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全武將時代 > 第七十六章 援軍至
          毒霧之森以西,靠河原行省方向。

          一支浩浩蕩蕩的大軍進入安洛行省地界,沿毒霧之森邊緣風塵仆仆直往西云城進發。

          看其旗號,正是陳澤一直有在留意的碧平城方面的軍隊。

          這支軍隊以急行之勢匆匆推進,但行軍途中陣型卻不散,前中后三軍呈鋒矢之形,涇渭分明但又前后聯系緊密,如遇敵情可隨時應戰。

          由此可見這是一支訓練有素的百戰精兵。

          中軍陣前另豎有一面以碧波打底的楊字旗,碧平城周邊的人都能認出,這是城主大人楊思明的專屬旗號。

          碧平城主楊思明此時就位于中軍核心位置。

          他的身形本就瘦削,穿上一身定制的鎧甲之后,整個人就像是一柄直指天際的鋒銳長槍,環目四顧間凌厲無匹。

          從他胸口的徽章上可以看出,其軍階已是五陽三芒,也即是三等督統。

          隨著軍隊前行,楊思明那雙凌厲的雙目中偶爾閃現焦慮之色,更幾次探頭往遠處張望,顯露出其心中急迫。

          博安兵危,這是楊思明在五天前收到的消息。

          昔年楊思明曾隨參將大人鄭元鄖征戰四方,更得對方多次相救,兩人間有著過命的交情,是以一收到求援信之后,他當即點選兵馬,乃是第一個由外省開赴安洛行省的援軍。

          一番急行軍后,楊思明將本該走三日的路程硬生生縮短到了兩日,此刻西云城在望,可他對這個速度并沒有感到滿意,眉宇間的急迫仍濃郁。

          “報!”

          “稟城主大人,前方兩里毒霧之森邊緣發現有軍隊駐扎!”

          斥候的匯報讓楊思明本就緊皺的眉頭更加深皺了幾分。

          “哪里的軍隊?”

          “回大人,對方沒打旗號,看軍著似是西云城的部隊,數量約在萬人左右!”

          斥候問道。

          “西云城的?”

          楊思明的雙眉直接皺成了川字,眼中光芒閃爍不定。

          “不可能!”

          片刻后他斷然道:“現在這個時間,西云城早該派兵奔赴博安,哪里還有上萬人的軍隊在這里?”

          說話間猛一揮手,旁邊傳令兵看得真切,立于高處揮舞令旗,不消片刻,前中后三軍統一停下腳步。

          只一個動作,三軍頓停,前陣刀盾挺前,弓箭手立于盾后張弓搭箭,兩側騎兵部隊聞風而動,前后巡查。

          從行軍到警戒,只幾個呼吸間便完成,訓練有素可見一斑。

          楊思明的面上沒有任何得色,對他來說,這本就習以為常,反而是那雙厲眉又皺得更深了些。

          “大人,那邊有人過來了!”

          陣勢剛成,前陣已見十余騎快馬正往他們這邊而來,連忙向楊思明稟告。

          楊思明也正自中軍策馬趕赴前陣,在手下稟報的同時,他也看到了疾馳而來的快馬。

          不消片刻,待來人離得更近了些,楊思明甚至已能看到為首的那個竟是個十七八歲的清瘦少年,陽光下,對方胸口那兩陽一芒的徽章頗為醒目。

          “一等謀士?”

          見其軍階,楊思明的面色更顯古怪,目光再一掃,卻見除了這位少年之外,其余人等都無軍階在身。

          來人正是陳澤。

          接到斥候回報之后,他知是碧平城的援軍趕到,而此時毒霧之森內的戰斗還未結束,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他選擇先率人過來。

          再者,毒霧之森已經被陳澤當成了自己的戰功狩獵場,他自然也不愿被碧平城的人分一杯羹,并且這杯羹還是他吃著美味,別人卻可有可無的那種。

          “來者何人!”

          不待楊思明下令,早有弓箭手射住陣腳阻止對方靠得太近,同時有人厲聲喝斥。

          陳澤勒住馬頭,這段時間的訓練讓他的馬術大有進境,就在馬背上抱拳道:“在下西云城謀士陳澤,敢問貴軍是否為碧平城所屬?”

          問話的同時,他也迅速找到了目標,那個被刀盾手保護在后的鎧甲將領。

          “你說你是西云城的人,可有證明?”

          楊思明冷眼看他,面上的神情越發凌厲了些許。

          “軍機令牌在此,大人如若不信盡可過目!”

          陳澤早知他有此一問,將手中軍機令牌一展。

          楊思明稍一揚頭,自有兵士策馬上前去將陳澤手中令牌接過,再回歸本陣,恭敬遞與主將。

          “果真是西云軍機令?”

          入手只看了一眼,楊思明頓時眉頭大挑,以他的見識,僅這一眼而已,已能分辨出此令的真偽,不禁更加狐疑。

          “放他們過來。”

          雙方隔著幾十米,對話全靠吼也是極不方便,楊思明擺擺手,示意放行。

          陳澤也是不懼,命隨他一同而來的玄甲精銳們原地等候,自己獨自一人策馬走到對方陣前。

          “你這令是哪來的?”

          楊思明的目光就沒從陳澤的軍階徽章上離開過,懷疑之色毫不掩飾。

          “此令,最初是由軍機主事官景先生交與在下,后來也得到城主鄭大人的許可,否則在下也領不出這許多兵馬來。”

          陳澤笑笑,全不介意對方的盤問,事實上,眼下多拖一些時間他就能多獲得一些戰功,自然樂得與其一問一答。

          “不錯,你只是個謀士,照例只能借調出五百兵馬,如果沒有軍機處的授意,你確實領不了這么多軍隊,可問題是……”

          楊思明冷視陳澤,一字一頓道:“你在這里做什么?”

          “大人,這里是毒霧之森的邊緣,在下領兵于此……自然是剿匪了。”

          陳澤老實答道。

          “剿匪?”

          此言一出,楊思明須發皆張,怒不可遏道:“如今博安兵危,你不去支援前線,跑這里剿哪門子的匪?”

          “你與鄭元龍是何關系,他竟容得你在此胡鬧?”

          “這個……”

          陳澤摸摸鼻子,無奈暗嘆,說不得,又要從頭到尾解釋一遍。

          “大人,說來話長,可否借一步說話?”

          總之是拖延時間,陳澤也是無所謂,但總不好就在陣前談論軍機大事,因此有此一說。

          “借一步?”

          楊思明怒道:“本將軍與你這小小的謀士有何話可說?”

          “博安有難,安洛所屬本該全力支援才是,你卻帶著上萬兵馬在此胡混,真是豈有此理!”

          “本將軍以督統之職命令你,將你手中的兵馬交出來,暫時由本將統領,待博安之危解除,再來領責!”

          ,
      我去操