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大明邪俠 > 第170章:瞧他不起
              黑鐵和尚和紹七正在鳳凰集鎮口廣場上,對著手無寸鐵的普通百姓耀武揚威,展示能耐。

              張雍杰雖然奔了出來,但他根本無力阻止紹七與黑鐵和尚的行動。

              就在這時候,十余匹快馬,已然趕到鳳凰集。馬上一人當先吼道:“胡家門前,休得猖狂!”

              這一聲怒吼,附上了深厚的內力,顯然另有江湖高手已然趕到鳳凰集市。

              張雍杰回頭一望,大喜,那前面馬上兩人,不正是胡文彩,胡文青兩兄弟嗎?

              不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江西胡家,正是坐落于江西九江,長江江段下游的一處小島上,距離此地不過三四十里地。

              原來,王老太爺口中所言,去九江打兩斤好酒招待二位壯士,是一句暗語。

              其本意正是去九江搬救兵,收拾這兩位家伙。王老太爺身后的后輩小六,自然能聽懂這話的真意。

              所以方才他急急忙忙的趕往九家去尋找胡家高手,這王老太爺雖然功夫并不怎么樣,但是為人卻豪爽仗義,英雄一世,看不慣那些橫行霸道之徒。

              在方圓十里八鄉均頗有豪杰名聲,并且同江西胡家走得很近。

              從輩分上講,就連這江西胡家的莊主,胡威揚先生,都是王老太爺的后輩。

              恰好胡文青,胡文彩兩兄弟正在九江城內。聽到王老太爺出言相邀,當即率領十余位兄弟率先趕來。

              馬匹仍然正在疾奔,見紹七和黑鐵和尚正在為非作歹,胡文青胡文彩兩兄弟當即從馬上騰空而起,揮舞雙掌向紹七和黑鐵和尚打來。

              見到胡家兄弟出現,紹七和黑鐵和尚這才反應過來,此地距離江西胡家所在地方甚為很近。

              江西胡家,可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武林世家,位列于三家四派之中,那可是不好惹的硬角色。

              但是,紹七和黑鐵和尚對江西胡家了解很少。在他們眼里,江西胡家里面,鼎鼎有名的高手當中,也不過是胡威揚先生,和他的同胞兄弟胡飛揚而已。

              他們并不認識胡文青和胡文彩兩兄弟,想來必定是胡家里面普通的嘍。所以他們也不虛場合,紛紛抬掌,與之相抗。

              但雙方這么一交手,紹七和黑鐵和尚方才明白,這當先兩位,雖然武功稍遜一籌,但也不遑多讓,同自己相差不大。

              紹七從袖中取出紙扇,黑鐵和尚拿出手中佛珠,兩人運起內力兵器,同胡家來人混戰一團。

              但他們只交手十余招,紹七和黑鐵和尚便難以抵擋。這時他們才發現,眼前的這十余位胡家子弟,武力幾乎處于同一水平上,個個都不是平庸之輩。

              如此一來,黑鐵和尚和紹七,勢單力薄,轉眼便有被圍殲的風險。

              紹七大驚,知道無法久戰,當即揮掌向張雍杰撲來。不管怎樣說,先把正事解決了,在伺機逃亡。

              張雍杰此刻已經失去了內力,毫無招架之攻,很輕易便被紹七抓住喉嚨。紹七正待一把將張雍杰的脖子捏斷,卻被胡文彩大聲喝住。

              原來方才紹七向張雍杰撲來之時,胡文彩胡文青都看見那人便是張雍杰。紛紛大驚,他們都知道張雍杰內力被廢的消息。

              他們也都知道,此時的張雍杰,是萬萬不能抵擋住紹七的這一招,是以強行喝住紹七。

              轉眼之間場上的局面,已然是黑鐵和尚和紹七被胡文青胡文彩等胡家子弟,團團包圍,而張雍杰又被紹七卡住喉嚨。

              而外圍的百姓因為有少部分親人死于方才的混戰當中,慘遭橫禍所以人聲鼎沸,有哭喪的,有罵街的。

              小六當即伏在王老太爺的身旁,大聲喝道:“老太爺怎么了?”很顯然,小六無法接受王老太爺離世的現實,顯得異常悲痛。

              胡文青當即喝道:“請立即放掉張少俠,否則你二人是萬萬不能站著離開鳳凰集。”

              不能站著離開的意思,那自然是只有躺著出去了,但聽他意思,如果他們肯放掉人質,那此刻江西胡家也可以放他二人一條生路。

              其余諸多胡家兄弟聽見胡文青這般說話,都知道此刻被紹七制住的那名少年,就是大名鼎鼎的千島張少俠。

              而且他們都知道,這千島張少俠與胡家大小姐,胡思語姑娘有一段特別的淵源。

              胡思語姑娘,是無論如何不能容許,也不能接受張雍杰喪命于此的局面發生。

              所以他們都明白,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將張雍杰,從紹七的手中救下來。至于這紹七和黑鐵和尚,稍后找個機會再將他們收拾了也不遲。

              胡文青這話的意思,紹七和黑鐵和尚當然能夠聽明白其中深意。那自然是說用千島張少俠的性命,換取他二人的性命。

              紹七觀察眼下局勢,知道自己與黑鐵和尚是無論如何逃不出這十來位胡家子弟的包圍圈。

              紹七又是慶幸又是遺憾。他慶幸的是此刻手中還有張雍杰這副牌可打,導致胡家眾人不敢輕舉妄動,如此才有談判的余地。

              他遺憾的是,方才那一下動作,出手稍微慢了一些。如果方才出手足夠快,那既能除掉張雍杰的狗命,又能和黑鐵和尚從容地從胡家子弟的包圍圈當中離開。

              只可惜那危機關頭,出手慢了一些,才導致此刻危機局面。

              紹七心中嘆息一聲,想不到這張雍杰運氣能有這般好,絕境之時又遇生機,又讓他逃脫一條狗命,只能另找時機,除去這小子。

              有些百姓也聽出了胡文青這話的含義,紛紛喝道:“胡家兄弟萬萬不能留這兩個狗賊在人世間,一定要將他們千刀萬剮,為咱們的王老太爺報仇,為咱們鳳凰集上的父老鄉親報仇。”

              鳳凰集上的居民,雖然對張雍杰的名聲有所耳聞,但畢竟也僅限于有所耳聞而已,并無多么深厚的交情,所以他們可是不愿意放掉這兩人來換取張雍杰的性命。

              胡文青抬手示意父老鄉親稍安勿躁。只見他說道:“報仇,那是自然要報仇,只不過不在此刻。各位父老鄉親,若是相信咱們胡家,便聽從咱們兄弟的安排,咱們胡家一定給鳳凰集上的百姓一個交代。”

              胡文青這話的意思,大家都能聽得出來。這無非是說,此刻為了救下張雍杰的性命,只能讓他們二人離開。

              至于報仇一事,只能稍后擇機再報。所謂交代,那便是承諾,江西胡家一定將這兩人滅掉,為鳳凰集上的無辜百姓,為王老太爺報仇。

              紹七和黑鐵和尚,當然也能夠聽清楚這一個意思。但那無所謂,只要能夠眼下逃脫危險的處境,那便可以將張雍杰這小子放了。

              至于將來的事情,誰都不敢打包票,誰又能夠說得清楚呢?

              紹七決定先狡辯兩句再說,當即冷笑道:“這姓張的小子,當日在我仙教明陽宮,殺害咱們同胞手足青銅老兄,當時我仙教數十人,一起求情,這小子油鹽不進,仍然強行殺害青銅老兄,如此豈能饒他?”

              黑鐵和尚也跟著道:“是啊,當日青銅老兄只不過用拂塵拍打了一下兩只蒼蠅,這狗賊竟然發瘋,殺害了青銅老兄,換誰能夠想得過?咱們兄弟想要報仇,何錯之有?”

              紹七又道:“咱們兄弟想要報仇,本來是天經地義之事,此事與你江西胡家又有什么關系?難不成你們江西胡家,以眾欺少,持強凌弱?”

              胡文青胡文彩等十余位胡家兄弟,聞言紛紛大怒。這兩個狗賊殺害普通無辜百姓,此刻竟然開始講起道理來了,你說這是不是扯淡的事情?

              胡文青并不想與他二人多做糾纏。當即說道:“咱們沒有道理跟你講,放不放人你自己決定。張少俠雖然與咱們頗有淵源,能夠救下他,固然是好。如果救不下他,咱們胡家兄弟立即替他報仇,相信他也能夠理解。”

              說直白點兒,胡文青這話的意思就是,如果實在救不下張雍杰,那也無所謂。

              在這種情況下,紹七和黑鐵和尚均明白,眼下已經沒有多少條件可講,要么放人離開,要么血戰到底。

              紹七點頭道:“天下都知道,江西胡家一諾千金,沖著胡家的金面,咱們今天就暫且放了這小子。來日咱們再一較長短。”

              胡文青當即拍板:“大丈夫一言九鼎,若是如此,咱們江西胡家今日絕不找二位麻煩。”

              胡文青說完,大手一揮。胡家兄弟當即留出一道口子,以供紹七和黑鐵和尚二人逃跑。

              但他們紛紛都手扣暗器,做發射狀態,只要紹七和黑鐵和尚,敢違背約定,趁機挾持張雍杰逃跑,或者逃跑之時,強行傷害張雍杰。那胡家兄弟必然數十枚暗器齊發,將他們打成篩子。

              如果真到了那時候,就算誤殺了張雍杰,也無所謂。

              紹七當即放下張雍杰的脖子,但仍然扣著張雍杰的手臂,同黑鐵和尚慢慢往拿到口子處移動。

              當紹七放下張雍杰的脖子之后,張雍杰才能開口說話。只見張永杰冷笑數聲,方才說道:“小人物就是小人物,沒有一點兒魄力,老子向來是瞧不起這種人。”

              紹七自然能夠聽出來,張雍杰口中的小人物,自然是指自己與黑鐵和尚。

              紹七大怒,說道:“姓張的,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都到這種時刻了,你還敢嘴硬?難道你真是想投胎要趕早嗎?”

              張雍杰呸了一聲,說道:“當初我除掉青銅老賊的時候,可比今日你們二人的處境,要更加險惡,那時候我是怎么做的,而今天你們又是怎么做的。”

              紹七和黑鐵和尚,當然能夠知道,那時候張雍杰強行殺掉了青銅道人,而現在自己稍遇危險,便要放掉張雍杰了。

              張雍杰繼續說道:“你們兩人活得這種人,在世上,真的是丟人現眼,你們怎么好意思還恬不知恥的活在這世界上?我說實話,你二人實在是配不上一個人字。”

              張雍杰這話不但讓紹七和黑鐵和尚憤怒。也讓胡家兄弟和在場的很多百姓,紛紛摸不著頭腦。

              這張雍杰身處險境,仍然口出狂言,難道他是真的想死嗎?

              對,其實此刻張雍杰確實真的想死,張雍杰為自己的失誤而感到愧疚。他覺得自己如果早一點站出來,這王老太爺,和一些百姓,絕對不可能死于非命。

              雖然這作惡的是紹七和黑鐵和尚兩位狗賊,和他張雍杰并沒有什么關系。

              相信任何一個官員斷案,都不會認為,是張雍杰躲著不見,害死了王老太爺。

              兇手只能是紹七和黑鐵和尚。

              但張雍杰仍然感覺到愧疚,所以他此刻確實想死,但是這只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張雍杰知道這二人善于逃跑,而他二人此刻又在此地做下滔天巨案,身負將近十口人命,因此張雍杰并不愿意因為自己而讓他們逃跑。

              雖然胡家兄弟已然言明,事后必然追擊者二人,為鳳凰集的百姓報仇雪恨。

              但未來的事情,誰又能夠說得清楚?何況這二人善于逃跑,如若著報仇,一拖再拖,拖到十年八年,拖到猴年馬月,豈不是大大的便宜了這兩個狗賊?

              還有最后一個原因,那就是張雍杰真心不恥他二人行為,覺得他們根本就不配變一個人,張雍杰打心眼兒里面,看不上他們這種人。

              張雍杰又呸道:“臊皮,黑鐵畜生,你二人但凡有一丁點兒血性之氣,便痛痛快快的送小爺上路,有脾氣就趕緊把小爺弄死。”

              張雍杰這一連串的言語,純粹是找死,紹七和黑鐵和尚聽來均是咬牙切齒,均恨不得一把將張雍杰給捏死。

              但是情況不允許啊,當時在明陽宮,張雍杰將要殺害青銅老兄的時候,雖然也有不少仙教同胞武力威脅。

              但那時候,這姓張的當時武力之強,當世少有,當時仙教子弟,出言威脅,也只是虛張聲勢而已。所以他姓張的,可以毫無顧忌。

              但此時此刻,這十余位胡家兄弟,對付自己這兩人,那可綽綽有余,絕非虛張聲勢。

              紹七冷笑道:“姓張的,你是英雄,你厲害。有種你稍后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再來對我們說這番話。”

              紹七的言外之意自然是說,這張雍杰又在裝腔作勢,他明明知道胡家十余位兄弟在旁,絕對不可能不管他,所以他才故意口出狂言,以展現出他的英雄氣概。

              但張雍杰并不是這樣想的,張雍杰本想說“一定照辦,稍后一定找個機會,獨自面對你們兩個畜生。”之類的話語,但紹七方才說完那句話之后,便以點住了張雍杰的啞穴,這句話便說不出來了。

              紹七掃視了一下胡家兄弟,問道:“方才約定,還算不算數?”

              胡文青冷笑道:“咱們江西胡家從來都是一言九鼎,自然是算數,請立即放掉張少俠,明天太陽升起之前,咱們胡家絕不找二位麻煩。”

              就在這時候,張雍杰突然掙脫紹七手掌制約,反手啪啪兩掌,當即給他紹七和黑鐵和尚一人一巴掌。

              紹七一時不察,沒能躲過,黑鐵和尚去及時的閃避,躲過了這一掌。

              張雍杰此刻內力雖然丟失,這一巴掌也無法對紹七造成什么傷害,但如此場合,如此行為也讓紹七大失顏面。

              紹七抬手正要還擊,要一掌打得這小子靈魂出竅,但聽得旁邊胡家兄弟,咳嗽幾聲,便不敢動手了。

              只聽見胡文青冷冷道:“此刻你已放下張少俠,咱們江西胡家只允許你二人逃跑一晚上的時間,你們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紹七大怒,本想出手,立即向胡家子弟還擊。但見胡家子弟手扣暗器,隨時可以發出,只能強行吞下這口氣。

              胡家子弟手中的暗器并未發出,這也足以證明他們遵守諾言,并不乘機攻擊紹七和黑鐵和尚。

              張雍杰心中大急,他很想向大家說明,方才是自己用的掙脫紹七的控制,而不是紹七主動將自己放了的。

              所以大家此刻圍攻紹七和黑鐵和尚,并不算食言。但張雍杰啞穴被制,這句話無論如何也是說不出來了。

              更何況按照張雍杰的意思,他是絕對不會再同紹七和黑鐵和尚二人,講什么江湖規矩。

              張雍杰連忙奔到胡文青身前,一陣呀呀言語,向胡文青示意自己啞穴被點,請求他替自己解除穴道。

              紹七和黑鐵和尚兩人見此情況,知道張雍杰這張嘴,又會亂說一通,怕另生變故,二人當即施展輕功,極速朝遠方遁去。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