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這個劍仙很危險 > 第四十四章 落雪封山
              靜悄悄。

              落針有聲。

              寧十在海牢里站了許久,除了水聲,其他任何聲音都沒有聽到。

              “好安靜啊。”葉青鳥小聲的說道。

              “確實好安靜,安靜的有些可怕。”陳余生胳膊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越是恐怖的環境,越是無聲勝有聲。

              寧十的耳力一向好使,可是他用力聽,很用力聽,卻只能聽到地河的水聲。可這里是魔山控制的海牢啊,他們三個人逃到地底時,周圍的牢房里可還關著一大群人呢,還有上百個巡邏的看守。

              人呢?

              沒有哀嚎聲?

              沒有交談聲?

              沒有走動的腳步聲?

              什么聲音都沒有,這里仿佛一處死地!

              “有問題!”寧十悄悄湊到葉青鳥耳邊,“你倆站著別動,我先上去看看,這里有些古怪。”

              “小心點。”葉青鳥沒跟寧十客氣,她們三個人當中,寧十的實力境界是最高的。

              鑄劍草廬遺址很大。

              寧十探查一圈下來,半個多時辰就過去了:“這里好像沒人了,一個人都沒有,沒有魔山弟子的看守,也沒有囚犯。”

              “我覺得應該盡快離開,這里很危險,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太對勁兒。”寧十緊鎖眉頭。

              “那就走,現在就走,我一刻都不愿意再待下去,搞不好就是那些魔山弟子把人都送到魔山上了,過段時間還會回來。”葉青鳥附和道。

              至于陳余生,他沒資格說不同意,青鳥都同意了,他可不敢胡說八道,劍冢之地那一吻可是有后遺癥的。

              按照葉青鳥的說法:“解釋不清楚,這事兒沒完。”

              鑄劍草廬遺址靠近盛唐北境,藏匿在梅山深處,兩年前的春末被抓入海牢,出來時已經是第三年的初冬。

              寧十站在草廬外的半山腰處朝著遠處眺望。

              一望無際的冰雪大山。

              這里是北境,初冬時節,氣溫就已經很冷很冷了。

              寧十和葉青鳥還有陳余生,三個人全都裹著從鑄劍草廬順出來的厚大棉衣,嘴里吐著一口一口的哈氣:“這到底是哪兒啊?”

              他們三個人只是十五六歲的少年,對疆域地理全都是一知半解,沒人腦海里有清晰的地圖,就算他們知道腳下是曾經的鑄劍草廬,可是沒人知道這鑄劍草廬到底在哪兒?距離神都有多遠?要如何走?

              來的時候是倒吊在尋魔師的黑蝙蝠腳下,寧十嘗試著記過路線。

              可距離實在太遠,時間也過去了兩年,眼下這北境又剛剛下過一場大雪,周圍的環境跟記憶根本對不上號。

              “走吧,先走出這鑄劍草廬遺址,離它越遠越好。”寧十說道。

              “朝哪邊走?”葉青鳥問。

              “看太陽啊,有太陽的地方就是南。”陳余生總算是想出來一個還算不錯的主意。

              “可現在到底是早晨呢?還是中午呢?還是傍晚呢?”葉青鳥繼續問。

              “別管那么多,這兒這么冷,肯定在唐國的北面,咱們朝著太陽走,肯定沒錯的。”陳余生斬釘截鐵的說。

              “好吧。”

              “聽生魚片的。”寧十是個標準的路癡,尋找方向不是他擅長的事情,他決定聽陳余生的。

              山路難走。

              一步一滑。

              但再滑也必須這么走,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也要走。

              可是。

              只要你想的美,老天爺就不會讓你過的太美,很快,頭頂就開始飄起了雪花。臉頰冰涼,剛開始下的時候還只是細細密密的小冰晶,不一會兒就成了大朵大朵的雪花。

              太陽的身影分分鐘消失,云層厚的仿佛一層棉被,雪花砸下去,就像是在天穹之上的云層間撕開了一道口子。

              雪花兒飛揚。

              有些雪拍在臉上,連路都會看不清,又過了一段時間,別說走,地面都被雪直接蓋住了。

              寧十遙望四周,大山深處,滿眼都是雪白,東南西北根本分不清楚。

              逃出了魔窟。

              總不至于被凍死吧。

              使勁裹了裹身上的棉衣,就算是穿甲境的寧十,身體的皮肉筋骨血都經過了淬煉,可是也不能長時間被冰雪摧殘啊。

              風雪中。

              梅山的北側。

              不知何時,竟然閃現出一抹赤紅,赤紅由遠及近,看方向竟是直接朝著寧十這邊墜下來。

              赤紅越來越近,竟是一只獨腳的荊棘鳥,只是這荊棘鳥的半邊翅膀似乎受了重傷,胸口也有好幾處血痕。

              荊棘鳥晃晃悠悠,凄厲的哀嚎幾聲,似乎想著再飛遠一點,可傷勢不容許,最終還是墜在了距離寧十幾步遠的地上。

              鳥頭著地。

              當即就沒了氣息。

              不是這鳥沒機會救自己,只是似乎很在意自己的背,寧十走近一看,原來背上馱著一個小姑娘。

              鳥背上的姑娘,穿著一整身的紅色貼身錦衣,一頭血紅的齊腰長發,長的猶如瀑布。長發很隨意的束在身后,一雙腳丫白白嫩嫩,沒有穿著鞋,此時被凍得通紅。小姑娘的臉頰棱角分明,眼眸緊緊的閉著,似乎處在昏迷之中,并且很是痛苦。

              寧十費力的踩著雪挪過去,伸手摸了摸紅衣姑娘的額頭,滾燙。仔細觀察,胸口還在微微起伏,嘴唇干裂,渾身上下都在打哆嗦。

              寧十:“她受傷了,而且染了風寒。”

              葉青鳥:“不能把人丟在這里,她還是個孩子。”

              寧十:“那就要趕緊找個避風的地方。”

              寧十望了望遠方的黑云:“可能會有暴風雪,再往前走就太危險了。”

              梅山有很多山坳。

              山坳有很多凹進去的山洞。

              山坳避風。

              山洞避冷。

              風雪中,寧十很幸運的找到一處十幾米深的山洞,很干凈,也很干燥。

              將鳥背上救下來的姑娘安置到山洞里,讓葉青鳥留下來照顧病人,寧十直接就帶著陳余生出去找干柴跟食物了。

              風雪剛落,山中還是能找到干柴跟食物的,寧十跟著姑姑行走人間時,看過姑姑怎么找食物。而且陳余生從小就上山砍柴,也知道怎么能找到干燥的柴火,更知道哪些柴可以燒,哪些柴燒著旺。

              一炷香的工夫。

              陳余生抱回來一整梱干柴,寧十則抓了一只雪中迷路的山豬。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