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食戟之蓋世龍廚 > 第七十一章、極星宿舍的過往
          “好厲害!!每道菜都超級好吃啊!!”佐藤昭二興奮得大吼。

          酒過三巡,“這邊這道菜味道怎么樣呢?”丸井看到了另外一張桌子上的一道菜了。

          “……”一直溫文爾雅的才波城一郎頓時眼神變得凌厲無比。

          “哇!好難吃!!!”丸井一口下去,直接鉆到桌子底下去了。

          “啊……那個啊。我試著重現上個月吃過的蛇類菜品,那個很難吃的。我把蛇肉切段直接連著皮一起煮了……”才波城一郎的祖傳傻笑,(w)。

          “嘔……”丸井惡心干嘔,已經變回了那個參加集訓時的丸井,煞白煞白的。

          “啊!哈哈……老爸!這個不得了啊!”幸平嘗了一口,本性暴露無遺了。

          “對吧!難吃到已經可以進入歷史前十佳了呢!!”兩父子真正意義上詮釋了一下什么叫做有其父必有其子!!

          “要說難吃的話,應該是糟糕的前十名?”伊武崎峻咽了口唾沫。

          “對了……怎么說也是幸平他的父親啊!”悠姬腦門冒冷汗。

          “嗯……味道還行。就是腥了點兒。”石客面無表情地吃了一塊,跟沒事人一樣。

          眾人集體歪頭,一臉懵逼,包括幸平和才波城一郎,“這菜叫還行?你沒味覺吧?”╰( ̄﹏ ̄)╯

          石客一副死魚眼看著眾人,一言不發,心里自豪,“和我二哥的黑暗料理相比,簡直是美食了。哥們兒的毒抗可是無限接近max的!”

          “不會是已經睜著眼睛昏迷了吧?”悠姬上來,伸手戳了戳,被石客攔截了,(eдe)↖(=σwσ=)。

          “別鬧。”石客說到。

          “你真沒事啊?”

          “沒事啊。這種程度在窮苦地區算是美食了。畢竟,有肉吃啊,而且肉煮的很嫩,蛇肉的柴沒有出現。那種地方的蛇肉菜可是做得咬都咬不動,吃不出肉的感覺,跟皮鞋似的。”石客笑了笑說到。

          “額……你以前到底經歷過什么神奇的日子啊?”悠姬懵懵地眨了眨眼。

          “沒什么。就是跟著家里人去自己國家的窮苦山區、貧困鄉村下鄉扶貧,順路學習各種少見的地方菜。國土面積大的壞處就是沒辦法一起都富起來啊,只能富的帶動窮的了。”

          “你家是干什么的啊?還能扶貧?”悠姬萌萌噠。

          “開食堂的。”石客說到。

          “真的?”

          “嗯。這點我可以作證。”幸平想起睿山枝津也說出來的資料,點了點頭。

          “哦。”

          “也就是家產千億而已。”幸平撇了撇嘴。

          “……”餐廳里頓時一片寂靜。

          “千!!億?!!嗝……”小惠打了個嗝,嚇得抽過去了。

          悠姬和榊涼子立馬搶救,熟練地把靈魂都已經起飛的小惠救了回來。Σ(っ°Д°;)っ。

          “我那是吹的!!!你別到處亂說啊!嚇死人你負責啊!!”石客沖著幸平吼道。

          “哦……”幸平羞愧地低下了頭。

          “呵呵……先不管他們,城一郎,曾經被稱為修羅的你,如今居然也能做出這么溫柔的菜品了啊。”文緒太太看小惠醒了,有點沒好氣中帶著一絲欣慰的看向了才波城一郎。

          “是啊……”才波城一郎有點無奈地點了點頭。

          “也想讓銀嘗嘗看啊……”

          “……,說的也是呢。”兩人的對話中多了幾分懷念。

          “銀?難道是?!”幸平插話了。

          “他在集訓時挺神氣的吧。那個叫堂島銀的男人。”文緒太太微笑著說到。

          “堂島前輩啊……”幸平想起了堂島銀在澡堂子里的嚎叫,哦哦哦哦哦!!!!~~

          “這是他們高二時的照片。”文緒太太把兩人的照片放到了桌子上。

          照片上,一個和幸平有八九分像的長發少年和一個長著耐克眉毛的少年勾肩搭背地坐在一樓大廚房的后門臺階上。

          “原來堂島主廚也是極星宿舍出身啊!!”剛才還抽過去的小惠現在驚訝地說到。

          “嗚哇!兩個人都好年輕!”悠姬紅著臉驚叫到。

          “文緒太太,你也不用總是把這些東西拿出來嘛。”才波城一郎有點小害羞。

          “我樂意!”文緒太太說完,陷入了沉思,慢慢講述起來,“堂島銀、才波城一郎。這兩個人成為了極星宿舍的靈魂人物,為極星宿舍帶來了黃金時代。他們借由食戟爭奪土地,增加極星宿舍的土地面積……購買廚房設備的資金都是靠他們去贏來的……這些東西里包括后面的菜園、大家用來工作的作坊,就連那塊用來養雞的土地也是他們去贏來的。所以后面極星宿舍后來也變成了遠月里唯一一個使用獨立核算制的地方了。”

          “簡直就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一樣啊!!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當時問那些工作人員才沒人知道這里嗎?”幸平Σ(っ°Д°;)っ。

          “話說回來……銀可是每年都有寄賀年卡和中元節禮物過來哦。城一郎你,是不是也應該偶爾寄封信來啊?”文緒太太想起了每年過節時的不愉快記憶。

          “就因為這樣,所以我不是都時不時的回來看你一次嗎?文緒太太。”

          “你還有臉說。每次來都是兩手空空地回來,離開時也是從來不打招呼,一聲不吭地離開。”文緒太太爆料了。

          悠姬和榊涼子互相對視一眼,尷尬地笑了笑,她們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只長著長發一臉幸平式傻笑的野貓和一只帶著耐克眉毛的忠誠小狗,長得好像某些人啊。

          “真不愧是傳說中的畢業生啊……”一色慧說到。

          “不過……,我沒有畢業啊。”

          “誒?這樣嗎?”悠姬在旁邊有點懵。

          幸平稍稍地有些在意,但也沒有多說什么。

          時間過得很快,沒過多久,大家就都吃飽喝足了,回房間休息啦。

          石客、幸平、才波城一郎三個人在廚房里收拾尾聲。

          “呼……搞定!”石客把抹布折好放到水臺邊,好好地伸了個懶腰。

          “哈……差不多可以休息了呢。”才波城一郎也伸了個懶腰。

          “……,嗯。老爸。”幸平沉默了一會兒,說到。

          “嗯?”才波城一郎沒聽到,石客倒是回過了頭。

          “你這個混蛋,別占我便宜啊!!”幸平心里的桌子被掀翻了,(╯°Д°)╯︵┴┴。

          “這是意外。條件反射,條件反射。”石客同學那一臉的賤樣,絕對是意外撿到大便宜情不自禁的表情。(▽)╭╯

          幸平快變超級賽亞人了,要不是顧忌體型差距太大,動手會秒變速趴賽亞人,都已經干上了。

          “別鬧了。有什么事嗎?創真。”伸好懶腰的才波城一郎扭了扭脖子說到。

          “……,老爸。……,極星宿舍對你來說……,是個什么樣的地方啊?”幸平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來了。

          “這里嗎?是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呢。”才波城一郎也是難得地抬起頭露出了一絲惆悵和懷念。

          “好困,我睡覺去了。”石客打了個哈欠跑了,假得不要不要的。

          “呵呵……幸平,跟我來。”才波城一郎看著石客的背心,笑了笑,帶著幸平走出廚房后門坐在照片里的臺階上聊起了天。

          天空中,月光下簇擁著一顆顆閃亮的明星,大大小小,星光璀璨。正應著文緒太太的那句話,月光下永遠都會有群星匯聚,無論是哪個時代。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