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仙途靈植師 > 第124章燕家堡(1)
              盛產靈谷的南臺洲位于擎蒼大陸腹地,在它的境內有連綿萬里的大山,蘊藏諸多險峰峻嶺,山中除了少數幾個城鎮人煙稠密之外,絕大多數地方都是荒山野嶺,偶有村舍坊市。

              這么一個蠻荒之地,偏偏靈氣充沛,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周圍各處田地都是種植靈谷靈草。

              想在這險山峭壁間種植靈谷,自然需要依靠的還是修士。

              南臺洲修士也多,不過大多都是煉氣期修士,因為修煉除去需要靈谷靈草輔助,更主要的是資質天賦。

              這些修士雖然多,但多數靈根混雜,對修士來說天賦異稟的單靈根并不多見,若是有,那也是各個門派家族都想要的人物。

              原因很簡單,只有這些人才有可能到結丹,甚至到傳說中的元嬰,化神。只要哪個家族或者門派有這等人物,可以保百年甚至千年不衰。

              至于為什么這樣熱衷于種靈谷靈草,那是因為在擎蒼大陸上,沒有固定的礦脈晶石可以采挖,而靈氣處處皆有,不過卻是游離在天地之間。

              空中的靈氣還可以通過打坐吸納,地上的靈氣就只能種植各種植物再加以提純煉化,得到靈氣晶珠,可以用做修煉時補充靈氣使用,也可以當成在整個擎蒼大陸修士間通行的貨幣,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既然有這些需求,南臺洲也就靈谷產業興盛,只要會靈植法術,就有一口飯吃。若是靈植上有過人之處,那也是各門派爭搶的香餑餑,好的靈植師種出來的靈谷靈草也有品階等階之分的。

              在南臺洲的群峰之間,有一山格外高聳,怪石嶙峋狀如抱獅。

              只是“抱獅”懷里沒有繡球,而是一處不小的山坳,里面稠密的住著幾十戶人家,俱是木屋竹欄茅頂,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炊煙裊裊,宛如世外桃源。

              在距離這些屋舍很遠的峰腳崖底,單獨建有幾間草廬,跟其他屋舍別無不同,俱是竹欄木檁,泥地野花,整座小院也有不一樣之處,那就是這幾間房子始終籠罩在一層薄薄的水霧之中。

              茅屋不遠處的崖壁上,有一道瀑布如同白練掛在山壁。飛落的水珠在石壁上屈折伸展,又飛騰起水霧,墜落在崖壁下,聚成一潭碧波,再蜿蜒流淌進村里。

              此時,一個中年男人正在草廬前盤膝閉目打坐,只見他身穿天青色長袍,頜下三縷長髯,形態靜祥。

              “師傅!師傅!”梳著雙環丫髻,穿著翠綠衣衫,只有五六歲年紀的小女孩歡笑著,從山坳間的小路跑進籬笆院門。

              那中年人睜開眼,微微苦笑一下:“蘇紫,才這一會就不玩了?”

              小女孩跑到他跟前,歪著腦袋看了看,不好意思的拽著自己已經粘上泥土的衣袖:“師傅是在修煉啊?那蘇紫去找師娘了!”

              說完,擺著小胳膊又跑向草廬里面,一邊跑還一邊喊:“師娘,師娘,蘇紫回來了!”

              院子里的中年人寵溺的看著她的背影,搖搖頭,重新閉上眼睛。

              屋子里,看上去二十出頭,梳著婦人發髻的白衫女子正在窗下聚精會神的畫著什么,就連聽到小女娃的喊聲,她也沒有動。

              手上穩穩運力,蘸了朱砂的筆峰在黃紙上行云流水,轉瞬之間,一道低階的聚雨符就畫好了。

              “師娘!”等她擱下筆轉過頭來,小女孩已經跑到了門口,笑嘻嘻的看著她。

              “師娘!蘇紫今天給小虎家灑過雨,還松了土。”小女娃一雙眼睛亮晶晶的,都笑成了彎月。

              “蘇紫這樣厲害啊!過來跟師娘說說,是怎么做到的”那婦人將符筆符紙一一收進木盒中,這才拉了小女娃到自己懷里,細細問道。

              “師娘,小蘇還能捉蟲。”小女娃興奮的說著。

              婦人以手搭上小女娃的腕間,一絲靈力注入其中,須臾間,她眉頭輕跳,面上也掛上喜色。

              忙牽起小女娃的手,急步走到院里,對閉目而坐的中年人道:“師兄,小蘇已經有三個氣根了!”

              “哦”那中年人也有些意外,聞言睜開眼,搭腕細查,平和的面上有了些許變化,“到晚間我再替她推經過脈,看能不能再生一個氣根”

              那婦人又是開心又是憂慮:“只是這樣師兄你的靈力又要大減,眼看已經一百五十年了……”

              中年人對她擺擺手,不要她再說下去,俯身拉過小女娃含笑道:“小蘇還想不想玩火呢?就像師父這樣。”說著,他手指一抬,指尖無聲無息出現一朵小小的火苗。

              “哇!好好玩呀!”小女娃興奮的拍手,還不住點頭:“師傅,小蘇不怕疼。”

              “好玩嗎?那小蘇給師傅演示一下,你是怎么澆水松土,還能捉蟲的。”那中年人聲音溫和。

              “好,師傅,師娘你們看!”小女娃擼了把衣袖,伸出一只白白嫩嫩的手來,她翹起蘭花指,眉頭緊皺,好半天才在指尖凝出一滴水來,滴答一聲,落在地上。

              緊接著,她又把手指一翻,掐了法訣,那白嫩的手指迅速換成金色,在地上泥土中一插,就是兩個深深的窟窿。

              在其周圍,原本平整結實的泥土如同有蚯蚓在下面蠕動,拱起兩條細細的土丘,再裂開口子,底下還帶著濕氣的土壤就露了出來。

              做完這些,小女娃已經微微喘息,鼻尖上浸出細細密密的汗來。

              “小虎哥種的青果缺水了,小蘇就給它澆,還學著師傅給根松了土,根上有一條好厲害的大蟲子,小虎哥不敢抓,是小谷把手指頭變成黃色,蟲子咬不動,就抓下來了!”小女娃歡快的炫耀著自己的功勞。

              “不錯!小蘇真的不錯。”中年人眼睛里已經帶上喜色,雖然這些動作簡單而滑稽,還真的是三種不同的法術,更重要的是小女娃一氣呵成。

              婦人心疼的從自己腰上抽出一條布巾,攬過女娃替她擦汗,口里問道:“師兄,小蘇的金土水三屬性氣根已經凝固,只差木火就齊了,你真的要讓她五行氣根聚齊”

              &lt;/br&gt;

              &lt;/br&gt;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