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太上鏡之映照諸天 > 第61章:三僧入滅
              即便是智慧重創,可嘉祥枯稿的長臉依舊不見絲毫情緒波動,他那乾枯的兩手從寬闊的灰袍袖探出,右手正豎居上,左手平托在下,淡漠的道:

              “隨緣而動,應機而為。緣起緣滅,因果相乘。執之失度,乃入岔道。何如放之自然,體無去住?一指頭禪,施主小心!”

              縱然是極速前行,可嘉祥全身卻是紋風不動,連衣袂亦沒有揚起分毫,不過須臾便已從遠處來到了葉凝身側。

              不論其他,此僧的功力,確實是四大圣僧之功最強之人,他的動作看似緩慢,能令人一一分辨清明,實則卻是迅若風雷!

              忽然,嘉祥枯瘦的右手從上登變為平伸,身體則像一根本柱般前后左右的搖晃,右手再在胸前比劃。

              掌形逐漸變化,拇指外彎,其他手指靠貼伸直,到手掌推進至盡,拇指剛好一分不差的按向葉凝潔白如玉的太陽穴處。

              “道信老僧,果然好境界、好本事,可嘉祥你雖然號稱四大禿驢第一,但比起他來,卻是差得遠了!”

              縱然直面如此境地,葉凝依舊淡漠自信,一聲低吟,直入人心。

              此時彌三點山河的濃霧已然散去,天邊晨光熹微,朝陽微微露出一線,映照得河邊水道紅紅艷艷,充滿了一種生機勃勃之感。

              而在隱藏在御輦之中的歧暉的靈覺當中,葉凝那優美自然的身影于一剎那間似乎從這世間消失,天與地無限擴張,又以中間的人為核心紐帶,連接到了一起!

              浩大而陽剛的意念,化為陽神,從葉凝身上沖出,寄托天地,天人化生,攝取宇宙中至剛至陽的本源力量。

              朝陽初升,第一縷光線照射下來,令沐浴在陽光中的葉凝看起來有如神祗。

              葉凝眸子中無悲無喜,周身紫氣如霧,漸漸向外散發,自身在這一剎那已然嵌入天地的某一極。

              “嗡!”

              章武劍如同有了生命般輕鳴,葉凝通過元神攫取而來無有窮盡的力量,此刻被化為高度集中的能量,奪天地之造化,流動于劍身之上,使其高頻震動,絲絲縷縷的至陽劍氣,吞吐如龍。

              頻率高到難以想象的震動,帶著長劍做出種種精細巧妙的微小動作,輕易震開了道信的拈一指。

              甚至那至剛至陽的劍氣迅速自劍尖之處蔓延,不過一剎那就沒入了道信的胸膛,斬滅了他的生機!

              論技巧,道信這一擊當真是心神皆備,天人相合,妙到極致!

              可正所謂一力降十會。

              葉凝這一道汲取了天地宇宙能量的劍氣,已然不是凡胎肉體的凡人能夠阻擋得了了,道信即便修煉的時間再長,技巧再妙,可境界不夠,無法同樣的汲取宇宙能量,又怎能擋得了這一招?

              因此,即便他功力道行再深,此刻最多也不過能勉強延長一點生機罷了!

              收回長劍,葉凝步履微移,身軀輕轉,旋即道袍長袖一拂,袖里乾坤的勁風,帶著強絕無比勁力,直接迎向嘉祥的那一記一指頭禪。

              好和尚,好神通,這一指頭禪不愧是嘉祥的看家本領,又是他積蓄多時所得。

              此刻他一指點出,如碎沙石般點碎勁風,勁力激蕩,散在周圍,似乎空間都發生了異變,顯現出了一柄充滿著浩大無盡,神秘偉力的長劍!

              卻是不知何時,裹挾著陽神力量的一劍,已然被葉凝無聲無息的向著嘉祥刺出!

              見識過這一劍的威力,面對著這破了禪宗最強傳承的一劍,嘉祥神色肅然,卻是不敢硬接此劍,而是右手由左向右橫比,左手由下而上縱比,在虛空中畫出一個“十”字。

              渾雄的佛門真氣在此刻狂瀉,涌入那“十”字之中,掀起一股龐大的氣勢,但卻無法動搖葉凝分毫。

              嘉祥在胸前比劃出來的“十”字正中處,精準無誤的抵在劍尖之上。

              嘉祥低吟道;“枯如乾井,滿似汪洋;三界六道,惟由心現。”

              當葉凝的那柄劍刺入嘉祥大師的雙掌之間時,果然如陷入一道乾涸了不知多少年月的枯井的感覺。

              不過在那井下,卻是有著瀚海汪洋,隨著嘉祥的話語潛伏待發。

              “新月有圓夜,人心無滿時,嘉祥你倒是有點本事,可惜還是不夠啊,我看你這口枯井,恐怕是一輩子都滿不了了!”

              但見嘉祥雙掌之間好似泉涌一般,不住的生出無窮勁氣,似是將要用勁氣將葉凝的這一劍夾住。

              但是這一劍中蘊含的至陽秘力何其浩瀚?至剛至陽、至精至純的劍氣在這一刻轟然殛發出無窮勁力,瞬間將嘉祥雙掌之間涌入的勁力盡數沖散。

              隨即葉凝長劍一絞,帶動著嘉祥的氣勁與“十”字憑空劃出一個螺旋上升的圓環,在無盡的旋轉之中,赫然化身為一個混不可測的黑洞,將然的勁氣盡數吞噬。

              轟!

              待這一招的掌控權落到葉凝手上之后,黑洞倒轉,無窮的勁力自中噴發,霎那間便如泄堤之洪般沖破“十”字封鎖,狂涌入嘉祥的手臂乃至奇經八脈之內,無比狂暴的摧殘著他的身體!

              “噗!”

              嘉祥臉色一白,當下一口濃血便從其口中吐出,不過他亦是個既狠且能之人,此等生死攸關的時刻,他根本沒有時間去化解這些狂暴而又混亂的勁氣。

              因此,他毫不猶豫的憑借著自己,近乎兩個甲子的醇厚佛門真勁,強行驅使的這些混亂的勁氣,沖入自身手掌,向著葉凝一掌拍出!

              可葉凝又怎會替嘉祥化解此難?

              當下他身形化影,如一陣清風一般繞著嘉祥飛速出劍。

              只見一道紫影衍生出千萬劍影,旋風般卷起了無窮鋒芒,直直朝著嘉祥涌去!

              那劍,越來越快,起初尚如一陣清風,旋又變成一股颶風,颶風盤旋無形、無相、無束,越來越快速,到最后就如一道雷霆一般,迅猛、狂暴!

              嘉祥勉強屹立于大地之上,早已五勞七傷的他,又怎能跟得上葉凝的節奏?

              當下,他只能憑借著自己敏銳的心靈感應,勉勵還擊,將自己全身每一部分均變成制敵化敵的工具,以手、肘、膝、腿等部位做出種種令人驚奇的動作方式反擊。

              這才是傳承自達摩祖師的天竺瑜伽絕學。

              但不過須臾光陰,深受重傷的他根本跟不上葉凝的速度,身上霎時間便不知中了多少劍,點點紅血已然將他的袈裟染出了片片腥紅!

              少頃,葉凝的身影化作一道狂風自原地消失無蹤,唯有一道道殘影出現在嘉祥到帝心之間的各處。

              一道流光如同劃破天際的流星般從葉凝手中激射而出,直射帝心,攪動周圍一定范圍內空氣,如同扭曲般的出現異態。

              天地的生機死氣全集中到劍鋒處,耀眼的劍光是的天上的太陽也即黯然失色!

              “叱!”

              感知著那一道速度更勝天上之雷霆的劍光,帝心尊者大喝一聲,目中精芒爆射如電,心靈、真氣與手上之禪杖合一,化作一道金色長虹,如同天龍怒吼,似風雷炸響……

              遵循著一道冥冥之中的軌跡,帶著自身最為圓滿的功力,帝心雙眸似闔非闔,其手中之禪杖,好似會自動尋路一般,簡簡單單的,直接就向著他面前的虛空砸去。

              “鐺…嗤嗤……”

              偌大的金屬碰撞之聲還未響至巔峰,便被一道尖銳刺耳的金屬切割之聲掩蓋,帝心的雙眸在這一刻瞪得前所未有的大,目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嗖!

              兩道模糊的人影剛一靠近,便乍合驟分,于電光石火之間,葉凝刺劍收劍不過剎那,便借著一股彈力側身燕返而回。

              葉凝一個旋身,凌空虛踏,乘風駕云,身形一閃,便已經落在富麗堂皇的御輦之上,章武微微一震,隨即自動躍入鞘內。

              一道陽剛劍氣如龍蛇般嗤嗤吞吐,破空而出,順順利利毫無抵抗的沒入了,正閉目調息的智慧體內。

              啪!

              一道輕微的殛爆之聲響起,智慧忽然睜開眼睛,長嘆一聲,“好道人,好神通!原來青玄你已經堪破陽神之妙,難怪能有如此神通,讓我們四個老家伙,在幾劍之下輸得干干凈凈……”

              最后一個“凈”字還未落下,智慧胸口之處突然炸開,一滴滴鮮血連帶著幾片碎骨、青色的經絡,乃至于一些五臟六腑的碎片,自胸口處向外迸射,染得方圓丈許之內,一片腥紅。

              與此同時,帝心身前,一截被斬斷的禪杖砰的一聲落入泥土,帝心聽得智慧的話語,遙望著身前的兩節禪杖,亦是嘆息一聲。

              “生死及與涅檠,無起無滅,無來無去,其所證者,無得無失,無取無舍,其能證者,無作無止,無任無滅,于此證中,無能無所……

              唉,老了,老了,倘若換作二十年前,即便是要敗,咱們幾個也不會輸得這么慘……”

              帝心做金剛憤怒之像,語意未盡,卻是已然入滅而去,在他的眉心之中,有一道細細的劍痕,此時正向外流出紅白交加的腦髓和鮮血……

              感知到智慧和帝心先后入滅,傷重難返的嘉祥勉勵睜開雙目,看著三位相交多年的老友,嘉祥神色木然不變,雙手合十,卻是主動運勁震碎心脈,入滅涅槃。

              “人生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大千紅塵,終不過一場虛空大夢,我等空活百歲,如今也是時候從來處來,自去處去了。”

              “阿彌陀佛……”

              道信虛弱的低喧一聲佛號,“三個老禿!你們駕鶴西游,前往靈山妙境,早得正果,卻累得老僧我還得在這五濁紅塵之中,纏綿七日有余,為你們處理后事……”

              口中輕輕說著,道信飽滿的面容卻是迅速變得干癟,甚至生出了皺紋,第一次顯得像個百歲開外的老人,垂垂將死,而并非過去那般道骨仙風。

              “根深則葉茂,性明則道成,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若無生滅,是如來清凈禪,諸法空寂,是如來清凈坐……”

              他輕吟禪語,轉身望了望御輦之上的葉凝,待見得葉凝似乎已經直接無視了他,道信忍不住長嘆一聲。

              他回首望了望智慧,帝心,嘉祥的尸首,最終還是顫顫巍巍的,獨自一人徐徐向著遠方行去,天際一點虹光落在他的身上,顯得凄涼而孤獨,但伴著他迎著晨光的低語,卻又似乎蘊含著某種難言的禪味。

              “若人求佛,是人失佛;若人求道,是人失道。不取你精通經論,不取你王侯將相,不取你辯若懸河,不取你聰明智慧,唯要你真正本如。要眠則眠,要坐即坐;熱即取涼,寒即向火。”

              顯然,在此等生死關頭,直面死亡之后,道信失去了大半武功,但心境卻反而更進一步!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