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修真從武俠開始 > 第86章 殺機暗涌
              不一會兒,蕭云來到晁家莊,在莊外便聞到了濃濃的鮮血之氣。

              莊內,尸橫遍野。

              晁雷、晁霆,跪于大門處,兩個大男人眼中滿是淚水,痛苦的哀嚎。

              蕭云心中一驚,莫不是血螭蛟追到這里來了?

              隨即,心中否決。

              如果血螭蛟追殺到這里,先死的應該是晁雷、晁霆以及花斑虎陽奇。

              并且,血螭蛟若是殺人,定是噴出血焰群殺,或者一爪之下,將人撕裂,晁家之人明顯不是這樣的死法。

              莊內,所有的尸體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蒼白無血。

              空氣中雖然血氣沖天,地面卻沒有流動的血液,只有一些干涸的血痕。

              人死了,不可能血液流盡,這么多人死了,血液流出也不會只留下血痕,而是會凝結成一片片血塊。

              蕭云懂得血煉之術,很快便反應過來,晁家之人是死后被人吸光了血液,才會造成如此跡象。

              哪怕是流至地面的鮮血,也被吸走,只留下血痕。

              并且,所有尸體身上的傷口,都是人為。

              是有人來到晁家,大開殺戒,殺人吸血,來人武功十分高強,晁家的內煉武者,都沒能逃脫。

              晁雷、晁霆未死,是因為跟蕭云進了天柱山脈,才避過一劫,他們也剛從天柱山脈中趕回,一回來便看到這一幕,令他們傷痛至極,心中滴血,目眥欲裂。

              “天殺的,這是造了什么孽啊?為什么這么狠毒,連孩童都不放過?”

              晁雷凄厲的大喊,身上一根根青筋暴起,幾欲發狂。

              蕭云向前,走入莊內,目光掃過一具具尸體,眼神冰冷,心中殺機暗涌。

              道云縣人數眾人,來人沒殺其他人,只滅了晁家,明顯是報復殺人。

              幾日前,蕭云帶著晁雷、晁霆曾滅了飛云盜,蕭云自然將兩個事件聯系到一起。

              一開始,飛云盜提出要一萬兩銀子贖人,蕭云有著碾壓飛云盜的實力,但依舊給了。

              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蕭云不想給晁家惹來麻煩。

              可結果事不遂人愿。

              飛云盜收了贖金卻不交人,還要將他們致于死地,蕭云這才動了殺意,大開殺戒,滅了飛云盜。

              對方顯然是以同樣的手段報復。

              不同的是,蕭云殺的是作惡多端的匪賊,并且還是飛云盜的匪賊要殺蕭云在先。

              而來人是純粹的報復,不分老女老幼皆殺,欲滅晁家滿門,并且殺人之后,還以魔道手段吸光他們的鮮血。

              這是真正的魔道中人。

              在凌虛天,蕭云便是與這種真正的魔道中人斗了一輩子,最終仙體毀,元神滅,也是毀滅于魔道的天魔戮心萬劫大陣中。

              四海世界,亦有這種人面魔心之輩,蕭云自然是殺機暗涌,這種人有多少,他殺多少,只要遇見了,就絕不放過。

              蕭云法力灌注雙眼,以法眼仔細查探。

              他看到了許許多多的腳印,雜亂無章,許多腳印都是只有一段距離,便突然停止,旁邊,正好有一具尸體。

              蕭云快速將晁家莊走了一圈,其中有四道腳印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四道腳印,并沒有突然結束,而是各據一方,幾乎出現在每一具尸體的旁邊,最后又匯聚在一起,最終通向晁家莊后門離開。

              兇手,一共有四個人。

              通過腳印的痕跡,蕭云能夠判斷出四人的修為,一個宗師,三個內煉圓滿。并且,宗師的修為極高,至少是三花宗師,不排除是圓滿宗師的可能。

              圓滿宗師,整個徽州明面上只有夏侯京、陸星絕二人,蕭云見過兩人,能夠判斷得出來,不是他們的腳印。

              這令蕭云心中微微好奇,這飛云盜后面,突然間牽扯到了什么勢力,竟然會有疑似圓滿宗師的武者出現?

              蕭云的目光,順著四人的腳印,投向遠方,不管是什么人,不管牽到什么勢力,蕭云都已經定了他們生死。

              既然他們喜歡滅人滿門,那蕭云就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把他們滅個干凈。

              等蕭云在晁家莊走了一圈回來,晁雷、晁霆二人的情緒,平靜了一些。

              “蕭公子。”

              兩人來到蕭云身旁,神色傷悲切,目光中透露著期盼。

              他們也能看出來,這是有人報復,而報復之人,定然與前些日子飛云盜被滅有關。

              飛云盜數量不少,自然有逃生之人,但主要人物都伏誅,逃生者沒有將晁家莊滅門的實力。

              這意味著,飛云盜后面,還有更強大的勢力。

              晁氏兄弟雖然憤恨,殺意滔天,卻也有自知知明,飛云盜背后的勢力,絕不是他們能夠抗衡。

              想要報仇,憑他們自己,無能為力,只有蕭云有這樣的實力。

              飛云盜是蕭云所滅,這才導致了晁家被滅門,但二人沒有責怪蕭云之意。

              蕭云對晁家,只有幫助。

              若是沒有蕭云,飛云盜也要將晁家吞并,晁家逃不過這一劫。

              現在,晁雷晁霆唯一想的,就是報仇血恨,只能期盼著蕭云會幫忙到底,卻不好意思開口。

              蕭云自然看得出二人的意思,不等他們開口相求,便道:“血洗晁家,既是對晁家的報復,也是對我的報復,既然敢跟我宣戰,那我就將他們連根撥起,殺個一干二凈。”

              晁雷、晁霆頓時跪倒在地,一言不發,只向蕭云磕頭。

              蕭云抬抬手,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二人托起,道:“此事我們辦就行了,你處理一下晁家的后事吧,完事后把莊子賣了,遠離此地。”

              兩人齊聲應是。

              蕭云帶著花斑虎、田子柒離開。

              若是平時,晁氏兄弟定然會多看田子柒幾眼,心生訝異,不知蕭云從哪找來一個如此美若天仙的女子,可此時此刻,兩人一臉落寞,毫無心情。

              在城中買了一匹馬,蕭云騎著花斑虎,田子柒騎白馬,兩人來到晁家莊后方。

              蕭云以法眼追蹤四位兇手的蹤跡,不久后便消失,但多了四匹馬的足跡。

              馬的腳印,比四位兇手的腳印要明顯得多,蕭云連夜追蹤,下半夜就在野外休息一下,天亮繼續追蹤前行,兩日之后,一路又回到了飛云山脈。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