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抱天攬月傳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陰窺
              陳醉將白玉瓶收好,笑道:“多謝嬋兒這般為愚兄著想。”又道:“這一路走來若沒有你從一旁拾遺補缺指點錯漏,我的修行進度也不可能這么快,上天雖然與我添了很多麻煩,卻把你派到了我身邊......足夠了!”

              “油嘴滑舌,就偏偏你這嘴巴殺人不用刀,哄死人還不償命。”嬋兒嫣然一笑,道:“你就不怕我也是為了利用你才這么做的?”

              “賭上女兒家的終身幸福來利用嗎?”陳醉道:“如果是,我愿意被你利用一輩子。”

              “哎喲,越說越肉麻了。”嬋兒霞飛雙頰,道:“我可不敢聽下去啦,怕被你給甜化了。”正說到情熱開心時,她忽然神色一凜,隨即猛然轉臉看向左側山上,目光銳利。接著神色漸漸緩和,收回目光,沉吟不語。

              陳醉沒有她的道意修養,感知的范圍和敏感程度遠遠遜色,看出來她察覺到什么了,問道:“有什么發現嗎?”

              “不好確定!”霍鳴嬋正色道:“剛感覺有人陰窺,看過去的時候卻沒辦法鎖定陰窺者的氣機,所以不好判斷是人還是別的什么山中精怪之流受到了陰陽二極丹的寶氣吸引。”

              “這里是橫山氣宗的地盤,無論是人還是怪,多半都跟魏無病脫不開干系。”陳醉道:“說不定今晚趕夜路還會有一場熱鬧。”

              霍鳴嬋擔憂的:“兄長的實力已經暴露,對方輕易不會出手,可一旦真出手了必定是雷霆萬鈞之勢。”

              陳醉笑道:“聽蟲子叫咱們也不能不種地,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要來的總會來。”

              “你倒是豁達。”嬋兒不滿道:“這一路你倒是走的瀟灑自在了,費解和抱天攬月樓那邊不曉得要為你這點任性需要暗中做多少準備工作,哥哥現在一人身系不知多少人的身家性命,歸址葉氏,重光寧先生,司文曉兄妹和火教費解,更不要說抱天攬月二十八樓和夜魔城中百萬老少,若讓葉大將軍和寧先生知道了你的作為,人家會怎么看咱們?”

              “喲,一向最刁蠻任性的嬋兒怎么忽然教訓起我來了?”陳醉笑嘻嘻不在意的樣子,問道:“你到底察覺到了什么?”

              “不管我察覺到了什么,兄長都不該這么隨便將自身置于險地了。”霍鳴嬋難得鄭重的:“一直以來我都是順從你的,你想怎么胡鬧也好,天涯海角也罷,我都會陪著你,但這次,我想你聽我的,咱們現在就停下來,立即跟孟立虎匯合,繞道橫山避開這里。”

              嬋兒一定是覺察到了某種危險的事物,她有五重道意,所知所覺所見都比自己強得多。但是她也有她的局限,那就是關心則亂,她太在意小醉哥了。而且對陳醉和六十名特戰隊員是一個整體戰斗單位這個事情也不夠了解。在這大山林里,這個戰斗整體能夠發揮的實力有多強大,她根本一無所知。

              陳醉很清楚,這座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把自己看做了獵物,等待著圍獵煉鋒城主的機會。而他又何嘗不是以自身作餌在等一個漁獵這些人的機會?六十名特戰隊員,每一個都配備了八支神火箭,毒煙彈和防毒面具,這些東西并不適合戰場,反而更適合小環境下的江湖械斗。這是嬋兒都沒辦法理解的超越時代的力量。

              這個時代的人,除了極少數天人轉生的狠角色外,凡俗人間的人對神仙有著至高無上的尊崇心。陳醉則不同,夢中人生里他經歷過人定勝天的種種奇跡,曉得一切萬物皆有法,并不一定要修行才能達到神仙的戰力。神仙也是人進化修成,崇拜和敬仰只會削弱自己,壯大對方。從決心攬月起,陳醉的假想敵就包括了這些代天行道的所謂神仙。

              他組建了抱天攬月樓,除了那些賺銀子的小發明外,自己則一直在致力于研發一些適應這個時代,又不至于改變時代走向的厲害武器。如果不是因為不幸遇到了云玄感被老家伙改造成了先天體魄,或許陳醉也不會選擇走上這條在這個時代來說十分另類的追求強者境界的道路。

              要變得更強,哪怕只是一個堵死了修行路的先天體魄。嬋兒傳授的大夢心經,對于其他人來說連雞肋都算不上,卻是為陳醉量身打造的心法。夢中練拳,在半夢半醒之間,不斷挑戰超越自身體魄極限,鍛煉精神意志的同時還能磨礪拳意,增強體魄。一步步走來,陳醉已經觸摸到了夢中人生記憶中的所謂拳法大成見神不壞的門檻。

              先天八品的體魄已經是凡胎肉身的圓滿極限,再往上便只有追求傳說中的神變之道。那不僅是拳法體魄的修煉,還是精神意志的鍛造升華,是從量變引發質變的過程。想要實現這一步,除了自身不斷打磨外,還需要一點點外力因素帶來的奇跡。現在煉鋒城的勢力日漸壯大,陳醉這個城主也越發身驕肉貴,高居于廟堂固然更安全些,卻哪里尋找這樣的磨礪機會。

              “與孟立虎匯合沒有問題,但我不打算繞道。”陳醉道:“一來時間上太緊迫,二來會動搖我勝天的道心意志,三我想試一試我和六十名特戰隊員這個戰斗整體的實際戰力。”

              霍鳴嬋平時都是被陳醉寵著的,幾乎說一不二,但她是個極聰慧的女子,曉得什么時候該讓一步。見陳醉這般鄭重其事的拒絕,她便知道小醉哥的決心不可動搖。只好輕輕一嘆,道:“那我也只好舍命陪君了。”

              陳醉笑道:“不至于的,別說過一座橫山,就算是過龍首山,會一會云空寂,我也不至于沒有半分勝機。”

              “吹牛!”霍鳴嬋道:“打了幾場勝仗,收拾了一個費蓮生和鳩摩羅便覺得自己也是天下有數人物了?人間界這座江湖的水可深著呢,連我爹爹半步真君的人物都陷在了龍首山,憑你現在就想過龍首山?”

              “說說而已,龍首山遲早都要去,但不是現在。”陳醉也不跟她爭辯,道:“你派人給孟立虎發訊號吧,我正好有事要差他去辦。”

              很多大成就都是逼出來的,有的是官逼民反,有的是逼上梁山趕鴨子上架,有的是身處風云際會中不得不置死地而后生。細究起來,歷史上多少揭竿而起的豪杰最初不過是為了一頓溫飽而已。又有多少大宗師最初也只是想謀個活路出身?

              陳醉為了三個女人選擇了抱天攬月這條路,就選擇了把自己逼到了一條注定要在生死線邊緣徘徊的道路。

              “兄長要讓孟立虎辦什么事?”

              “準備些禮物,帶上我的總巡神符去前面橫山地界的北通城里見一個人。”

              ......

              橫山地界廣大有河洛四城,南北東西通四方。在這塊土地上討生活的江湖人,又被稱作是河洛群雄。這當中尤以北通城西北郊外的追云山莊最是出名。莊主蔡追云綽號萬里追魂判,手中一對兒判官筆打遍天下沒遇到過對手。凡是天下行鏢,經常走這條路的,途經追云山莊者,必定要登門拜莊才能確保平安經過。

              蔡追云五十出頭六十不到,早就過了打打殺殺的年紀,憑著少年時搏命江湖闖下的名望地位,每年干一些坐地分贓的勾當,收一點點鏢局子的過路錢,就能豢養追云山莊一大家子人丁了。除此之外,身為地方團練的他還勾結官府,盤剝地方良善侵吞來的商鋪良田,從四十歲歸隱與追云莊,十余年間,儼然發展成了一方豪強的氣象。

              今天是蔡追云五十八歲的壽辰,一大清早追云山莊的門前便張燈結彩,莊客官家們站在門前迎來送往忙碌非凡。不僅地方上黑白兩道的頭面人物紛紛前來道賀,連府尹大人都十分給面子的送來厚禮。而這些人物都只是追云山莊的官家蔡福負責接待的。只有一個人驚動了蔡追云親自迎到大門口,行跪拜大禮接入莊中。

              這個人便是北通城稽查司千戶將軍程白象。

              追云山莊大門外是一條商業街,巷子口有一家面館。

              此時此刻,一個面若冠玉,身披貂裘大氅的年輕公子正坐在門口的桌子旁,對面是一個黑瘦的公子哥兒,身旁的凳子坐的是一個面貌兇惡,體態雄壯絕倫的大漢。大漢的對面坐著個中年人。

              公子哥正笑嘻嘻說道:“金獅白象紅犼黑虎藍鳳,聽說魏無極坐下有五行神捕,個個得魏無極真傳學了一門特殊本領,江湖傳聞說這五人聯手天下間便無人能敵,這個程白象本事究竟如何不得而知,但這面子著實不小。”

              “公子爺說笑了,那些江湖傳聞的無敵高手都當不得真的,這程白象是蔡追云的義父,所以他賜下的禮物才受到格外禮遇。”中年人陪著笑臉分說道:“這江湖上的豪杰們,不管多大勢力,若是不跟稽查司攀扯上關系,都休想成長到追云山莊這般規模。”

              “蔡追云是程白象的干兒子?”公子哥兒頗為驚訝,轉而看向對面的黑瘦少年公子,道:“你記不記得攬月樓提供的資料顯示這程白象多大年紀?里邊這姓蔡的今天過得是五十八歲壽辰吧?”

              “程白象三十六歲。”黑瘦公子十分不屑道:“這個蔡追云真是無恥之尤!”

              “哎,蔡大俠這個事情辦得確實對他的俠名不妥。”中年人道:“同為江湖人,老朽也覺著有些尷尬。”

              “我反而覺得這人算是個人物。”披著貂裘大氅的公子哥兒笑嘻嘻道:“人在江湖飄,誰能不挨刀?人家混了幾十年能越混越好,除了有點真本事外,這個忍常人所不能忍的王八功夫才是關鍵,就這一點便不如你老方有骨氣。”

              “公子爺謬贊,老方愧不敢當。”中年人趕忙連連擺手,屁股微微欠起,儀態有些拘謹,道:“老方我其實是沒有人家的機會,更無萬里追魂判的一身玄陰宗真功。”

              那面貌兇惡,身材雄壯絕倫的大漢一直在吃面,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已經吃了十大碗燴肉面。公子哥兒從懷中拿出個白玉瓷瓶,小巧玲瓏看著不大起眼的小瓷瓶,竟大漢他面前的酒碗倒滿。笑道:“看你這吃相,跟他娘餓死鬼投胎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老子平日里虧欠了你們的肚皮,慢點吃,喏,賞你一碗酒,喝了吧。”

              大漢也不吭氣,端起碗來咕嘟咕嘟灌了下去,先沒什么反應,但很快面色便潮紅起來。坐在凳子上,眼睛瞪的溜圓,眼神直勾勾的,身體晃了晃,終于還是穩住了。

              公子哥兒哈哈一笑,贊道:“你小子還行,有點潛力。”

              大漢從來千杯不醉,似這般一碗酒更是如同喝涼水,但這碗酒喝到肚子里,感受卻非比尋常,不但酒意濃烈直沖泥丸宮,更有強烈的暖流行便四肢百骸,以至于他好長時間才緩過神來,長出了一口氣,抱拳道:“多謝老大賜下仙釀。”

              “要謝你還得謝謝人家老方。”公子哥兒一指中年人,笑道:“要是沒有人家的祖傳法寶,我這藥酒也沒這么大藥力,等一會兒你就陪著他一起過去,務必把禮物送到程白象的手里。”

              “給他送禮豈不是給他漲了臉?”大漢道:“不如我提著斧子殺進去,先把這賊窩子端個干干凈凈,瞧那個程白象還敢不敢跟大哥面前擺臭架子!”

              黑瘦少年贊道:“阿虎這個主意好,就應該給他個下馬威,明明抱天攬月樓的兄弟已經把兄長入城的消息傳遞過去了,這區區的千戶將軍敢仗著魏無極親傳弟子的身份不來迎接總巡大人的虎駕,就應該狠狠教訓一番。”

              公子哥兒正是煉鋒城主,稽查司天下總巡陳醉。黑瘦少年當然就是虛靈鏡像狀態下的霍鳴嬋。叫阿虎的大漢長得比鬼還驚悚,除了山戎部頭條好漢孟立虎還有誰人有此殺氣威風?

              陳醉擺手道:“這個事兒可不能這么辦,到現在魏無極的態度不明,這位大趙將軍算是朝中少有的敢于在武威王面前說不的人物之一,雖然多半時候這家伙都對趙俸侾俯首帖耳的,但我聽聞在一些特殊關鍵的時刻,他倒是有幾次跟司老宰輔站在了同一陣營,所以還算不得武威王一系,惟其如此,咱們才不能因為一點屁事硬把人家推過去。”

              方鎮威有點不敢聽下去了,起身道:“二位公子爺,小老兒這就把禮物送過去吧。”

              陳醉含笑擺手,道:“別這么緊張,這一路走來,掉腦袋的秘密你也聽了不少,不差這一星半點兒,我相信你能守口如瓶。”又道:“看你這是什么表情?不至于怕成這樣,這趟差事辦好了,我抬舉你兒子入稽查司如何?”

              方鎮威顫抖著問:“小老兒六代單傳,就文山這一個獨子,大人與魁首大人之間是神仙打架,他就不......”話沒說完,見陳醉面色不善,立即意識到陳醉雖然是在問他,卻并非是打算征詢他的意見。趕忙話鋒一轉道:“他就不能錯過這個為國為民干一番事業的機會。”

              陳醉哈哈一笑:“去忙你的吧。”

              方鎮威和孟立虎兩個帶著準備好的厚禮去了。

              霍鳴嬋道:“哥哥真打算跟魏無極聯手?你覺得他夠膽色跟武威王為敵?”

              &lt;/br&gt;

              &lt;/br&gt;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