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元氣武俠 > 第95章 排名榜
              “霜月姑娘最強、我大哥凌星火次之。”

              海清水立馬站出來,這話說的凌星火沒法反駁。

              本來他也是這么想的,不過自己說和別人說這感覺啊。

              就是差了那么一點。

              風與嘯:一個月前,二打一都沒有打過,更別說單挑了:

              “我們沒有意見。”

              “很好,如果不服下月可以挑戰。”

              “哦,還有8天就下個月了。”

              “你先熟悉一下宗門吧。”

              二師兄說完,拿出一面鏡子,把手伸進去拿出一張排名榜貼在練武場的樹上。

              眾人圍過去看。

              第一名:血亦忍(氣海巔峰)

              第二名:向佐(氣海巔峰)

              第三名:算天時(氣海八峰)

              第四名:空華(氣海八轉)

              第五名:月如畫(氣海三轉)

              第六名:花木嵐(氣海二轉)

              第七名:公孫貍(氣海二轉)

              第八名:公寒冰(氣海二轉)

              第九名:霜月(氣海一轉)

              第十名:凌星火(練氣8段)

              不入排名:海清水(氣海一轉)

              風天明(氣海一轉)

              嘯天全(氣海一轉)

              “好了,你們三個帶他們熟悉一下要干的活。”二師兄轉身離去。

              ‘甩手掌柜....’

              三位門內師兄弟,雖然早就知道這師徒二人,都喜歡把工作一個一個往下放。

              “誰讓我們級別最低...懂的又多,入門又早點,還碰上這樣的師兄。”

              “別人家都是專心修煉,我們就不同了,平常還有干活,干活的花樣還多...”

              空華忍不住想說話的心情。

              “現在天色快日上三竿,先去煮飯吧,你們誰煮飯煮的好吃?”算天時安排道。

              凌星火默默舉手。

              “都走吧,先去煮飯,你們可以打打下手。”

              ‘終于來了個會煮飯的。’

              向佐一步當先,想到吃飯,就想到當初三師姐煮飯,那味道.....

              道曰:天機不可泄。

              就怕被三師姐知道,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嗯...1米粗的小拳拳。

              “你來看看,五彩梅花肉!取自五彩梅花鹿”

              算天時指著一塊五彩斑斕的肉塊。

              “天山竹!”

              看過去一節節,節口似乎還在飄散一絲仙氣的竹子。

              “元氣五谷雜糧!”

              米等...等...等...

              “師弟今后就看你的了,不然我們怕是...”

              空華拍了拍凌星火的肩膀,語氣深沉,似乎沒煮好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這....”我只會普通菜肴。

              “嗯?”

              凌星火本意是拒絕了,不過看著三個師兄。

              一個揚著頭眼神藐視看著你。

              一個撇著眼看你。

              最后一個盯著你拿出匕首舔了一下。

              “好吧...”

              最后凌星火勉強同意了....

              “唉~”

              “你們出去吧,我自己來。”

              凌星火揮揮手,示意出去吧。

              人少還好,人多會讓他感覺自己像一個猴子。

              “我怕你提不起水。”向佐搖了搖頭拒絕道。

              “哈?你在跟我開玩笑?”

              聽到這句話,凌星火搖頭失笑,煮飯而已,是我提不起這黑色的菜刀,還是你太自大了?

              伸手拿起菜刀...

              嗯?

              再次使勁...

              嗯?

              其他十二個人轉過人頭來看看著凌星火,怎么還不拿起菜刀。

              “咳咳。這菜刀刀身顏色怎么不是銀白色的呢?有點特別啊。”

              凌星火單手摸著后脖子,希望他們說一下原因,為啥...我...拿不起菜刀。

              空華表情沉重,拍拍凌星火的肩膀道:“我們御氣宗坐落花在重玄山!這里某些東西加重,菜刀是黑玄石打造的,你又在重玄山上,不過只要輸入元氣,黑玄刀就會變輕...”

              “噗,哈哈哈哈。”

              “不好意思,真的忍不住。”

              “每次看到有人拿不起菜刀,拿不起水什么的,我都忍不住想笑。”

              空華捂著肚子笑個不停。

              “不煮了!”

              已經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凌星火對這里一竅不知,再煮下去只是丟更大的面子。

              “吸溜~”空華立馬又拿出匕首舔了一下。

              倆人眼神對視,激情無限....

              “開玩笑,別緊張嘛....真是的。”

              凌星火立馬輸入元氣,元氣大黑色菜刀就輕,元氣小黑色菜刀就重。

              拿在手里稍微適應一下重量,就開始切菜。

              沒有一小會兒,五彩梅花肉切好,

              因為第一次使用這種靠元氣控制重量的菜刀,肉切的有大有小,不是很均勻。

              凌星火準備煮竹簡飯,拿著水瓢在水缸搖了一勺,手指瞬間捏緊!

              “這水怎么也怎么重?!”

              輸入元氣。

              啪嘰...

              剛搖的一勺水,又掉進水缸里。

              “噗,哈哈哈。”

              凌星火看著又在狂笑不止的空華,眼中閃過無語的怒氣。

              向佐知道空華說話,不討人喜歡:

              “空師弟你出去等著吧。”

              雖然有時他很搞笑,但有時他的搞笑,其實是嘲笑!

              “這水叫重玄水,只能使用蠻力拿它。”

              “這個水瓢也是黑玄石做的,你以后要做的是控制元氣依附水瓢而不漏出,不然這重玄水可就更重了。”

              “現在還是我來幫你吧,再不快點就要錯過午時午飯的時間了。”

              向佐詳細給凌星火解釋了一下,然后搖出一勺水放入鍋中。

              “這個木頭叫吸元木,如果它吸收了元氣就會修復自身。”向佐從灶臺下拿出漆黑的木頭,給看一下凌星火解釋道。

              然后拿出一個很像火折子的折子,點燃吸元木。

              兩人就這樣開始忙碌。

              凌星火裝好竹簡飯,

              “師弟,這做法好奇特。”

              算天時自問可以說天下事情他已經知道了七七八八,不過還是有一些事情他不知道。

              “哦,這個是我家鄉的做法,以前帶著我...”

              說到這里凌星火情緒些低落,默默把竹簡放入鍋中。這次沒有使用焚山煮海道,來分解竹簡飯。

              畢竟剛剛入宗門,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可能把自己所有會的東西都拿出來。

              算天時這點眼力還是有的,人都有不想回憶的事情。自己為什么要把別人的傷口,再撕開看看,是什么傷呢?

              廚房外的月如畫,聽到這話目光微微一動。

              家....鄉?

              霜月一如既往,到了飯點整個人趴在桌子上就是快餓死的可愛模樣。

              血亦忍獨自站在一旁,雙目無神看著眾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午時三刻,竹簡飯也差不多好了。

              凌星火一直計算著時間,差不多了就打開。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