現在又是逃命,當然是繼續往東逃了,莫非還折返往西方逃去嗎?

              “師父,師兄,等等我……”豬八戒看著孫悟空化作一道流光遁去,江流也坐在白龍馬身上化作一道白色的閃電似的,大叫了一聲,同樣騰云駕霧起來,追了過去。

              坐在白龍馬背上,跑了半盞茶的工夫之后,終于看到了前面的戰斗,孫悟空手執如意金箍棒,正與一個獐頭鼠目的青年男子斗在一起。

              看那男子身材消瘦,手執三股鋼叉,顯然不是孫悟空的對手,被死死的壓制住了,若非是孫悟空得了江流的命令,不得傷了對方性命,或許早就一棒子將這黃風怪給砸死了。

              一個孫悟空就難以招架了,眼看著江流和豬八戒也跟著追上來了,黃風怪心中一寒,收了鋼叉,抽身后退許多。

              “怎么了!?知道你孫爺爺的厲害了,要繳械投降嗎!?”眼看這黃風怪收了兵器后退的模樣,孫悟空呲著牙說道,臉上余恨未平的模樣。

              “哼,你這猴子,既然你逼人太甚,就休怪我不客氣了!”看著孫悟空,黃風怪有一種狗急跳墻的模樣,怒聲說道,話音落下,吹起一陣黃風。

              好家伙,這黃風遮天蔽日,一時不察,即便是孫悟空竟然都吹得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狂風卷起風沙,讓孫悟空都睜不開眼來。

              修為雖高,法力雖強,可是這狂風吹得人眼睛都睜不開,一身驚天動地的修為,也就難以施展了。

              “悟空,為師前來助你!”坐在白龍馬背上的江流眼見于此,高聲叫道。

              呼喊聲中,江流的手一抬,對著黃風怪一點:閉口禪!

              沉默的效果,讓黃風怪覺得體內的妖氣瞬間化作一潭死水,調動不了,自然,這原本施展的三昧神風也跟著消散了。

              “嘿嘿嘿,這死老鼠,總算也嘗到了師父這一招的厲害吧!?”看著江流手一指,這沉默的效果發動了,追得前來的豬八戒嘿嘿直笑。

              當日和孫悟空相斗的時候,豬八戒可吃過這個虧了,此刻看別人也是一樣,只覺得身心通暢。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