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紅塵小仙 > 第四十三章東海之東
              進屋后,阿狗看到自己的原身還在桌旁坐著,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陀螺,而桌上的陀螺雖然并未轉動,但卻立在了桌上。

              阿狗回頭看著玉清仙一眼,說:“仙人,你可以把我叫醒嗎?”

              玉清仙用手中浮塵在阿狗的頭頂掃了過去,阿狗打了一個冷戰,然后,他的夢醒了。

              桌上的陀螺倒了下來。

              阿狗從桌上爬起來,揉了揉迷離的眼睛,神情很是憔悴,像是并未睡好覺。不過,當阿狗看到站在門口的玉清仙后,他立刻想起了夢中所發生的事情。

              “上仙,我們走吧。”阿狗怕玉清仙反悔不讓自己去“玉虛宮”了,他收起陀螺,走到玉清仙身旁,催促說。

              玉清仙自然是明白阿狗的擔憂了,他笑了笑說:“不急,不急。你先收拾行李,我在這兒等你。”

              阿狗帶回來的衣服在被“四方鬼魅”追捕時已經丟掉了,他來到這里,老祈給他買了一件可以替換的衣服。所以,阿狗很簡單的就把他要收拾的東西,那唯一一件的衣服包起來。

              臨行前,阿狗又和老祈道別了。老祁站在門口,望著阿狗,有些依依不舍。

              阿狗覺得,自己是欺騙了老祈,心里有愧,眼睛不敢直視老祈。老祈還以為阿狗是過度的擔憂他母親的病情,所以才沒有精神。

              老祈拍了拍阿狗的肩膀,說:“阿狗啊,你是一個孝子,你的孝心一定會感動天地,你母親也定會平安。到時候,你一定再來這里幫我干活啊。”

              阿狗狠狠的點頭。在他離家的時候,馮鐵匠告訴他,世事險惡,人心叵測。可阿狗所遇到了人基本上都有著善良的心。

              離開集市,到了荒郊。

              玉清仙甩浮塵,地上便多了一把長劍,長劍緩緩的變大,玉清仙踩在劍上后,他招手讓阿狗也上來。阿狗小心上來,緊緊的靠著玉清仙。

              “走!!”

              玉清仙輕生說道。

              長劍平穩的飛行,很快阿狗就直上到云端了。看著腳底下軟綿綿的白云,阿狗心里既緊張又興奮。雖然,鳳綾兒是教給他了“踏雪無痕”的輕功,但那只不過算是武功罷了,相比于“御劍飛行”,可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小伙子,站穩了。我要加速了。”玉清仙說。

              玉清仙的話音未落,長劍像離了弦的劍,飛速的前進,阿狗只看到兩旁的白云飛快的略過,他一陣的頭暈目眩,阿狗忙用手拉著玉清仙的衣襟,好一會,阿狗才適應了快速的飛行。

              阿狗平復了緊張的心情后,他低頭下望,浮云下,是一個接著一個山巒,彼此的起伏不定。還沒等阿狗看夠,他們便來到了大海上方。

              “上仙,我們這是要去哪里啊?”阿狗問。

              “玉虛宮。”玉清仙回答。

              阿狗當然知道他們是要去“玉虛宮”了,阿狗想要問的是“玉虛宮”到底在什么地上,難道是在著縹緲的大海上嗎?

              “玉虛宮是海外三宮之一。”玉清仙說,“另外兩個宮殿是太清宮和上清宮。當年,鴻鈞老祖羽化后,在海外仙山建立了三個宮殿。除了玉虛宮外,其余的兩個宮殿全都被妖魔毀壞了。唯有玉虛宮,在先師的維護下,逃離了妖魔的毀壞。”

              頓了頓,玉清仙接著說:“上古,蚩尤叛亂,率領巫族圍攻天庭,玉虛宮又一次的經歷了戰火的洗禮。后來,蚩尤被困,先師便把玉虛宮挪到了東海之東。”

              對于仙魔間的爭斗,阿狗并不感興趣。他邊聽著玉清仙講述,邊觀望腳下的美景。他們經過了三座山峰后,又飛行了一炷香,進入了一片縹緲之地,阿狗伸手觸摸身旁像云又像霧的東西,給阿狗的感覺,這些東西很是濕滑,像觸摸到泥鰍。

              阿狗聞了聞自己的手,有一股甜甜的味道,像是在木蓉家時,木昇給他做的糯米糕。忍不住,阿狗抓過來一些,就要塞進嘴里,他已經好幾頓沒有吃飯,也確實的餓了。

              玉清仙揮手把阿狗手里的東西給打掉。

              “這是氤氳,不能吃。”玉清仙說。

              阿狗不明白氤氳是何物,但玉清仙說了不能吃,他便把手里余下的氤氳給扔掉了。

              “上仙,還有多久到玉虛宮啊?”阿狗問。

              “前面就是了。”玉清仙話音未落,阿狗便隱隱的看到一絲的光亮。

              漸漸的光芒越來越大了,照射的阿狗有些睜不開眼睛。

              “小伙子,實在不行,你就閉上眼睛吧。”玉清仙說。

              阿狗早就想閉上眼睛了,聽了玉清仙的吩咐,閉上眼睛,但他并沒有完全留了一條縫,透過眼縫,阿狗模模糊糊的看著下面蔚藍的海水,并且,阿狗感覺到海風越來越大了,他甚至聞到了海水的腥味。

              當強光過后,阿狗的眼睛可以睜開了。

              “上仙,剛才是什么發射的光啊?”阿狗問。

              “太一之光。”玉清仙淡淡的說,他并沒有過多向阿狗解釋‘太一之光’是怎么回事,阿狗心里是有些疑惑,但他沒敢詢問。

              太陽貼著水面了,夕陽的余暉平撒在水面上,金光閃閃,海中波浪在夕陽的照射中,波光粼粼。正在阿狗欣賞海天一光時,一個大鳥從天的一邊飛來,然后,用迅雷之勢飛走了。

              瞬間的出現消失,阿狗只是看到大鳥美麗的羽毛和金色的頭冠。

              “那是什么鳥啊?”阿狗問。

              “鳳凰。”玉清仙頭也不回的說。

              “真的有鳳凰啊?”

              阿狗張大了嘴巴,對于他來說,能夠見到鳳凰,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阿狗只是聽“桃源村”的老人說,上古時期,有神獸鳳凰和龍,但那是好幾千的事情,現在已經沒有人見到它們了。

              阿狗想,自己若是回到“桃源村”,告訴木蓉,自己見過鳳凰,木蓉一定會指著他的鼻子說他撒謊。甚至于,阿狗都能夠想到木蓉嬌羞的樣子了。

              想到木蓉,阿狗的臉上禁不住浮現出幸福的笑容。

              “想到你的心上人了?”玉清仙說。

              被玉清仙窺中了心事,阿狗有些羞赧。他撓撓頭,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別怪我沒有提前告訴你,做了‘玉虛宮’的弟子,你便不能有兒女之情了。”玉清仙說,“該如何選擇,你自己要拿捏清楚啊。”

              玉清仙的話讓阿狗陷入了兩難。黑袍道人只是要他來找玉清仙修習“混元真氣”,但他并沒有告訴阿狗,做了“玉虛宮”的弟子不能有兒女之情這一說。難道,是要自己放棄木蓉嗎?

              阿狗舍不得。可是,若是不做“玉虛宮”的弟子,木蓉便要死了。二者相比較,阿狗堅定的選擇了救木蓉,只要木蓉能夠幸福,哪怕不能和自己在一起,自己也不會有任何的抱怨。

              在阿狗思索間,他看到前方一個漂浮在半空的島嶼。島嶼下部是一片白茫茫的水氣,下面的人抬頭觀望,定會認為是一片漂浮的白云。他們是再也想不到,白云之上,會是一座島嶼。

              島嶼上有花草樹木,并且還有潺潺的流水,不時,有奇怪的鳥兒從林中飛出,有的鳥兩個腦袋,有的鳥沒有翅膀,還有的鳥兒長著三個尾巴。

              到了漂浮島嶼的上方,玉清仙帶著阿狗下了劍。玉清仙揮動浮塵,長劍消失了。阿狗左右看看,全是花草樹木,難道這里就是傳說中的“玉虛宮”?

              玉清仙在前面,帶著阿狗行不多時,阿狗便看到朱欄白石的臺階,順著臺階而上,兩旁是綠樹清溪,白石盡頭,則是層樓突然聳立而起,崇閣巍峨,玉蘭環繞,金碧輝煌,彩鹮璃頭。

              “好一個巍峨的牌坊。”阿狗心中禁不住低聲呼叫。

              但見牌坊上書三個大字:玉虛宮。兩旁是一副對聯:左邊:混沌初分天朗地厚道始成。右邊:鴻蒙未化陽明陰暗氣方就。

              阿狗站在玉虛宮前,忽然感受到一陣風聲,他回頭張望,一只白虎,赫然立在他的身后。不過,阿狗已經知道白虎是玉清仙的坐騎小花了,他便不再害怕了。

              玉清仙用手拍了拍小花的額頭,小花嘶叫一聲,一個跳躍不見了。

              “走吧。進了這道門,便是玉虛宮了。”玉清仙在前面帶路,先跨進了玉虛宮的牌坊,阿狗跟在玉清仙身后,正要跨不過去,忽然,阿狗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力道,用力的往后拉他。阿狗像離弦的箭,飛了出去。

              當阿狗從地上爬起來,他面前已經多了一個白胡子老道。這個人相貌和玉清仙相差不多,兩人唯一的差別便是腰間的玉帶。玉清仙的腰間是紫色的玉帶,此人是褐色的玉帶。

              “掌門人,你回來了。”那人抱拳像玉清仙施禮。玉清仙微微頷額。

              施禮后,那人隨即像是變了一個人,沒了之前的恭順,立刻變得趾高氣揚了。那人用手指著玉清仙的鼻子,朗聲說道:“玉清師弟,不是坐師兄的說你,你現在是越來越沒有仙人的樣子了。你怎么能什么人都往‘玉虛宮’里帶啊?”

              “師兄不知。我之所以帶他來,是有個重要的原因。”玉清仙正要說下去。玉明真人大手一揮說:“你不要講了,我知道你接下來要講什么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