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妖徒之旅 > 第61章 談合作
              渺掌柜微微點頭,也只有人族,才能釀造出如此清澈的美酒了。

              她既然知道人族釀出了清瓊釀的消息,回頭她肯定得向族內長老稟報,最好是能找出貨源地,方便以后做生意。

              讓小家伙從中盤剝一道,只是暫時為之的權益之策。

              更加確認了小家伙是大家族的子弟,是出來打開銷路搶占市場的,否則,不會就兩個小家伙跑來百聞閣與她談這么重要的生意。

              “你們這次帶來多少清瓊釀?要什么價位?”

              莫珂笑道:“第一次,不敢帶多,只帶了五斤普通的清瓊釀,和三斤極品清瓊釀,至于價格,普通清瓊釀是兩枚上品靈玉一斤,極品清瓊釀是三枚上品靈玉一斤。”

              老熊很有些不滿,道:“你小子怎么帶這么少的酒出門,這怎么分嗎?”

              莫珂忙解釋道:“前輩見諒,這次只帶了一些樣品出來,想收集喝過的前輩給出此酒的建議,以便改進口味,目前,清瓊釀的配方還沒有最終定型。”

              “這樣啊,那下次多帶些過來。”

              渺掌柜白了打岔的老熊一眼,她本來還想壓壓價的,被不懂做生意的老熊一攪合,她只得按捺性子,決定以后再與小家伙談價格,這次的酒也不多,先就這樣吧,問道:“極品清瓊釀與普通清瓊釀,有什么區別嗎?”

              “有很大區別,極品清瓊釀更加醇烈,香味更濃,一口下肚,如飲烈火。”

              老熊聽得眼睛都睜大了一圈,叫道:“好,烈酒如火更好,我就要那個極品清瓊釀,普通的都歸你們了。”

              渺掌柜簡直是哭笑不得,有這家伙在,沒法子談生意了,只得對莫珂道:“你叫手下趕緊把酒取來,我們都要了,下次可要算便宜點。”

              莫珂道了聲謝,回頭對剴力道:“去把酒拿來。”

              還會有下次嗎?一次就把他給嚇得夠嗆,下次還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了?

              剴力微微躬身,后退數步,轉身往樓下走去,在心中狂贊山羊兄弟。

              太狠了,連妖心境大妖都敢坐地起價,直接把叫價翻翻,轉眼間,就賺了十九枚上品靈玉,換算下來是一百九十枚中品靈玉,這下子短時間不愁靈玉用了。

              以后下館子,那普通的靈果子,吃一個,扔一個……給山羊兄弟。

              妖貘突然問道:“小哥兒,還沒請教你貴姓啊?”

              莫珂回道:“免貴姓莫,排行二,您可以叫我莫二,還沒請教三位前輩如何稱呼,是我失禮了,請見諒。”他記得前世好像是排行第二。

              妖貘不以為意,有些家族子弟在外行走,遇上不熟的是只說排行,而不會輕易告知真名,笑著介紹:“這位是渺邈掌柜,他叫蒙熊,我叫索,我和老熊都在邊界隘所值守,你以后有機會路過地丑關,可以來找我。”

              老熊插嘴道:“我在地卯關。”

              妖族邊界的所有隘所,是用“天地玄黃,宇宙洪荒”,與十二地支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搭配命名,像灰刺他們據守的叫宙巳關。

              莫珂明白兩位的意思,以后與人族那邊的生意,可以走他們防守的關隘。

              這就是構建自己的人脈關系,可惜莫珂是個冒牌貨,他只做一錘子買賣,這種送上門來的關系注定是要棄之不顧,人家也是看中了他的極品好酒,想圖點優惠。

              口中自然是應承下來“以后請多關照”之類的廢話,一時間,與兩位大妖聊得火熱,莫珂對于人族那邊的情形,道聽途說不少,還在濟源門呆了兩個多月,自是應付自如。

              渺掌柜暗中觀察小家伙的談吐,越發認定,小家伙是家族子弟沒錯了,或許可以查查莫姓的妖羊家族,以后可以建立合作關系,妖族四州地域廣袤,她也不可能知道遠處的其它家族情況。

              剴力提著一個精美的雕紋木盒進來,他在回去路上,轉進雜貨鋪購買的木盒,并重新買了一大一小兩個漂亮的酒壇,給勾兌好的酒水稱重、換壇,保證足額份量。

              至于多出來的酒水,則另外裝進一個小葫蘆混裝起來,是他自己的私藏了。

              這每一口喝下去,感覺都是喝的靈玉,好爽!

              在莫珂的示意下,剴力把雕紋木盒放到桌子上打開蓋子,露出里面兩壇子封存的好酒,然后躬身退下。

              渺掌柜看到老熊迫不及待把那小壇給揭開了紅布包著的木塞,心中頗無奈,便自己動手打開大壇封口,把兩壇酒都嘗了嘗味,也算是驗了貨。

              酒的份量她過手便知道只有多不會少。

              她對這兩種酒都非常滿意,特別是普通的清瓊釀,微甘帶果香的口味,她更喜歡一些,而老熊和索則對更烈性的極品清瓊釀情有獨鐘,這就是男妖和女妖的區別了。

              從袖袋里掏出十九枚上品靈玉放到桌上,與莫珂之間錢貨兩訖。

              這里是百聞閣地盤,得由她一手付款落定買賣,與老熊和索之后的交易則不急,都是朋友,只看那兩家伙為了一小壇子酒互不相讓爭執不下的糗樣,讓渺掌柜為之臉燙。

              至于嘛,還有外妖小輩在場,注意點影響好伐。

              渺掌柜起身把收下靈玉的莫珂和剴力往樓下送,用生意場上的套話與莫珂寒暄,莫珂也應對自如沒有出錯,他知道渺掌柜礙于那兩個大妖在場,有些話不好講,這是要單獨與他談生意了。

              一直送出百聞閣,渺掌柜叮囑莫珂明天過來百聞閣談后續的合作。

              話里話外強調,整個鐵血妖城只能供應百聞閣一家的酒水,最好是請動莫家長輩出面簽署長期協議等等,看得出,渺掌柜對此酒非常看重,連價格優惠的話都不再提及。

              告辭渺掌柜,莫珂步法從容輕松,優哉游哉往山下的走販街逛去。

              大事成也,今晚連夜就走,不能等到明天。

              手中有了一筆巨款,心中底氣十足,夠他們花銷好大一陣,也足夠他們選定落足地點安頓下來。

              走販街兩旁的古樹干上鑲嵌著發光石頭,照得整條街通明輝煌。

              夜晚了擺攤的和逛街的妖還是很多,妖來妖往,依然很顯熱鬧,遠處的野外,到處都有星星點點的篝火,剴力壓抑著的興奮激動,一直到街上才釋放出來,低聲嚷嚷:“我要買、買、買……還要吃、吃、吃……”

              莫珂給了他一個白眼,道:“最多半個時辰。”

              “得嘞,夠用了,走起!”

              剴力飛快地在妖群中間穿梭,他眼饞那幾樣寶貝好些天了,每次路過,都要去看幾眼生怕給別的妖買去了。

              不到半個時辰,剴力雙手套著黑色的露半截指頭的柔軟拳套,

              腰間多了一條青銅環扣腰帶,腳下還赤腳穿著一雙軟底黑色薄靴,

              那條破損油光水滑的褐色皮子也換成了一個環腰的深藍色多寶格腰包,他是看到此處的妖修,大都在腰間系著腰包以便裝物品。

              整得不倫不類又騷氣十足,走路都晃起膀子,有橫著走的趨向。

              莫珂只買了一片灰白色馬當,用妖力吸附貼在額頭上,馬當是狹長三角形狀,中間鑲嵌著一顆半透明的菱形寶石。

              地攤上的法器大多是二手或多手貨,這片馬當本來是給馬妖用的,莫珂看上了,剛好他發了筆橫財,有靈玉支付就講價還價花了兩枚上品靈玉的高價買下自用。

              其他法器飾品沒他看得上的。

              五件法器消耗了八十多枚中品靈玉,剴力的那條多寶格腰包,雖然是法器,卻是這里面最便宜的一件,心滿意足的剴力走路都骨頭輕了幾分,不知自己的有多少斤兩,叫囂著到了野外,他要與莫珂比試比試腳力,讓山羊兄弟知道他的厲害之類。

              莫珂嘿嘿一笑,滿口答應,他為大猩猩忘乎所以的勇氣點贊,很期待等會看到大猩猩輸得欲哭無淚、悔不當初垂頭喪氣落后面,做一個小跟班吃灰的痛苦表情……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