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我家師父有點強 > 第一百九十章大秦的家底!(求月票,求訂閱!!!)
          楚青擺了擺手,示意紫林可以離開了。

          接下來的幾日里,楚青繼續的寫寫畫畫,但是也是突然間覺得,自己的實力似乎陷入了一個瓶頸期,很難有提升之力了,至少近期不會。

          輕輕的搖了搖頭,或許,沉睡是個好的辦法,可以沉淀一下。

          石碑上面的文字,都已經鉆研的差不多了,那些的符文,都恍若是種種無形的力量,在驅動著天勢的運轉,仿佛整塊石碑來自于另外一片的空間之中。

          輕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這種東西,是什么情況的構造。

          這字他也不認識。

          第一次感覺到,不識字的煩惱。

          雖說是博覽群書,但是群書之上,也沒有這方面的記載。

          楚青沉吟了一下,將明善老和尚叫了過來。

          明善老和尚很快便是走了進來,楚青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來。

          明善老和尚看到楚青一旁的石碑,目光微微一凝,他顯然已經是猜到了楚青叫他過來的目的了。

          “汝可識得這上面的字跡?”楚青緩緩說道。

          “不認識。”明善老和尚搖了搖頭,說道,“這應當也不是上古年間的文字,乃至于,甚至于早已經淹沒在了整個世界的歷史當中了。”

          楚青點了點頭,這一點,他自然也是清楚,不是上古的文字,那就是更久遠的古時了。

          甚至于說,都已經埋沒在了歷史無形的硝煙之中了。

          輕嘆了一口氣,“那你可認識這塊石碑?”

          “也不認識。”明善老和尚繼續的搖頭,隨后神色一正,“我只是從一些東西上,見到過這塊石碑而已。”

          楚青微微的點了點頭,“詳細說說。”

          “大秦掌握了能夠控制天地靈氣復蘇的辦法。”明善老和尚說道,“大秦帝都之下,有個幽暗長廊,長廊的盡頭,存放著能夠控制靈氣之物,在長廊的壁畫之中,我見過這塊石碑,與之一模一樣,這樣看來,這石碑應當是一個變數。”

          楚青倒是有些意外,沒想到大秦還有這種底蘊,不僅僅是能夠有這種靈氣復蘇之法,還有一些遠古的秘辛。

          “那控制靈氣復蘇之物,是什么?”

          “是一本書。”明善老和尚心平氣和的說道。

          楚青點了點頭,一本書?

          楚青瞬間想到了什么,心中一嘆,不愧是大秦啊,底蘊深厚,能夠在千年前異軍突起,在大周和群宗門的統治下,能夠以強硬的姿態,鎮壓四方,這就不能提什么底蘊了,就是實力,壓都能壓死你!

          況且,掌控有靈氣復蘇之物,這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先機。

          只是,這么多年沒有催動,顯然是有些限制的。

          輕輕的撫摸著手中的石碑。

          既然你們要玩,就玩兒把大的吧。

          “謝謝你說了這么多。”楚青緩緩的說道,“你也下山去吧,我不留你了。”

          明善老和尚有些意外,不是說還沒有封閉宗門么?

          在這里有吃有喝,另外還能夠享受和紫林他們一樣的待遇,比他自己出去創業強多了,他都有些喜歡上這里了。

          “好吧,多謝宗主成全。”明善老和尚微微拱手,說道。

          楚青點了點頭,目送著明善老和尚離開。

          緊接著,他又是將孔懸叫到了這里,孔懸一身的五色花衣,面龐極為的俊逸,他從上古存活至今,哪怕是大部分時光,都在蛋中度過,但是卻是有著種族的傳承記憶。

          向著楚青微微一禮,“見過掌教。”

          “你可認得上方的字跡?”楚青看著孔懸,說道。

          孔懸的目光望了過來,運足目力,下一刻,便是感覺一陣的眼花繚亂,心神受到了頗為嚴重的創傷。

          “這......”

          孔懸目光驚恐,連忙的移開了目光。

          “這上面沒有字,我只看到了一道人影......”孔懸說道,“一個女子。”

          “你確定沒有看錯?”楚青微微沉吟,為什么他看到的會是女子?

          自己看到的呢,里面是個威嚴的男子,但是卻也只是個輪廓。

          楚青又是讓嗷嗚來看,從嗷嗚的神識里傳遞的影像來看,里面也是一個女子,人身蛇尾,和孔懸見到的女子,一模一樣。

          人身蛇尾,楚青微微的皺了皺眉,這倒是稀奇,但是看起來,卻也是妖族啊。

          既然是兩獸看到的,盡是相同,和自己卻是有所差異。

          可能,不同種族看到的人影,并不相同?

          那異族看到的會是什么人影?

          可惜,人族再沒有其他的武道金丹強者了,不然倒是可以請來看看。

          而且,這人影是種族的大能,還是始祖,甚至于更為久遠年代的領袖?

          楚青不得而知,也很難猜到。

          楚青將符文寫出來,問向孔懸。

          孔懸抬目看了過來,在他的傳承記憶之中,也沒有如此的記載。

          但是卻是給楚青指明了一條路。

          “上古的大帝,應該通曉這些文字。”孔懸斬釘截鐵的說道,“我的記憶之中,上古的妖帝,確實是精通這些文字。”

          “你確定?”楚青問道。

          “確定!”

          楚青將兩獸揮退,微微的交代了幾句,兩獸也是給了楚青足夠的誠意,讓楚青放下了心來。

          石碑啊。

          楚青托著腮,沒有想到,實力仍然是不夠,不足以來支撐著徹底的催動石碑,來探測其中的隱秘。

          負著手,精神力一掃,明善老和尚已經是離開了這里。

          實質上,楚青也沒有想到,老和尚能夠這么輕易的就把大秦的家底說了出來。

          并且,也未必就是假的。

          他就不怕自己直接殺到大秦去,把那本書搶了?

          想想,一定是哪里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楚青若有所思,又是坐了下來,繼續的寫著什么。

          不過這一次,寫的卻是未來可能發生的變化。

          楚青將自己觀測到了的未來,乃至于推算出來的大世,都一一的寫了下來。

          最后,凝成了一首詩,刻在了石屋的上方。

          石碑散發出無量的清光,將楚青所籠罩,一種無形的呼喚,讓得楚青繼續的想要睡下去,強打起精神來,繼續的推測著之后的事情。

          能夠看穿未來的眼,直到龐大的精神力再次徹底的榨干,楚青方才罷休。

          “到了大開山門的日子了啊。”楚青緩緩的說道,隨后,最后的掃了石碑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