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重生螭龍之我超兇的 > 第一百三十一章?紅蓮劫火
              金蛇狂舞,電閃雷鳴。

              黑壓壓的云層上空,一連串的慘叫聲被湮滅在轟然的雷霆之中。

              “啊啊啊啊……疼死老子了……”

              白洛張口狂喊著,然而全身都已麻痹,面對著一道道劈下的雷霆,卻作不出任何閃避的動作。

              明明能感覺到自己在張著嘴大聲喊叫,雙耳中卻依然只有“轟隆隆”的雷聲。

              眼中只有一道道雷芒劃過天際,重重的落在身上,帶起陣陣本能的顫抖。

              全身雖已麻木的做不出任何動作,這該死的痛覺卻仍在一下下刺激著神經,令白洛不禁心中咒罵著。

              這是哪?我在干嘛?穿越?雷劫?神話世界?坑爹啊!

              作為一名二十一世紀的大好宅男,白洛對所謂的穿越并不反感,能穿越到神話世界說實在的還蠻興奮的。

              畢竟說不定就能開個金手指大殺四方,然后還能開個后宮什么的豈不是爽歪歪?

              可醒來的他卻發現自己似乎并不符合任何一個仙俠爽文主角的套路。

              重生為一個天資卓絕的嬰兒?顯然并不是。

              隨身系統?至今沒有聽到任何系統提示。

              戒指里的老爺爺?似乎手上連戒指也沒有。

              迎接他的只有一道道幾乎要晃瞎眼的金色雷霆和身上一股股刀割般的疼痛。

              穿越體驗極差!能給評價的話,他一定會給這次穿越打個零星差評,一星都不給的那種。

              簡直就是坑爹,他猜想這可能是一個正在渡雷劫的大佬。

              可穿越到一個正在渡雷劫的大佬身上,本身這不是就在坑爹嗎?

              而且自己能穿越過來,是不是說明這位大佬已經掛了?

              大佬你掛之前為何不把記憶留下點?咱對雷劫可是一點經驗都沒有啊!

              大佬都撐不住,自己是不是剛穿越就馬上又要去找閻王喝茶?

              過去多長時間了,一個小時還是兩個小時?

              腦袋昏沉沉的已經有些混亂,對時間的概念也有些模糊了。

              身體似乎有些適應了疼痛,白洛的意識終于開始變得模糊。

              終于要失去意識了吧?該死的,終于不用再忍受雷劈了。

              下次醒來時是站在閻王殿上,還是已經又重生在了另一個世界?

              白洛迷迷糊糊的想著這些事情,終于慢慢失去了意識!

              雷霆漸漸止歇,一道光芒穿透漆黑的云層照落在白洛身上。

              九天之上,瑤池仙宮。

              仙宮之主瑤池仙君端坐于圣座之上,七彩仙衣襯托下,精致到無可挑剔的容顏更顯絕美。

              只是人雖美,臉上卻是冷冰冰的沒有一絲表情。

              看著眼前二人,瑤池仙君瞇起了眼睛:“如何?”

              青鳳與彩鸞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啟稟仙君,神鏡已經照過,照不出神魂!”

              瑤池仙君點了點頭:“就算她真的復活,天罰陣下也必然已經魂飛魄散了,丟下去吧!”

              “是!”

              二人出得仙宮,彩鸞有些擔憂的問:“剛剛神鏡照過,明明照出了神魂,你為何要對仙君撒謊?”

              青鳳小心的看了看周圍:“驅使神鏡的是你我二人,這件事萬不可入第三人之耳!師尊還在閉關,他千辛萬苦的想要復活的人,若是真的被我們……”

              彩鸞隨即想到了厲害處。

              青鳳的師尊莫空仙君為了復活那妖女弄得元氣大傷,甚至不得不閉關恢復。

              瑤池仙君得知此事后以神鏡照其肉身,沒有照到神魂,便以為復活失敗了。

              卻仍然令他們南天十二衛組天罰陣將其肉身用雷霆洗煉了一遍,以防萬一。

              無論莫空仙君出關后與瑤池仙君會發生什么,這渾水也不是他們南天十二衛趟的起的。

              她想了想,問道:“那我們要不要把人偷偷救起來?”

              青鳳搖了搖頭:“不行,隱瞞神魂這件事還好說,其他的小動作是絕對瞞不過仙君的!”

              “嗯,那只能讓她自求多福了!”

              層層黑云向四方散去,轉眼間便不見了蹤影。

              橫躺在半空中失去意識的白洛,似是突然失去了支撐,驟然向下界掉落而去。

              ……

              白洛再次恢復意識時已經躺在了床上。

              再次重生了?可惜,沒見到傳說中的閻王殿。

              這次是個什么身份?

              眼前是雕花床頂,試著轉了轉頭,脖子有些痛,看來這個新身體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全身都有些疼痛。

              古色古香的房間,典雅秀麗,有點像書中描寫的古代女兒家的閨房。

              這不,梳妝臺還在不遠處擺著呢。

              “你醒了啊?”隨著門開的聲音,一個如出谷黃鶯般好聽的聲音傳入耳中,令他覺得心中都有些酥酥的。

              忍著疼痛又轉了轉頭,突然一股沖擊直沖百會。

              門外進來的是一個少女,一個看一眼就令人挪不開目光的少女,一個美得令人窒息的少女。

              什么“國色天香”“傾國傾城”這樣的詞匯盡管往她身上按,絕對錯不了。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什么的,這些詞簡直就是為眼前的少女量身打造的。

              一直對美女不怎么感冒的白洛此時都完全看直了眼,干渴的嗓子也被多余的唾液潤濕了一下。

              少女走到床邊,臉上的表情有些開心:“你可算醒了,那天你突然從天上掉進了我家,身上還一股焦糊味,真是嚇了我一跳呢!”

              天上掉下來?焦糊味?

              呵,看來沒繼續穿越,這是被雷劈完掉下來了!

              雷劫呢?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自己不會已經是神仙了吧?

              不對,若是成仙了,怎么可能這么久了還躺在這里動不了?

              看來是失敗了!

              只是這里是哪兒?眼前這個簡直要迷死人的小美人兒又是誰?

              自己怎么會掉進她家里?不會砸壞了人家的房子吧?

              似是讀懂了他的眼神,少女微微一笑:“這里是我的水府,我是這里的水神!”

              水神?我靠,果然是仙女兒,就說嘛,普通女子哪可能有這么美的?

              他努力擠出一絲微笑:“你長得可真好看!”

              聲音沙啞難聽,有些像卡帶時的老舊錄音機。

              少女開心的笑了笑:“他們都那么說,不過你長得也挺好看呢!”

              好看?哈哈,難道自己穿越的這個人還是個美男子?那泡仙女妹妹豈不是有望?

              白洛開心的瞇起了眼睛。

              少女歪了歪頭,有些好奇的看著他:“對了,姐姐你到底是怎么從天上掉下來的,你是仙界的人嗎?”

              怎么掉下來的?當時都失去意識了,我也不知道啊!白洛有些苦惱的咧了咧嘴。

              等,等一下,姐姐?這小美人兒剛才是不是叫了一聲姐姐?

              白洛有些艱難的動了動,感受了一下幾乎沒有知覺的身體。

              沒……沒有?靠!

              若非全身幾乎動彈不得,他早已一跳而起了。

              全身一直處于麻木疼痛的狀態,竟然令他一時間沒有注意到身上的異樣。

              特么剛穿越就遭雷劈我忍了。

              不給系統、老爺爺這些金手指我也忍了。

              特么連性別都穿錯了啊,這怎么算?

              白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對著天仙小姐姐都沒了說話的欲望。

              心中恨恨的無語問蒼天:“老天,我去年買了個表啊!”

              &lt;/br&gt;

              &lt;/br&gt;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