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流落武俠世界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就職馴獸師
              吳塵這次的考核內容,不知是否巧合,正好就跟狼有關。

              他好像經歷了幾個片段。

              第1個片段,是他親自目睹一只狼崽的誕生,并對其進行喂養。

              第2個片段,是幼狼成長的過程中,他對它悉心的照顧。

              第3個片段,是他騎著長大的狼,像一個狼騎兵一樣,在荒野中進行狩獵。

              “你消耗了100點貢獻進行職業認證!

              你成功就職了馴獸師職業!

              你成為了初級馴獸師!”

              考核順利地完成了。

              然后吳塵就查看起馴獸師這個職業有什么新鮮東西。

              他發現自己多了一個技能。

              看到這個技能的說明,吳塵就愣了。

              割:你可以通過割取自己的,喂給動物,增進與動物的聯系。

              這技能也太坑爹了吧?

              竟然是一個自殘技能!

              佛祖割飼鷹,那是大神通者。

              普通人類,要是沒事割自己的玩兒,嫌自己不夠命長么?

              一個弄不好,傷口感染,將自己半條命都送了,那就徹底傻眼了。

              尤其這荒野上醫療環境又差,這真不是開玩笑的。

              不過,吳塵想了想,覺得如果是他來使用的話,也未必就自殘了。

              他的血液抗感染能力是很強的。

              最重要的是,不要忘了,吳塵是什么人,食明經的修煉者!

              他可以吃補!

              就算割下來一些,只要他大量的進食食,也可以快速地將補回來。

              不論副作用的話,這個技能的效果還是給力的。

              要是舍得一直割,是不是就存在可能,將boss也給馴服呢?

              這樣的話,他之前那個想法就可以正式實施了。

              只要他能捕獲野生boss,再實行他之前對鱷魚王實行的那一,最后再割飼養,是不是就可以將一只曾經的野生boss真正馴服?

              吳塵越想越激動!

              他要是能馴服一只馬型的boss,豈不是相當于有了一輛汽車?

              這荒野上,說實話交通實在太不方便了。

              尤其他還是一個有領地的人,需要來回地往返領地和系統聚居地。

              如果能馴服一頭坐騎,那可就厲害了。

              可惜附近好像沒有馬型的boss,這有點可惜。

              另外,馬好像也不吃……

              吳塵又查看起任務界面,發現多了兩條:

              喂養一只野生動物,難度簡單,獎勵5點貢獻,需求馴獸師職業。

              馴服一只野生動物,難度普通,獎勵50點貢獻,需求馴獸師職業。

              這個馴獸師職業的任務,簡單的的確很簡單,相當于是白給的,不過普通難度的,說實話并不普通。

              主要是太費時間。

              如果是馴養小動物,其實難度確實不大,但是肯定需要花不少時間,這個時間成本才是最關鍵的。

              吳塵又是一個比較缺時間的人。

              這就有點讓人郁悶了。

              時間緩緩又過去一天。

              吳塵上午的時候,去了一趟森林。

              他成功抓了幾只松鼠和雞、兔回來,在外面搭了雞舍、鼠窩和兔籠,將它們養起來。

              雖然是在外面搭的,依然是屬于普通小屋的區域,拜他的兇名所賜,應該沒有人敢打這些小動物的主意。

              馴獸師有一個喂養的任務,雖然只有可憐巴巴的5點貢獻,不過也不費事,可以每天喂一下這些小動物。

              如果能馴服自然更好,不行也沒辦法,就當是養著玩兒吧,吳塵并不打算投入太多的精力。

              下午的時候,吳塵正在家練功。

              只是,他在屋里呆得好好的,突然被一陣敲門聲驚醒了。

              “請問有人在家嗎?”

              “誰啊?”

              吳塵走過來,打開了屋門。

              入目的景象,讓他的瞳孔微微一滯,頓時有些后悔將門打開。

              “初次見面,我叫木華。

              或許你應該見過我吧,不過我確實是第一次見到閣下。”

              門口站著的是一個長相清秀的青年,小胡須一抖一抖的,正對著吳塵在笑。

              這人吳塵自然認識。

              聽雨公會的那個獵人。

              “我見過你?我自己怎么不知道?請問你有什么來意么?”吳塵不明所以地撓了撓頭,很疑惑的樣子。

              “可以請我們進去坐坐嗎,冒昧打擾了,我是葉伊雨。”

              這時,又有四道人影走了過來。

              吳塵的目光打量過去。

              這幾個人,除了一個中年大叔之外,都是女。

              一個短發,材高挑,穿著皮甲,兩頰如刀削,鼻梁直,透著英氣。只是劍一般的眉毛下面,雙目略帶不善地看著吳塵,緊抿嘴唇,似乎在忍耐著什么的樣子。

              另一個,穿著布裙子,小巧的五官,彎彎的柳葉眉,兩靨含羞帶笑,長相甜美,一直在使勁打量吳塵,頗感興趣的樣子。

              最后才是說話的女子。

              她有著標準的鵝蛋臉,五官立體,白里透紅,柔順的長發斜斜地披在肩后,帶著一絲灑脫。

              她的大腿結實而修長,在緊致的皮甲勾勒下,小腹都沒有一點贅。

              她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烏黑的雙眸看著吳塵的時候,讓人猜不出她在想什么。

              “葉依雨?

              難不成小姐你就是,聽雨公會的會長!

              沒想到,比傳聞中的還要漂亮!”

              吳塵驚訝之下,連忙說道,“葉會長大駕光臨,實在是讓我意想不到啊,只是,我這寒舍簡陋,恐怕是招待不了葉會長……”

              “聽說聚居地出了一個優秀的獵人,就來看看,若說500多貢獻值的小屋是簡陋的話,這聚居地還有房子么?”葉伊雨輕笑了一聲,見吳塵還在猶豫,又說道,“怎么,不歡迎嗎?”

              “當然歡迎,歡迎得很!那幾位就請進屋坐一坐吧,不過我這里的確沒有什么可招待的,還請見諒!”

              吳塵非常客氣地說著。

              只是,他心里在想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屋里只有兩張椅子。

              “葉會長,先請坐吧。”吳塵指著一張椅子道。

              “不必了,我站著也好的。”葉依雨禮貌地說了一句,然后指向另外幾個人,說道,“我先向你介紹一下我們聽雨的成員吧。

              這位是木華,我們的獵人,之前居住在一個山村,有不少真實的打獵經驗,不過他更喜歡稱自己為詩人。”

              葉伊雨先介紹了一下那個敲門的青年。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