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斬開流螢見桃花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日出海
              正誠小娃娃一步邁出,兩掌之上便是兩團雷霆,瞬間出現在燈靈白雀之上,就要一屁股坐下去。

              他要撕了這只小白鳥!

              白雀那一對如珍珠般的眼珠,一翻白眼,身形倏忽消失。

              正誠小娃娃哇哇大叫,憤怒不已,兩只小腳丫一步步踩在虛空中,速度極快,追著那只白雀,兩手還不忘扔出一團團雷霆。

              不過短短幾息,從天而降的乳白火焰,已經把一張雷霆大網,灼燒的千瘡百孔。

              就在此時!

              老猴子等六位大仙尊齊齊驟然發力,掙脫開即將收攏,完成捆縛的金龍鎖鏈,如六道長虹拔地而起,整座小敕令山頭,因為六位大仙尊的氣勢勃發,竟然開始輕微晃動,有嗡嗡鳴聲。

              郁郁不得出的六位大仙尊,這一刻,毫無保留,一身大仙尊的磅礴氣息,如江河大海,滾滾奔涌。

              與此同時,那一位位仙人,同樣如此,一身氣息激蕩,再無余留,就要掙斷雷網,從那孔洞之中,迅猛脫身。

              只是,能夠掙脫雷網的,實在寥寥無幾。

              正誠小娃娃,咬牙切齒,那只燈靈白雀,總是能夠快上他一步,而且,還有閑工夫對他翻白眼。

              小娃娃停下腳步,死死瞪著那只小白鳥,兩手摸著自己的腦袋,摸來摸去。

              那只白雀側過腦袋,一只珍珠般的白眼珠,溜溜轉動,瞥了眼小娃娃,神態閑適,然后,扭過腦袋,以羊脂玉般的白喙,輕輕梳理脖頸處的羽毛。

              突然之間,小娃娃消失不見。

              下一刻,猛然心驚的白雀,剛剛張開翅膀,就被光著屁股的小娃娃,摟住了脖子。

              娃娃騎白雀。

              下方,眼看就要沖出雷網的六位大仙尊,兜頭便有一團團雷霆砸來,張瘋子,春秋道人,同時出現在雷網之上。

              但凡有冒頭仙人,不聞不問,就是一拳砸下。

              只是,老猴子等六位大仙尊,這時候再顧不得張瘋子的拳頭,一味向外沖來。

              而另一漏洞處,北極大星官,三燈菩薩,九先生,金戈四位小仙尊覷準機會,也擺脫了雷鏈糾纏,迅猛而上,只是,當頭一拳,又被春秋道人砸了下去。

              上方,被正誠小娃娃摟住脖頸的白雀,劇烈掙扎,一團團乳白火焰亂飛,而眼角余光注意到三燈菩薩又被一拳打回后,驀然戾氣橫生。

              玉白色鳥喙猛然一個長長吸氣,然后朝下,用力一吐,便有一個乳白顏色,巨大火球,正如小桃樹睡覺的那座茅屋大小,轟然墜落。

              接著,便是一聲響徹云霄的悲鳴。

              正誠小娃娃那張小嘴巴,咬著一片白色火海,翅膀形狀。

              千瘡百孔的金雷大網,終于不堪重負,被巨大火球砸出一個大洞后,應聲而斷,砰砰之聲不絕于耳。

              一時之間,但凡掙脫束縛的仙人,都沒敢多想什么,一個個猛然激射,譬若籠中鳥,一朝得自由。

              老猴子六位大仙尊,心頭如有光明綻放,天地皆在眼前,可以去矣!

              老猴子,病秧子,老狗,青霄大仙尊,燧大仙尊還有董丁,六位大仙尊,各選一方,迅速閃掠而去。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有一根桃枝,忽然從小敕令山巔,如一根長長的金鞭,迅猛掃來。

              他們甚至看得到桃枝上,那粉粉艷艷,金光燦燦的桃花,但是卻誰也躲不過那一根桃枝的抽打。

              只有老猴子仿佛移形換位,瞬間出現在遠方,而原地還有一個老猴子。

              那是老猴子的尸神,其余五位大仙尊心下明白,卻是身形如定,硬生生承受了那一記鞭撻,都是一個踉蹌。

              張瘋子悄無聲息,在董丁身后就是一拳砸下。

              身形消瘦的老人頓時如斷線風箏,飄搖墜落回敕令山。

              僅僅便是這么一個耽擱,無病劍仙,黃斗老祖,青霄大仙尊,燧大仙尊,不等穩住身子,便急沖沖一個挪轉,消失無蹤。

              那邊,三燈菩薩,北極,九先生,金戈,同時分頭飛掠,春秋道人似乎盯上了三燈菩薩,一拳拳打得三燈不斷倒退。

              那盞白雀囚乳燈就要直沖而下,救援三燈。

              吃掉白雀一只翅膀的正誠小娃娃勃然大怒,又是一個低頭,張嘴咬下,使勁一撕,天地之間又響起一聲悠長悲鳴。

              同一時刻,直沖而下的白雀囚乳燈搖搖晃晃,失去雙翅的白雀驟然化作朵朵火焰,消散不見,如一捧皎潔月輝,轉眼工夫,盡數涌入燈中。

              正誠小娃娃一邊嚼著那支翅膀,一邊伸出小手,輕輕一招,正心敕雷印瞬間掠來。

              小娃娃瞧向下方,兩只眼珠子圓鼓鼓,有點氣咻咻的樣子,已經跑了四五十位仙人了,這下虧大了。

              小娃娃看向那一個個還在迅猛而上的仙人,便掂了掂手中的正心敕雷印,然后往下拋。

              一下又一下。

              就聽見乓乓砸地的聲音。

              一位位想要逃出生天的仙人,有被砸死的,有被砸昏的。

              這時,有個身形高大的漢子,突然闖入,速度極快,竟是硬生生挨了春秋道人一拳,不過好歹,給三燈菩薩創造了一個脫身的機會。

              又是一拳。

              那漢子身軀悄然碎裂,如一件瓷器,蛛網密布,然后那么輕微一聲,崩散消失,如點點星光。

              身外身。

              能禁得住春秋道人兩拳,這具身外身很不錯了。

              要知道,就是金戈這個腴洲輦仙輩第五的獨夫,也不過就是禁得起春秋道人三五拳。

              春秋道人立在虛空中,望向遠方,面無表情,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應該是三燈大師兄搖火那個漢子的身外身,倒是舍得。

              白雀囚乳燈幾個閃滅,眨眼之間,也是消失不見。

              正誠小娃娃雙手拍著肚皮,時不時便禁不住打個飽嗝,大搖大擺,慢吞吞向春秋道人走來。

              他笑容燦爛,神色得意道:“小春秋,拳頭不錯嘛,快趕上小太平了,不錯不錯!”

              然后,小娃娃轉過頭,看向已經來到這邊的張瘋子,神秘兮兮道:“小太平,你說我是不是很厲害?”

              張瘋子點點頭。

              小娃娃好像不太滿意。

              于是,張瘋子使勁點點頭。

              小娃娃使勁一拍張瘋子肩頭,笑得比花兒還燦爛。

              春秋道人望向東方,那是三燈菩薩消失的方向,也是大海的方向。

              驀然之間。

              天地之中升起一線光明,大日出海!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