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神庭天道 > 9,古籍十頁
              明媚的光照耀在虔誠跪地的斧等人身上,帶給他們的不是來自光明般的溫暖,而是等待焦急的炎熱。

              作為一位部落神明,秦牧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類似于傳國玉璽的象征,有他和沒他完全是兩個概念,這是正統與假貨之間的區別。

              呆在圣火之中,秦牧的虛影伴隨著圣火燃燒所繚繞的煙氣緩緩的升騰而起。

              在圣火煙氣的繪制之下,在所有人仰慕注視的目光之中,秦牧臉部朦朧在一層金光之中,聲音威嚴神圣的說道:“三天后再來到我這里,完成我的考驗,我會給你想要的東西!”

              伴隨著一個帶有回音混響的聲音在四面八方響起,斧高興的在地上跪伏說道:“感謝偉大的夜游神賜予我考驗的資格!

              愿偉大的您永恒常在!”

              在一群人虔誠狂熱的崇拜呼喊之中,由煙氣繚繞而繪制成的秦牧虛影快速的退了回去。

              沒有再去理會接下來這些信徒們會去做什么,秦牧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作為一個存在的吉祥物,秦牧根本不需要過多的去做些什么,畢竟凡人的事情由凡人來解決,神明存在的意義就是在歷史的拐角點,施加一個偏向的力度,至于那之后的歷史怎么演化,就是文明成員自己的責任。

              神明不是保姆,不能事事親力親為。

              那是部落的首領,王朝的王應該做的事情。

              回到自己的家中,秦牧翻著自己從修者交流群之中跟一個大佬買回來的修煉古籍。

              這本古籍沒有自己的名字,秦牧拿到它的時候它只是一個表皮如新的無字天書。

              是的,這本被秦牧稱之為古籍的東西,其本質就是修煉界的百科全書。

              非有緣人和財力通天的人不可獲得,而秦牧就是一個有緣人加有錢人的組合。

              打開這本無字天書,伴隨著秦牧一篇篇的將其揭過,這總共只有十頁的古籍之上,顯露出了一大堆關于修煉知識的說明。

              其中有煉器篇,煉丹篇,境界篇,冥府篇等等一共十項關于修煉知識的介紹。

              十頁古籍代表著十個修煉界的只是種類,這只是古籍的初始篇,足夠秦牧用很長一段時間了。

              將這本古籍的篇章翻到其中的神明信仰篇,秦牧看到的第一句話就是:信仰詮釋的方式之一便是儀式的進行。

              通過特定的儀式,來完成信徒對于信仰的加深,以此來使得信徒更加向著神明傾斜。

              當信徒將儀式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之中時,那么他們的一舉一動皆是信仰。

              如此,神道修煉者方能夠達成神道通往不朽大門的第一個臺階,古神境。

              ……

              ……

              ……

              關于信仰篇的介紹有著很多很多的文字,這些文字多到就算是秦牧花費三天三夜的時間也看不到其中的十分之一。

              不過秦牧并不需要將其全部看完,古籍的存在相當于一個領路人,當修行者步入到門檻之中時,之后的一切具都需要自己的領悟。

              將古籍輕輕的合上,然后將其放進掉進電腦桌的抽屜中。

              旋即秦牧的腳步一個猛蹬,伴隨著大力的傳遞,秦牧的身體跟隨著的電腦椅不斷的旋轉著,抬頭看向空白的天花板,秦牧的眼神伴隨著旋轉的椅子逐漸的變得迷離起來。

              在這迷離的眼神之中,秦牧在思考著,思考著三天后要給予給斧的考驗究竟是什么。

              這個考驗必須具有實際的意義,不能隨隨便便的就浪費了。

              在秦牧看來,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歷史轉折點,每一個歷史轉折點對于神明來說都是珍貴的,運用好這一個個的轉折點,就能夠將自己的影響力一步步的深入到文明的方方面面。

              相反,如果運用不好的,那么伴隨著文明的高速發展,這種神明遲早會被文明拋棄。

              其實本來秦牧的修煉方式是一人成仙,自在逍遙的方式。

              但是這莫名的意外出現讓秦牧不得不走向神道,這替一大群人做方向的選擇,和替自己做方向的選擇簡直就是麻煩的階梯遞增。

              一想到這里,秦牧就一陣腦瓜子疼。

              但是接受了人家的香火信仰,想要甩袖子不干哪有那么容易。

              由香火信仰而形成的助力,同時也是枷鎖推動著接受信仰的神必須不斷的做出選擇。

              在這一個個選擇之中,或是不斷的將自己的影響力在文明的歷史長河之中加深,最終抵達至不朽道途中的古神境。

              亦或是使得文明隕落,自身也隨之被遺忘在歷史長河之中。

              “頭疼啊,頭疼啊!”

              伴隨著轉椅的不斷旋轉,秦牧一邊高速的運轉自己的大腦,一邊喃喃自語的說道。

              想著,想著,經過一段時間的現有信息集合,關于古籍信仰篇中的一句話在秦牧的腦海之中逐漸的浮現出來。

              ‘當信徒將儀式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之中時,那么他們的一舉一動皆是信仰。’

              “什么東西能夠將儀式融入到信徒的一舉一動當中,雅威上帝吃飯前的祈禱,還是遇事燒香拜佛的習慣……”

              一個個如何將自己的存在深深的烙印在文明之中的想法不斷的在秦牧的腦海之中浮現,卻又轉眼之間便被秦牧將其拋棄。

              在經歷了多次的想法被否定之后,秦牧開始換了個方向思考。

              他不在思考如何將儀式融入,而是思考如何讓文明長存。

              只有文明存在,才有神的存在,只有文明永垂不朽,才有神的永恒不滅。

              想要文明不滅的方式有兩個方向,一個是武力,一個精神。

              其中文明精神的鑄就需要一個漫長的時間,這個時間漫長到以千年萬年來熔鑄。

              這個方向秦牧暫時還玩不起,不僅僅是秦牧玩不起,就連巳蛇部落也是玩不起。

              作為一個人少還處于分裂狀態的部落,他們現在的首要因素就是生存。

              “那就只有在武力方面做文章了!”

              在否決了文明存在的兩個方面之中的精神方面之后,秦牧開始將思考的方向向著武力方面轉移。

              這樣一來,一個思路被秦牧開辟出來。

              “武力的動用少不了要將自身力量和器械力量相互結合在一起。

              器械力量憑借著現在的人數,沒有多大的提升意義,石頭材質就夠了。

              那么就是需要身體力量的提升了,如此一來,也就少不了武道的推行。

              那么將武道當成信仰儀式得一部分,練武就是在進行信仰神明的儀式。

              如此一來,應該可以將信仰融入文明之中了吧!”

              想到這里,思路開通秦牧頓時高興起來,他將自己的腳掌停駐在地磚之上,頓時伴隨著一聲摩擦音作響,秦牧頓時停留在了電腦前。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