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遺落滄桑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怕嗎
              安心的帶著其他人變換身姿隱匿夜色之中;

              夜風沙沙作響,只聽到樹葉枝丫的摩擦之聲,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出來的時候,茉兒就帶了無雙和掩一兩人,牽著小八就過來了;

              此時跟在他們身邊的都是熟人,和煦樓的人,一個不少;

              早知道會撞上宮千邪,茉兒肯定會答應古一兮與她同行的;

              現在后悔也沒有什么用了,只能靜觀其變;

              小八一直乖巧的跟在茉兒身后,他從未這么老實聽話過;

              看來,周圍的緊張氣氛也將它影響了;

              不愧是有靈性的畜生;

              “怕嗎?”茉兒是在問小八,她知道它能聽懂她的話;

              現在茉兒和無雙等人的距離已經拉開了,這里只剩下她和小八;

              閑來無事,她想找人聊聊;

              誰知小八無所謂的蹬蹬腿,輕松愜意;

              茉兒笑了,她也沒指望它會回答她;

              不知道為什么,她現在特別想古一兮,有他在,事情就好辦多了;

              或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經開始享受依賴一個人的感覺;

              夜幕下,掩一的背影十分的孤獨落寞;

              他隨意的扯了扯嘴角,找他的人已經到了;

              這么多年來,殺人是他最常做的一件事,被人追殺也是家常便飯;

              想讓他死的人很多,不過他們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上;

              夜,靜得可怕;

              忽然一片樹葉從半空緩緩飄落,就差一點就落在了掩一的臉上;

              掩一后腿一個用勁,霸氣的一個轉身就躲開了這次攻擊;

              那片樹葉是暗器;

              這種小把戲,他早就見慣不怪了;

              這么老套的手法,想不到北國的人還在用;

              隨后,一群黑衣人從天而降將掩一密密麻麻的包圍起來;

              掩一沒有多做猶豫直接跟他們纏斗了起來;

              他最不喜歡的就是多說廢話;

              所以,他的話向來很少;

              宮千邪的身影緩緩從暗處走了出來;

              他的目光一直圍繞在掩一身上;

              果不其然,掩一的身手比他想象中還要厲害;

              他身邊最得力的幾十個侍衛加在一起,也沒能一舉將他拿下;

              不僅如此,他還游刃有余的應對所有人的攻擊;

              不愧是宮家殘存的血脈,骨子里應有的霸氣一分不少;

              身手再好又能如何,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他有的是時間跟他耗,看他能熬多久;

              宮千邪看戲一般的躍上一旁的樹枝,事到臨頭,古女茉兒還是選擇保全自己;

              意料之中的事情,她怎么也不會為了個侍衛和他正面沖突;

              沒想到古女茉兒真的那么聰明;

              他還以為需要好好陪她玩一陣以后,才能進入主題;

              掩一這種下等人,下賤命,古女茉兒又怎么會去在意;

              他本就是北國人,就算古女茉兒在這,他也敢硬搶;

              四國很多年前已經制定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是西躍依仗地位率先打破了這份平衡;

              現在他所做的事,就是在給他們提個醒;

              不該管的別管,不該問的別問;

              別人的家事,自己關上門處理就好,旁人,都不應該多嘴;

              陳王遺孤全部都該死,他們茍延殘喘的活在西躍,已經丟盡了北國的顏面;

              現在居然跟古家的沆瀣一氣對抗北國,簡直不知所謂;

              賣國棄家者,死也;

              就在掩一有些精疲力盡應接不暇的時候,無雙帶領著的那群人突然從夜色之中冒了出來;

              他們動作很快,一氣呵成;

              宮千邪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他的隨侍們就倒下了大半;

              和煦樓的侍衛們可都是在西躍皇城編號之外的;

              宮千邪就算再惱,也不敢把這筆賬算在西躍頭上;

              他們動作嫻熟,手法狠厲,殺人就像是切菜一樣輕松自如;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宮千邪發現了一個重大的信息;

              這群人在這里,那么古女茉兒,你呢?

              想到這里他的嘴角劃出了一個古怪的弧度;

              既然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

              為了個下人,將自己置身險地,我會讓你知道這筆買賣有多不值;

              “你們過來干什么?殿下呢?”掩一毫不客氣的出聲斥責;

              可別忘了,自掩一去了和煦樓,他就成了他們所有人的頭;

              掩一出聲斥責,他們沒人敢還嘴;

              唯一有資格跟他對話的人,就是無雙“放心,殿下無礙”

              “是她讓我們跟過來協助你的,殿下有能力自保”

              “快些將這些麻煩解決,才能更快回到殿下身邊,清楚了嗎?”

              最后這話,無雙是對所有人說的;

              說話的空隙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下,無雙的心很不安;

              她預感會有什么大事發生,心緒一直不寧;

              快點解決手上的麻煩,就能回到殿下身邊了;

              她不斷的自我安撫道;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讓她有些應接不暇;

              一股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頭;

              她敢肯定的說,現在跟她對打的這個人,她絕對認識;

              那人身形較小,手法靈動,就算一襲黑衣之下,她也能清楚的知道這是個女人;

              而且是她認識的人;

              她的出招手法動作跟她如出一轍,無雙每出一招,她都能提前一步見招拆招;

              現在,無雙更敢確定了;

              這人不僅和她師出同門,甚至對她了如指掌;

              對她如此了解的人,世上只有一個;

              伏靜;

              只有她才會這么了解她的做事手法;

              他們在和煦樓里一起生活了數十載,情同姐妹;

              可是,伏靜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死了,眼前的又是何人?

              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想,無雙決定大膽一試;

              如果眼前的人真是伏靜的話,她就絕對不會傷害她;

              眼前的黑衣人再次出手的時候,她沒有盡全力還擊;

              接下來,只要黑衣人一掌打在她的胸口上,她就會當場斃命;

              可是,就在這個緊要關頭,黑衣人突然收回了手;

              她撤身站在一邊,古怪的看著無雙;

              只是一瞬以后,伏靜發現自己中計了,剛才無雙是在試探;

              她本不想和無雙糾纏的,她一直在躲避她,避免直接和她交手;

              但是那個掩一動作太快了,特別是無雙等人出現以后;

              她身邊的人死傷無數,情急之下,不得已她才跟無雙糾纏在了一起;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