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修真史前十萬年 > 第四十一章 白淵
              “后來呢?那處陣法,到底有沒有破開?里面到底藏著什么寶貝?”

              片刻之后,岳巋然問道。

              天缺子又是連忙翻譯給地老。

              “我悄悄留了幾個族中小子,在那附近觀察打探,那些人族修士在想盡辦法,弄了半個多月之后,終于破開那里,但進去之后,再沒有出來!”

              幾人聞言,面面相覷。

              “我們族中的小子,等了幾天后忍不住,跑進去看了看,發現那陣法深處里,是個方圓數里的白色深淵樣的東西,看不見底,散發著幽森森的氣息,下去的一個,至今也沒有回來,那些人族修士估計也下去了,不見人影。”

              地老再道。

              三人一貓,沉默下來。

              深淵?

              還是白色的?

              戲小蝶,蕭萬子,天缺子已經搞不清楚狀況,下意識的就是看向了岳巋然。

              岳巋然卻是神色古怪的思索。

              “難道......那白淵竟是通向另外一個世界,或者說是小世界之類的東西?這修真史前的時代里,不光有豐沛的天材地寶,靈山寶地,未被人發覺的天生法寶......還有沒被人搜刮過的秘境?”

              想到這個可能,岳巋然眼中都亮了幾分。

              不過——別忘了已經有人先他們進去了!

              “那幾個人族,法力氣息如何?”

              “和你們三人差不多,不過后來族中小子們又見過幾個,其中有沒有更厲害的,我就不知道了,后來的情況更不清楚,我已經把留下打探的族中小子,全叫回來了。”

              “有沒有發現一個女修,和她長的有些像的?”

              一指戲小蝶再問。

              “不知,族中小子們,沒有對我詳細說過。”

              “地老兄,幫我們把他們喊來看一看吧。”

              天缺子最后說道。

              地老爽快答應,一竄口哨聲吹起。

              很快,兩頭鉆天貂便是奔了進來,才一見到戲小蝶,便是駭了駭,答案已經不用再多說。

              ......

              再上征程,趕往那白淵所在地底。

              “師弟,那白淵深處到底是什么情況,實在說不準,照我看,就不必冒險了!”

              飛出沒片刻,戲小蝶便道。

              “師姐不必多想,我不只是為了幫你,更是為了我們的修道前程,最近修煉的太順了,冒一點險,來幾場惡戰,不是壞事,不過若是你們不愿意,我也不勉強。”

              岳巋然目光,沉靜如深淵,身影沒有一點停。

              蕭萬子和戲小蝶聞言,幾乎是立刻想到了那段被通緝追殺的日子,搖了搖頭,均都跟上。

              天缺子這個家伙,也是跟上,目光就有些苦了。

              傍晚時分,尚未到達目的地,岳巋然目光先閃了閃。

              靈識已經看到,一竄修士,從西邊山野中,駕云而來,飛向他們那地下深淵所在的方向里。

              一行六人,均是青年男女,風采不俗,一水的筑基后期境界,領頭的修士,是個高大的白衣男子,濃眉虎目,手提長劍,超卓的劍客一般。

              光看六人穿的衣服,全是綾羅綢緞做成,與陰雨域這邊的獸皮麻衣,完全不一樣,來自兩個文明一樣。

              而最關鍵的是——岳巋然的靈識,掃過那領頭修士的時候,此人竟目中精芒猛閃了一下,一個揮手,隊伍立停!

              停下之后,此人便四處掃視起來。

              “這個家伙,也有著元神之力,竟然察覺到我在看他,不過他的元神之力,強不過我,是找不到我的。”

              岳巋然心念電轉,也揮手令二人一貓聽了下來,但沒有多解釋。

              只有修煉過元神之力的人,才會對別人的元神的掃視,格外的敏感一些。

              ......

              “景城兄,怎么了?”

              白衣青年一停,馬上有人問道。

              是個女子,柳眉亮目,其他四人,沒發現異常,同樣看來。

              白衣青年只能苦笑,他此時此刻,依然感覺到岳巋然的靈識在看著他,偏偏發現不了對方,接下來怎么做?是走是留?

              岳巋然也在笑看著對方,要看對方如何抉擇。

              “是哪位前輩到了?晚輩是喬家的喬景城,若有得罪,還望見諒!”

              片刻之后,白衣男子朗聲說道。

              此言一出,先把旁邊的五人,給嚇了一大跳,能被喬景城這么恭敬的稱為前輩的......幾乎是只有黑石域的幾位深藏各自家族里的大佬!

              話音落下,山野無聲。

              越是無聲,越是令人感到不安。

              “前輩若無其他事情,晚輩等人,便要先告辭了!”

              喬景城再道,莫名的壓力籠罩,額頭已經有點點汗水泌出。

              “那處地方里的古怪,老夫一個人去探查就夠了,你們給我滾遠點,此事了結后,老夫會親自去拜訪一下你們喬家的老家伙!”

              下一刻,聲音終來。

              低沉,有力,霸道!

              聽似蒼老,仿佛真的是某個老怪物一般!

              喬景城聽的目中精芒一閃,但光從聲音,卻聽不出是誰,心里面多少狐疑,猶豫掙扎起來。

              “怎么,還要老夫親自送你們上路嗎?還是要老夫的家族,送你們喬家上路?”

              霸道聲音再來,越說越狠。

              喬景城聞言,心神壓力更大!

              “......我們走!”

              終于說出這三個字來。

              帶著五人,轉身而去,滿眼的不甘。

              ......

              “哈哈哈——”

              那一邊,再次飛去之后,岳巋然大笑起來,那叫一個樂。

              “師弟,剛才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蕭萬子忍不住問道。

              岳巋然將剛才的事情道來。

              二人一貓看他的眼神,頓時就變了!

              壞!

              這人太壞了!

              靠著裝神弄鬼,就嚇跑了一支隊伍的對手,說的還特么有模有樣!

              “師弟,這喬家和滅了我們戲家的荒原家一樣,都名列黑石域十大家族之中,喬景城幾十年前,就是爭鋒榜百強上的人物,現在名次肯定更靠前,將來碰上,小心被他認出盯上。”

              戲小蝶提醒道。

              “放心,我已經刻意改變了聲音。”

              岳巋然淡淡道。

              眼底深處里,卻是有戰意隱隱,將來去了黑石域,那些天驕們不斗一斗,怎能過癮?今天這一把戲耍,不過是打個招呼!

              ......

              繼續向前。

              沒一會之后,那通往地下深處的洞窟,終于出現在岳巋然的靈識范圍里。

              很快,那白淵也露出真容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