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逍遙憂 > 第一百五十章 丐幫
              一生谷。

              西南角。

              臨近楚國的邊界地。

              這里散發著撲面而來的惡臭,放眼望去盡是饑民,多為破衣嘍嗖的老弱婦孺,這些人遍布在一派蕭條的街道之上,不住地呻吟。

              街道兩側的房屋搖搖欲墜、殘破不堪,似是被遺棄了很久,而里面堆滿了各色驚恐不安的面孔,難民們各個佝僂蜷身,連發間的虱子也捉食的干凈,餓到看人眼紅。道路兩側哀鴻遍地,一些年老者無力的躺在地上,他們沒有庇護之所,空洞的雙眼看向天空,漸漸的,沒有了呼吸,很難相信僅僅一街之隔外,是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世間萬物因有盡有。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亂世的頹敗,自然不會缺少了一生谷的一角。

              這里是一生谷的貧民窟。

              年初。

              惡名遠揚的崔命符突然大發善心,廣而告之一生谷將設立一地,收容來自各地因戰亂無家可歸的難民。

              規則只有一條——一入貧民窟者不可擅出。

              此消息一出,江湖嘩然,沒有人知道為什么崔命符會多此一舉,他本可袖手旁觀,做他一生谷的土皇帝,可是崔命符卻做了很多名門正派都沒有出手去做的事情。

              但這一舉動,不但沒有為崔命符贏來美譽,反而引起了很多江湖客的非議,因此大部分人都認為崔命符不會無故轉性,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良心。

              崔命符寓意何為,無從得知,得益于他的惡名遠播,江湖上很多正義之士認為這又是崔命符的消遣之舉。

              但僅此而已。

              崔命符提供了居身之所,大開方便之門,拯救了諸多難民。

              喋喋不休的江湖義士依舊自我揣測著,未有絲毫舉動。

              這很諷刺。

              可這就是江湖。

              穿過兩條街。

              盡頭。

              散發著惡臭的街角,一位滿身泥垢的老乞丐匍匐在地上,臉貼著地面尋找著什么,白發飄散,瘦骨嶙峋,卻意外的腹部鼓脹,想來這位老乞丐已然落得食土求生的境地許久。

              墻角。

              一位身著干凈衣裳的年輕人,目無表情的望著老乞丐的一舉一動,雙眼空洞,毫無一絲表情,他的舉止在貧民窟顯得格格不入,他的裝扮更是惹眼,但,并未有人注意到他,因為他隱藏的很好,即便衣角也掩藏在陰影之內。

              他仿道在等待著什么人的來臨,又仿道在獨自愣神。

              驀地。

              年輕人瞥了眼頭頂,一片徐徐而落的樹葉,呢喃了一句“終于到了”,接著閃身,不見了蹤影。

              那老乞丐依舊匍匐在地上,漫無目的的尋找什么,不過當年輕人消失的剎那間,老乞丐的眼中閃過一道難以察覺的精光,但稍縱即逝,因為他的身旁忽然竄出兩位頭發蓬亂的孩童,一女一男,臉上盡是焦灼神色。

              “二狗什么情況,怎么人不見了?他到底去哪里了?”男童開口道。

              “不知道啊,都兩天了。”女童攥著雙拳,極為擔心二狗的下落。

              “是啊,黃胖子也不見了兩天,會不會被黃胖子捉了去?”男童猜測道。

              “你是說黃胖子是人販子?”女童反問道。

              “嗯嗯嗯......”

              那位男童忙點著頭,最近貧民窟常有孩童走失,那黃胖子雖然是個大善人,但也難說另有目的,畢竟一生谷并不是個太平地方,這也是為什么鮮有人敢踏入一街之隔的繁華街區。

              女童微微皺眉,眼里盡是鄙視,她沒有想到男童竟會懷疑到黃胖子身上,須知若非黃胖子一段時間來的善舉,他們這些無父無母的孤兒不知要餓死多少,女童杏眼圓睜,剛欲怒罵男童白眼狼之時,忽的身后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讓女童剛剛脫口的話語被生生咽了回去。

              “你們在聊什么啊?”

              男童和女童先是一怔,同時回頭看到了一張笑臉盈盈的熟悉面孔。

              “二狗!”

              “二狗?”

              “你跑去哪兒了?”

              女童眼中緩緩升起一層水霧,一把揪住二狗的衣角,雖在質問,可臉上早已泛起絲絲喜悅。

              “哈哈,找吃的呀,吶……給你們......”

              二狗憨笑一聲,忙從懷里拿出一張精致的手絹,男童和女童癡癡的看著手絹,一陣甜絲兒的香氣隨之撲面而來。

              “麥芽糖!”

              男童喜形于色,毫不客氣的接過二狗遞來的麥芽糖,這對于孤苦無依的他們而言,絕對是唯有在夢里才能享受到的珍品。

              男童津津有味的吃著,尚未贊嘆,卻瞥見女童一動不動,男童大惑不解道:“你怎么不吃啊?”

              此刻,女童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聲音也變得冷酷無比。

              “二狗,你……你不會去偷東西了吧?”

              此語一出,男童看了眼手中余下的麥芽糖,又看了眼女童,緩緩咽了口口水,女童最憎恨偷盜之人,若不是當初她家中遭遇賊人,她的母親也不會因為斷了藥而喪命,這隱隱成了女童最大的心病,至此之后,女童極為憤恨偷竊之人。

              二狗自然知道女童的慘痛遭遇,他當然不會說出他去“一品軒”偷食物的事情,而是避重就輕的選著說。

              “是位好心的姐姐給我的,放心吧。”

              二狗洋溢著笑臉,拍著胸脯,將余下的麥芽糖連同那精致的手絹一起放在了女童的手里。

              為了防止女童在刨根問底,二狗忙轉開話題問道:“白大哥呢?”

              小女孩拿著手中的麥芽糖,想吃卻又不敢吃,望著手中的絲巾,梨窩淺笑,這樣溫潤絲滑的布料,她從來也沒見過,如今手絹在握,女童自然歡喜的很,一時竟愛不釋手。

              “來了個人。”

              男童見女童并不搭腔,一邊又放了一顆麥芽糖在口中,一邊嘟囔著回道。

              “什么人?”

              二狗不解,在他印象中白大哥獨來獨往,從來沒有和除他們三人以外的人交往過。

              “應該是客人。”男童說道。

              “客人?”二狗問道。

              “對,一個老頭子。”男童說道。

              “老頭子?會是什么人呢?”

              二狗緩緩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破敗小院,自言自語道。

              小院內。

              輕風拂過,揚起一層浮灰。

              一位身著干凈衣衫的年輕人正站在院中。

              正是二狗口中的白大哥。

              他是貧民窟中樂于幫助孤苦孩童的善心大哥,也是丐幫凈衣派的高手白坤。

              白坤的名號在江湖上流傳甚廣,他行俠仗義,懲奸除惡,為非作歹的貪官污吏,欺壓百姓的鄉紳土豪都是他的目標,即便名門正派中的徇私枉法之人他也從不放過,因此百姓擁戴他,可是江湖卻孤立他。

              因為他太過正義,因為他斷了很多人的財路。

              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

              白坤的江湖生涯不知何時開始變得命途多舛,即便丐幫內的幫眾也在勸他不要再一意孤行,要“見好就收”。

              可是白坤并沒有妥協。

              事實證明,江湖從不是施展個性的地方。

              不過諷刺的是,讓白坤委屈就全的并不是他曾經對付的欺行霸市的對手,而是丐幫的內部長老。

              如今,這些長老的其中之一就站在他的眼前。

              這是一位穿著破舊、其貌不揚的老頭,若是在大街之中,任誰都不會記住的平凡模樣,但在這片江湖,任誰都不會在他面前放肆。

              “見過邱長老。”

              年輕人的態度畢恭畢敬,可他的目光卻從未離開過邱長老身后的黑衣人。

              白坤認識他。

              因為他本就在等著這個人。

              “來吧。”

              邱長老招呼著兩人坐下,可是白坤和黑衣人誰都沒有動一步,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凍結,白坤死死盯著黑衣人,黑衣人也同樣死死盯著白坤。

              “你遲到了。”白坤首先打破沉默。

              “你我之間,總會有個遲到的。”黑衣人回道。

              “我不是來和你斗嘴的。”白坤有些不耐煩了。

              “我也不是。”黑衣人再回道。

              “那就說正事吧。”白坤說道。

              “東西被峨嵋派的人奪走了。”黑衣人說道。

              “意料之中。”白坤說道。

              “哦?怎么會是意料之中?”邱長老追問道。

              “峨嵋派這次來了個不得了的人物。”白坤說道。

              “誰?”邱長老原本已經坐下,卻忽得再次站起。

              “張慧英的徒弟。”白坤說道。

              “張慧英......”

              邱長老長嘆一口氣,臉上具是了然,終是明白了白坤為何所言意料之中。

              “只可惜這些劍神小筑的弟子并非貨真價實。”白坤又說道。

              “有人會假冒劍神小筑的弟子?難道六大派?”邱長老猜測道。

              “據我所知點蒼派也是三人一行。”黑衣人說道。

              白坤眉頭一皺,未曾想黑衣人對一生谷內的動向知之甚詳,但又不解黑衣人為何提及點蒼派,旋即問道:“他們不是被九天的人伏擊了嗎?”

              “高手總會規避掉些不必要的麻煩。”黑衣人說道。

              白坤立刻意識到了什么,趕忙又問道:“他們有兩手準備?”

              “準備多一點并沒有什么壞處。”黑衣人說道。

              “難怪崔命符敢下手。”白坤恍然大悟。

              “我們只要把消息散出去……”黑衣人尚未說完自己的計劃,當即被白坤打斷道:“沐春風可不是傻子,同樣的跟頭,他不會栽第二次。”

              “所以我們得想的很周全。”邱長老眉間緊鎖,語氣十分凝重。

              “幫主還有什么指示?”白坤問道。

              “按兵不動。”黑衣人說道。

              “按兵不動?難道要等著薛宇這個攪屎棍查出什么,我們再有所行動?”白坤憤然道。

              “你想先發制人?”黑衣人反問道。

              “未雨綢繆總好過亡羊補牢。”白坤說道。

              “我們不是對手。”黑衣人搖頭回道。

              “不是對手?你什么意思?”白坤質問道。

              “他的兩個朋友已經在路上了。”黑衣人說道。

              白坤聞說,怒意頓失七分,接著難以置信道:“‘殘血劍’傲陽和三少爺卞生花?”

              &lt;/br&gt;

              &lt;/br&gt;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